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天山童姥

    清晨,万毒谷笼罩在浓雾中,如仙境般虚幻。(dukAnkan.com请记 住我)

    庭院中小桥流水,绿意盎然诗画意,田伯光呆呆的站在水塘边往水塘里扔着馒头屑,水塘里的鲤鱼争先恐后的抢着。

    远处小亭里莫逆等人沉默的瞩目着田伯光,莫逆打破沉默道:“师傅,难道大哥以后真的成普通人不能练武功了?”

    柳辰徐徐放下茶杯,“丹田都碎了,从古至今还没听闻谁还能练武,田少侠是个武痴这种打击对他是致命的,我们还是不要插手吧,等他自己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一旁的石榴双目冷冷的道:“一品堂四大高手让田朗武功尽失,我绝对会让他们后悔的。”

    上月,一品堂四大高手偷袭万毒谷,杀死弟子数名长老三名,最后还是田伯光的凶猛发挥阻止了一品堂的计,但是田伯光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丹田碎裂,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丹田碎裂莫过于鱼儿失去了水。

    田伯光呆呆的注视着池塘里的鱼,自和四大高手大战过后,田伯光昏迷了近半个月,醒来后发现自己曾经熟悉的丹田消失,只剩下一鲜红的眼睛静静的悬乎在以前丹田的位置。

    拳头紧握一点都不在乎指甲已经陷进了中,田伯光的心如深沉的寒潭般压抑,自己虽然在莫逆等人面前尽量表现出高兴的一面,似是这丹田碎了也无所谓一样,但是内心却如同被巨石压着一样,有一股气始终无法爆发。

    “师弟,吃饭了。”羽琳眉温柔的声音打破田伯光的思绪。

    田伯光做个深呼吸,然后慢慢转过一脸灿烂的说:“师姐啊!恐怕我无福消受你的好意了,你不能以相许了。”

    羽琳眉看着田伯光一脸灿烂,心里顿时如刀绞般痛,“师弟,就算你不能帮师傅报仇,只要我能报得了仇,你就以相许吧。”

    田伯光感受羽琳眉的淡淡意更多的却是同,直接走向前拍了拍羽琳眉的肩笑着说:“算了吧师姐,我是采花贼我的体还要普度广大妇女呢!怎么能以相许呢?”

    说完田伯光潇洒的走了,羽琳眉呆呆的看着田伯光孤独的背影愣愣发神。

    “我说,师姐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传说。吃饭啦!”

    羽琳眉噗嗤一声笑出,也跟上去了。

    宽广的食堂里,依然坐满了很多弟子,虽然大战一场许多弟子被殇歌的音波功杀死,但是万毒谷好歹也是中州第二的门派弟子还是有很多。

    田伯光的进入立刻吸引弟子们的眼光,所有弟子投向田伯光的目光都是崇拜。

    以一流初阶战败半步境两名高手,而且还一拳轰飞超一流境,如此可怕的战绩足矣让这些年少轻狂的弟子们膜拜了,而且不光是万毒谷,整个中州的江湖才俊都崇拜不已,田伯光一战闻名,名声甚至已经盖过无量剑派的孟白云了。

    田伯光给众弟子回敬一灿烂的笑容,随后便默默走进雅间。

    柳辰、莫逆、石榴已经入座了,田伯光大大咧咧的坐下埋头就吃,众人诧异的目光看向田伯光,田伯光依然埋头大吃,众人又把询问的眼色投向羽琳眉,羽琳眉无奈的摇头耸肩。

    田伯光突然抬头,“你们不吃吗?快吃啊!一各个着了魔似得。”

    众人尴尬的一笑随后默默的吃着,席间没有一人说话,气氛很怪异。

    这时一个红孩儿模样的弟子跑进来打破沉静道:“柳长老,掌门叫你们去万毒有急事。”

    见这弟子一脸焦急,柳辰问道:“你可知何事?”

    这弟子瞄了一眼埋头大吃的田伯光弱弱的说:“无量剑派的人来拜谷了。(dukAnkan.com请记 住我)”

    田伯光一听猛的抬起头,随后自嘲的一笑又埋头吃饭。

    柳辰摆摆手让弟子退下,然后说道:“田少侠,掌门叫我们去大,你体不适就算了吧。”

    “对,大哥你有伤在还是不去了吧。”

    “田朗你最听话咯。”

    “师弟我陪你去万毒谷后山看云海吧。”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田伯光似耳聋了般只管吃饭,片刻把碗里最后一粒米消灭了,用手抹了下嘴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走吧,有些事自己做的就必须自己负责,更何况我和那白家的恩怨,无量剑派岂能以强凌弱呢?”

    柳辰佩服的看了一眼田伯光,“那我们便去吧,省的掌门师兄不好应付。”

    宏伟森严的万毒,段风飞一袭白袍坐于主位,而另一个一青色长袍的老人背负三柄古剑腰系一酒葫芦,坐在客位上和段风飞谈笑着,此人便是无量剑派副掌门郑气然,此人剑法高深一武功深不可测,为人凶残,一句话就是脸上刻了三个字—别惹我,脑袋少根筋的正道典范。

    郑气然后一干弟子,为首的正是白露,至于那首席长老孟白云就不知道了。

    柳辰带着田伯光等人缓缓进入大

    “掌门师兄(掌门)”众人向段风飞行礼。

    田伯光感觉被人死死瞪着随后看去,正是一脸毒的白露,见白露那杀人的目光田伯光回敬一嘲讽的笑容,白露气的咬牙切齿。

    “段掌门,既然人已经来了我就不浪费时间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采花贼田伯光灭白家一案已经得到正道盟通过批准了,正道盟金阳子长老已经嘱咐我们将田伯光捉拿归案,而且正道盟和黄泉教一直就有约定,这采花、盗武、异国凶徒类,人人得而诛之不分正魔。”郑气然冷若冰山的道。

    大明武林,自古就有此规定,不分正魔凡是遇见采花贼必须杀,至于那赏花大会就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流,在不触碰正魔两道底线的况下采摘各种美人,而至于盗武,就是那些偷学武功啊,偷武功秘籍啊,这类犯罪份子一旦被发现都是死的很惨,异国凶徒就是其他国家比如金、吐蕃等国的武林人士来大明胡作非为这类人也得死。

    段风飞看着田伯光,又看了看众人焦急的目光,“田伯光不能杀。”

    众人皆是放下心来,无量剑派这边,不等郑气然说话后面的白露直接大声道:“田伯光这类武林公敌你们万毒谷居然想保?”

    郑气然怒声道:“这没有你插口的份,你给我闭嘴。”

    虽然白露是个长老,但是在这郑气然面前必须哑火,实力才是王道。

    随后郑气然淡淡道:“恐怕你万毒谷保不了这田伯光,我想不光只有正道盟要杀他,黄泉教的信使恐怕也该到了。”

    有成竹的郑气然潇洒的轻抚胡须,段风飞则一脸不可思议。

    其余众人皆是疑惑。

    田伯光随意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品着手里碧潭茶虽然看似惬意,但是内心如火山爆发般,“自己的命运为什么必须掌握在别人手中?好歹老子也是穿越者啊,难道还没有飞鸿腾达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

    “报告掌门,黄泉教暗阁副阁主到。”

    一弟子的禀报声,将众人思绪带回。

    “请进来。”段风飞眉头紧皱。

    随后一袭黑衣的人进来了,为首的中年男子虽也一黑衣,但是衣服上用金线绣满了许多猛禽很是威武,材匀称,一脸刚毅,可怕的是一只眼睛似乎瞎了,脖子上更是添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男子沉声道:“暗阁副阁主汤义参见百阎下。”

    “汤阁主请起,不知汤阁主来此有何贵干?”

    “在下奉姬副教主之命带封信给下。”汤义说完拿出一封信交给段风飞。

    段风飞立刻拆开看,田伯光只见段风飞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心里吐槽道:“玩完了,这白露不可能有如此实力让黄泉教也万毒谷,看来和那一品堂有关,怎么老子不知不觉就卷入这么大的漩涡了?靠,江湖险恶啊,现在好想回地球啊。”

    段风飞看完信然后随手一捏只见信纸就变成了灰灰,“田少侠,请跟我后面来。”

    见段风飞叫自己,田伯光无奈上前,汤义饶有兴趣的看着田伯光,嘴里小声道:“不错,可惜了。”

    田伯光额头一道黑线,心里暗思:“这汤阁主莫非是搞基的,看的老子毛毛的。”

    大堂后面,段风飞负手站立,田伯光随意的打量着墙上的画。

    “田少侠帮我万毒谷击退一品堂偷袭,此等大恩我万毒谷……”

    “段掌门有什么说什么,扯这些没用的干嘛。”

    看着田伯光一脸笑意,段风飞叹气道:“田少侠,我万毒谷不能保你了。”

    “我知道,然后呢?”

    “额,田少侠想必已经察觉出一点猫腻了吧,这次一品堂偷袭我万毒谷只为了杀石榴,我想一品堂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杀石榴只是个警告,主要目的是以此为导火索灭我万毒谷。恰好田少侠就成了这导火索,如果我们保你就正中敌人圈,所以……”

    田伯光摆摆手道:“我知道了,一品堂恐怕和正道盟勾结了,杀石榴只是他们想给黄泉教个警告,谁知道老子一脚插进来坏了他们的好事,老子又是采花贼的背景,他们正好依此来迫万毒谷,万毒谷若保我他们就名正言顺的替天行道灭万毒谷,对吧?”

    段风飞尴尬的点点头。

    “得了,我说你们万毒谷本就是黄泉教的人,正道盟和你们早就过不去了,还找理由跟你们打,居然还和一品堂勾结,真搞不懂这些人是咋想的。”

    “算了我知道了,我立刻离开万毒谷和你们没有一点关系,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你说呢段掌门?”

    段风飞无言以对,只有微微点头。

    “处于一个掌门的位置背后所关系的不是我一个人,希望田少侠心里别介怀。”

    田伯光叹息一声道:“段掌门有可能这是我一生最后的要求了,希望你好好保护石榴,羽琳眉还有我那兄弟莫逆。你把他们都叫进来,点住他们的位,我不想看着他们为我伤悲。”

    段风飞默然点头,然后走出后,不一会就带着石榴三人来了,石榴大大咧咧的道:“田朗,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我怎么不明白了?”

    田伯光看着石榴三人焦急的眼神,心里充满不舍,然后给段风飞一眼色,段风飞微微点头闪电般的点住几人的道,三人立刻倒下。

    看着三人的面孔,田伯光心里暗暗道:“永别了。”

    不舍的话只能给心的人平添许多悲伤而已,何必呢?

    田伯光沉默的跟着段风飞回到大,柳辰似乎已经知道,孤傲的站到大门外,长衫随风浪起。

    “段掌门,可以让我们把他带走了吧。”

    段风飞看着田伯光那无所谓的眼神,叹息道:“可以,你们正道盟还有黄泉教如此威势,我万毒谷怎敢不从?”

    汤义一听,抚摸着茶杯冷笑。

    白露不管那么多,直接上前一耳光扇向田伯光,然后几拳打倒,田伯光嘴角流血,一脸恶毒的看着白露,而段风飞似乎老了几岁嘶哑道:“你们带着田伯光滚吧。”

    白露冷笑着吩咐几个无量剑派弟子架起田伯光,郑气然拱手道:“段掌门大义,我们就此道别。”

    汤义也紧跟着道:“百阎下在下还有要事在就不便多留了,就此别过。”

    两群人带这田伯光离开了。

    段风飞站在大门口冷冷的注视着,“想不到啊,我黄泉教竟然已经到这等地步了,看来我们必须加紧防备了。”

    柳辰叹息一声,“师兄,我先告退了。”

    见柳辰告退,段风飞随意说:“师弟,你的品我最为了解,还望你明白孰轻孰重。”

    柳辰微微一愣,然后靠着墙壁,望着天空不语。

    -----------------------------------------

    距万毒谷几里外的山间小路上,旁边是万丈深渊,田伯光一是伤,这一路来被白露凌辱个够,田伯光跪下叫爷爷,田伯光自然不答应便是一顿毒打伺候,各种残忍在田伯光上演绎。

    白露拿着一把匕首,正准备割下田伯光的耳朵,旁边的汤义厌恶道:“乘人之危,你算什么好汉?哼,给他个痛快。”

    白露被汤义这么一说立刻向郑气然看去,郑气然淡淡道:“把他踢下这深渊吧。”

    白露冷笑的看着田伯光如猪头的脸道:“田伯光,我说过会让你碎尸万段,哼,给你来个痛快的,死去吧!去给我死去的亲人忏悔吧。”

    田伯光血淋淋的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

    白露极其厌恶的一脚踢飞,田伯光暗道:“完蛋了,恐怕史上第一挂掉的穿越者就此诞生了吧,我也破了历史。”

    不断坠落的田伯光看着蓝蓝的天空,心里无怨无悔虽然短短几个月但必得上在地球的二十年,只是舍不得石榴等人。

    汤义见田伯光被踢下深渊,淡淡道:“郑气然,这件事就这样了吧,上面又有新的任务,目标是嵊州的邪莲教,这万毒谷再让他们逍遥几年,那万毒之体刺阁已经派人出手。”

    段气然点头道:“我知道了,不知他们的态度呢?呵呵,想必他们已经无暇顾忌我们了吧。”

    汤义也点头,“等那位飞升之就是江湖大变之时。”

    深渊间,田伯光如流星般坠落,心也前所未有的平静,突然一道破空声传来,一道矮小的人影来,似这深渊如平地般,可见轻功之恐怖,人影抱住坠落的田伯光,在岩壁上几处借力,稳稳落到悬崖底。

    田伯光虚弱道:“你是谁?”

    如小孩般的声音响起,“天山童姥!”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