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赏花大会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老牛是我的伴……”田伯光骑着白马在官道上悠哉悠哉的走着。()

    因为谷宴的死,田伯光心有所触达到了天人合一境,从此以后就能控制七杀妖瞳了,妖瞳爆发出杀气提高自己的实力,虽然现在任然是一流武者初阶但是通过妖瞳,能瞬间把实力提升到一流武者巅峰境界。

    整个大陆的二流武者都是以冲破人体十二处玄关来突破一流武者境,田伯光则是个例外,因为修炼《小无相功》所以打通了奇经八脉就把实力给提升到一流初阶了。但人体十二处玄关依旧封闭。

    经谷宴的推测田伯光只要把体内的十二处玄关打通,应该能到一流武者巅峰境!

    “白马啊!白马!你说我给你取给什么名字呢?”田伯光摸着马头乐呵呵的说着。

    虽然谷宴的死,田伯光心里很悲伤。但是只有弱者才走不出悲伤的影。一顾的伤心又有何用?

    “以前看穿越小说,那些个猪脚得到什么神兽了取个名字都得恶搞一下,我也恶搞一下呗!”田伯光心里思量着。

    田伯光自言自语道:“宝马?宝马?奔驰?奔驰?”田伯光突然邪笑道:“白马,你以后就叫草尼吧!”

    白马似是听懂了,把头甩的和拨浪鼓一样,而这样撒的结果就是换来田伯光几拳头……

    “***,哥说叫什么就叫什么,你只有答应的权利,没有选择的权利!”

    正在田伯光虐待动物时,前方一座繁华的城市映入眼帘。雄伟的城墙环抱着城市,城门口吞吐着大量人流,这就是中州西华郡的永乐城。

    田伯光本想直接回万毒谷,解决了那凤歌,但是心里也好奇着赏花大会,所以绕道来了这永乐城。

    “记得欧阳克说我直接去那月阳酒楼,自有人接应。”骑在一雪白的草尼马上,悠闲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

    随便打听了一下便知道这月阳酒楼在何处了,田伯光来到酒楼,招呼着小二把马牵到马厩里。

    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

    “客观,吃点什么?”

    “来壶桂花酒吧!”

    小二麻利的把酒拿来,正准备转,田伯光道:“小二哥我有事一问!”

    “客观问吧!”

    田伯光神秘兮兮的左看右看,然后悄悄的把欧阳克给的小牌子交给店小二。

    小二一脸茫然的拿起牌子一看,马上一脸通红,恐怖的看着田伯光。

    田伯光见小二满脸通红心里揣测“这小二多半是采花大会的人,一看这香艳的牌子就受不了!”

    “客观,我对男人不敢兴趣!你还是另外找人吧,厨房的大牛哥就喜欢和男人乱来……”

    田伯光双手紧握,额头道道黑线,“***,这小子把我当搞基的了!”

    一把抢过牌子,田伯光怒喝道:“滚!”

    小二小声嘀咕着:“切,我还以为问我什么呢,结果是找基友!”

    田伯光郁闷的喝着酒,这时远处柜台上的掌柜慢慢走了过来,“客观,刚才那牌子我可以看下吗!”

    田伯光微微抬头看见一脸富态的掌柜,随便把牌子丢向掌柜,掌柜仔细一看,便一脸笑容的道:“客观,刚才那小子不懂,想必你是来参加赏花大会的吧?”

    田伯光郁闷道:“废话!牌子都带着,我不是来赏花难道我是来掐花的啊?”

    掌柜微微点头,“客观楼上菊花阁去吧!自有人安排,你懂的!”

    田伯光起便向楼上走去,嘴里淡淡道:“你们这些接头的脑袋里都少根筋,神秘兮兮的,直接门上写个赏花大会参加人员楼上菊花阁报道不就完了?”

    掌柜看着田伯光的背影,一脸痴呆状,“这个傻蛋,采花贼在江湖上都有仇家,怎敢如此大胆?”

    田伯光看着菊花阁三字,心里思付着,“敢不敢不要这么!”

    直接推门,别致的房间里空空如也,田伯光知道这又是那赏花大会再玩神秘,直接坐在椅子上,欣赏窗外的蓝天白云……

    开门声响起,一个高马大,一妖艳的服侍,粉红的长裙上绣满了菊花,“小哥,你是来赏花的吗?”妩媚的声音响起。

    田伯光一脸惊愕,双拳紧握,头上的汗颗颗滚落,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小哥,你采花吗?你把俺采了吧!”风声音又响起。

    田伯光一听直接重重几圈轰去。

    “哎哟,田大侠这样也能看出我是男人了?”

    田伯光眯着眼睛道:“大哥,你的胡子没挂,鼻毛窜出,我这都分不出男女的话,我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嘿嘿,田大侠果然是前辈,一看就能辨别男女,柳永南受教了。”

    田伯光叹息道:“能不能不要坑爹啊!”

    柳永南一脸自豪道:“田大侠果然来赏花大会了,我就是这接应人!”

    “原来你就是接应人啊?”田伯光假装惊讶道。

    “哈哈,田大侠没想到吧!”

    又是几拳,田伯光恶恨恨的道:“你是接应人,那天晚上你告诉我不就行了吗?靠!”

    柳永南委屈道:“不行啊,组织上有纪律。”

    “那天晚上你们把妈杀了?”

    “呵呵,我们舍不得,把她抓到着永乐城来了,好让更多兄弟分享!”

    田伯光翘起大拇指,道:“有魄力!”

    “欧阳克和秒郎君呢?”

    “他们在城外的落花山庄!”

    柳永南见田伯光疑惑又道:“赏花大会就在梁老爷子的落花山庄举办,就在今晚开始咯!”

    “这赏花大会到底是个什么大会啊?”

    柳永南得意的说:“赏花大会嘛,就是整个武林的采花大盗聚集在一起分享经验,联络感,主要是规范我们的行为,有些门派,有些世家背后的势力可大了,我们不能碰,总之一句话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这赏花大会就是收拾那些不按规矩办事的人,团结更多的人,齐力对抗打压我们最凶的人……”

    田伯光心里释然,这赏花大会嘛,就是对自己业内人士的一种制约,要是都乱来了,就麻烦了,比方田伯光把武林盟主的老婆给采了,那其他采花贼也跟着遭殃了。

    乞丐有丐帮的规矩约束着,和尚有少室山管理,这采花贼也有个赏花大会管理,不过采花大会没有那么严格的规矩,只要你不乱采,你就没事。

    -------------------------------------------------

    永乐城外的一座庄园里。歌舞升平,欢歌笑语,觥筹交错。着暴露的女子扭动着细腰和男人们玩着咬耳朵。有的女子直接坐在男子的怀里开怀畅饮……

    秒郎君和欧阳克打扮的翩翩公子一样,“田大侠,欢迎来这赏花大会!”

    田伯光拿着一杯葡萄酒,微微点头,心里暗想着,“这赏花大会真前卫,就和地球上的(夜,店)一样。就差钢管舞和DJ了。”

    田伯光也最喜欢这种气氛了,一会儿搂着一女子悄悄的在耳边说:“姑娘,这大冬天的我可以和你钻木取火吗?”女子一脸羞涩的跑了,只是眼神里却暗示着什么,田伯光一见大笑,又在另外一个女子股上一摸,“姑娘,我教你划拳吧!”

    “谁啊,我,谁啊它……”

    虽然田伯光玩的很嗨,但是心里也在细细的观察着众人的实力,三流武者居多,其余的都是二流武者,最强几个的也就是二流武者巅峰。

    “梁老爷子和梁公子到。”一妖娆的女子扯着嗓子喊道。

    田伯光闻声看去,梁老爷子长的很搞笑,武大郎的材,童颜鹤发,可以肯定很美,皮肤保养的很好,虽然头发花白,但是脸上皱纹很少。

    梁公子长的高大威猛,虎背熊腰,鼻宽口阔。其实就是一头牲口。

    柳永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道:“田大侠,那就是梁老爷子,一流武者中阶实力,年轻时不知糟蹋多少黄花大闺女,号称是‘花海’里走过来的人物。梁公子别看似一头牲口,才二十八岁就到达了一流武者初阶实力!”

    田伯光点头道:“这梁老爷子的妻子呢?高如何?”

    欧阳克插话道:“梁老爷子的妻子长的小鸟依人,高也和梁老爷子一般,生梁公子是难产死了。”

    田伯光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点着头,心里却想着:“从基因到角度来讲,两个一米五的夫妻生出近两米高的孩子的几率很小很小,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梁老爷子的妻子红杏出墙,要么被人采了。看梁老爷子经常和采花贼混在一起,所以大有可能是第二种结果!这也印证了江湖上的一句老话,出来混的,终究会还的!”

    梁老爷子站在众人中间,道:“欢迎各位参加本次大会……有几点要提出……我们一定要团结……某某不顾众人利益居然采了某某宗派长老的女儿……这一年来我们的发展……”

    就和地球那些领导讲话一般,长篇大论……

    “这次我们大会来了位大人物,他就是大杀江夏城镇国府的田伯光,我们有请田少侠上来讲几句!”梁老爷子对这田伯光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田伯光愕然,柳永南嬉皮笑脸的道:“我告诉梁老爷子你来了!”

    田伯光恨了一眼柳永南,然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了出来。

    “切,不就是讲两句嘛!”田伯光走到众人中间,一股领导气势放出,“我们是采花贼,虽然众人视我们为禽兽,无耻,下作……,但是他们不知我们对世界的贡献!采花贼是个高尚的职业!是具有奉献精神的!”

    欧阳克就和标准的托一样道:“敢问田大侠,我们如何高尚了!”

    田伯光点点头,严肃的道:“这位同道问得好!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是什么?那就是造人!我们打破传统道德的约束,我们突破心理的约束,牺牲了名声,承受世人的唾弃。就是为了让世界增加更多的小孩,人多力量大……”

    树不要皮必死,人不要脸则无敌。

    田伯光把众人吹的是目瞪口呆,“我们是伟大的……我的演讲完毕。”微微躬,慢慢退下。

    呆若木鸡的众人慢慢回过神,爆发出雷霆的掌声。

    “田大侠说的好啊!”

    “就是,我现在才发现我比教书的先生还高尚!”

    ……

    梁老爷子乐呵呵道:“大家静一静。今天早上运气好,有个冷美人居然到我庄子来问路,真是菩萨被我感动了赐给我个美人,我准备就在此刻取了美人做我的妻子,哈哈。”

    众人也是鼓掌道贺。

    梁老爷子给下人一个眼色,片刻两个彪悍的下人便压着一个美丽女子过来了。

    如花似玉,杨柳细腰,面如天仙,只是此女的眼神如冰山般冷。

    众人细细打量着这女子,田伯光也是,“长的好标致的姑娘啊,美貌和权妃差不多,材和莫逆的师妹一样,就不知道骨子里和白晶晶一样的不?就是太冷了。”

    女子也一脸冷霜的看着面前的众人,似要把他们的样子仔细记在脑海里,以后报仇雪恨。

    当女子看见田伯光时心里疑惑,眼睛微微眯起,仔细看着田伯光。

    田伯光见女子冷冷的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

    梁老爷子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田伯光道:“各位我这夫人如何?我准备今天晚上就和夫人洞房,哈哈!”

    田伯光恶寒的心里道:“死老头,不知道还有能力不?还洞房呢!”

    “你叫田伯光?”女子冷冷的声音响起。

    田伯光一脸迷惑的点点头。

    女子见田伯光点头,眼睛顿时湿润,泪水滚滚落下。

    “师弟,我找的你好辛苦啊!”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