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安保问题提上日程

    第二百三十一章安保问题提上(日rì)程

    把成渝两女送回去之后,刘洵也没有多呆,临走时成渝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他,江大魔女刚刚,那是给他出气呢,正好杀杀聂嗣通的威风。^/非常文学/^9vk小说网网友手打

    给自己出气?刘洵无奈的摇了摇头,江大魔女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

    莫非,江大魔女喜欢上自己了?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是自己胡思乱想了。

    嗯,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虽然魔女对自己略微的有些不同,虽然……

    不过魔女就是魔女,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对,一定是这样,魔女不过是看聂嗣通不顺眼,想借机收拾他而已。

    刘洵满心烦乱又有些小窃喜的从成渝的家里出来,刚刚开车走了一截,郑强这小子便不知道从哪儿跳出来,这小子最近也是神出鬼没的,平常刘洵在家的时候他便在刘洵家中跟着刘洵爷爷练拳,刘洵出行的时候则跟着出来,这小子倒是很有眼色,总是在刘洵需要的时候出现,然后不需要的时候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个很合格的保镖。

    例如现在,他出来之后正好接管驾驶权,让刘洵躺在后座上休息。

    刘洵微微眯了眯眼,说实话,今天精神还真有些亢奋的疲劳了,唱歌倒是小事,之前被王云广挑起来的宏大蓝图,着实让他兴奋的很,再加上不久前江大魔女那威风八面的那一幕,嘿嘿……

    至于成渝临走前的那句话嘛,切,即便是江大魔女真是为了自己出气那又能代表什么?不过如果真的能代表些什么的话,那岂不是离自己那邪恶的目标近了一步?

    擦擦擦,哥是纯洁的人,哥已经有小姨了,哥怎么还能想双飞百合的事(情qíng)呢?哥是纯洁的人……

    至于郑强,这小子开着车倒是很平稳,不过憋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憋住,“洵少,刚才在富丽华门前的那小子,真是号称四九城最不讲理的聂少?我怎么看着像个受气包。”

    刘洵没好气的看了郑强一眼,这小子现在好歹也算是百万富翁了,怎么忽然变的八卦起来,估摸着这小子刚才也在那片,不知道躲在哪儿暗中保护着自己,不过能用百万富翁当专职司机兼保镖的,刘洵也算是独一份了。*.

    当然,郑强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自己赚的那点钱,全部是刘洵从牙缝里露出来让他赚的,他是个实在人,知道凭自己,怕是一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的钱,既然刘洵对他有恩,他自然要好好回报,再说,离了刘洵,上哪儿找这等赚钱厉害的老板?他可是知道,刘洵自己发财的时候,毫不介意他们这些熟悉的人也跟着发财的。若是没有刘洵,只怕他们家现在还是低矮的小平房呢,哪像现在,都商量着在市里买(套tào)房子让家里的父母二人到市里来享享清福。

    “嘿嘿,受气包,郑哥,你这形容倒是恰当的很,不过那要看是对谁了,四九城的顽主在背后都说聂嗣通是四九城里边最不讲理的疯狗一条,在旁人面前,那副獠牙的凶狠摸样,绝对是让人望而生畏的,也就妩姐这等厉害的人才能让他服服帖帖的如小狗一般,嘿嘿,京城聂少,好大的名头啊。”

    不过刘洵正感叹着,郑强却忽然笑了一声,刘洵奇了,倒是少见郑强这个摸样,“郑哥,你这是笑啥?”

    郑强开着车回头裂了裂嘴,脸色却有些怪怪的,“洵少,我刚刚忽然想起来,曹杰兵他们几个刚刚到昌平市的时候我正好碰到过一次,瞅着是曹家的人就盯了盯,隐约听见他们说,‘昌平洵少,好大的名头’,嘿嘿,倒是和洵少刚刚说的这句话一模一样,而且,就是那个聂家少爷说的。”

    “人家是京城聂家的少爷,是少爷的称呼嘛是实打实的,至于我这洵少的名头,完全是个西贝货,哪能和人家比。”刘洵自嘲了一句,心中却在想着,莫非,自己和那聂嗣通,真是天生的对头?连说句话都这般有默契。

    “洵少这话说的可言不由衷啊,连高卫和连浩天见到你都要叫一声洵少,他们见了聂嗣通可未必叫聂少的,如是连洵少都配不上少爷的称号,依我看,找遍中国也找不出第二个配得上的认了。”

    刘洵嘿嘿一笑,“郑哥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pì)了。”

    “嘿嘿,我可不是拍马(屁pì),而是实话实说罢了,不信你问问高卫和连浩天两个,他们可不认为那一声洵少叫出口有什么水分。”

    刘洵微微笑了笑,心头暗道,自己这洵少的名头,还真未必便比不过他聂少。

    反正此人和自己算是对上了,自己对上聂家这等庞然大物自然是螳臂当车,起码现在来说是这个样子,不过对上聂少嘛,呵呵,若是连这样一个人都收拾不了,也枉为重生人士。若是那厮敢对江雪妩吼两句或是更加激进的动动手,兴许刘洵还高看他一眼。

    不过想着,刘洵倒似乎忽然想起些什么来,“对了,郑哥,那聂嗣通的派头你也看到了,出行的时候阵仗倒不小,豪车一堆保镖一群,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小子是中国首富呢,倒是张扬的很,不过好歹咱也是小小少爷一个,目前看上去,和人家这个正牌少爷一笔,还真有些寒酸了,你说本大少是不是也要弄一副好仪仗?”

    不过刘洵刚刚开口,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此事,郑强却是满脸严肃,“洵少说的对,有些问题确实应该考虑了,其实便是洵少你不说我也准备和你说这个问题的。”

    “怎么,你也觉得本大少太寒酸了?”

    “额,寒酸倒不至于,江小姐这辆车虽然也就几十万的价格,不过那牌照和上边一溜的通行证,谁看到敢说寒酸?”

    刘洵点了点头,这点必须承江雪妩的(情qíng),这辆军牌车的价格刘洵不放在眼中,不过如此靠前的军牌,估摸着让高卫去搞都麻烦的很,若是有人愿意卖的话,只怕开价五十万也有的是人愿意掏钱。至于那上边一溜的通行证,只看那通行证颁发的部门,一个个大红的印章,无不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部门,绝对那亮瞎懂行人的眼。

    开着这车出去办事,对方那门槛,立马便要低上三分,指不定还要在心里想想,这又是中央哪个大佬的私生子吧。

    “洵少,你现在(身shēn)价不菲,我已经感觉到,只有我一个人负责安全实在是太不稳妥了,在你的安保上边,目前是存在着很大的漏洞的,很容易被别人有机可乘。在昌平市还好说,毕竟刘叔他是市局的局长,敢在昌平市明目张胆干啥的,想来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胆量,不过洵少业务繁忙,时常要出行在外边,那就很容易出问题了。”

    郑强说的很严肃,显然思考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觉得,至少要有两组共十二个人来负责洵少的安全才比较妥当,现在虽然没有人知道洵少的(身shēn)份,也没有会对你动手,但是有心人总会注意到的,洵少也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般低调不被公众所知道,就像曹家的人,他们肯定是知道你的部分底细的,万一他们起了什么歹心或者故意把消息透露出去,那洵少的人(身shēn)安全便堪忧了,我觉得要增加保全力量。事实上,这个问题,刘叔今天也和我谈过的,想让我组织一个专门负责洵少安全的保安团队,建议我找退伍的军人。”

    刘洵愣了下,“有这么严重吗?连我老爸都关心了?”

    “那是洵少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shēn)价,若是被人知道了洵少现在的(身shēn)价,估计有大把的人跳出来想要勒索绑架什么的,我虽然对自己的(身shēn)手比较自信,不过一个人,总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洵少若是同意的话,我马上就开始筹建,若是不同意的话,那个,那个……”

    “那个啥,是不是我不同意,我老爸就亲自和我谈?”刘洵无奈的挠了挠头,莫非,自己的安全问题真要提上(日rì)程?

    “不过你们考虑的也确实是个问题,只有你一个人,又当司机又当保镖的,确实辛苦了点,这样,反正咱们在昌平市也注册了公司,研究所那边本来就属于保密(性xìng)质的单位,需要一定的保全力量,华清那边现在还没出成果倒还好说,成果一出来,指不定全国的目光都盯过来,所以咱们现在就要未雨绸缪开始准备了。恩,这个问题就由郑哥你负责招募人吧,一部分人放在华清那边负责安全和保密工作,至于保密制度,你和薛珰舞商量着来,这个我不大了解。剩下一部分你负责培训下,平常就跟着我吧。”

    “对了,最好用退伍军人,要是你有信得过的战友什么的,都可以叫过来,咱这边,别的不说,待遇肯定说得过去。总之一句话,找放心的人。”

    郑强嘿嘿一笑,“就等洵少这句话了,刘叔那边也说了,可以安排一些退伍的武警官兵过来的。”

    刘洵一头黑线,武警,那貌似不是自家老子的管辖范围吧。不过自己(身shēn)边确实应该跟几个人,若是在被的地盘上遇到了今天聂嗣通的事(情qíng),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自己还能真就这样认下来?

    能做到哪一步程度,总是与自家的底气成正比的,这点刘洵有着深刻的认识。

    ps:更新的确实够晚的,正好大家早起看,恩,2号貌似只更了一章,还欠大家一章,猫猫会记得的!!!

    *j小说骑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