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爸,胡上都算是彻底消停下来,不再对你吹胡子瞪眼了吧。”

    在成渝的家里边伺候了高黛儿小魔女大半天,晚上回到家里边,刘洵和刘晓军打趣着,这会儿高齐被他老子带回家受教育了,高黛儿在下午的时候也返回京城上学,这小妞倒是想赖在昌平市多待几天,不过被高老爷子的一个电话给叫回去了。

    别看这小魔女无法无天的,高老爷子的电话她可不敢不听。不过想想也是,共和国,有几个人敢不听高老爷子的招呼啊,那是和江雪妩家的老爷子一辈的人物,是拿着刀枪打江山的人物,刘洵在最初听到高老爷子和高黛儿的关系的时候还心惊跳了好一阵子。

    刘晓军嘿嘿一笑“胡市长啊,他倒是想对我吹胡子瞪眼,人家看咱们父子两个可不顺眼的很呢,可惜啊,他现在是焦头烂额呢。”

    刘洵嘿嘿笑着,他在富丽华里边对胡上都口出狂言,当时至少有十个人听到了自己不把胡上都放在眼中的话,被一个半大的少年当众奚落,胡上都对自己能有好印象才怪。

    其实经了这几天的骗子港商事件,胡上都之前在昌平市的一番经营算是彻底的完蛋了,之前他好不容易和王中和结盟,又利用曹家和港商李胖子串联起一大票的官员,想要彻底的孤立掉钟卫民,让他这个一把手成为举记,但是可惜的人人算不如天算呢,转眼间,一番苦心经营便灰飞烟灭。

    今天下午的时候,横河曹家的主事人曹天德亲自来昌平市广邀昌平市的政商两界道歉之后,曹家彻底的从昌平市退了出去刘洵下午的时候还抽空去看了下曹天德,想到高齐这小子在横河的地界上砸了曹家的面子他们还要忍气吞声的眼巴巴的赶上去赔礼道歉,不知道这老头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

    曹家退出昌平市,胡上都便等于少了一个巨大的助力,一个可以串联政商两界的助力,原本就步履艰难的他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

    昌平市的官员不鸟他了,市委方面是钟卫民的地盘,政府的一大票人也因为骗子港商的事而对他离心离德,王中和更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种时期也是不会和他合作的,原本倒下他的中间派,这次算是彻底的对他失望了,改投钟卫民的门下。

    当然,胡上都焦头烂额的可不止这些,首先他要应付的便是省里边的责难了他好大喜功,早早便把港商的项目上报到省里,这么大一笔投资,省里边也很重视,现在发现港商是骗子,省里边也有些下不来台,自然要他来当这个下台的阶梯,省里边这两天出台的文件,让全省的市县在招商引资中要防止受骗,直接便拿了昌平市的例子来举例让大家引以为戒,他胡上都,这次算是彻底的成为整个辽北省的笑料了,几乎断绝了他在省内上升的所有的路子。

    其次,省里边的态度让他不好过,下边的态度也挤兑的他更加的难受。

    当初,所谓的港商投资的赛马俱乐部与市政府的多个下属机关的合作,不少机构都直接参股其中,可是在审讯中李胖子等人交代在与市政府的多个机构谈判过程中,他们有过多次的贿略行为,而且李胖子他们手里边还留了证据。

    好吧,李胖子的这招算是彻底的把胡上都给上了粱山,他现在大概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了,查也不是,不查也不是,查了那便是和昌平市一大半的官员体系作对,不查的话,钟卫民和省领导都在盯着他的动作,想捂盖子都捂不住,他这两天,着急上火,嘴chún都起泡了,依然没有想到稳妥的解决方法。

    而且,墙倒众人推,这种时候,政法委〖书〗记饶长水,忽然在常委会上不经意间提到了要严肃处理在西郊强拆的拆迁公司负责人,在骗子港商暴lù之前,西郊已经有八栋房子被强拆掉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饶长水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剑指胡上都呢,拆迁公司是挂靠在市政府直属机关下边的,强拆的命令是胡上都在常委会上亲自定的调子,顺风顺水的时候自然是huāhuā轿子人抬人,形势比人强的时候,落井下石也是好不容手软,几分钟之间便把饶长水的提议定了调子,决定严肃对待西郊强拆事件。

    “钟〖书〗记现在大概正风得意着呢,他这个〖书〗记,现在终于名符其实了,这会儿大概正忙着招兵买马呢。”

    刘晓军呵呵一笑没有接这茬“钟〖书〗记还说要感谢你小子呢,说你是他的福星,每次碰到难题,遇上你向来都是迎刃而解,钟〖书〗记都说了,要不是你年纪小,都准备让称去给他当秘书了。”

    刘洵撇了撇嘴“这还是算了吧,我对当官可没兴趣,不过老爸你屡立奇功,钟卫民的嘉奖肯定是少不了的。此次之后,钟卫民这个〖书〗记倒是能暂时的立稳脚跟,只要不犯原则xìng错误,胡上都是没翻的机会了。我看呢,他老老实实干满这一届,政协的位置早就给他备好了,王中和这个人大主任离退下去也不远了,这人大主任的位子,迟早要给钟卫民兼着,他算是捡了个大便宜,应该大赏功臣啊。”

    刘晓军微微笑了笑没有多说,刘洵能够这么议论钟卫民,他可不行,虽然屋子里只有他父子两个,不过钟卫民捡了个大便宜,这个却是真的,负责的话,以胡上都的强势,再加上王中和和曹家的支持,他这个〖书〗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

    当然,刘晓军对钟卫民能够获利的这些也没有多去想过,之前想的,一来是能够不受胡上都的气,二来便是为西郊的那些人庆幸了,说到底,他和胡上都这种政客是不一样的。

    至于东河桥下那辆至今为止还留了个残骸的大皇冠,刘晓军也没有多去问刘洵,知道自己小子做事有分寸,当然,其实他已经从其他的途径知道了大致的事,胖子港商着实交代了不少的东西。

    倒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辆大皇冠的残骸就那么丢在东河桥下,居然没有拾荒的和收破烂的去处理掉,就那么一直摆放在东河桥下,曹家也没人过来拖走,刘洵就更没兴趣了,倒也成了昌平市的一道风景线,最近几天,昌平市的人有事没事儿人都喜欢到东河转悠一圈,专程看看那辆让横河曹家人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的车。

    之后父子两人便说起买房和买车的事,可惜刘晓军和周慧受对买房子都不感冒,感觉住在这个地方tǐng好,都习惯了,至于刘洵之前提出来的书房问题,周慧受已经在里边单独的给刘洵隔出来一间让他用,让刘洵很没脾气。

    至于买车嘛,他们自然是管不着刘洵了,让他自己决定,事实上,这买的车自然是刘洵自己用的,刘晓军这个局长有专车,周慧受上班几百米的距离则用不上。

    其实对车,刘洵最羡慕的倒是江雪妩那辆大排量的改装军用吉普,那车子改装的结实倒也罢了,他最眼红的其实是车上那块总参的牌照了,那玩意儿,都可以叫做特殊通行证了,那可不是有点关系就能搞得到的,开着这种牌照的车,闯闯红灯那啥的都是良好市民。

    刘洵却不想,他第二天无意中和成渝说起最近要买车的事之后,江大魔女居然找上门来“刘洵,听说你准备买车,妩姐把那辆吉普送你怎么样。

    刘洵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便把手伸到江雪妩的额头上mō了mō“妩姐,你没发烧吧。”

    被刘洵mō到光洁的额头,江雪妩脸上不自然的闪过一丝红晕,不过听到刘洵后边的话,江大魔女直接怒了,火药值哗啦啦的高涨。

    “刘……洵……”

    “咳咳,妩姐,你该不会是说真的吧,真要把那辆吉普车送给我?”

    “哼,你以为我像某人那样说话信口开河吗?前几天说了要送你,自然便是要送你的。”

    刘洵这才想起来,江雪妩前几天似乎确实提过这茬,不过自己没当真也就忘过脑后了,没想到这魔女是说真的呀。

    接下来刘洵才明白江大魔女为何要把车送给他。

    按照江大魔女的说法,这辆结实的吉普,只有在刘洵手中才能发扬光大,因为她开这车一年多,至今为止还没有做过刘洵在东河桥上做的那么剽悍的事

    按照江大魔女的逻辑,她以前的驾驶方法辱没了此车,在慎重的把钥匙交到刘洵手中后,江雪妩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刘洵一定要好好把这辆车发扬光大。

    发扬光大,刘洵对这个词很无语,莫非要自己没事儿便开着这车去撞毁一辆大皇冠才算没有辱没这车吗?刘洵心中不冒出一个疑问来。

    好吧,直到江雪妩走了之后,刘洵手里边还握着那把带着江雪妩体温的吉普车钥匙,这,这可以算是定信物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