第三十一章 舜恶

    正午,田伯光一行人离开江夏城一路向西,田伯光骑着骏马一脸苦瓜相,众人也不知为何,也不敢多说。()

    看着远处山峦层层,田伯光思绪万千,“老子还以为开个《易筋经》什么的,结果开了个《葵花宝典》,好嘞,这不是故意断我后路嘛,坑爹。”

    昨夜,田伯光细细研究了这葵花宝典,果然名不虚传,想那东方不败拥有此绝世武功独战任我行、令狐冲和向问天依旧占有优势,果然号称不败,葵花宝典最出彩的地方是,东方不败那么粉红色一闪妩媚至极,那月神教风雷堂堂主童百熊就倒下了,可见这葵花宝典凶残之极,东方不败杀人时用一根极细的绣花针,那绣花针细如蚊脚,风能吹起,落水不沉,纤纤绣花针直教众豪杰闻风丧胆,谈针色变。

    葵花宝典利害是利害,但是练此功必先自宫这八个字就让田伯光止步了,开玩笑自宫后搞的和东方不败一样,具有传奇色彩的伪娘,那婀娜多姿的段,妩媚的笑容,想想都让田伯光一鸡皮疙瘩起。

    葵花宝典据传是一太监创出来的,可见此人天赋异禀对武学的造诣非凡,可以根据自况而创造出如此博大精深的武功,这个太监绝对不是一般人,目光很长远,实事求是……摸索中前进……。

    “前面就是岔路了,公子我们就此分别,不知公子还有何吩咐。”洪霸天低沉的说,直接拉回田伯光那已经飞向远方的思绪。

    田伯光看着前方的岔路,淡淡道:“霸天,我们去万毒谷,你不一起去看看?”

    洪霸天笑着道:“公子,现在真是风起云涌况不明了,也不知这黄泉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是直接回莫州,免得多生是非。”

    田伯光点头道:“也好,霸天你记住降龙十八掌不能外传,包括你那弟弟也不能传,除非他愿意加入我们采花门,自己来找我领生死符我就传给他,要是你没在我同意下把降龙十八掌传给他,下次的阵痛药我看就免了吧。”

    洪霸天一听急忙道:“公子,我办事你放心。我知道孰轻孰重,我会劝霸海加入我们采花门的。”

    “嗯,你明白就好,我去看下素素。”田伯光调转马头。

    来到素素的马车里,田伯光温柔抚摸着素素的脸蛋道:“素素,你和你爹爹回莫州,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等事忙完了我便来莫州找你。”

    素素不舍道:“田郎,你何时娶我。(请记住我们的 www.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田伯光刮了下素素翘的鼻子道:“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嗯,田郎你去办你的事吧,万事小心,不能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不能……”

    素素如妻子般嘱咐田伯光,田伯光微笑的点头答应,但是心里却想着凡是素素不许做的事,都是田伯光必须得做的。

    男人嘛,花心是难免的,花心又不出轨是高尚的,花心且乱来那是本能的,所以男人最好别压抑自己的本能冲动,男人寻花问柳都是有道理的,所以莫要苦了自己。

    从素素马车里出来,田伯光已是脑袋昏昏沉沉,回眸一笑,看着素素掀开车帘那不舍的目光,田伯光心里不忍,“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是否太自私了。”

    怀着矛盾的心和洪霸天等人分手,田伯光立刻招呼玉泽等人快马加鞭敢向万毒谷,田伯光心里隐隐感觉石榴有危险。

    一路飞奔,众人终于到达万毒谷,看见许多弟子在门口把守,田伯光心里更是担心。

    万毒谷的守门弟子,看见一袭人骑马飞奔而来,立刻拔剑道:“来者何人。”

    “田伯光。”

    那弟子疑惑的细看,一脸惊讶道:“田大侠,你居然还活着。”

    田伯光点头,道:“快让我进去。”

    那弟子立刻放行。

    一行人进了万毒谷,只见万毒谷弟子比以前更多了,想必是把在外的弟子都招回了,众弟子一个个面色严肃,各种毒物爬在上,然人毛骨悚然。

    直接来到万毒,柳辰一脸忧愁的独自站在里。

    “柳前辈。”

    柳辰闻声回头看去,只见来人居然是田伯光,惊讶道:“田少侠,你居然真的逃脱无量剑派的魔爪,前探子来报说有个自称田伯光的人大闹无量剑派,起初我还不信看来真是你。”

    田伯光点头道:“那我被无量剑派挟走,幸好被师兄所救,才逃脱此大劫。”

    柳辰疑惑的问道:“你师兄是?”

    “师兄叫我不要透出他的名字,所以……”

    柳辰点头,然后皱眉看向田伯光后几人,感觉出几人各个势力不凡,特别是温乾居然以柳辰的实力看不出深浅。

    “这几位是?”

    “他们是我们门派中的长老。”

    柳辰见田伯光不愿意多透露也不再问,只是心里震撼这田伯光居然背后有此实力,四个高手伴田伯光左右,可见田伯光地位非凡,还好田伯光和万毒谷交不浅。

    “柳前辈,怎么不见段掌门和石榴啊,还有莫逆和我师姐呢?”

    柳辰叹息道:“就在你被无量剑派挟走后几月,一黑衣人悄悄潜入,那人冲着石榴而去,还好被掌门师兄发现,那人实力非凡居然和掌门打个平手,那人见事迹败露假装逃走,我们一路追杀,居然中了那人的调虎离山计,那人轻功非凡又迂回回到万毒谷,正准备刺杀石榴幸好莫逆出现抵挡,莫逆实力甚弱不敌那人,被打成重伤。石榴在危急关头逃到了我万毒谷的秘境恶毒林,那人追去结果惊醒了我万毒谷的圣兽舜恶。”

    田伯光听到这里已经是惊讶连连,又听到神兽二字立刻忍不住打断道:“神兽是什么?”

    温乾出言道:“天地灵气造化万千,天地间自然诞生许多异兽,万毒谷专门用毒物练功,和这些异兽有这莫大的关系,想必那舜恶就是传说中的万毒之源吧?”

    柳辰点头道:“的确,那舜恶被我万毒谷困在那恶毒林几百年,脾气暴戾,凶残之极。”

    “那石榴岂不是很危险。”

    “田少侠莫急,听我继续说,那黑衣人惊醒了舜恶后被舜恶击伤而逃,石榴具有万毒之体,那舜恶居然把石榴当成了宝贝似得,又不伤害又不放石榴离开,现在掌门还恶毒林与舜恶周旋。”

    “莫逆受伤严重吗?还有我师姐羽琳眉呢?”

    “莫逆那小子运气好已无大碍,至于羽姑娘前些便告辞了。”

    田伯光一听又是惊讶的大叫一声:“告辞了?”

    “嗯,她说她回景州报仇,她还说此去凶多吉少让我们不要牵挂她,若是你还没死也不要去给他报仇了。”

    田伯光心里暗道:“这个女人真是莽撞啊,但也重感,先解决万毒谷的事再去景州吧。”

    “柳长老,你带我去恶毒林,我去看下石榴的况。”

    柳辰自然点头答应,带着田伯光一行人前往万毒谷后山。

    走在蜿蜒的小道上,只见远山山峰上雾气攀爬,小道湿漉漉的长满苔藓……

    行到一竹林里,瘴气笼罩着竹林,田伯光等人小心行走隐约看见前方有人影,行近一看正是老变态段风飞,莫逆也在一旁。

    段风飞见来人是田伯光,一脸的惊讶用眼神询问柳辰,柳辰立刻小声解释,而莫逆则兴奋的抱住田伯光,然后泪水滚滚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大哥为何叫掌门点住我的道,自己赴死去?”

    田伯光感受道莫逆兄弟的义道:“傻瓜,我不是没死吗?”

    莫逆急忙打个冷颤道:“下次有难之时,希望大哥不要在做那般。”

    田伯光点头,然后询问段风飞道:“段掌门,石榴况如何?”

    段风飞惭愧道:“老夫有愧田少侠的嘱托,没有好生照顾石榴等人,石榴的况不好,我怀疑舜恶准备今夜月圆之吃了石榴,万毒之源吃了万毒之体,恐怕这舜恶就可以冲破恶毒林了。”

    田伯光焦急道:“段掌门带我去看看。”

    段风飞带着众人走向竹林更深处,越走瘴气越浓,段风飞道:“大家用龟息法,千万不要吸进这瘴气。”

    众人立刻使出龟息法,龟息法是一种大路货色武功,可以屏住呼吸依内力的强弱决定屏息的时间。

    只见五尊石雕一字排开,和万毒谷大门前的一样,蛇、蝎、蜈、蜘蛛、蟾蜍五类毒物,然后一桩桩刻有经文的石柱连绵着通向左右,每个石柱都用铁链连接,石桩顶部削尖用血污。

    段风飞淡淡道,“五毒连环阵,以五毒为阵眼再连接一百零八石柱,每桩石柱刻有玄毒经再用处女落红为阵邪,以邪制邪。

    温乾淡淡道:“万毒谷果然厉害,居然想到以邪制邪来困住舜恶,然后在采集舜恶的粪便,毛发等来炼制毒药,但是以邪制邪也催生了舜恶邪,让舜恶更加暴戾了。”

    段风飞笑道:“阁下说的是,但是我们也没办法。”

    突然,林中瘴气翻滚,铁链甩动碰撞声直响,一股恶臭传出,只见地上一只鲜红蜈蚣慢慢卷曲似是挣扎而亡。

    一恐怖的生物出现在田伯光眼前,正是舜恶,和山魈一般,但是尾巴是蝎尾,背上的毛发全部如刺猬般的钢针,四肢如蟾蜍,脚掌长有蹼看来还可以在水里生存,爪子锋利,头部硕大,额头处一诡异的人脸,头顶赫然似爬着一五彩蜘蛛,舜恶鲜红的面部,蛇信般的吐着舌头不断吸取空气中的味道。

    田伯光不可思议的道:“这就是舜恶?它头上的蜘蛛是?”

    段风飞解释道:“那是伴生五彩蛛,五彩蛛怀剧毒和舜恶共存。”

    舜恶不断吐露着舌头,一双惨白的眼睛,一颗渺小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田伯光等人。

    田伯光背心冒冷汗,似乎感觉舜恶释放出的杀气如隐如现的指向自己。

    舜恶突然站立双手不断拍着脯,发出擂鼓般的声响。只见石柱间的铁链更加剧烈运动,做为镇眼的五毒石雕上道道裂痕。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