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高齐偶尔也疯狂

    刘洵是第二天一大早便离开锦江市会昌平的,江雪妩三女还要在锦江呆一天,明天才回去。

    他早晨起来的时候,周瑞青已经上班去了,吃着早饭,刘洵却想到,昨晚自己和外公一直谈到两点多钟才睡觉,外公今年已经六十出头了,体力精力都大不如前,却还要早晨五六点钟起来处理文件,可以想象,若是到安南省主政一方,劳心劳力定然更累。

    想到外公渐生的华发,刘洵也不知道自己在后边推了一步让外公往上走一步,到底是对是错,若是在锦江当市委书记,肯定要轻松些吧。

    不过想到外公自少年时便抱有一腔壮志,若是此生没有实践的机会,只怕才是他最大的遗憾吧,对于他们这些政治家来,或许那才是他们的生命意义所在,另外一个时空,周瑞青退到政协时候的郁郁不得志刘洵是见过的,遂不再去多想这个,只看外公在知道自己能主政一方时候的(热rè)(情qíng)便知道,外公也是有满腔的抱负要施展的。

    坐在回昌平市的大巴上,刘洵却想起昨晚,两人准备休息的时候,外公最后却了几句不清不楚的话,刘洵还是早晨起来才想明白,感(情qíng)外公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是在暗示,辽北省这次要调动的,不仅是他,似乎省长朱利民似乎也要动一动。

    不过可以想象,朱利民这动一动和周瑞青的动一动可不一样,周瑞青是要到安南去再进一步走到正职省部级的位子上做封疆大吏而朱利民这次的动一动,怕就是要(日rì)薄西山,到中央落个闲职罢了。

    不过想来也是,钟卫民落得如此下场似乎也没什么奇怪。

    近一年来辽北省诸事多多,昌平市爆发了政法委书记刘东锣和市局副局长李向奎案锦江市爆发了市长李功涛案,这两次大案中作为省长的他首先要担负一定的领导责任,其次,两次案件处理的时候,他的做法难免给中央留下一个不作为的印象,尤其是李功涛案他表现出政治上的不成熟来,再加上他又属于坚定的保守派,这次被趁机调到中央任闲职也是(情qíng)理之中。反观秦立文这个省委书记就老谋深算的多,隐藏在幕后洞若观火,偶尔的推bō助澜这责任便没了他这个一把手的事(情qíng),这也算是辽北省政界的常青树了,始终屹立不倒,省委书记的宝座坐的牢牢的。

    朱利民调走也好,刘洵心中暗想,这人与外公不合自己(日rì)后在辽北省内搞实业,规模了还好,规模大了,作为省长,使个绊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倒不知道,中央掉走了朱利民之后,还会调来谁当省长。

    不过秦立文那边,找机会却是要犴访拜访,要多走动走动,不管怎么李功涛案秦立文是要承自己的(情qíng),而自己(日rì)后在省内搞实业,少不得他这个封疆大吏的支持,多走动走动自然是有好处的,刘洵在心中如是的想到。

    坐在大巴上,刘洵随手拿起车厢里边的一份报纸,上边写着,浙东省省委书记的昨天发表的讲话,讲话里边把纹州成了成了“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刘洵看了后会心的一笑,看来南巡(春chūn)风果真要吹满全国了,他记得,当初似乎就是这个人严厉的指责纹州是“和平演变温chuáng”吧现在倒是知道急着改口了,他从来就是支持纹州的。

    心中感慨一声邓公的影响力,果真是不同凡响,(春chūn)风要再一次的吹绿中国了。

    大巴的速度不快,斡刘洵到了昌平市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出了省运长途站的时候刘洵却是暗暗决定,自己是应该买个车了,一定要买个车。

    嘿嘿,他现在好歹也号称“刘一亿”了,一亿的(身shēn)价若是连个车都没有,那可太不过去了,郑强这个御用司机自己可不能给浪费了。

    郑强现在算是彻底的跟着刘洵干了,才几个月时间便成了百万富翁,在之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至于之前刘晓军准备安排他进市局工作的那茬,现在早就不提了,刘晓军也知道他跟着自己儿子发财了,也就没勉强郑强必须进重案组。

    刘洵回家的时候,刘晓军和饶长水在家里边喝酒,刘舢心中一乐,巧了,上次自己回来的时候,钟卫民、饶长水和自己老爸三个人在家喝酒,这次又是饶长水在,自家倒成了喝酒的好地方了。不过这也算奇事了,自家老爸一个正处有面子让市长和政法委书记过来喝酒,那可不是一般的正处能做到的。“小洵回来了”饶长水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看到刘洵,话的时候口舌也午些不清楚“这子,有出息,有出息,能赚钱不,还还能跟着培东学习长见识,以后,要……要成大器……老刘生了个好儿子……”

    刘洵瞥了眼桌上,上边已经有两个空瓶子了,第三个也喝了一半,看来两个人喝的倒是不少,下酒菜却是一个没有,只有半包见底的花生米。

    “爸,和饶叔这是干嘛呢,大白天的不上班,躲在家里边喝闷酒,下再菜也没炒两个,感(情qíng)还真是喝闷酒呢。

    “上班,上个鸟,姓胡的不把人看在眼里,还上个什么狗(屁pì)的班,不定哪天人家看我们不顺眼,转头便撸了。我和老子都是人家的眼中钉(肉ròu)中刺,爸好歹一个堂堂的市**局局长,被那姓胡的指挥市局的人去解决拆迁户的问题,子来,这***叫什么事。”

    “拆迁户?”刘洵疑huò的问了一句,对饶长水略显粗鲁的话方式倒是没觉得如何,饶长水和刘晓军原先都是军队体系出(身shēn)的,若是不会两句粗话那还成?

    饶长水起这个,刘晓军似乎也不大高兴的模样“让饶叔和,这事我提着就来气“哼,胡上都他好歹一个市委书记,作为国家干部人民公仆,在工作上,他怎么能这么硬着来,怎么能为了外人把刀子往自己市里边人民的(身shēn)上捅,怎么能让市局去做这样的事?”

    饶长水吐出一口酒气来,冷笑一声“姓钱的这事做的,不地道,现在搞改革了,要大搞经济建设,这没错,全国都是这个样子,都在招商引资,都在可劲儿的要发展经济,经济发展起来这自然是有好处的,大家都有好处,邓公都了嘛,这咱没得,可他不能为了招商引资便牺牲咱们昌平市老百姓的利益。”

    接下来饶长水和刘晓军两人喝着酒一人一句的,刘洵才了解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借着邓公南巡的东风,政府要大力的发展经济,这下好了,有人在扩大si人投资,这叫“先富起来”:有人在取消“集体所有制”的招牌,这叫“摘红帽子”:逃出去的sī营老板们一溜烟全都回来了,这叫“新时代的还乡团”。

    这些是sī营老板们的描述,但是现在的政府官员,他们更加渴望的是引资,尤其是引进外资,对于民间资本的重视制度依然不够。

    这倒不能是崇洋媚外,只不过整个国内的氛围皆是如此,以经济建设作中心被提出来之后,招商引资的数目便作为考核官员升迁的一个重要指标,国家对招商引资在税收上边的三免两减半政策皆是为了这个,地方上为了招商引资也是不断的为外资创造有利的条件,还不是为了引来外资,给他们的政绩填上一个沉每甸的筹码。当然,不能一概而论,真心要为人民做些实事的自然也有不少。

    全国都在招商引资,昌平市自然也不例外,胡上都上任的第一天伊始便把熊熊的大火烧到了招商局的头上,那是要人员给人员要编制给编制要经费给经费,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要给昌平市引来外资。

    第一把火烧下去了,这个主抓经济的市长第二把火接着烧,人大那边有有王中和的支持,市里边又有横河曹家的人过来帮他牵头认识市里边的一众企业家,胡上都便牵头市里边的企业家,要大搞经济发展,政府这边,把工作做的是风生水起,钟卫民一时之间居然被压在下风。

    这市招商局的规模扩大了三倍,效率似乎也增加了不少,就是半个月前左右,还真就给他们引来港商了,而且一来便是一条大肥鱼,这个港商,出口便是三千二百万港币的投资,而且还名言,后续还会陆续增加投资。

    这下可不得了,这可是三千两百万的港币投资,过去三十年里,整个昌平市投资的外资都没有这么多,这可是了不得的政绩。

    要知道,虽然现今大家对招商引资都很(热rè)(情qíng),内地政府不断的为外商投资和合资公司设立便利条件,但是在92年之前,来华投资的外商还是比较少的,规模也算不上大,就目前为止,似乎省内都没有引进过单笔达到三千万港币以上的外商投资,于是乎,这下昌平市(热rè)闹了,因为这笔高达三千万港币的外资沸腾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