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采花镇国府

    俗话说的好“月黑风高,杀人夜”。()而江湖恩恩怨怨,杀人也不一定要在夜里,光天化来个一剑封喉,或者你正在和小妾探寻生命的起始时被仇家一刀砍个稀巴烂。江湖绝对是一个不按路出牌的世界。

    中州,江夏城,镇国府。

    镇国府位于江夏城正中,可谓尽显镇国府的地位。是夜,正是月黑风高。镇国府的外墙上“嗖”的一声,一抹黑影了进来,瞬间隐没墙角中,院子里两名护院齐齐望向这边,其中一个一脸稚气的护院不确定的问道:“王哥,你刚瞅见什么没?我怎么瞧见一道黑影了”。

    “老子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我看你是没什么经验,紧张了吧?想当初,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什么风波没经历过?我王大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是一直蚊子在那黑灯瞎火的地方飞过,老子也能看见它是公的还是母的,看见老子脸上这道疤没?”被称王哥的护卫大声道。

    一说这道疤,小护卫立马一脸惊恐说:“听张哥说,你这道疤是当年恶龙帮大当家留下的?”

    见这小护卫满怀期待的目光,王大刚脯,抬起头来,尽量把那道疤亮出来。然后淡漠的说道:“那是!的确是何滚龙那贼人给我留下的,不过他也没好过”。

    小护卫在得到了王大刚的答案后,顿时一张惊恐脸色变成了崇拜。心里暗想“当年,那恶龙帮可谓是无恶不做,凶残之至。而那大当家更是不得了,江湖恶名唤作‘屠夫恶龙---何滚龙’。一功夫堪称了得,一屠夫刀法让中州豪杰闻风丧胆。恶龙帮直搅的中州鸡犬不宁。最后貌似是被少室山的俗家弟子给诛灭了。能在何滚龙手底下活命的绝非等闲之辈。而且,听王哥说何滚龙也没讨到好?莫非王哥功夫如此了得?还伤了何滚龙?”

    见小护卫在暗自揣测,王大刚故意咳了声,把小护卫的思绪拉回。

    小护卫,也不好意思的抓了下头发,很是尴尬。然后,就缠着王大刚细讲。

    王大刚仿佛就在等小护卫这个要求,立马开始讲述自己平生最为得意的事:“当初我年少轻狂……杀到恶龙帮总舵……何滚龙那混蛋,竟然叫我给他跪下,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怎么能跪?然后,我委曲求全假装跪下……然后反手一掌断魂掌……”。

    “不对啊,王哥!那断魂掌不是沂州七煞帮的绝学吗?”小护卫不相信的问道。

    “难道七煞帮帮主是我大舅这点小事也要向你交代吗?”王大刚淡漠的说道。

    小护卫立刻惊讶的嘴都能塞下个鹅蛋了。然后,理应如此的样子,说道:“王哥,能有这般实力,本该就应有这层关系,是小辈太过无知了”。

    王大刚很满意小护卫惊讶的表,又继续说道:“七煞帮帮主是我大舅这件事,希望你不要向他人提起,低调。我不喜欢这些名利关系得,只有自己的实力高了才是正确的武道”。

    小护卫听王大刚这么一说,更是崇拜之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马上点头答应。

    王大刚见小护卫如此崇拜,心里偷笑不已。然后装作淡漠道:“那何滚龙见我使出断魂掌……追了近两月……何滚龙使出江湖最毒杀招-猴子偷桃,我便回敬一招神仙采葡萄……一招擎天一柱……在打出个老汉推车予以绝对压制……”

    只见王大刚说的是口吐白沫,小护卫听的是目瞪口呆。

    而墙角,刚才那道黑影慢慢潜到假山后,刚好挡住两个护卫,心里更是冷笑。潜到假山后,悄悄爬上假山,然后如黑猫般矫健的弹到屋顶,然后立马不动,月黑风高加上穿着夜行衣,一动不动和黑暗混为一体。

    大概,又是半柱香时间,黑影才有所动作,可见相当谨慎。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在各个屋顶上跳跃,穿梭。虽然偶有声响,但也没人注意到。黑影飞过几个屋顶后,一跃落进一个小院。

    小院花草树木井然有序,虽无假山、小桥等。但也别有风味。黑影蹲着潜行到这小院里唯一一栋房子窗下。

    “小姐,水烧好了,可以沐浴哩!”房内传来女子声。

    这声传到黑影耳朵里,更是让他心痒难耐。心里暗想“洗吧,洗的干干净净好让老子细细品尝”然后伸手在怀里拿出一根迷烟,熟练的在纸窗上捅个洞,然后把烟往里一吹。心里暗数“一、二、三、……九”然后,再透过洞往里一瞧。丫鬟和小姐都被迷倒了。警惕的四周看了下,然后直接破窗而入。

    进到房里,才看的明白。丫鬟倒在沐浴用的桶边,小姐则在梳妆台前,黑影颠的跑到小姐旁一看,这一看把黑影惊一跳,真是美的个惊心动魄啊!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容貌丰美,肌骨莹润。

    “嘿嘿,我田伯光算是熬出头了,这等绝色佳人。啧啧。”田伯光一脸笑。田伯光也不慌着马上动手,至少,也是偷香窃玉的惯偷了,然后又跑到丫鬟那看了一看,这一看也惊了田伯光一跳,这位丫鬟的确也长的惊心动魄,何止惊心呐,简直就是长的恶毒。田伯光恶寒了一下,逃命似地跑了。

    抱起小姐,轻轻的放在上,仿佛美玉般生怕手重了磕坏了。紧接着就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每每脱掉一件,都免不得田伯光赞叹一番,越脱田伯光的手也越是颤抖,到最后,脱到一丝不挂时,田伯光如临大敌满头大汗,浑哆嗦个不停。激动的表现呐!

    稍微调整了下节奏,调整了下状态。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衣服,饿狼般爬上这绝色尤物上,举枪瞄准,以两膝为支点。全省紧绷如拉开的弓只待箭出。随后,腰一沉,只听“噗呲”一,金枪没入。

    正待田伯光要大开杀戒时,一声闷雷耳边响起,震耳聋,炸的田伯光浑浑沌沌。然后,房间里红光乱,绿光乱,紫光乱……一道翠玉色光柱投入田伯光头顶。田伯光本惊恐的双眼,慢慢变的空洞,仿佛丢魂似得,然后爬在这绝色尤物上一动不动。

    大概,过了近半个小时,房间内已经没了动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得,爬在女人肚上的田伯光也慢慢爬了起来。田伯光一脸茫然的四处打量,然后觉得骑了个什么,向下一看。如猫被踩了尾巴似得,怪叫一跳了起来。惊讶的打量着这个*的女子。

    “这是个什么况?我不是在办公室加班吗?这个美女是谁?看这个况我应该在和她圈圈叉叉,唉?我这个邪恶小和尚怎么如此陌生,貌似,大了几号!”突然脑海里又一股记忆爆炸开。

    过了近一个小时,李秉书理清头绪后,明白其中缘由,原来自己穿越了,自己本在办公室加班,一个闷雷把自己的灵魂炸到了这个叫田伯光的采花大盗体里。成功夺舍!

    “啊哈哈!自己也穿越了,自己也敢上潮流!穿越啊!但凡穿越的都是打不死的,武功秘籍,各种奇遇,挡都没法挡!各种美女都一哭、二闹、三上吊!自己普渡!四方豪杰都速速来做小弟,穿越福利好啊!”李秉书意着。

    “刚穿越来还没适应,眼前就摆了这么个尤物,简直就是要命的妖精啊!”李秉书乐呵呵的嘀咕着。

    “但是,这田伯光用这等下作的手段把人家姑娘个糟蹋了,太无耻了,嗯?这女的竟如此恶毒。”李秉书本觉得田伯光是个无耻之徒,但是,随之田伯光一段记忆浮现李秉书脑海。

    事是这样的,眼前这个美女是镇国公的孙女,芳名叫白晶晶。年芳已经二十出头了,在这个世界已经能算作剩女了,本来这白家也算当朝位高权重的家族,但是,因为镇国公一命呜呼。这白家也逐渐没落。以前的关系网也断了,只能勉强在这江夏城有一席之地,就算在中州也只能算二流家族了,本来,白晶晶有门娃娃亲是镇国公以前老部下的孙子,谁知道这部下的孙子竟然是个傻子。而后,镇国公又一命呜呼,这门亲事就有点悬了,后来,白晶晶和当朝皇帝第二十六号儿子礼孝王朱启文勾搭上了,接下来傻子注定杯具了。一天傻子,去找未婚妻玩躲猫猫,结果看见未婚妻和朱启文在上“摔跤”,然后,就一阵疯跑到处宣传,朱启文惊怒下追了三条街把傻子给宰了。而后,傻子家找白晶晶讨要说法,结果被白晶晶一包砒霜毒死完。这件事,江夏城人人知道,只是不敢提罢了。

    “如此,美貌女子,竟有这般蛇蝎心肠,可恶啊!为了那杯具的傻子,为了冤死的傻子一家,我定要你这妖妇求生不得,求死不得。死。哼!”李秉书正义凛然的说道!

    其实为傻子报仇是假,给自己的邪恶小和尚找借口是真。

    “既然,我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以前不敢胡作非为,在这里都成了可能,哈哈”李秉书兴奋的说道。

    “前世,自己除了在小岛国生活片里看过这等尤物,还敢在哪里看?在这个世界不光可以看,还可以把玩!前世,自己在小公司做牛做马,拿得工资还不够自己打个马掌!前世,自己读书时,校花级美女基本就是有钱有势家公子的马子,剩下的货色大家都争得的血流成河。前世,自己梦想着以自己的好成为职业,做个职业足球运动员。可现实残酷的摧残自己的心灵,既然,穿越了。就不能丢华夏青年的脸!定要叱咤风云,名动江湖!而且,我是穿越者按常理应该有不死光环吧?”李秉书沉思着。

    “前世,我常说我命由我,不由天!结果呢?心比天还高,命比纸还薄!既然,穿越了,此世间再无小职员李秉书,只有风华绝代田伯光!”由于前世内心的压抑,在这一刻李秉书爆发了!体内小宇宙完全爆发!

    田伯光看向自己的猎物白晶晶,咧嘴邪笑!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