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丑小鸭的故事

    中州,江夏城。

    田伯光一脸苦瓜相的坐在酒楼里喝酒,旁边的羽琳眉捧着一杯气腾腾的茶,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歪着头盯着田伯光。

    田伯光现在很郁闷,话说几天前那夜准备把无知少女羽琳眉给采摘了,结果自己正要宽衣解带时羽琳眉几个大耳光扇的田伯光不知所措。

    正待田伯光怒火中烧想禽兽一把,结果羽琳眉似小姑娘被无良大叔糟蹋了一样可怜的哭了,事实也是被无良大叔调戏了。看见羽琳眉一哭,田伯光只有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安慰。

    “师弟,我们什么时候去景州,给师傅报仇?”

    田伯光心不在焉的说:“过段时间。”

    羽琳眉一见田伯光如此态度,委屈的诉苦:“师傅对我们那么好……好可怜啊!……被捅九刀……”说着说着泪花在眼珠子里打转。

    田伯光见又要哭,立刻道:“师姐莫伤心,我自有安排。”心里想着“怪不得有句话叫女人都是水做的,哪里都是水,特别是两腿之间,深不可测。”

    似是察觉田伯光在敷衍,羽琳眉结结巴巴道:“若是,师弟……帮师傅报了仇,……振兴了晓月山庄……我就做师弟的妻子,以相许。”说完一脸绯红的跑了。

    田伯光马上起追去。“师姐早说嘛,我又不是没良心的人,师傅待我如亲生儿子,我定要把暗算师傅的人都揪出来杀光光,师姐到时候要说话算数哦,嘿,师姐等等。”

    话说田伯光不想给欧阳明报仇,毕竟自己穿越来以后和这便宜师傅没什么感,比不得谷宴,但是在羽琳眉一生相许的惑下,田伯光动力就来了。

    采花最高境界是什么?那就是一朵朵滴滴的花朵主动给你采!

    -------------------------------------------------------

    晨曦的光,破去黑夜幕帘,给世界带来光明,有光明就必须有黑暗,有黑暗就必须有夜生活……扯远了。

    宽阔平坦的官道上,田伯光和羽琳眉各骑一匹骏马,似江湖侠侣般浪漫的走着,田伯光骑的自然是草尼马,羽琳眉则骑一匹标志的棕色骏马。

    “师弟,这不是去景州的路吔。”羽琳眉询问道。

    “这是去万毒谷,还有些事要办,办妥了就去景州。”

    羽琳眉本就是个未涉江湖的黄毛丫头,如今终于找到主心骨了,田伯光说往东她不敢往西,毕竟江湖不是小朋友的游乐场。

    再睹万毒谷恢宏的山门,田伯光心里的震撼也少了许多,羽琳眉则一脸惊讶道:“哇,好雄伟啊,前面这五座石雕好真呀!”

    田伯光一边贼兮兮的道:“师姐,师弟还有一根更加雄伟,更加真的宝物?”

    羽琳眉好奇道,“师弟给我看下你的宝物呢?”

    “我这宝物半天不易拿出来,否则天崩地裂,山河破碎,伤及平民不好不好,我们夜里细看。”

    羽琳眉直接道,“算了吧师弟,你的宝物还是留着你自己欣赏吧!”

    “师姐莫非知道此物是何物?”

    “不知道,反正不是个好东西。()狗嘴里还指望它吐出象牙?”

    正待两人谈话间,一道傲气的声音响起:“此乃中州万毒谷,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田伯光闻声看去,只见这万毒谷的看门童子居然换了,而且这位门童头扎冲天辫,和哪吒一个模子。

    田伯光抱拳庄重道:“在下田伯光!”

    “原来是田大侠,我这就去禀报,田大侠稍等。”

    田伯光一脸得意的看着羽琳眉道:“师姐,师弟有面子吧?”

    “采花贼能有什么面子?”

    田伯光脸贴了冷股,自讨没趣,也不吭声了。

    片刻,从山门走出两人自是柳辰师徒,莫逆一见田伯光,激动的大吼一声:“大哥,我想死你了。”然后几个大踏步紧紧抱住田伯光,旁边的羽琳眉鄙夷的看着,田伯光不顾别人的眼神也紧紧抱住莫逆,温柔道:“贤弟,我也想死你了!”莫逆浑鸡皮疙瘩冒起,打个冷颤推开田伯光,田伯光高兴的大笑。

    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总喜欢和你开玩笑,玩恶心,但是在你最需要帮助时,不求回报的支持你。

    柳辰咳嗽一声,瞪了一眼莫逆淡淡道:“田少侠你的妖瞳控制住了。”

    田伯光恭敬道。“柳前辈慧眼如炬的确控制了。”

    “怪不得看你面带祥光,双目如辰,一种飘渺的气质,你进入天人合一境了吧。”

    田伯光额头挂起汗珠,“额。”心里却想,“这老装13还有神棍的潜质啊。”

    莫逆看见羽琳眉,心想“为什么,大哥又带个女子在边,莫非是大哥何处抢占的?”

    “大哥这位姑娘是?”

    不等田伯光介绍,羽琳眉淡淡一笑温柔的说道:“小女子景州晓月山庄弟子,是伯光的师姐。”一颦一笑似仙女般。

    莫逆看得如痴如醉,竟然陶醉其中。

    田伯光一看这还得了,马上道:“师姐,也是我的未婚妻。”

    莫逆尴尬的挠头,柳辰打破尴尬道:“田少侠,不知谷前辈呢?”

    田伯光脸微微一沉,喃喃道:“师傅去世了。”

    柳辰闻言大惊,随后一股悲伤慢慢升起,叹息道:“这也莫不是一件好事,也算是谷前辈的一种解脱。”

    田伯光也叹息道:“但愿吧!”心里却似一千斤巨石压着,谷宴的仇也是田伯光的心病。

    雄伟的万毒里,段风飞听到谷宴去世的消息也是唏嘘不已。羽琳眉和莫逆不知众人在为谁而悲伤,也闭口不言。大里一股悲伤的气氛

    ,“田朗!田朗!”酥麻的两声打破平静,只见一抹靓影跑进大,一听声音田伯光就知何人,咽下一口唾沫,喉结滚动,鼓起勇气面带微笑向来人看去,这一看田伯光心里如翻江倒海不能平静。

    只见石榴姐一淡雅的服饰,脸上的雀斑竟然消失了,变得光亮剔透,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五官也变的标志了,精美的如钻石镶嵌在脸上,原本牙齿上的菜花也消失了,齿如瓠犀。

    一句话石榴姐似乎整形了!赞赞赞~

    石榴如小猫一样抱着田伯光的手臂,温柔道:“田朗,你看我肚子又大了,我们的宝宝要出生咯!”

    田伯光已经灵魂出窍了,这种变化对内心的冲击是剧烈的。

    砸了两下嘴,缓缓询问道:“石榴姐,你去过高丽吗?”

    石榴美目眨了一下,修长的睫毛微微跳动。“高丽是什么?”

    “额,那个,石榴姐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你说我变漂亮了吧,这是师傅的功劳哩!”

    田伯光询问的眼色看向段风飞,段风飞缓缓道:“石榴本就是万毒之体,修炼了我门派的绝技,自然把体内的毒素排出了,这脸上的毒素自然也排出了。”

    田伯光不相信又问:“那这五官是怎么回事?”

    “石榴五官本就端正,只是不善画红妆,所以我就教她了,石榴变美了我们万毒谷也有面子,你也有面子。”

    田伯光嘴里简单的答应,眼神却向段风飞的手和脚看去,只见一双晶莹剔透的手呈现,手指如玉葱般细长,再看脚,很明显一双小巧的脚丫子居然穿着红鞋。因为长袍的遮掩不易察觉,但是依旧逃不过田伯光的法眼。

    当下做出判断,“段风飞,老玻璃有伪娘的潜质。”田伯光鄙夷的看着段风飞。

    “伯朗,她是谁?”石榴姐疑惑的问道。

    “哦,她是我师姐。”

    羽琳眉倾城一笑淡淡道,“师弟刚才不是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吗!”

    “靠!这个女人居然整我!”田伯光愣愣的看着羽琳眉。

    众人也暗道不好。

    羽琳眉见田伯光吃瘪,更是笑的花枝招展。

    “哼!”石榴直接朝大门跑去了。

    这种况,田伯光必须追,要是以前的石榴田伯光恨不得她跑出去被喝醉的车夫驾车撞死。

    田伯光一边追一边喊,“石榴姐听我解释啊。”

    “我不听,我不听啦啦啦~!”

    田伯光大汗。“不听我就不追了。”

    “我不跑了,你来我房里,我听你解释。”

    田伯光暴汗!

    石榴姐温馨的小房间里,田伯光正气喘吁吁的喝着茶水,经过一阵的快速解释,已经把事摆平了。

    恐怕没有那个男人不善于解释了,特别是对女人。

    因为喝的太猛,被茶水呛到,田伯光急骤的咳嗽起,石榴立马用小粉拳锤着背。“田朗,其实我没生气。”

    田伯光喉咙舒坦,一听这话又是一阵咳嗽,心里吐槽“没生气还装生气?害的老子编那么多谎话。”

    突然,石榴姐一把从背后抱住田伯光,“田朗,我好冷。”

    似是一只乌鸦呱呱的从头上飞过,背后还一排黑点。

    田伯光额头满是黑线,道:“石榴姐,冷就多穿点。”

    “不,我不冷,我空虚寂寞,心冷。”

    “额,那个石榴姐你要我怎么帮你?”

    “田朗,我们上你紧紧搂着我。”

    田伯光心里不平静了,“自己好歹也算个采花贼,居然今天要被别人采了?”再想想石榴的脸前后一对比,更不能平静了。而且这么熟自己也不好意思下手。

    田伯光尴尬的笑笑,转温柔的推开石榴姐,缓缓道:“石榴姐冷静点,我知道你的现在的感觉。”。。。。。

    石榴美目盯着田伯光,田伯光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

    瞬间,感觉一滴水珠打在手背,田伯光看去只见石榴美目滚滚泪水,泪水决堤似得的往外流。

    石榴缓缓走到窗户边,淡淡道:“田朗你觉的我是风尘女子,是浪女子吗?”

    田伯光哈巴狗似得摇头,石榴见状,掩口而笑。

    田伯光又呆了,心里直道:“好美啊!”

    一笑倾人城,脸上晶莹的泪痕,自然的笑容,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一句简洁有力的话就是:美的一塌糊涂。!

    银铃般的笑声渐渐停止,石榴喃喃道:“以前我长的丑,人们都看我似怪物般,朋友又少,知己更是奢求,再别说如意郎君了。当我被恶人玷污后,得到的不是安慰而是耻笑,面对这样的人生难道我就要放弃生活的权利?不,生活是美好的,别人耻笑我,我不在意更加的变的怪异似傻瓜一样生活,我只乞求人们能注意我,注意到还有这么个傻子在他们边坚强的生活。”

    说完,石榴自嘲的微微一笑。

    田伯光心如刀绞,这就是石榴吗?比起白晶晶美的太多了,白晶晶只会因为自己的美貌就制造一出惨案,为了自己的虚荣而视人命如草芥。而石榴,则有善良的内心。就算田伯光凶残的屠戮白家,她也会救。

    石榴一颗善良美丽的心却被丑陋的外表所掩盖,白晶晶一副蛇蝎心肠却还带着漂亮的面具掩饰。

    田伯光走上前,温柔的把石榴抱在怀里。

    石榴把头埋在田伯光前痛哭,似是十多年的委屈都随泪水流出。

    “哭吧,我的肩膀就是你坚强的避风港。”

    许久,石榴姐停止哭泣,楚楚动人的看着田伯光,“你的肩膀也有可能是坟墓哦?”

    田伯光讶然,石榴嫣然一笑道:“开玩笑的!”

    田伯光看着一笑百媚的石榴,再看隆起的肚子心里吐槽道:“坑爹啊,坑爹啊,为什么我这个穿越者得到如此美女的慕,却还要帮人家养孩子。造化弄人啊,想我田伯光采花朵朵,最后自己给自己弄个绿帽子?出来混的,必须得还啊!”

    随后,再石榴国色天香容貌下,田伯光妥协的自我安慰道:“唉,男人嘛。多多少少带点绿嘛。大度点”

    这时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真是郎妾意啊!”

    田伯光和石榴向窗外看去,只见凤歌手执折扇,乌黑长发一泻而下,风流倜傥。

    只是冰冷冷的眼神似尖刀般刺来。

    ps:(话说小弟近来心里很忐忑,短短几万字居然改变了写法,这就好比一七尺猛男被我打造成猥琐基仔,想想都恶心,不过这本书本就恶心,本来就想写的恶心点,残忍点,只是前几章有点保守,还算闷吧!本书的几个坑都埋好了,剧走向小弟心里也明了。

    小弟绝不像乞丐一样求收藏和推荐,但是,会像狗一样求各位看官给点票票,给点收藏。不是小弟没骨气,骨气是给有才人玩的,比如李白大神这类,小弟只是普通年,怎么会不希望自己作品更多人看?

    各位没写书不知道,写书真烧脑细胞,小弟不敢奢求以后签约,毕竟这是我开的第一本书,只是摸索着前进,前进中创新。

    票票什么的看各位心,但是请给点评论吧!嘲讽我吧!我求虐啊!)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