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婚礼变葬礼

    缥缈峰,灵鹫宫。(dukAnkan.com请记 住我)

    灵鹫宫硕大的宫门缓缓关闭,门外温乾等人跪拜道别,田伯光一青色长袍,刚毅俊俏的脸上微微带笑。

    “都起来吧,师兄已经闭关了无需过多的留恋。”

    四人便起恭敬的站在田伯光后,温乾慢慢道:“师叔,师傅交代我们以后都听你的吩咐。”

    田伯光头也不回的说:“以后你们就莫要在外人面前叫我师叔了。”

    开玩笑,一个超一流武者管自己叫师叔,这不是找抽吗?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

    玉泽傻了吧唧的道:“师叔,那我们在外人面前叫你什么?”

    “叫我公子吧。”

    四人齐声:“好,师叔。”

    田伯光突然回头道:“我不是说叫我公子吗?”

    玉泽鄙夷的道:“师叔,你不是说在外人面前才叫你公子吗?现下又没外人。”

    田伯光尴尬的挠头,心里吐槽道:“***,咋脑袋瓜子变迟钝了。”

    几人便朝山下行去,缥缈之高能伸手摘星,飘渺之奇如鬼斧神工打造,各类奇珍异兽,木材草药让人目不暇接,还有那拔的松树,悬挂的瀑布,宛如人间仙境。

    几人来到半山腰,只见前路是一道深渊横着,连接中间的仅仅是一条铁锁链,普通人根本无法通过,田伯光站在悬崖边嘴角浅浅一笑,“这个刘老根真恶搞。”

    田伯光直接向前一个踏步,脚尖稳稳的踩在铁锁链上,链子不摇不晃似蚊子叮般毫无征兆,田伯光闲庭细步如后院赏月般慢慢走了过去,温乾等人对田伯光又是一阵刮目相看,本以为这田伯光实力弱只是靠运气好才成为了自己的师叔,现在才明白田伯光也非什么二代货。

    见田伯光过了铁索桥,四人也不迟疑皆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温乾只是两个纵跃便飞过这几仗宽的悬崖轻功可谓绝伦。良侠则是用法的巧妙,如敏捷的黑猫般快速从铁链上奔过,如央格本就平淡不喜显露便简单通过了。唯有玉泽来的猛,气势大,玉泽从腰间抽出软剑,然后直接斩断铁锁链,然后一剑扔过来自己在潇洒的凭借高超的轻功在飞的软剑上微微借力,飘飘然如剑仙般飞了过来。

    玉泽看也不看接过后飞来的软剑,然后缓缓道:“把铁锁链砍了,免得某些宵小之辈来打扰师傅的清修。”

    田伯光好奇的询问道:“不知我师兄如何过这铁锁链?”

    温乾上前一步答道:“师傅他老人家一步就飞过去了。”

    田伯光愕然,“这天堑对刘老哥如同跨过沟般简单”当下佩服道:“师兄的确利害啊!”

    良侠不好意思的道:“师傅本就利害,但是我曾经看见一人也利害,过这天堑之法可谓恐怖。(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读 看看小说网)”

    田伯光一脸好奇,良侠缓缓道:“那人年过半百,他过这天堑不用轻功也不用铁锁链!”

    “那咋过啊?”

    “直接踩空而去,而且他的脚下始终有一层薄冰。”

    田伯光大惊失色,心里暗道:“真气之强已经能随意影响周边环境了,空气都能冻住。”

    “你知道那人是谁吗?有如此实力恐怕是当今武林第一人。”

    温乾道:“我知道那人,那人是正道第三门派凉州天池宗的太上宗主莫道玄,和师傅的关系可谓亦敌亦友。”

    “这莫道玄是武林第一人吗?”

    温乾道:“这武林第一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但明面上的第一人恐怕是正道盟的长眉道长和黄泉教的教主了。”

    田伯光低头双眉紧锁,“这江湖果然深,看来现在只窥到冰山一角。”

    洒脱的一笑,田伯光转便走,四人紧紧跟上。

    路越来越缓,田伯光突然道:“我们灵鹫宫在江湖上名气大吗?”

    良侠接话道:“我灵鹫宫人数少,也不理江湖恩怨所以名气很小,只有莫道玄这类顶级高手才知道中州有我们这一门派。”

    田伯光停下脚步道:“你们知道无量剑派在何处吗?”

    温乾不屑道:“那无量剑派号称中州第一门派,位置便在中州最东的东华郡无量山上。”

    田伯光冷笑道:“中州第一?哼,那就让我们去会会吧。”

    四人感觉田伯光淡淡杀气,玉泽兴奋道:“师叔,我早就看不惯那群人了,自己封个中州第一?结果在整个大明只算个二流门派,这中州第一该是我们灵鹫宫的。”

    “这玉泽就是一好斗份子嘛,和我胃口,就是长的比老子帅。”田伯光心里吐槽。

    四人便朝那无量山而去,田伯光不打算回万毒谷,等把无量剑派收拾了再回万毒谷看看石榴等人。

    一路向东,顺通天河坐船而下,这条通天后源头在吐蕃流经大明数个州最后汇入东海。

    半月之和,离无量剑派几十里路的素华城到了,田伯光几人正在一酒楼上吃着便饭,为什么不直接上无量山呢?因为有位伟人曾说过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所以先在这素华城了摸摸无量剑派的底,温乾等人也难得下山游历,所以对这无量剑派的实力也不清楚。

    田伯光等人坐在二楼一视角好的地方慢慢喝酒,一会儿楼下一群统一服饰的弟子持剑而来,吩咐小二安排了位置便坐下了,田伯光双目微眯,这群人便是无量剑派的。

    这群人有男有女,有长有幼。但是很明显其中一黄脸少年是带头之人,这少年霸气外露一眼傲气的扫视着其他客人,其他客人虽大多数是普通人,但偶有几个江湖人士也都埋头不敢招惹这煞星,少年很是满意的一笑。

    田伯光嘴角冷笑,俯瞰着这少年,手拿筷子夹着一鸡骨头淡淡道:“你们知道骨头是喂谁的吗?”

    温乾四人疑惑的摇头,田伯光随手将骨头扔下楼,骨头叮一声落在少年所在的桌上。

    少年伸脖子细细看了下,然后猛一掌拍在桌面,大喝一声:“是那个***这么不长眼睛啊?敢把鸡骨头扔到老子面前。”

    全场人惊讶的看着少年发飙,整个酒楼鸦雀无声。少年旁一丫鬟拉了下少年的手臂,然后指向田伯光等人。

    少年看去,只见楼上田伯光等人有说有笑。

    “这骨头是你们丢的吗?”

    田伯光缓缓回头道:“咦?旺财的骨头怎么在你那里?”

    少年疑惑道:“旺财的骨头?谁是旺财?”

    田伯光看傻子似的,玉泽指着少年插话道:“少爷,准是他把旺财的骨头抢了。”

    田伯光给了玉泽一孺子可教的眼神道:“那就难怪了。”

    少年看着楼上两人只顾着说却不回答自己,怒喝道:“告诉老子旺财是谁。”

    “旺财便是你!”

    少年脑袋一蒙,“我不是旺财啊!”

    “你不是旺财你吃旺财的食物?”

    “我没吃鸡骨头啊?”

    少年旁的丫鬟见状小声说道:“公子,这鸡骨头是喂什么的?他们这是在调笑你。”

    少年眼珠子一转醒悟道:“你们说老子是狗?”

    田伯光人畜无害的笑道:“我们可没说啊,你自己说的,不信你问在场的所有人。”

    少年扫视四周,见所有人都忍住笑在吃饭,立刻气的黄脸变白脸怒喝道:“老子是无量剑派副掌门郑气然之子郑龙,你们居然敢调笑我,给我上杀了他们。”

    田伯光一听,“好家伙还是个二代货。”

    无量剑派众人顺楼梯一拥而上,田伯光给良侠一个眼色,良侠起走到楼梯口直接一掌轰下,无量剑派来人立刻狼狈的滚落,不等这些人跌跌撞撞的站起玉泽又跳下去软剑挥舞,如仙人舞蹈般美轮美奂,片刻无量剑派这些小角色全部手脚筋皆段,躺在地上哀嚎。

    郑龙见踢在铁板上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悄悄向门外爬去,正埋头爬时看见眼前出现一双腿,抬头一看正是田伯光一脸嘲讽的笑着,“哟,你还说自己不是旺财!要爬就从我胯下爬过去。”

    郑龙一咬牙道:“我爬过去你就不杀我,你杀我对你不好我爹可是无量剑派副掌门,你要是饶过我此事既往不咎。”

    田伯光笑道:“好说,好说。”

    郑龙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缓缓爬过,正在郑龙爬过站起时田伯光一把拽住,然后直接捏碎四肢骨头郑龙吃痛的大叫。

    “你说过不杀我的!”

    “放心我不杀你,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一脸痛苦的郑龙在地上翻来滚去道:“大侠你说,我绝对如实交代。”

    “无量剑派除了掌门和你爹外,还有几个超一流高手。”

    “没有了!”

    “我怎么发现一路上赶往无量剑派的武林人士很多呢?”

    “那是因为孟长老结婚,所以广邀江湖豪杰。”

    田伯光皱眉道:“孟白云结婚?女子是谁。”

    “女子是莫州洪霸天的女儿洪素素。”

    田伯光回头疑惑的看向温乾,温乾表示不知这洪霸天的名头。

    田伯光冰冷冷的道:“我要这婚礼变葬礼。”

    地上的郑龙怨毒的瞪着田伯光,心里狠狠道:“小子你去吧,去了就是必死,哼。”

    田伯光走过去拿过桌上的鸡骨头,用手捏开郑龙的嘴然后直接把骨头塞进嘴里,再一拳轰在嘴上郑龙满口是血,血红的眼睛爆睁,田伯光极其厌恶这类飞扬跋扈的二代货,反手就是一掌直接把郑龙的脑袋打变形,郑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

    旁边地上的无量剑派弟子恐怖的看着,一年老弟子道:“你不是说不杀郑公子吗?”

    田伯光笑道:“我还说我是女人呢?信老子的话,母猪也能上树。”

    无量剑派弟子们怨恨的盯着田伯光,一年轻弟子怒骂道:“你这种无耻之徒一定会被我无量剑派诛杀的。”

    田伯光摸着自己的下巴道:“我是否被诛杀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要死了。”

    话一说完,如央便过去如割草般抹掉众人脖子,脸上极其平淡。

    田伯光心里暗道:“刘大哥的弟子果然都是极品,温乾稳重,良侠机警,如央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心狠手辣,玉泽轻浮却为人正直。”

    而且各个实力不凡,无量剑派就让我田伯光组队来尿洗你们吧。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