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采白晶晶

    田伯光立刻拔刀做好准备,只待来人。()

    王大刚破门而进见田伯光已经摆好架子,“我刀下不死无名鬼。”

    “田伯光”干脆的道出自己名字,心里却万分紧张,这是自己穿越来第一次动手。

    “好,有胆量!昨夜你是否夜盗镇国府。”

    “的确是我,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田伯光说完就向王大刚弹去,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王大刚见田伯光冲过来,拔刀一扫,打算退田伯光!

    田伯光见一道寒芒扫来,立马用刀一挡。“铛”一声,田伯光震的手麻。

    “这王大刚,如此强的力道,恐怕也是三流武者巅峰阶段!”田伯光冷静的分析敌人的实力,两眼死死盯住敌人!

    “这贼人吃我一记横扫千军居然没被震飞!”王大刚心里也很惊讶,自己最多算个三流武者中阶,只是这刀法出众而已!

    田伯光又爆而出直接使出《快刀刀法》,刀刀攻击要害,只攻不守!

    王大刚此时已经打起两倍精神,这田伯光的刀法攻势凶猛,连绵不断,自己只有尽力防御!

    两人在这小房间里斗的不亦乐乎,打斗声早已惊动其他房客,只是这种江湖上的事,不是他们能管的,所以都紧闭房门,偶有几个大胆的都偷偷从门缝里看。

    田伯光心知拖延的时间越久越是不利,镇国府的高手肯定正在敢来。

    直接用自己的杀招《飞沙走石十三招》要是这十三招都不能诛杀王大刚,自己只有凭借轻功逃了。

    王大刚招架这快刀刀法已经用尽全力了,谁知这田伯光又用出更加凶猛的刀法,而且一招比一招凶猛。

    飞沙走石十三招第五招,力劈华山。田伯光左脚在桌上一点,高高跃起,两手握刀全力向王大刚头顶劈下。

    王大刚横刀头顶,要紧牙关,全力抵挡。

    “嘭”一声,王大刚虽然手上依旧横刀,但是体实在撑不住如此巨大力道,竟然跪下了。地板都凹陷下去,可见田伯光这招力道刚猛。

    田伯光刚使出力劈华山,把王大刚震的跪下,不等他调整,一脚踢向王大刚脯。

    刚用尽全力抵挡住田伯光的力劈华山,现下已经没有后劲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脚踢向自己的脯。

    田伯光这脚直接把王大刚踢到边。似是本能,马上冲过去一刀砍向脖子。

    “七煞帮……我……大舅……你敢……”王大刚捂住自己的脖子,血水如喷泉般往外涌!

    “我竟然杀人了!”田伯光一脸惊讶。心里也有一丝恐惧,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杀人,在地球上杀人就等于自杀。

    “本能驱使我杀了他,想来田伯光的记忆已经影响到我了,不过杀了就杀了,人在江湖那有不沾血?入乡随俗吧!”

    田伯光迅速调整心态,“看来白晶晶已经知道我还在这江夏城,以镇国府的实力要在这江夏城找个人恐怕小事一桩!现下,恐怕出城都成困难了吧!怎么办?镇国府一个护院就有如此实力?”

    田伯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头脑飞速运转。

    “有办法了!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田伯光捡起刀鞘,直接从窗户跃出。

    就在田伯光离开不到一炷香时间,一群手持武器的壮汉,冲进了田伯光下榻的客栈。

    “唉!这个王大刚啊!我叫他只是盯着那贼人,谁知自己想抢功,本就三脚猫的功夫,栽了吧!害得我们找了这么久。”老张看着死透的王大刚,轻轻的在王大刚脸上一抹,王大刚恐惧的双眼闭上了!

    站在房间里一个着华贵,双鬓微白的中年人淡淡的说道:“明天账房去领点钱,把他安葬了吧!”

    老张闻言,立马起恭敬道:“好嘞,三老爷。()我办事你放心!”

    衣着华贵的中年人摆摆手然后转出了房间。

    老张领会,马上招呼几个家丁把王大刚的尸体抬走了。

    中年人走到楼下大堂对等候的白晶晶说道:“晶晶你的伤还没好,你先回府!”

    “爹爹,可是那贼人不死,我心里这口恶气难咽啊!”

    “我晓得,那贼人定还在这江夏城中,我带人去搜!你先回府,要是你有个闪失,我如何向礼孝王交代,你可是我白家重新崛起的希望”

    白晶晶想到礼孝王,心里也明白孰轻孰重!

    “哼,这白家绝对想不到我就躲在镇国府!”田伯光轻飘飘的落在白晶晶的独院。

    小心的摸进白晶晶屋里,一跃再在墙上借力一蹬爬上房梁!

    大概丑时,本要在梁上睡着了的田伯光听有人开门立刻打起精神,压低呼吸!

    首先进入田伯光眼帘的是石榴姐,“小姐,逮到那贼子了吗?”

    “没有,让他跑掉了”随后进房的白晶晶一面疲倦。

    “府上又没丢什么贵重东西,何必这么劳师动众的!”石榴姐点亮房间里的蜡烛。

    “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话就别说,管好自己的嘴巴,你下去休息吧”白晶晶皱眉微怒。

    见小姐不高兴,石榴姐灰溜溜的走了。

    白晶晶坐到桌前小声说道:“这石榴是个长舌妇,昨晚的事传到礼孝王耳朵里就遭了,看来要想办法除掉。”

    田伯光见房间已经没有其他人,一跃而下“恶妇又想毒害别人了?”

    白晶晶一听顿时大惊,刚一转头就被点了道。又想说话但始终开不了口。

    田伯光点了白晶晶几处关键道,也放心了。拿起坐上的小壶,就往嘴里猛灌,和王大刚斗了几十回合,又潜伏到这里,已经很累了。

    白晶晶杀人般眼神死死瞪着田伯光。

    田伯光看见心里也怒火螣螣,故意说气话:“美人,不是昨晚你说有机会再和我共度良宵吗?我怕你深夜寂寞难耐,这不来疼惜你了吗?”

    说干就干,男儿本色。

    田伯光横抱起白晶晶就往榻走去,手里还不忘忙活。

    把白晶晶直接扔在上,白晶晶更是气的双眼瞪如铜铃!

    田伯光直接翻,也没慢慢脱白晶晶的衣服,对于玩过的女人田伯光兴趣不是很大,而且,对白晶晶心里不是*而是报复。

    田伯光直接撩裙,取出小和尚,找准黄龙,腰向下一沉。

    看着下白晶晶那恶毒模样,田伯光心里一股满足感顿时上来,顺着感觉立马加快速度,一百回合后,白晶晶渐渐招架不住了,脖子通红,紧紧咬着嘴唇,柳眉紧皱。

    田伯光早就感受着黄龙洞里玉浆泛滥,心里早就爽歪了。也感觉到自己快要登顶了,速度再提一档。

    一声低吼,田伯光倒在白晶晶上,一阵暴风雨过后就是宁静。

    休息过后,田伯光开始收拾,好奇的看了看白晶晶,只见白晶晶双目紧闭,眼角似有晶莹泪珠滚落。

    田伯光心里有点不忍心,再恶毒的女人也终究是女人,也是软弱的。

    细细感受自己的脑海,看刷出什么秘籍,但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反映。

    “晶晶开门!”门外传来一低沉的声音。

    田伯光立刻惊慌,白晶晶睁开双眼,嘴角冷笑。

    门外白祥见房内依然点着灯,而无人应答,马上意识到不对,破门而入。

    白祥一见屋里有一男子,马上焦急的看白晶晶,只见白晶晶躺再上,两个眼珠子转动,似是求救。

    田伯光一见来人,拉起上的白晶晶,顺手抽刀,架在白晶晶脖子上“想要她活命,别靠近。”

    白祥冷笑道:“给你两个选择,立刻放了我女儿,自己剁去手脚。或者杀了我女儿,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田伯光见气势被压制,头上冷汗冒出。

    见田伯光头冒冷汗,白祥冷笑,慢慢行至桌前倒了杯水竟慢慢品尝,其间还发出“啧、啧”声。

    田伯光见自己虽然把白晶晶做为人质,但对方竟然如此淡定。

    “***,唬我!”田伯光心里怒火腾腾。

    田伯光直接朝白晶晶腿上一脚,白晶晶顺势跪下,田伯光把白晶晶左手指往自己刀刃上一抹,切黄瓜般落掉。白晶晶见自己手指滑落眼前直接晕了。

    白祥一惊,怎么能坐的住,起怒喝:“贼子尔敢!”

    “老狗,你喝水啊!你再喝一口水,我就再切你女儿一根手指”

    白祥怒目瞪着田伯光,田伯光也瞪着白祥,眼神碰撞。大约双方瞪了五分钟。白祥气势慢慢弱了。

    白祥无力的说道"“放了我女儿,我保证不伤你一根毫毛!”

    “少来这,先给我弄点酒菜,大爷我饿了!”

    白祥一听满脸疑惑,暗道这小贼不想着脱,怎么还想着肚子。

    田伯光见白祥沉思,把刀一压,白晶晶粉嫩的脖子上一条血线出现。

    “大侠,别动怒!我马上叫下人备酒菜!大侠可否先止住小女手上的血?”

    “好说,好说!我这人的优点就是通达理!”田伯光咧嘴邪笑,同时点了白晶晶手臂几处位,暂时止住手指流血,同时也点了白晶晶昏睡,免得这女人醒了再生事端。

    白祥见女儿暂时无碍便退出房间准备酒菜去了!

    白祥走后,田伯光鸭梨大降。幸好自己再地球时看了很多关于谈判的电视剧,要不然今天就栽到这白祥手里了。

    过了片刻,白祥亲自端着酒菜进来了。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个中年人。

    其中一面带威严的中年人上前抱拳说:“在下镇国府白家家主白栋,请少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伤了晶晶。”

    “好说,好说”田伯光邪笑的说。

    另一中年人,面露凶相。“哼,大哥何必和他废话。我白梁赌他不敢杀晶晶。”

    白栋转头威严的说:“你懂什么,闭上你的臭嘴”

    白梁转头哼了一声,便不开腔了。

    白祥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少侠,你要的酒菜备好了,请少侠细细品尝!”

    田伯光见桌上摆了几个小菜,又抬头看了看三人的表

    白栋一脸微笑,白祥一脸焦急,白梁头转向一边。心里暗自思付“这白家三兄弟,除了白梁、白祥。就这白栋城府最深。笑里藏刀之辈。”

    “白梁是吧!你先挨个把菜尝一遍!”

    “哈哈,小贼害怕下毒是吧!我白二爷这便挨个尝一遍!”

    白梁挨个把酒菜都吃了一遍,然后抬头看向田伯光。

    “我突然又不饿了,哈哈,速速去给我准备一匹好马!”

    “什么?你敢耍我白二爷!”白梁一听怒发冲冠,正准备动手!白栋、白祥马上出手把白梁压住!

    白栋脸色变冷,“少侠未免太不识好歹了吧!”

    田伯光也不废话把白晶晶左手腕往刀刃上一靠。

    白祥立刻慌了!“少侠别动怒,我这就给你准备好马。”说完便跑出房间。

    白梁冷哼一声,白栋冷笑的说道:“不知少侠一武艺师承何处?”

    想摸老子的底,田伯光一副不在意的答道:“偷学的,光脚不怕穿鞋的,老子无父无母亦无师!”

    白栋又道:“少侠,莫不是想骑马带着晶晶就走了吧?”

    “放心,白晶晶我会还给你们的。”

    “少侠,少侠你的马给你准备好了!”白祥还未进房便说道。

    田伯光一笑,一手扶着白晶晶,一手依旧架刀,示意白祥带路。

    来到大院,只见站满了人,各个手持武器,严正以待!

    田伯光也不害怕,一脸邪笑,翻上马,把白晶晶抱在怀里。

    白祥见状立刻没了方寸,“少侠,把晶晶还给我吧!”

    “慌什么,去给我准备点银两,然后你们全部不能骑马,送我到了城门,我自然把白晶晶还给你们。”

    白祥立刻要去准备银两,白栋出手止住,“三弟,还是我去准备银两吧!”

    田伯光用手掂量了下银两,很是满意。

    然后驾马慢慢往大门行去,白家三兄弟和一众手下慢慢跟在后面。

    已经是接近黎明了,一大帮人默默的跟着田伯光。

    眼见城门紧闭,一群官兵守卫,田伯光心里也紧张了。

    “开城门!”白栋吩咐官兵。

    一干官兵立刻把巨大的城门打开。

    “这白家毕竟是侯爵之后,虽然这个世界爵位不是世袭制,但是,这白家和官府的关系还是很紧密。”田伯光暗暗思量。

    “让城墙上的官兵都下来,把弓箭都丢了,然后离我一百米,我就把白晶晶交给你们。”

    白梁怒喝道:“你当我们傻子啊?万一你不放人呢?”

    “放心吧!我绝对放人,我田伯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白栋拍手道:“好个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就依少侠的意思。”

    “大哥!”白梁不满意的出声。白祥也一脸焦急的看着白栋。

    白栋给了个放心的眼神给两个弟弟,然后吩咐楼上的弓箭手都下来了。

    田伯光离白家众人有一段距离了,估量这差不多了。

    白家众人,都眼巴巴的望向田伯光。

    “杀,还是不杀?”田伯光心里暗自思付。什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对于地球穿越来的大好青年来说根本就是个话!

    “不杀这白晶晶,白家也不会放过我,杀了这白晶晶,白家更不会放过我!”田伯光看着怀里昏睡的白晶晶细细思付。

    而这边,白祥一脸担心的问:“大哥,你有把握那田伯光不会杀晶晶吗?”

    “不知道!”白栋淡淡道。

    见大哥如此回答,白祥顿时傻了。

    “不答应他又有什么办法,晶晶再他手里,我们始终被动。只有赌!我已经把寻思蛊放在银子里了。敢两探我镇国府,我叫他插翅难飞!”白栋冷冷得说。

    白祥、白梁一听心里暗道自己大哥心机深沉。

    而就在这时后一护卫大吼“他竟然把小姐杀了。”

    白家三兄弟闻声往田伯光方向一看。

    只见天边悬挂一轮美美的明月,而如此美景下,只见一匹骏马上一人用刀捅穿怀里的佳人!

    白栋侵人心寒的说:“回府,准备马匹!追杀此贼!”

    白祥紧握拳头,指甲深陷手掌!

    白梁也是气的鼓起腮帮子!

    田伯光把死透的白晶晶推下马,心里似乎无比畅快!这就是是江湖,辣手摧花。能威胁自己生命的都得死。

    “江夏城,镇国府白家,不过如此!我田伯光去也!”

    调转马头,策马扬鞭,只留下一阵尘土和倒在血泊里的白晶晶!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