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大战(二)

    田伯光冲向郑气然,郑气然心里暗思有勇无谋,却不知田伯光立刻使出凌波微步,极其诡异的一幕出现,只见田伯光左右前后来回闪动,道道残影出现,数个田伯光在郑气然面前晃悠,也不攻击。(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 最快最稳定)

    郑气然慢慢从后抽出一把大剑,剑宽一掌,长约三尺,剑纯黑刻有纹路。郑气然大喝一声:“真真假假一并消散吧。”一剑横扫,一道墨色的剑气划来,田伯光暗道糟糕,一个纵跃高高飞起躲避,剑气从田伯光脚下扫过,残影全部消散,剑气狠狠的砍在墙壁上,形成一道很深的沟壑。

    郑气然见已经出田伯光,冷笑一声跳起就是刺向田伯光,千钧一发之际田伯光立刻运起天山折梅手,天山折梅手包涵了各种武器的攻击秘诀,自然也熟悉剑法,但是郑气然剑法卓越招招留有余地。

    两人腾空落地这么短的时间已经斗了近百回合,可见两人武功之精,田伯光一落地立刻缠斗,在郑气然边不断闪动,凌波微步的灵动飘渺,时不时的再攻击一下郑气然,郑气然看不穿众多残影谁才是田伯光,只好提高警觉防守,不断闪动田伯光冷笑一声,突然使出一阳指,直郑气然的脖子,郑气然余光看见一道针芒状的罡气来,立刻挥剑去挡,而这时田伯光又从另一边攻来,郑气然运气一剑斩向罡气,居然把罡气直接斩断了,田伯光运用天山折梅手直接扣住了郑气然的手,正准备夺剑,但是郑气然似空气样慢慢消失化作虚无。

    田伯光大惊,感觉背后一剑快速刺来,田伯光立刻运起凌波微步,刚刚一闪动,感觉一把冰冷冷的剑刺进了自己左手臂,田伯光使出云中飞鹤快速逃命,和敌人拉开距离。

    田伯光用右手点住左手的重要位止住流血,冷冷的看向站在两仗外的郑气然,“你难道看穿了我的步法?可以预知下一步?”田伯光冷冷询问。

    田伯光的凌波微步高声莫测,内涵八卦之数,刚才攻击先是使出一阳指吸引敌人,然后在用天山折梅手准备夺剑,谁知道达到超一流境界的郑气然可以短距离瞬移,虽然消耗内力巨大,瞬移后的郑气然一剑刺向田伯光后背,田伯光运起凌波微步,但是这郑气然仿佛知道田伯光下一步会走在哪里,竟然一剑刺中。

    郑气然冷笑道:“你的步法之妙是我所见过的最高深步法了,但是刺中你的不是这柄黑剑。”说完,郑气然左手从背后拿出一把纯白色的短剑,剑宽两指,长约一尺五,与其说剑还不如说是匕首。

    “我这一黑一白两剑唤作子母剑,你能凭一流巅峰在我手底下撑过百招足以自傲了,不和你玩了,现在就收了你小命。”

    田伯光感觉出郑气然的杀意,现下急忙观察四周,只见温乾和华风两人过招,以自己一流巅峰的实力能看个大概,如果是什么二流武者恐怕连人影的看不清楚吧,这边良侠和如央与无量剑派重弟子和长老形成乱战,良侠和如央两人如鱼得水杀的个爽快,四周残肢断臂鲜血飘飞,再看玉泽与孟白云之间,两人都是浑是伤,依然做在死斗。(请记住我们的网址dukaNkan.com读看 看小说网)

    相比之下自己这边的战斗目前最安全了,温乾那边看似平淡其实招招危险万倍,良侠那边也危险,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怕无量剑派某个缺心眼的家伙悄悄使出暗器偷袭,玉泽那边就不用说了,一是血,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

    田伯光观察了下周边形势后,冷冷看着郑气然,此战必须胜,否则自己等人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郑气然惜的看着自己的子母剑道:“我有三招纵横江湖,玫瑰百剑,子母千剑幻灭,万剑归一。”

    田伯光哈哈大笑道:“那就使出你的万剑归一来杀我吧。”

    郑气然不屑道:“你不配。”

    说完双手挽了个美丽的剑花,一朵绽放的玫瑰凭空出现,玫瑰散放的不是沁人心脾的芳香,而是寒冷的真气,真气如洪水般涌向田伯光,田伯光的丹田居然隐隐颤抖,压力山大啊。

    田伯光运转无相真气,但是无相真气却缓慢的转动,这样是不能使出降龙十八掌的,只有一个办法。

    七杀妖瞳开。

    杀气爆发直接把体内的寒冷真气绞杀干净,体外的玫瑰真气不敢入体。

    郑气然眉头一挑,道:“有意思,不愧是田伯光,但是拥有如此潜力的天才也必须死。”

    说完双剑不断挥舞,真气凝形的玫瑰仿佛再被双剑不断雕刻,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和真的一般,双剑一交接,叮一声,玫瑰转动的飞向田伯光。

    “玫瑰百剑。”

    一旁苦斗的良侠一见大惊失色,高呼一声:“公子小心啊。”

    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在田伯光所在的战场,远端阁楼上的洪霸天不屑道:“这郑气然居然被出玫瑰百剑了,这个叫田伯光的还真是有些门道啊。”

    一个美丽的声音响起:“爹爹,你不救下孟白云吗?看他艰难的苦战,好歹女儿以后还是他的妻子呢。”

    洪霸天冷笑:“素素我知道你不喜欢那孟白云,死了好,无量剑派这种叛徒门派死完了最好。”

    田伯光看着血红玫瑰飞来,鲜血沸腾,大喝一声:“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一条土黄色的翔龙蜿蜒飞去,嘹亮的龙吟声震慑全场!

    “不可能!”说这三个字的包括了全场的高手,华风也是一边应战温乾,一边焦急的观察这边。

    素素站在高大的洪霸天后道:“爹爹怎么不可能啊?”

    洪霸天缓缓道:“没理由啊,那田伯光一流巅峰居然能真气凝形,莫非那掌法如此高深,这田伯光背后的势力真恐怖啊!”

    不管众人胡乱猜测,翔龙与玫瑰撞击在一起,没有一点声响,一道金灿灿的光柱呈现,大约随后几秒钟,一声震耳的爆炸声才响起!

    田伯光与郑气然两人离光柱最近,田伯光一口鲜血喷出,被震飞了。郑气然黑剑插地,稳住形。

    片刻烟消云散,整个地面凹陷,四周龟裂,可见威势之猛。

    郑气然干咳几声道:“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能以一流巅峰实力接住我的玫瑰百剑,但是你依旧要死。”

    田伯光浑鲜血,血淋淋的脑袋慢慢抬起,刺刀一样盯着郑气然。

    郑气然迅速站起运行真气,只见长长的头发不短飞舞,额头青筋暴鼓,脖子如枯藤缠老树般恐怖,牙齿隐隐有鲜血渗出,双剑不断向前刺,每刺一剑都留下一道剑气,足足刺了数剑,只见面前居然出现近千把子母双剑。

    “子母千剑·幻灭”

    田伯光只是呆呆的看着这千把剑,正如一品堂四大高手完颜烈的万兽拳有异曲同工之妙。

    心潮澎湃,战意起兮,七杀妖瞳的瞳孔紧缩无尽的杀气顺着经脉直冲大脑。

    敌强则我强,任你千剑万剑我一掌让你化做灰灰,降龙十八掌刚中至强,一招比一招强,叠加所要招式,最后一掌神龙摆尾现。

    战斗中顿悟,降龙十八掌。

    郑气然大喝一声,“幻灭”千把气剑来。

    田伯光双目空洞,起手式划空一挥,双手回收,丹田真气如漩涡般被抽空,全部集结在手臂的位里,本来田伯光左手臂被郑气然刺中,田伯光为了止血点住位,可是被点住的位刚好是神龙摆尾所需要流经的位,位冲破,鲜血喷出。

    不在乎疼痛,田伯光依旧双眼空洞。

    华风停手道:“战斗中领悟!超越天人合一境的心境?”

    温乾也一脸惊讶道:“公子,不满三十居然领悟了柔弱不争之境。”

    洪霸天直接捏碎了木质栏杆,“天才,比真武的那位天才还要妖孽。”

    “爹爹说的是真武还真?号称大陆第一天才?”

    洪霸天不回答洪素素的问话,一脸严肃的看着战斗。

    修心从底到高是,忘我境,天人合一境,柔弱不争境,返璞归真境,和最高境的自然无为。

    千剑闪着寒光飞向田伯光,田伯光双手吃力的一推,一条较小尊贵的白龙凝出,慢慢飞去,龙吟声响起,直接如音波功般扰乱众人心志,实力稍弱者居然直接跪下虔诚的跪拜。

    田伯光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道:“降龙十八掌—神龙摆尾。”

    华光千,寂寥大地生悲伤,无量剑派的广场滴水声可听,众人一脸痴呆的看着千剑和白龙轰击,白龙高高腾飞突然摆尾抽去,所谓的千剑不堪一击全部涣散,白龙高高腾起,突然回头飞向郑气然。

    田伯光此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用真气化做的丹田已经不断颤抖裂痕布满。

    华风焦急道:“气然,快躲开啊。”

    郑气然一脸微笑的仰头看着白龙,慢慢抬起黑剑,然后迅速用白色小剑在自己手腕处一划,一滴鲜血流出,真气全部抽出汇聚,污秽的鲜血染指天地间最纯洁的真气,顿时真气暴躁,郑气然艰难的把暴躁的真气凝成一柄巨剑,直接向白龙斩去。

    万剑归一斩白龙!

    田伯光脑袋飞速旋转,也期待着自己的最强招能否挡住郑气然的万剑归一,巨大的白剑在高空挥斩而下,白龙如水般柔弱,直接躲过巨剑一斩,巨剑直接朝着无量剑派大斩去。

    洪霸天激动道:“田伯光的掌法,至刚至猛,却也刚中带柔,竟然巧妙的以柔克刚化解了郑气然的万剑归一,此战的胜负恐怕已定,降龙十八掌绝对是当今武林最高深的掌法了。”

    看着巨剑轰向无量剑派的大,华风准备去救驾,谁知道刚一动就被温乾缠住。

    轰一声,烟雾腾腾,瓦砾木屑纷飞,无量剑派建立百年的大就此倒塌。

    郑气然看着自己的万剑归一把大给拆了,心里如烈火般,看着即将到头顶的白龙,怒喝一声一拳轰去。

    米粒之光怎能与月争辉。

    徒劳的一拳换回的是肢解,郑气然的体从血雾中四出。

    无量剑派超一流武者人才境郑气然就此陨落。

    田伯光离的最近,感受着这敌人的鲜血如雨水般洒落一,杀气直冲牛斗!

    血雨下的田伯光冷冷道:“今我要将无量剑派屠戮干净。”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