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学逍遥派武功

    本章开头小弟必须解释下,既然是穿越小说本来就已经YY了,穿越一个算什么?尼玛就猪脚能穿?别人就不能穿,这本小说就是让各位童鞋看得爽,所以天山童姥也是穿越而来的,也是本书最大的坑。(读看 看小说网)一个炸雷就炸穿越,谁丢的炸雷,为什么丢炸雷?最后大结局在揭晓!

    --------------------分割线----------------------------------

    一只巨大的金雕在这深渊上盘旋,突然向下俯冲,两只爪子如锋利的钩子,准确的将一条蟒蛇钩起,巨雕扑哧下双翅直接抓起蟒蛇腾空而去。

    深渊底部,一条蜿蜒的小溪流淌,溪水撞击石头发出哗啦啦声。

    一是伤的田伯光正被一矮小的影治疗着,这矮小的影头顶冲天的辫,一童装,但是幼稚的脸庞上镶嵌着两颗沧桑的眸子。

    田伯光盘腿而坐浑是血,头顶淡淡的气体冒出,苍白的脸慢慢恢复生机。

    几个时辰后,天山童姥停止了输送真气,田伯光转过头干裂的嘴唇慢慢张开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

    “你的丹田碎裂了?”

    “嗯,在下丹田碎裂已经是个废人了,不知前辈是?”

    “天山童姥!”

    田伯光心里大惊,“天山童姥不是天龙里缥缈峰灵鹫宫老妖精吗?看这小板和犀利的眼神和电视里的一样啊,莫非真是童姥?那我到底是在天龙八部里吗?”

    田伯光细细打量童姥,见童姥喉咙处有喉结,心里更加疑惑,“天山童姥不是巫行云吗?咋这个童姥是个男的?”

    天山童姥见田伯光一脸疑惑,幼稚的脸上浮现高声莫测的笑容,淡淡的道:“我家住铁岭。”

    “嘣”田伯光脑袋里仿佛一颗重磅炸弹爆炸,铁岭二字对于自己并不陌生,因为那是华夏国一个城市,也就是自己穿越来之前的世界。

    天山童姥看着田伯光铜铃般大的双眼,耸耸肩道:“我也很无奈,我也是穿越来的,大概已经穿越来近两百年了。”

    “额,那个……那个同志,不对……童姥你以前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穿越而来的呢?”

    天山童姥抬头看着天空道:“我原名刘富贵,村里人都叫我刘老根……”

    不等天山童姥继续诉说,田伯光一口鲜血喷出。

    “***,不带这么整人的,这个世界肿么了?”

    天山童姥看着激动的田伯光淡淡道:“冷静,淡定。有些事就是这么艹蛋。”

    田伯光稍微平复下心继续听刘老根说。

    “我记得那是08年夏天,我在吴德贵家打麻将,大概凌晨时分我准备回家,正走在漆黑的小路上,突然一个炸雷在我耳边响起,我就来到这个世界了。”

    “这么说你是08年穿的,我穿越时地球是12年,这时空还有差别哟。”田伯光一双眼睛放光。

    又继续说:“那你是魂魄来了?还是一起来了?”

    “魂魄,我的魂魄夺舍在一个穷书生体里。”

    刘老根稚气的脸上突然似笑非笑,“我说兄弟,你穿越来多久了。”

    “几个月。”

    “兄弟你这小无相功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圈圈叉叉脑海就自动有了。”

    田伯光大惊,“你怎么知道?”

    “哼,因为我也是,我前后玩过几个女人脑海先后出现了《小无相功》、《生死符》、《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凌波微步》、《八荒*唯我独尊功》、《一阳指》、《双手互搏》、《抓龙招手》。”

    田伯光愕然,“大哥那抓龙招手是嘛武功?”

    刘老根一脸失败的说:“我眼睛瞎了,玩了个和凤姐一样的女人。”

    田伯光翘起大拇指,“大哥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啊!”

    刘老根尴尬的摆手道:“你难道就不觉得其中有什么疑惑吗?为什么我们都穿越了,为什么我们玩女人后脑海都有武功秘籍出现,而且都是来自金庸先生里的武功。(读看 看小说网)”

    一脸茫然的田伯光摇头,刘老根嘴角邪笑道:“我仿佛察觉到点什么,等我飞升了恐怕就知道真相了。”

    “你……你要飞升了。”

    “我已经190岁了,这次返老还童后我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就大圆满了我想也该是我飞升之时了。”

    一脸崇拜的看着刘老根道:“大哥,你怎么发现我也是穿越的。”

    “因为你在万毒谷和一品堂大战时,我也在场看出你的《降龙十八掌》,所以我就怀疑你是穿越而来的,但是你的实力太弱了。”

    田伯光狠毒的道:“都是那一品堂还有什么正道盟害的,害老子丹田碎裂还差点命丧黄泉。”

    刘老根轻飘飘的说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黄泉教恐怕也在里面对付你,你这种小角色只能是别人利用的棋子。”

    田伯光鄙视道:“你都是顶级实力咋不把那黄泉教和正道盟等都剿灭了,好扬我华夏之威。”

    “你懂个,我个人实力虽强但是小弟不多,而且这个世界比我强的还有一手之数,再说我已经察觉到某些猫腻,我现在主要是提升实力还对付飞升后的某个家伙。”

    “大哥,你说的那么邪乎,到底是谁啊?”

    刘老根抬头仰望天空,一脸战意。“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只知道实力不够的话,飞升后就是我的死期,我们仿佛是某人的炉鼎,等你达到武碎虚空级你就会察觉的。”

    田伯光也一脸凝重,刘老根继续道:“我救你其一是因为我们都是华夏国的也算老乡了,其二如果我飞升失败后死,也希望你能帮我察明真相,找出那人并杀了他。”

    “小意思,我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恐怕没能力哟,我的丹田碎裂现在和普通人一般了。”

    刘老根严肃的看着田伯光道:“男人不能说自己没能力!”

    田伯光额头一道黑线。

    “丹田碎裂算什么?我就没丹田,丹田只能压缩自己的实力。”

    田伯光一听,满脸兴奋。

    “跟我回宫,我帮你疗伤。”

    “什么宫?阿房宫?”

    “飘渺峰灵鹫宫!”

    ----------------------------------------------------------

    顺着小溪而上,一撑天的山峰巍峨矗立,如不周山般支撑这天空,连接这乾坤。

    山顶一庞大的宫如怪兽般蛰伏着,门口一巨大的猛禽雕像,似张开双翅正准备破空而去。

    田伯光和刘老根进了主,一路上田伯光赞叹不已,看见主正中白玉石壁上雕刻着一张雄鸡模样的地图,田伯光触景生,这就是祖国这就是家乡。

    刘老根铿锵有力的说:“有朝一,我必定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

    恢复心境,田伯光看着刘老根较小的躯威严的坐在宝座上,调侃道:“刘大哥,这么大的宫咋人影的没一个,你这么会恶搞,咋不弄群美女来伺候你老人家,什么梅竹双剑等?”

    “没兴趣了,现在不是武功多就能提高实力了,多不如精,我这八荒*唯我独尊功大圆满就能武碎虚空了,还去玩女人干什么?再说我这小板容易虚。”

    “你不会连个伺候的下人也没有吧?你是宅男?”

    刘老根见田伯光笑嘻嘻的,心里也是一种莫名的绪升起,和家乡人说话就是畅快,“我有四个弟子陪在我边,我这就千里传音叫他们来。”

    “实力怎样?”

    “除了大弟子是超一流境,其余三个稍微弱都是半步境。”

    田伯光愕然,“大哥,你真给力。”

    片刻四个弟子进来了,为首一位白发苍苍,一脸沧桑的正是大弟子温乾,后面一浓眉大眼壮硕中年人是二弟子叫良侠,另外一个长相狐狸一样的材消瘦的中年人是三弟子如央,最后一个貌若潘安美如宋玉的男子,正是末弟子玉泽。

    四人跪拜刘老根齐声喊道:“童姥千秋万世,万寿无疆。”

    田伯光鄙夷的看着刘老根,刘老根不好意思的把脸转向一边,然后淡淡道:“都起来吧,我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弟。”

    四个弟子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田伯光,田伯光也疑惑的将目光看向刘老根,见刘老根微微点头。

    “参见师叔,师叔千秋万世,万寿无疆。”

    田伯光装13的道:“都起来吧。”其实心里吐槽道:“小的们,都起来吧,去把唐僧扒皮煮了。”

    刘老根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四人恭敬的埋头退下。

    “刘大哥,这四人好歹也是高手,虽然是你徒弟但也没必要和狗一般卑微吧,看他们那小心的样子。”

    “他们都中了我的生死符了,你说他们敢不小心吗?”

    看着刘老根那人畜无害的笑容田伯光心里暗道:“狠角色。”

    --------------------------------------

    缥缈峰高耸入云,俯瞰云海可谓人间仙境,田伯光远眺着那随风翻滚的云海,盘腿而坐。

    自从刘老根教自己如何在无丹田的况下练武以来,田伯光已经苦修近三月了,实力已经恢复了,而且人体十二处玄关已经冲破两处了。

    刘老根不愧是武碎虚空级,丹田破碎居然教田伯光如何用真气构建一丹田,以气化丹田,这丹田再已不是以前那般,现在田伯光的丹田可以自由变形自由扩大缩小,丹田本是人生来便有的,在人体黄金分割线处,可谓是人体的生命钥匙,但是刘老根教导田伯光化气为田,抛却以前的武学理论,用真气构建的丹田可以更加大的发挥实力,也更稳定。

    “修炼如何呢?”淡淡的声音响起。

    田伯光看着又长大一点的刘老根笑着说:“实力已经恢复了。”

    “嗯,那就好,一年后我要闭死关做准备好赴一约定。”

    田伯光疑惑道:“什么约定啊?”

    刘老根看着云海道:“和那位一战破空。”

    田伯光见刘老根不想说的更多,也就不再询问了。

    “我闭关后恐怕在这个世界就没有时间了,真期待这天空背后是什么,真想知道是谁再幕后策划着这一切。”刘老根战意盎然的看着天空道。

    “我便把我的武学全部教给你,你努力修炼如果我破空失败了,你也有机会察明真相。”

    田伯光激动的言语无措,头点的飞快。

    刘老根盘腿坐在田伯光面前,缓缓的把一束花朵上的露珠滚到手上,然后双手一合一股真气冒起,瞬间手里的露珠变成薄冰,其薄如纸,不穿不破晶莹剔透。

    “生死符,天下第一暗器,中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小无相功已圆满,只要记好这诀窍便能炼制,倒运用真气把这水珠结成寒冰,再以无相真气化为柔之气击出,但是必须要以北冥真气炼制,我这就在你体内传一丝北冥真气,想必你的大圆满小无相功能模拟出北冥真气吧。”

    田伯光感受着刘老根的一丝北冥真气汇聚丹田,立刻运转无相真气模拟,浩瀚如海的无相真气最终压缩模拟出一滴北冥真气,田伯光引导北冥真气倒流经,然后在花朵上接一滴露水,两掌运气炼制,片刻,手里便出现一片薄冰。

    田伯光大喜,刘老根却淡淡道:“你的无相真气太弱了,消耗全部真气才能模拟出一点北冥真气。”

    田伯光点头,然后双眼放光的道:“你有北冥真气你会北冥神功?”

    刘老根翻了翻白眼说:“北冥真气和北冥神功不是一个概念,天龙里的段誉就会北冥神功所以能吸收别人的真气,而虚竹得无崖子传功,只得到了北冥真气,而未学北冥神功,至于我的北冥真气则是八荒*唯我独尊功修炼出的真气呢,逍遥派所属最强真气都是北冥真气。”

    田伯光琢磨着这刘老根说的有点道理。

    “生死符的炼制你知道了,现在教你天山折梅手和凌波微步,还有专解生死符的天山六阳掌。”

    一年后,田伯光在一巨石上练武,脚步飘渺复杂,如鱼得水般自在,手法飘逸如千手观音般虚幻,突然一掌轰出一条恐怖的巨龙驾云而去,降龙十八掌第十五掌———龙战于野。

    天山折梅手,需要武学境界极高,就算刘老根也不能研究透彻,这天山折梅手招数繁华,与强则强,各种武器精妙皆包涵在里面,天下任何武功招式都包涵在里面,比之独孤九剑也不遑多让。

    凌波微步,也是一门高深的步伐,虚幻缥缈,尽涵八卦之变,可谓如镜中水月般高深莫测。

    天山六阳掌,田伯光到没有多加修炼,这掌法虽利害但是比降龙十八掌还是差一筹,田伯光只学会了如何解生死符便停止了钻研。

    还有一阳指,运气成罡,一指出让人防不慎防。

    田伯光唯独没有学的就是八荒*唯我独尊功和双手互搏,这门内功虽然强大但是田伯光还是谢绝了刘老根的好意,毕竟每三十年就要返老还童还要喝生血,田伯光无法接受,只是对刘老根说了句:“我以后采美女时指不定刷本《先天功》或者《易筋经》”

    至于双手互博这种无聊的拳法,学了天山折梅手的田伯光没有半点兴趣。

    现下田伯光内功依旧是《小无相功》,人体十二处玄关全部打通,已经是一流武者巅峰,虽然真气无法负担强大的各种逍遥派武学,但是依旧可以爆发出半步境的实力,就算普通超一流境也可以一战,再加上《凌波微步》和即将大圆满的《云中飞鹤》保命不成问题,如果七杀妖瞳再爆发的话,指不定把超一流武者撂倒。

    微微平复下真气,田伯光暗道:“老子十二处玄关全部冲破依旧不能把《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掌使出。”

    这时一头白发的温乾走过来恭敬道:“师叔,师傅叫你过去下。”

    田伯光微微点头,稍微整理下仪态,自然的几步竟然带出残影,如幻影般绕过一脸惊讶的温乾。

    大里,见田伯光进来了,刘老根微微点头,然后对着下面的弟子道:“老夫闭关的药材已经找齐了,我明便闭关,以后你们听从我师弟的话跟他下山吧。”

    四个弟子都是一脸惊慌,稍微胆大的如央向前一步道:“童姥,你闭关了那我们的生死符呢?”

    “你们放心我师弟也会生死符。”

    四人顿时一脸献媚的看向田伯光,田伯光不好意思的微微颔首。

    刘老根走下宝座道:“伯光,我试试你的武功吧。”

    田伯光点头,两人行至外,不等刘老根多说,田伯光运起云中飞鹤去,双手不断变幻,刘老根看着田伯光飞来缓缓抬手一指出正是一阳指,田伯光收了天山折梅手也是一指罡气出,结果必然是田伯光的罡气被击退,见刘老根剩余的一阳指威力不减,田伯光立刻落下使出凌波微步躲避,一阳指如针芒般直接在田伯光上,几个弟子大惊,随后被中的田伯光慢慢消散,居然是残影,另外一处,一道影子突然又爆向刘老根,刘老根满意一笑直接挥手如折梅般攻向来者,顿时两人如繁杂的变化手法攻击。

    一旁的四个弟子呆若木鸡,他们跟随刘老根多年,只学会了《小无相功》和《双手互搏》《一阳指》,见到师父和师叔的手法步法如此高深,几人已经震撼的说不出话了。

    不到片刻,田伯光就再也无法接招了,这还是刘老根故意让着的结果,田伯光急速退到一边道:“算了不打了你利害。”

    刘老根呵呵笑着,传音道:“小子,知道老子的实力了吧,呵呵,你带着这几个弟子去纵横江湖吧,我要闭关了,出关后我自有办法找你,万事小心,我们一定会回地球的。”

    田伯光看着刘老根,心里微微悲伤,回传道:“其实自己不是很想回地球,哪里都无所谓,回地球可能没这般逍遥自在。”

    刘老根淡然的负手,“恐怕有一天这个世界留不住你,到时候你所面对的可能是恐怖的存在。我唯有思乡的执念来提升实力,我们都是同样的,我想你也有需要保护的人吧,你舍得离开他们?你也只有不断的提升实力。”

    田伯光不语,也一脸惆怅的看着天空。

    ps(5000字,翘班码的,求各位投点推荐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