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人合一境

    这时隔壁传来:“柳哥你快点,该我啦!看你年岁比我大,让着你,你怎么能骑这么久啊!”

    “兄弟,对不住啊!这妈太给力了,我超常发挥!”

    田伯光听到,眼珠子一转,咧嘴邪邪一笑。()

    田伯光把权妃的衣服慢慢穿好,整理了下榻,然后在权妃红唇上轻轻一吻,不舍的出了房间。

    来到妈的卧房,“我嘞个去!”田伯光心里震撼了。只见柳永南对着妈(后、庭)狂攻乱炸。传出“噗、噗”声。而欧阳克和秒郎君两人也是双手贪婪的在上游走。

    “和小岛国的生活片有的一拼。”心里暗暗思付。

    田伯光站在门上,三人居然没有一点察觉,这还是江湖高手吗?田伯光故意咳嗽一声,三人才齐齐转过头来。

    欧阳克捏着妈的双峰疑惑道:“田大侠,这么快就完了?”

    田伯光额头道道黑线,“靠。这小子质疑我的实力?”

    柳永南一拳打在欧阳克头上,不好意思的说:“田大侠别生气,欧阳克这小子脑袋不好使,想必田大侠金枪屹立杀气腾腾,只是那权妃已经招架不住见阎王了吧?

    妙朗君也一副应当如此的样子。

    田伯光心下大汗,淡淡道:“权妃还活着,我不想杀她!你们也别去碰,这妈你们玩的还算尽兴吧?”

    柳永南一阵急骤的撞击,然后乐呵呵的说:“田大侠,这妈很给力,要不你也来试试”

    田伯光摆手,装13道:“我就算了,你们年轻该是你们的时代,我还是留着精力以后再玩,知足常乐也。”

    田伯光继续道:“你们玩高兴,至于这妈的命,你们看着办,记住权妃不能动!而且,若是此事暴露,也不能把我供出!”

    三人见田伯光一脸严肃,说话间淡淡流露出杀气,异口同声道:“田大侠放心,我们知晓!”

    柳永南补充道:“今晚除了我们三人,再没其他人行这偷香之事了。”

    “要是让我知道你们透露半点风声,哼,我定灭你们全家!”

    三人立刻一脸诚意,欧阳克道:“田大侠放心,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干我们这行的也讲个道义!”

    田伯光满意的点点头,本来打算是将三人杀了,但是杀了他们三人虽然此事就不能暴露了,但是田伯光的名声本已经坏到底了,何必还在乎这虚伪的名声?多此一举杀了他们,给个警告就行了。

    “你们继续玩,要是不尽兴就把解了,我先回客栈了!”

    三人乐呵呵的点头,秒郎君一脸笑容的走过来,对着田伯光道:“田大侠,过几天可是也要去参加赏花大会?”

    田伯光低着头细细看着秒郎君的金枪,心里暗思“这小子的真小啊,估摸着只有空格键的长度吧?

    “什么赏花大会啊?”

    辛苦耕耘的柳永南解释道:“这赏花大会吧,就是梁老爷子举办的,梁老爷子在我道中有很高的名望,举办这赏花大会就是把大明的采花贼都集结起来,交换下经验,团结下人心……”

    田伯光憋着笑,心里暗思“感这采花贼也有学术上的讨论啊!”

    “那采花大会在哪里举办,有什么条件吗?”

    柳永南到了关键时刻,不顾田伯光问话一阵狂暴的冲刺。()

    欧阳克从衣物中拿出一面小牌递给田伯光,道:“在中州西华郡永乐城举办,田大侠拿着这牌子到城中月阳酒楼,自有人接应!”

    田伯光看着手里的令牌,牌上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对男女行那房事的姿势。

    “令牌很别致,山不转水转,各位同道我就先走了,若有时间我定去赏花大会见识见识。!”田伯光抱拳忍住爆笑道。

    三人也恭敬的回礼,送别了田伯光。

    -------------------------------------------------

    清晨,连连下了几天的雪已经停了,大地银装素裹,寂寥空旷的荒漠上,只有一人一马慢慢高一脚底一脚的慢慢行走着。

    “***,应该把那瘦马也带着,两匹马一匹用来骑,一匹用来驼年货!”田伯光一脸无奈的说着。

    牵着马行到一小破上,田伯光看着这广阔的雪景,心里豪气升起。直接运气使出降龙十八掌中的第十掌双龙取水,只见两条威势腾腾一纯白的巨龙从田伯光双掌中飞出,一声洪亮的龙吟声响起,两条巨龙大概一人粗长约十丈。卷起地上的雪花飞向远天,气势宏伟,刚猛威武。

    《降龙十八掌》-掌法中的巅峰武功,优点是刚猛威武,刚柔并济,掌法之妙,天下无双。缺点就是极耗内力。《降龙十八掌》精要全在运气发力,集体内的真气一掌打出,招式简明运气精妙的天下第一掌法。

    《降龙十八掌》越是后面几掌对真气的需求越大!就好比一辆跑车如果用普通的汽油做燃料,不能让跑车发挥最快的速度。如果用核燃料呢?跑车就能发挥出超快的速度。人的体就是跑车,发动机则是《降龙十八掌》,燃料就是体内的真气了!

    就算是一般的燃料,只要有如此给力的发动机,照样能跑出超快的速度。

    金大大小说中修炼这《降龙十八掌》最牛叉人物,必须是乔峰。乔峰本就是个武学奇才,任何武功他一施展都能将威力翻几番。更何况这专门为他量定做得《降龙十八掌》了!

    现下田伯光只能施展出第十掌,体内的无相真气便消耗干净了,田伯光还发现,这《降龙十八掌》直接无视境界的问题,本来达到半步一流境才可以真气凝形,但是《降龙十八掌》任何一掌都能达到真气凝形的效果,可见此掌法高妙处。

    降龙十八掌理所应当的成了田伯光的必杀绝招。

    感受着体内慢慢恢复的真气,田伯光心里兴奋无比,“这降龙十八掌果然名不虚传,如此威力的一掌,恐怕就是柳辰也不敢硬接吧!”

    降龙十八掌只是外家武功中的巅峰,不似小无相功般修炼,只需要掌握运气的诀窍便可施展出来。若修炼的是至刚型内功发挥出来的降龙十八掌绝对最猛。如果修炼柔的内功那威力大大降低,还好田伯光的无相真气没有属,这天下至刚的掌法在田伯光手里也能发挥出七层威力。

    田伯光微微调整了下状态,牵着白马慢慢回家,得到如此牛叉的掌法,心里也非常高兴。

    哼着小曲洋洋得意,“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老牛是我同伴……”

    -----------------------------------------

    正午,回到破败的小村,田伯光触景生淡淡的悲伤冲掉了喜悦之

    提着年货,推开房门,见谷宴蜷缩在椅子上,双眼微闭着假寐。

    “师傅,孩儿回来了。”

    嘶哑声淡淡响起,“嗯。”

    不到一个时辰,田伯光做了一桌子的菜,在地球时因为自己是个光棍一个在家闲来无事便研究厨艺,自认为小有成就吧!

    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田伯光给谷宴夹了一块鸡,“师傅尝尝徒弟的手艺吧!”

    谷宴颤抖着用筷子夹起,慢慢放进嘴里,细细咀嚼。

    一脸皱纹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似一朵盛开的菊花般,“好吃,老头子许久没有吃过如此美味了!”

    田伯光心里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嬉皮笑脸道“好吃点,好吃点,好吃你就多吃点。”

    谷宴一听,笑容更胜了。“伯光啊!你是我最好的徒弟,师傅有些事给说,你仔细听,免得以后没机会说了。”

    “师傅以后也可以说啊,现在我们吃饭。”

    谷宴佯怒道:“叫你听,你就认真的听,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见田伯光一脸认真,谷宴淡淡道:“老头子我也算天赋异禀吧,二十岁到达一流武者境界,四十岁到达超一流武者境界,成为黄泉教魈堂堂主,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直到我遇上了她,圣女步婉若。”

    田伯光疑惑的打断道:“师傅不对啊,圣女不是寒烟翠吗?”

    谷宴微微点头道:“不错,现在圣女也恐怕是寒烟翠,但是当时圣女一共有两位!”

    谷宴继续道:“黄泉教的圣女都是千挑细选出来的,圣女的丹田必须是阳丹田才能修炼《两仪魔鬼》。能有这种丹田的女子万中无一,可是当时黄泉教竟然找到两名女子都是阳丹田!”

    “记得一次教内大比,我有机会看见婉若,顿时一见钟。后来便慢慢接近也逐渐的发展出感,我与婉若深,羡煞旁人。”

    田伯光心里暗思,“按照这种剧,悲剧马上要上演了吧?”

    “可是,那寒烟翠一个恶毒的女人,居然嫉妒婉若,和一个正道门派暗自勾结,竟然设计杀了婉若,我当时一气之下,走火入魔。便单枪匹马灭了这个门派,虽然大仇得报,但在我重伤之下竟然被寒烟翠和一黑衣人偷袭差点丧命,幸好后来被段风飞那小子所救,虽然一心想要报仇,但是因为走火入魔在丹田处生出七杀魔眼这等邪物!”

    “那段子是老头子最痛苦的经历,夜夜不敢眠,偶尔睡去都能梦见婉若那凄美的容颜……我便开始修心,一心想控制这七杀魔眼,几十年过去了,虽然我控制了七杀魔眼,但岁月不饶人,我变的如此苍老,只有隐居这破落小村……”

    谷宴呆呆的看着墙上的画。

    田伯光一言不发,心下也是为师傅感到悲哀。

    “徒儿,我想了这两天,终于研究出如何提高你实力的办法了!”

    田伯光一听,心里感动的抬头看着面前的老人。

    “冲破人体十二处玄关,你便能提升实力了!你虽然打通了奇经八脉,但是你和很多武者不同,你的十二处玄关依然封闭!”

    田伯光心里也很赞同。

    谷宴拿出一块玉佩放在桌上道:“徒儿,为师能为你做得便只有这些了,为师恐怕时不多了。以后的修炼只能靠你自己。若你有一天能达到超一流武者境界,就去黄泉教接任魈堂堂主之位,替我查查那黑衣人是谁,若有心便帮我报仇吧!”

    田伯光拿着刻有“魈”字的玉佩道:“徒儿谨记,定为师傅和师娘报仇!”

    谷宴开心的笑起,“你炖的鸡其实很难吃!”

    田伯光尴尬的也笑着。

    随即谷宴面带笑容的看着墙上步婉若的画,呐呐道:“上穷碧落下黄泉,无论你在何处,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不离、不弃。”

    说完,谷宴一动不动,面带微笑……

    田伯光疑惑的道:“师傅?我这鸭子做得不错!你尝尝!”

    半天没有回音,田伯光用手在谷宴脖子处一摸,心下大惊,随即“噗通”一声跪下,重重磕头。

    ---------------------------------------

    第二天,寒风呼啸,千里冰封,万里雪国。

    一处小山包上,一孤孤单单的小坟包,默默矗立着。

    木板做的简陋墓碑上写着“恩师谷宴之墓。不孝徒田伯光立”

    田伯光站在坟前,自言自语道:“等有一天给师傅报仇雪恨,再把这‘不孝徒’改了吧!”

    默默注视着孤单的坟包,这万里皆白的世界。

    “无处话凄凉!”

    似有所悟,田伯光慢慢盘腿坐下,感受着天地间只剩下师傅的坟和自己,其余一切皆是空。这天便是我,这地亦是我,这天地间又无我,我便是只鸟,翱翔天地就是妙,我便是匹马,悠然吃草便是妙,天地,天人,天人合一!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