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义结金兰

    田伯光右手提刀,左手紧握莫逆给的小瓶!

    紫电貂和朱蟆已经斗了许久,朱蟆浑是血,伤势甚重,紫电貂雪白的绒毛也已经被鲜血染红!

    紫电貂飞扑向朱蟆,一口咬住朱蟆前脚,两只爪子死死压住!朱蟆反首咬住紫电貂的脖子!两物正做那最后一搏!

    田伯光见时机成熟,运用真气把小瓶直接出!小瓶撞到紫电貂上竟然没把紫电貂撞飞,这可是田伯光运了八成内力扔出去的,可见紫电貂皮厚!小瓶炸开,一股绿色烟雾瞬间包裹两物!

    田伯光见事成,心里兴奋不已!准备过去捡取自己的猎物!

    突然一道紫影从绿色烟雾中爆而出!田伯光下意识的用出《飞沙走石十三刀》第十三刀---划天一刀!

    紫影被这快如闪电的一刀击中!跌落地上!田伯光细看!正是紫电貂,“莫非,莫逆给自己的小瓶不管用?”

    紫电貂在地上四脚胡乱抓了一阵!便死翘翘了!

    田伯光过去提起紫电貂,心里很是高兴!这时,莫逆慢慢的走过来,把绿色烟雾里的朱蟆提起!

    “伯光兄!这朱蟆就交给我吧!”

    田伯光一手提着紫电貂,“你要用它练功?”

    “不,我的真气偏木属!这朱蟆正好相克!我交个师傅可炼制毒药!”莫逆说道。()

    “令师是?”

    “家师便是---药师柳辰!”

    田伯光一听大惊,这药师柳辰之名可是如雷贯耳,在整个大明都是威名赫赫!属于一流武者境界!万毒谷首席长老!一毒功让人胆寒!

    莫逆见田伯光一脸惊讶,“伯光兄还是立即把这紫电貂的血喝了吧?”

    田伯光闻言,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下头发道:“被你师傅的威名吓到了,呵呵,不知这紫电貂吸了你的绿色毒雾,我可以直接喝血吗?”

    “当然,我那藤木毒只对各种毒物有效,伯光兄放心喝吧!”

    田伯光呵呵一笑,直接用刀划开紫电貂的脖子,便开始直接吸。()如甘露般,一点不让人恶心,还淡淡有一丝甜味!这紫电貂之血的确与众不同!

    莫逆见田伯光直接喝下,心里很是满意!“这田伯光武艺高强,救我一命,又不怕我恩将仇报故意下毒夺那紫电貂!这种朋友可以用心去交!”

    田伯光喝完,慢慢感应着体能的变化,丹田里气海加速旋转,一丝丝红色血液慢慢流淌进丹田!气海带动血液一起旋转,一滴滴血液转至气海中心处竟然消失了,而气海中间的无相真气慢慢扩大!

    田伯光立刻按《小无相功》心法,运转真气!

    马山要立秋了,但天气仍然闷,一只梅花鹿悠闲的在林间吃草,突然一道黑影从树梢高高跃下一刀劈向梅花鹿!梅花鹿还未意识到危机便丢了命。

    “嘿嘿,今天吃鹿!”黑影笑道,近百斤重的梅花鹿就被这黑影单手便提起!

    行至一山洞,莫逆正在洞内盘腿练功,听有人来便睁开眼睛,“伯光兄打猎回来了。”

    “嗯!今天吃鹿!呵呵!莫逆你伤势痊愈了吧?”

    “一个月的疗伤,已经痊愈了!而且修为也提高了一层!”

    田伯光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这么说你是二流武者中阶了?来、来、来,我们去外面比试一下!”

    莫逆急忙道:“算了吧!伯光兄!就算跟我师傅对打也不跟你打!你那什么《小无相功》太利害了!我万毒谷各种独门武功你都可以模拟!跟你打仿佛就是和自己的影子在打!”

    “呵呵,你现在不是中阶了嘛,我才是初阶,你内功比我深厚的多!”

    莫逆道:“你少唬我!虽然我全十二处玄关已经冲破五关,达到二流武者中阶!而你奇经八脉也冲破六脉!论真是实力你也是二流武者中阶!”

    莫逆也很是郁闷,这田伯光的《小无相功》不但威力奇大,可以模仿出别人武功招式,而且这修炼也是不一样的!整个武林大部分都是以冲破十二处玄关来达到一流武者境界,十二处玄关,一处比一处难!这田伯光却以打通奇经八脉来冲至一流武者境界!

    田伯光见莫逆死活不答应!便无趣了!自顾自的烤鹿了!

    经过一个月的苦修!田伯光凭借紫电貂独特功效,把《小无相功》炼制第六层---无相修心境界,体内的真气也是无相真气占据丹田大部分,浪涛真气缩据一团。

    现在自己的实力和天龙里的小鸠差不多了!各种武功招式都可以模拟!

    只是自己每每想向下一层修炼时,无相真气总是驾驭不了!经脉里横冲直撞!自己莫不是走了小鸠的老路!会走火入魔?

    “也不知道白家还在追捕自己没,竟然给自己下寻思蛊,幸好莫逆也会炼制此蛊,帮自己化解。马上要立秋了,自己恐怕不能按时到达景州与师傅回合了!”越想越烦。

    莫逆见田伯光一脸烦恼,鹿都要烤焦了,“伯光兄再烦恼什么?是不是再担心白家,放心吧以你的实力这白家奈何不了你!”

    “对啊!我烦恼这些有什么用?真是庸人自扰!”

    田伯光呵呵一笑,用刀切了鹿,分给莫逆一块,“要是有酒就好了!自己被这白家到这森林里成了野人!唉~”

    莫逆贼眉鼠眼的一笑,“谁说没酒!”

    田伯光闻言精神一来,说道:“你竟还藏有酒,快拿出来喝了!”

    莫逆点头答应,说道:“酒我有!但是希望伯光兄答应我一件事!”

    田伯光疑惑道:“什么事?”

    “我希望和伯光兄义结金兰!伯光兄救我一命!武功高强!行事又光明正大……”

    田伯光一听,一脸通红道:“我行事光明正大?莫逆兄你只知道那江夏白家追杀我!你可知道为何?”

    莫逆一脸疑惑道:“为何?”

    田伯光不好意思道:“我把白晶晶给糟蹋了,后又杀了她!”

    莫逆一听目瞪口呆。

    田伯光见状也自嘲道:“我其实就是个采花贼!”

    莫逆忽然哈哈大笑,“那江夏城白晶晶蛇蝎心肠,我早就听闻!糟蹋得好!杀的秒!”

    “可是我是个采花贼喃!”

    “我不也是邪道万毒谷的弟子!”

    “你那师妹也被我糟蹋过!”

    莫逆满头黑线……,“杀的好,杀的秒!我师妹不顾同门之暗算我,这种女子就该伯光兄惩戒!”

    田伯光半信半疑道:“把酒拿出来吧!我们义结金兰!”

    莫逆拿出一袋酒,两人行至洞前携手跪下!“我田伯光(莫逆)从此义结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从此同手足!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他人乱我兄弟者,势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必杀之!”

    两人各饮一口烈酒!心中豪气冲天!

    “伯光兄,我今年二十又五,你呢?”

    田伯光眼珠子一转,心想:“好歹自己也是穿越的!叫别人一声大哥,不是丢了华夏广大青年的面子!”

    “我二十六!年长你一岁,就勉强做大哥吧!”

    莫逆心里暗思,“我本才二十,故意说出二十五岁,结果他比我还黑!”

    不待莫逆心里沉思,田伯光紧握莫逆双手,含脉脉的双眼盯着莫逆,莫逆一鸡皮疙瘩!

    “二弟!”田伯光温柔的说。

    “唉!大哥!”莫逆满头黑线。

    “二弟我们进去休息吧!”田伯光又是妩媚的说。

    莫逆一听,尖叫一声跑出山洞。

    “我这大哥是采花大盗,莫不是对男人也有兴趣!那我就算是羊入虎口了!”

    看着莫逆小姑娘一样跑掉,田伯光大笑。

    田伯光故意玩弄莫逆,谁知这莫逆脸皮薄的纸一样!

    其实就算莫逆不开口提结拜一事,田伯光也会开口!莫逆知晓田伯光《小无相功》的秘密,田伯光又狠不下心杀莫逆!田伯光又觉得莫逆为人也很不错!喝紫电貂血时,凭莫逆的手完全可以下毒,但是莫逆没有!就说明莫逆并非小人。

    田伯光站在洞口瞭望远处,群山起伏,心里顿时一股豪气冲天。

    “白家,把我成这山顶洞人!也该叫他们付出代价了!”

    ps:(请各位推荐一下,在留言评论下!小弟虚心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