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成渝的身份与初见中海市长

    等刘洵转机到中海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也就是三月七(日rì)的早晨。

    



    到了中海市后,下了飞机,成渝熟门熟路的便带着刘洵来到了中海市常委大院的二号楼,大约对方早打过招呼,一公里外开设设岗的荷枪实弹的保卫人员,只是微微比对了一下成渝和刘洵的面孔便放行,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成渝的舅舅家中。

    



    在进入二号楼的路上,刘洵的心中也在考虑着某些东西。

    



    事实上,直到在昌平到中海的飞机上,刘洵这才从成渝的口中知道了她的具体(身shēn)份,知道她家中的具体(情qíng)况。

    



    虽然原本就猜到成渝的(身shēn)份不会简单,毕竟,刘洵是知道江雪妩的(身shēn)份的,也知道高黛儿和高卫的(身shēn)份,而这些人与成渝都是认识的,甚至自家小姨都认识成渝,所谓物以类聚,那么,成渝家中自然简单不了,起码是大院中长大的。

    



    可是,即便是事先便知道成渝家中不简单,在听成渝描述过之后,刘洵还是止不住的有些震惊,京城王家,完全是一个不逊色于江家和高家的存在,在军政两界都有着不俗的影响力。

    



    成渝的外公王于真自不必说,乃是〖中〗央里边硕果仅存的几位老头子之一,现在虽然因为年龄的关系退居二线,不过仍然在中顾委里边发挥余(热rè),其影响力也没有因为退居二线而减弱,反倒因为在中顾委任副主任的关系,而更加的显赫,只要对国内政治和军队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晓,这个老头子在国内到底有着多大的能量。

    



    王于真老爷子其戎马一生,人生经历也堪称一部传奇故事,便是刘洵都很佩服,初听成渝的外公便是这位传说中的人物的时候,便是刘洵也有些错愕,说实话,以前虽然没有刻意的找人打听过成渝的家庭,不过多少也会猜测一二,不过很显然,刘洵从成这个姓入手,原本就想错了方向,也亏得成渝沉得住气,从来没有和他透露过一星半点这方面的东西。

    



    王于真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便参加了〖革〗命,后来多次立功,升任第六军团政委,第二军团政委,还参与过开辟湘鄂11矜〖革〗命根据地,参加过1935年的长征,是实打实的老〖革〗命。抗(日rì)战争时期,曾经担任过八路军的副旅长、旅长兼政委,1941年的时候带着三五九旅屯垦过南泥湾。后来还曾兼任**延安地委〖书〗记、延安军分区司令员、卫戍区司令员,1944年的时候,担任八路军南下支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原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参与指挥中原突围。后任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军长兼政委,第一野战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1955年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并被授予了上将的军衔。1978年年任**〖中〗央军委常委,1982年任**〖中〗央党校校长,1985年中顾委第五次会议上被增选为中顾委副主任。

    



    这是真正的实权派人物,整个王家也根深叶茂,在高官云集的京城中也是显赫无比。

    



    王于真有三子一女,成渝的大舅和三舅都在军中,真个王家,肩上扛着将星的便有好几个,中海市市长王云广是她的二舅,其母王云慧是王于真唯一的女儿,成渝的父亲也是军中的,不过在越战期间不幸牺牲,其老妈也和王家老爷子闹了别扭,很少回京城,成渝倒是和老爷子比较亲近。

    



    刘洵也这才知道,前段时间老何做股票行(情qíng)显示器的的合作对象中港贸易,这家公司根本就是成渝老妈的公司,他也这才明白,为何当初老何提到中港贸易的时候,成渝会是那副诡异的摸样,敢(情qíng)那根本就是人家自家的公司,亏得老何还很是炫耀了一番。

    



    成渝的二舅王云广今年才48岁,便已经做到了副省级的位子上,在中海市这种政治经济地位很重要的城市里边充当二把手,王家的实力可见一般,当然,王云广本(身shēn)肯定也是有能力的,要不,即便有家族在后边的支持,在五十岁之前爬到实权副省级的位子上,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红二代便能够做到的。

    



    知道了成渝家中那显赫的背景之后,刘洵倒是庆幸起来,当初成渝被绑架,幸好自己也被同时绑架了,要不,若是成渝受辱了,王家人一旦发怒,便是自己让老爸躲过了刘东锣和李向奎的陷害,也必然躲不过王家的雷霆怒火。

    



    王云广大概算到了刘洵到来的时间,所以早晨没有出发去上班,而是在家里边等着刘洵的到来。

    



    说实话,昨天刚刚听到刘洵的话的时候,王云广起初还以为是危言耸听,不过随着刘洵列数的各条理由,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有可能发生。当然,他之所以耐着(性xìng)子听刘洵把那个看似荒唐的猜想和理由说完,也是因为,他以前便是多次从成渝口中听到过刘洵这个人的,知道这个少年人救了自己的外甥女,也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qíng),所以,才能耐着(性xìng)子听刘洵说话,要不是这样,一个半大少年,哪有资格随随便便和一个副省级的市长在电话中聊大半个小时。

    



    挂了刘洵的电话之后,王云广有些心绪不宁,总感觉刘洵说的某些东西,看似荒唐,细想却是既有道理,所以,不敢怠慢,当晚他便差人收集中海市股民的资料来分析,这一分析,还真分析出点东西来,越分析越觉得有可能,所以,这才专程在家里边等着刘洵的到来的。他一个实权副省级的市长专程等待一个半大少年,传出去也算是一桩奇事了,当然,若是刘洵的(身shēn)价流传出去,那更是奇事。

    



    等到刘洵进入二号楼的时候,里边还不止王云广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美妇,看到成渝一改以往的(性xìng)(情qíng),跑过去挂在中年美妇的脖子上撤(娇jiāo),刘洵马上便明白,那肯定不是出于的舅母,而是王于真:老爷子最小的女儿,也就是成渝的老妈,王云慧。

    



    “王叔叔好,阿姨好。

    



    ”刘洵微笑着打过招呼,来的时候还特意的买了礼物,这便递了过去。

    



    “呵呵,你就是刘洵吧,上次你救了我们家媛媛,阿姨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声感谢呢。”丰年美妇笑盈盈的对刘洵说道,看来早便从成渝口中知道了刘洵。

    



    “妈”成渝脸上似乎露出忸怩的神色来,与往(日rì)里很是不同“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名了。”

    



    刘洵在一旁微微笑了笑“阿姨您太客气了放在那种(情qíng)况下,谁都会去做的,再说,当时(情qíng)况危急,是我和成渝姐两人联手抗敌,这才能脱险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刘洵客气的说道。

    



    王云广在一边哈哈一笑,从刘洵一进来开始他便在观察刘洵,这以观察,果真发现了不少奇特之处起码这少年人在待人接物上边便很有一(套tào),见到自己这个副省级高官也好不怯场。他可不知道,刘洵曾经和辽北省的省委〖书〗记也是见过面的,那会儿便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摸样。

    



    “早就便听媛媛说过,有个少年俊才很是英雄了得,不仅在绑匪中救过她一次,还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创造了一个国内的财富神话,今(日rì)一见,昌平市的洵少果真名不虚传啊。“王云广说话很有艺术(性xìng),而且和大多数(身shēn)居高位的那种深沉感很不一样,倒有几分爽朗的味道,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给刘洵营造的气氛。

    



    刘洵倒是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脑袋,做出不好意思的摸样“王叔叔夸奖了,洵少那是别人瞎叫的,我可不敢当,王叔叔莫要这样寒碜我。

    



    再说,我也没有那么神奇,之所以赚钱,也就是运气好罢了,真本领可没多少。”

    



    “运气好也是实力的一种嘛,再说,我可不知道哪个运气好的人能拥有几十个亿的(身shēn)价,能折服高家和连家那俩眼高于顶的小子,让高卫和连浩天两人把你夸的没边。”王云广说着微微笑了笑“几个月间积累下几十亿的(身shēn)价,可不是一个运气好便能解释清楚,我看呢,现在正闹的沸沸扬扬的南德的钟启谋和巨人的朱世玉,比起你这个少年小子来可差远了,他们可未必有你这般的(身shēn)价,更不可能在几个月间便赚下这样的(身shēn)价。”

    



    “就是,少年人嘛,不要这么谦虚,露些锋芒也好”王云慧也在一边笑着插嘴“再说,就经商来说,你还真不必谦虚,放眼〖中〗国,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和你比肩的,阿姨我在商场上也算是玩了半辈子,到头来还不及你几个月赚下来(身shēn)价的几分之一,对了,最近赚了不少钱的股票行(情qíng)显示器的生意,听媛媛说,也是你介绍来的,你呀,就老老实实的承认吧。”

    



    刘洵再次摸了摸脑袋,没有多说什么,这两人对自己的了解都不浅啊,起码能大致估算出自己有几十个亿的(身shēn)价,虽然自己还有着引个亿的债务。

    



    王云广倒是越看越满意,这年头,懂得收敛都得低调的少年人可是越来越少了,若是换了旁人,有了这样的成就,还不得宣传的让满世界的人知道?大部分的是,都不大喜欢锦衣夜行的。像刘洵这般,一直隐居在幕后,无论是碧桂苑还是土地证的新闻发布会都不露面,摆明了是要低调下去隐居幕后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少年人能有的心(性xìng),倒像是自己这般年纪的人。

    



    当然,前边说的这些都不是重点,几人不着边际的奉承了几句之后,很快便拉入正题提到刘洵之前说的问题。

    



    六小洵,你觉得,你之前预测的那种(情qíng)况,到底有多大的可能会发生?”说道正题,王云广面色沉重的问道。

    



    “王叔叔,我也不确定到底有多大可能,不过,就我所知道的(情qíng)况来分析,十成的把握我不敢说,但是七八成的可能(性xìng)还是有的,这点,我几乎可以肯定。

    



    ”刘洵颇为坚定的说道。

    



    “这么高?”王云广惊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收敛了神色没有再露出异色来。

    



    “王叔叔,有些具体的数字我不好收集,所以也不大好判断。我只知道,现在,全国各地到中海的火车票汽车票卖的很火爆,一律推销,各地的黄牛党风起云涌,把车票的价格炒的老高了,早晨的时候我舅舅在东海给我打电话,他说,今天,从五羊市到中海市的火车票价格涨了十倍不止,汽车票的价格更是高达千元,黄牛党把价格炒高了十倍不止,但是车票依然是供不应求,由此可见,全国的股民,这会儿对中海股市到底有多大的(热rè)(情qíng),都一窝蜂的朝着中海扑来了。对了,我不太容易查到中海这几天到底涌入了多少外地的股民,王叔叔您肯定可以调查到具体的数据吧?”

    



    王云广点了点头“我己经让人去调查过了,从昨天那份广告发布了之后,便有人陆续赶来,截止今天早晨为止,已经赶来了二十万的外地人口,而且还在陆续的增多之中。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百分之九十九的是股民,我也特意打电话问了朋友,外地到中海的车票确实如你所说的那般,照这样来估计,到了九号早晨,涌入中海市的股民将达到六十万以上,再加上中海市自有的股民,最后或许会达到八十万的数字。”

    



    “恐怕最终聚集起来的股民远不止这个数。”刘洵说着摇了摇头,事实上,根据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这次的股疯,涌入中海市的外地股民高达八十万,中海市六十万的常住人口更是贡献了四十万的股民,总计一百二十万的股民,其盛况,在事件之后被称之为百万股民炒中海。

    



    “这么多的人聚集起来,一旦最终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买到股票的(情qíng)况发生,只要有人稍微煽动一下,很容易(诱yòu)发动乱,到时候,只怕想控制也控制不下去。”

    



    王云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自然明白刘洵话里边的暗示,暗示这次的抽签活动中,主管单位和参与进去的人员,极为容易发生**行为,最终就会造成大部分的股民心理上的失望,到时候,便很容易发生刘洵描述中的事(情qíng)。(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