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杀杀杀!!!(一)

    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很是舒适。

    江夏城的街道上一人骑马狂奔,一点都不在乎路上行人的安危。

    镇国府门口一猥琐青年道:“牛大哥,今晚我们去夏苑逍遥?”

    被称牛大哥的壮汉,“可以啊!我请客你付钱!”

    猥琐青年一听嬉皮笑脸唱到:“牛大哥讲话理太偏!”

    刚说完一匹骏马飞奔而来,风驰电掣,牛大哥和猥琐青年急忙滚向两边!

    牛大哥吃了一地的灰:“***,谁这么横!我要他变残废!”

    猥琐青年立刻慌张的捂住牛大哥的嘴,小声道:“那人好像是白公子?”

    牛大哥一听如泄了气的皮球,看着骏马直接冲进镇国府。

    “白公子马背上好像还抓了个人?”猥琐青年不确定的说。

    突然,又一声马嘶声传来。两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匹黑色骏马,马背上一男子双目如火,满面尽是愤怒!不停的挥动马鞭!

    田伯光一见镇国府,翻下马,双拳紧握,不顾上的剑伤传来疼痛感!只是点封住流血罢了!

    两眼如恶狼般,一步一步向大门走去!

    自己追了尽一个时辰,终于追到镇国府,孤一人独闯镇国府,九死一生!但是为了兄弟值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死死的捍卫着自己心里的那份执着,田伯光正是这种人!虽然好色,虽然无耻,但是仍有一份执着在自己心里!

    牛大哥和猥琐青年见这恶魔般的男子,早已胆寒!他们能感觉到一股直冲苍穹的怒火!一股屠戮万人般的杀气!

    田伯光一步步走向镇国府大门,丹田内迅速加快旋转,真气流遍全

    牛大哥和猥琐青年已经被这股杀气威慑的不敢有半点动作,两腿不断打颤,背上冷汗直冒!只能双眼惊恐的看着男子从眼前走过!

    田伯光慢慢抬头看了一眼牌匾上“镇国府”三字!飞跃起,一脚踢下!

    想着自己的兄弟莫逆已经手脚筋皆断,而这时可能正被白家人折磨!“自己做得事怎么能让兄弟承担!”

    田伯光运气愤怒的大吼一声:“白家,把我田伯光的兄弟交出来!”

    声如震雷,被真气催动的吼声半个江夏城都能听见!

    白露飞奔进院,不管四周家仆的诧异眼神!直接提着莫逆进了主大厅!

    白栋和白祥正在大厅里商量事,一看白露提着一重伤男子冲进来急忙问道:“露儿,发生什么事了!”

    白露把莫逆随便一丢,迅速恢复下真气。(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片刻才道:“我和二叔遇见田伯光了!这是田伯光的兄弟!”

    白祥一听到田伯光三个字,狠毒道:“你和二哥把他杀了?”

    “二叔被田伯光杀了!”

    白祥一惊!白栋直接一掌把桌子劈的粉碎,“田伯光有如此实力?你也不是对手?”

    白露见自己父亲发火,冷冷道:“田伯光只有二流武者的实力,只是我被他这兄弟下毒了!不然我定叫他碎尸万段!”

    “露儿,要不要紧?”

    白露自信道:“爹放心吧!只要我运功出毒便可以了!”

    白祥指着莫逆道:“露儿你怎么不杀了他?”

    “哼,他多半是柳辰的徒弟!”

    白祥和白栋一听面面相觑!

    “爹,那田伯光担心他兄弟的命也追来了!你们挡他几个时辰!我去运功疗伤!”白露又看了看莫逆,“这小子就暂时关在柴房吧!”

    白露说完便去疗伤了!

    “白家,把我田伯光的兄弟交出来!”震耳的吼声传来,白栋冷笑道:“来的好!速速叫护院们集合,为二弟报仇!”

    镇国府大门,白栋带着近百护院手持各种武器!只见田伯光,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头发披散,杀气腾腾!脚踩着镇国府的牌匾!杀神降世般!

    白栋大喝一声:“大胆贼人田伯光,夜盗我白家,杀我白家人!现在又来逞凶!”

    田伯光仰天大笑,似是疯癫,似是恶魔,与其说笑声还不如说是半夜鬼哭般恐怖!

    白栋见田伯光如此恐怖,小声对着旁的白祥道:“三弟,这贼人好像走火入魔了!”

    白祥武功修为最差所以也不知走火入魔的含义!只是焦急的道:“大哥,我白家的牌匾啊!那可是开国皇帝赐的,丢了牌匾我白家罪名就大了!”

    白栋一听,也是突然想起,急忙道:“田伯光,快把我镇国府的牌匾还来!”

    看着白栋焦急,田伯光心里很是痛快,“还你牌匾?好啊!”随即用起自己全真气重重踩下!牌匾立刻四分五裂,木屑如弓箭般往四处飞

    周边的护院被木屑中,痛苦大叫,有的眼睛被瞎,有的肚子被穿……。

    “嘿嘿,不知白大爷满意否?”田伯光冷冷的声音响起。

    白栋气的差点晕倒,大喝道:“杀了他!杀了他!”

    护院们却一动不动,一各个双脚打颤,面色煞白。甚至有些胆小的直接尿裤子了。

    白栋见护院们都吓的一动不动,更是气的头发都直了!“谁杀了这贼人我赏黄金一千两!”

    若问这个世界什么最大,必定是人得贪心最大!在金钱面前人可以丧失做人的底线!

    一个护院怪叫一声便提刀砍向田伯光,似是蝴蝶效应其他护院也冲向田伯光!

    田伯光冷笑一声,一拳轰向一个护院口,这名护院的腔直接凹陷!又是一脚踢向一护院的头部,直接毙命!

    众护院也红眼了,人的野蛮被激发了。不管田伯光多凶残也前赴后继的冲进战圈。

    田伯光越杀越是凶残,直接一手戳穿一人的肚子,感受温的鲜血顺着手掌慢慢流出。鼻子闻到鲜血的味道,贪婪的吸收。大喝一声又是向旁边一掌。

    田伯光双脚双手都被人死死缠住,一名年轻的护院举刀向田伯光脖子砍去!田伯光双眼鲜红,对着这护院大喝一声。直接吓的这护院魂飞魄散不敢砍下,田伯光怪笑一声,甩开缠住自己的护院,直接一手扣住面前这人的脖子,手掌一紧,脖子上立刻涌出大量的鲜血,这名护院双眼惊恐的向后倒去!

    站在路边的牛大哥和猥琐青年已经目瞪口呆。

    猥琐青年傻傻的自言自语,“这还是人吗?”

    牛大哥颤抖的说道,“这……是……魔、魔鬼……”

    田伯光神经已经麻木,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自己手上!脑海里也只有一个字“杀!”

    体内的无相真气如龙卷风般超快旋转!

    白栋和白祥两兄弟站在远处,惊恐的看着战圈。近一名百护院竟然要被这田伯光屠戮干净了!

    “难道他真气不被消耗完?”白祥问道。

    “他以经走火入魔了,现在已经没了人!传说当年魔教的魈堂堂主邪菩萨,走火入魔后直接一人屠杀一门派!”

    白祥更是惊恐,“然后呢?”

    “然后邪菩萨又杀了赶来救援的五大门派长老,随后便丹田爆裂而亡!”

    白祥吞了一口唾沫,满头冷汗!这走火入魔如此可怕!

    白栋冷冷道:“入魔又怎样!就算真的是魔我也要屠他!三弟速去把箭中箭取来!”

    白祥一听,邪邪一笑,便跑回去取箭中箭了!

    “咔嚓”田伯光扭断最后一名护院的脖子!抬起头冷冷得看着白栋,披头散发,浑是血,有的是自己的血,但更多的都是敌人的血!如地狱爬出的修罗般!

    “交出我兄弟!”嘶哑的声音传来。

    白栋闻声心中一股寒气升起,“敢杀我白家两人!哼,要你兄弟自己过来取吧!”

    田伯光如野兽般一步步走向白栋,嘶哑的说道:“白家人就不能杀了吗?天下无不可杀之人!杀杀杀,我田伯光定杀你全家,灭你满门!”

    白栋接过白祥取来的箭中箭,挽弓瞄准田伯光,“哼,我先杀了你!”

    箭如流星般向田伯光,速度奇快。

    田伯光见箭来也不闪避,冷冷一笑,就在箭要飞离田伯光口还有几寸时,田伯光快如闪电的一手抓住箭!

    路边的牛大哥和猥琐青年皆是大叫一声:“不可能!”

    如此快的动作人得眼睛已经跟不上了,这种速度只有超一流武者才能具有!难道这个恶魔已经有超一流武者的实力了?但是如此年轻?但凡超一流境界的武者都是宗师级人物!都是年过半百了!

    见田伯光抓住自己出的箭,白栋眉头一挑,冷冷一笑!

    田伯光抓住飞来的箭,只是突然箭尖裂开,一只细针出,直接没入田伯光口,田伯光一口鲜血喷出,慢慢的向后倒去!

    箭中箭顾名思义就是箭支里面还藏有一箭,杀伤力极强!但是这种高明的暗器造价昂贵,而且江湖传言说制造箭中箭的高人,已经被仇家杀死,所以这种独门暗器已经绝迹江湖了!

    田伯光看着傍晚淡紫色的天空,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兄弟,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救不了你了!我们来世再做兄弟吧!”

    脑海浮现出莫逆的模样,“我希望和伯光兄义结金兰,伯光兄救我一命,武功高强,行事又光明正大……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伯光兄我今年二十又五,你呢?……大哥,我不搞基!……”

    田伯光倒在地上一脸淡淡的笑容,穿越至今,和莫逆在一起最快乐,什么是兄弟?什么是义气?这些都是自己从未拥有的!

    “为什么我刚得到最美好的就要失去!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呐!”田伯光心里呐喊!满腔不甘心!恨,恨自己实力不足,不能守护自己的兄弟!恨,恨白家!恨,恨凭什么老天让自己得到美好却又夺走!

    突然,丹田处的无相真气包裹住最后的浪涛真气高速旋转!如飓风般旋转,两股真气直冲带脉和冲脉,真气如洪水般冲进两脉,田伯光感受到自己生命力迅速恢复,马上按《小无相功》最后两层功法运转这死灰复燃的真气!

    只是片刻《小无相功》大成!奇经八脉全部打通!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