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紫电貂

    田伯光杀了女子,心里感慨万千,此女和自己鱼水之欢一场竟不知道她的姓名!

    田伯光把已经死透的女子扛起,林间飞奔,到一小湖边,小湖翠绿,湖面倒映着岸边的柳树,如此美景却成了毁尸灭迹之地!

    “咚”一声,田伯光将女子扔进湖里,泛起层层波浪,如此美女就这样消香玉损了!

    田伯光转便走,似是愧心般不敢久留。()

    田伯光掏出金疮药摸在上的伤口,这许多伤口似狰狞着瞪着田伯光,微微叹息一声。

    虽然自己必须得杀她,但是心里难免有些愧疚。

    “随而为,自己何必如此执着!”田伯光洒脱一笑,几个纵跃在这森林里穿梭!

    田伯光飘然落下,看着面前这男子。这男子是那女子的师兄,不知被那女子下了什么毒,现在这男子面如死灰,双眼紧闭,诡异的是眼皮和嘴皮都呈红色,极度妖异!

    最另田伯光奇怪的是男子肚皮如打涨的皮球般圆滚,仿佛马上就要炸开!而且肚子里传来“呱,呱”声。

    田伯光心里思考着,“这可怜师兄!多半稀里糊涂的就被自己师妹给下毒了吧!不若我来救救他!”

    田伯光把男子扶起盘坐,自己则在男子后盘坐,两掌接男子后背,调动真气随双掌传入男子体,慢慢感受着男子体状况,丹田的漩涡气云也加速旋转!

    真气进入男子体,随着两条宽阔的经脉运行!田伯光心里思付,“这小子的任督二脉也打通了,而且比我的宽阔许多!想来早就突破二流武者之境!”

    真气渐渐行至口,田伯光感受到两个气息再缠斗!一股呈绿色、一股是火红色!两股真气互相缠斗,毁坏着经脉,五脏六腑!绿色真气一边抵挡红色真气,一边慢慢修护经脉。()反之,红色真气只管破坏!

    “看来,那绿色真气就是这男子的!”

    见绿色真气要全军覆灭了,田伯光加速丹田气云旋转,自己运出一股巨大的真气扑向红色真气,两股真气一靠近!田伯光发现,自己的真气不断被蒸发,不断被消耗!

    田伯光的眼皮,嘴皮更是慢慢变红!

    无相真气杀!田伯光也不管那么多了,如果无相真气也不管用,自己只有收掌了!否则这红色真气随着手掌传到自己体内就完了!

    红色真气,破坏力极强!但是一遇见无相真气如克星般丢盔卸甲,田伯光运气追杀,追至胃处,只见一红色蛤蟆嘴里不断散发着真气。

    田伯光大惊!只知道人能修炼真气,不知这蛤蟆也能!这已经超越武侠的范畴了!

    闻所未闻,田伯光试探着用无相真气攻击蛤蟆,蛤蟆如临大敌,慢慢向着嘴巴爬去!

    蛤蟆从男子嘴里爬出,很是恶心,田伯光稍微调理了一下男子体,便收掌,睁开双眼!

    蛤蟆跳到一堆杂草旁,“呱,呱……”叫个不停!

    男子嘴皮、眼皮红色褪去!脸上慢慢显出生机,转头虚弱的道:“谢谢,少侠救命!”

    “不用,不知这蛤蟆是?”

    “朱蟆!”

    “哦?”田伯光疑惑道,这朱蟆自己从未听说过。

    只见那朱蟆“呱、呱……”两声,慌张的跳走,一跳近几米!速度奇快!

    男子看见,急忙道:“定是朱蟆闻到了紫电貂的味道,少侠快背我一起去追!”

    田伯光满心好奇,马上背起男子追那朱蟆!

    朱蟆不断跳跃,忽然一道紫色影子划过将其击落!速度之快!

    朱蟆虽然被击但是并没受伤!而那紫色影子落在地上,才看清楚!

    居然是一只貂。一雪白,毛绒绒的很是可!只是锋利的爪子,两眼间一撮紫色毛发。让人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貂!

    被田伯光背在上的男子,虚弱道:“这是紫电貂!和这朱蟆是死对头!我那恶毒的小师妹,把朱蟆放进我体里!用来引那紫电貂!”

    “引紫电貂做何用?”

    “练功!”

    “练功?”田伯光疑惑的看着背后的男子!

    “你知道这世界有用波涛锤炼内功,有用烈火锤炼内功!而我万毒谷就用毒物锤炼内功!”

    男子说完,似突然想起什么又道:“在下万毒谷三代弟子!莫逆!不知恩人名号!”

    万毒谷,中州排第二的门派,以用毒闻名江湖!和中州第一门派,无量剑派只在伯仲间!

    田伯光心里知道了,道:“在下,江湖散修田伯光!”

    “谢谢恩人救命!不知我那恶毒师妹?”

    “不要恩人,恩人的叫了,叫我名字便可以,你那师妹已经被我

    给杀了!”

    莫逆一听,一脸失落。

    田伯光一见打趣道:“莫非,莫逆兄弟心里很是伤心!你那师妹如此加害于你!”

    莫逆一听,细细想了想,“伯光兄见笑了,我和师妹本青梅竹马,同拜万毒谷,只是师父不同罢了!这次她请我出谷一起历练,我便答应了!谁知师妹竟然加害我!以我为食,喂那朱蟆,好引紫电貂,用来锤炼内功!”

    田伯光见状也不好多说,这种事真是杯具!

    正在两人谈话之间,紫电貂和朱蟆已经斗了许久!朱蟆上几道伤口,流出红色鲜血!紫电貂腿上有一道伤口,速度大降!

    两物相斗已经是白化阶段。朱蟆“呱、呱……”乱叫,紫电貂发出“呲、呲……”声。

    莫逆从怀里掏出一小瓶,“伯光兄,一会两物斗到最好你把这小瓶砸在它们上!希望能制伏两物吧!”

    “这小瓶子里是?制伏这两物用来练功?”

    “瓶子里是*毒物的药,伯光兄想来已是知道这朱蟆属火!只对修炼火属真气的人管用!但那紫电貂你可知道什么属!”

    “水属?”田伯光问道!

    莫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田伯光似是以为自己猜对了,心里很是得意!

    莫逆淡淡道:“这紫电貂无属!任何练武之人只要喝了紫电貂的血都可以增加修为!”

    田伯光一听心里大惊!急忙问道:“真的?”

    莫逆点头!

    这不是专门为《小无相功》孕育而出!要是我喝了这紫电貂的血!我的《小无相功》达到六层多半都可以!

    田伯光放下莫逆!道:“你自己这疗伤吧!我去杀紫电貂!”

    “伯光兄,小心啊!”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