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持续不断的打脸

    李胖子为首的骗子集团为祸东南亚国家好几年,早就挂在港澳警方的黑名单上,可惜的是,这伙人狡猾异常,打一枪换个地方,所以一直没有落网,倒不想这次,第一次在大陆作案便载了。香港澳门方面的警方,对大陆警方的警惕xìng及办案能力,都表示了高度的赞扬。

    刘晓军和和一个个香港警方的人握着手,都笑的合不拢嘴了,他自然是此次发现假港商的最大的功臣,当然,刘晓军现在最高兴的,也未必便是这桩功劳,他心中或许在感叹,西郊的人或许终于不必面临强拆的威胁了。

    港澳警方下午到昌平,不到晚上,关于假港商的(情qíng)况很快就在昌平市传播开来。官场上永远是传播消息最快的地方,更何况是这种关系到切(身shēn)利益的消息。

    值得庆幸的是,李胖子他们昨天在富丽华骗得的钱财还没来得及转移出去,几百万元全部暂存在银行之中,存折也在李胖子的(身shēn)上,确定了李胖子假港商的(身shēn)份,外边出钱参股的人沸反盈天,连省委省政府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关注,电话挂到了他的办公室,钟卫民不敢怠慢,当机立断,立马让市委的人马组织起来,把那些骗得的钱款开始归还给昨天签合同被骗的人。

    这些人,其实大多也算是昌平市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这才有余钱参与到港商的项目之中去购买股份,他们,几乎代表了昌平市一大半的商业人士,还包括三个中等规模的建筑商在内。

    在看到李胖子等人在东南亚的作案记录的时候,众人皆是心中一凉,按照港澳警方的描述,这伙骗子,基本在骗得钱财的一两天之内便有组织有计划…的撤离,这次要不是他们贪心了些,想要在昌平市骗三天骗到1500万才走,只怕他们这些人就要上当受骗了,到时候,辛苦一辈子的钱,兴许就要被骗走了。

    在对发现港商端倪的刘晓军感谢的同时,这些人心中,自然不自觉的便把曹家的人以及胡上都给恨上了,港商是曹家牵头让招商局认识的,港商的(身shēn)份是胡上都拍xiōng脯保证了外商资格的,他们的怨气,自然要撤到这两个人的(身shēn)上。

    曹杰伟现在在昌平市算是过街老鼠了,这些被骗的人,现在算是把他以及他背后的曹家以及胡上都,都给恨上了。

    钟卫民在富丽华组织人发钱,五六百万的被骗的钱财,两个小时就清帐了,至于领取到了被骗钱财的人,这些人领到钱之后,拍着xiōng口暗叫庆幸,佛纳甘富丽华出来之后,居然呼朋唤友的都赶到东河桥下去围观曹杰伟被撞下去摔毁的大皇冠。

    冒牌港商暴lù之前,大家只觉得曹杰伟的大皇冠够气派,够嚣张,现在看着东河桥下的一堆烂铁,围观的一大票人,皆拍手称快,认为此举大快人心,恶人便应该有这样的报应,而且,也不知道是谁事先知道了大皇冠是刘洵撞下东河桥的,这下这些人更高兴了,刘晓军收拾了假冒港商,做儿子的也不得了,先自家老子一步收拾了横河曹家的人,还能让曹杰伟忍气吞声,他们倒是直呼刘洵英雄了得,虎父无犬子。

    不过这些〖言曹杰伟的耳朵里,直把这小子给气了个半死,被撞毁了一辆好言十万的车,没有人同(情qíng)不说,还要遭人奚落被人幸灾乐祸沦为笑料,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把刘洵给恨上了,而且,这会儿的昌平市他也呆不下去了,当天晚上便匆忙返回横河曹家。

    当然,事(情qíng)自然不会就此结束,这次冒牌港商事件可谓是牵扯众多,既然胡上都没办法捂就子,那自然便要有人承担责任,显然,他这个市长自然是承担责任的首选人物。

    曹杰伟虽然当天便离开昌平市回横河去了,但是曹家肯定要有上得了台面的重要人士出面解决此事,起码的道歉还是有必要的,除非横河曹家不入昌平市。

    当然,最先倒霉的不是曹家,不是胡上都,而是昌平市招商局的局长。

    这个局长,之前在昌平市算是最不得意的正处级之一了,招商局虽然是正处级的衙门,在南巡之前却没有什么作用,手下三两个喽愣都是歪瓜裂枣,好不容易胡上都要大肆发展招商局,却出了这档子的事(情qíng)。

    没说的,有招商局的局长顶在前边,胡上都自然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来当替罪羊,在港澳警方带走李胖子等人的当天,招商局的局长也被撤了职,这次新走马上任的局长,自然轮到钟卫民来任命,而且任命的还是。

    而接下来倒霉的人依然不是胡上都,而是曹杰伟这可怜的孩子,这厮大约是流年不利,先是耍酷撞到了刘洵手中,被刘洵毫不犹豫的毁了几十万的车不说,还被吓出了一(身shēn)的冷汗,然后转眼之间,自己从香港找来的港商居然是个大骗子,原本还对自己无比巴结的一众商人,转眼之间就把他当成了落水狗来奚落,可是,这还不算完,

    他的倒霉,还要继续持续下去。

    刘洵也是第二天到了成渝的家中才知道这件事的,他原本是想去看看高黛儿这小妞的,虽然高黛儿tuǐ上和胳膊上的擦伤不是很严重,但是总归要关心一下,刘洵却没想到,他到了成渝家中,却见到了原本应该在德顺的高齐,不过这小子这会儿正一脸的哭丧相,见到刘洵立马眼神中大放光彩。

    “洵哥,洵少,你可算来了,我可是专程来找你和黛儿姐寻求庇护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老爸他放话要扒了我的皮,你们两个要是不救我,那我就惨了,现在也只有洵少能救我了。”“你不是跟着卫哥在德顺的碧桂苑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刘洵有些疑huò,不知道这小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知道高齐的老子应该是西南军区的司令员高初,不明白这小子为何要被他家老子威胁扒皮。

    正说着,成渝从卧室里走出来“刘洵,高齐这小子很有你的风范呢,曹杰伟也真是可怜,刚刚被你砸了皇冠,这会儿人家在横河的夜场就被高齐这小子给砸了个稀巴烂,还没处找人说理去,打碎了牙齿要自己咽下去。”

    “活该,。萝,这就是得罪本大小姐的下场,哼哼”高黛儿说着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又看了刘洵一眼分明是在警告刘洵,不要得罪自己。

    江雪妩也在一边咯咯咯的很没形象的笑起来,笑着还在高齐的肩膀上使劲的拍了两下,夸这小子有出息,有自己的风范。

    然后,刘洵居然在高齐这小子脸上看到了罕见的受宠若惊的神sè,好吧,刘洵必须承认,高大魔女确实是很强悍的人,连高齐被夸两句都是这副表(情qíng),可想而知高大魔女在京城的威风程度了,由此可以想到,作为小魔女的高黛儿,大约也是威风十足。

    接下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刘洵这才知道,感(情qíng)曹杰伟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原来,在那天他和曹杰伟发生冲突的当天晚上,高齐便从江雪妩的电话中知道了高黛儿险些被曹杰伟疯狂驾车给撞了的事(情qíng),而且还擦破了皮,这小子一听当场就火了,这还了得,高家的人,什么时候连横河曹家的小喽罗都敢招惹了?当然,也就他敢说曹杰伟是小喽罗了。

    刘洵原本以为高齐和单秀玲是一类的人,属于理xìng成分比较重的那种,却不想,这小子其实骨子里和高黛儿一样,照样是魔xìng十足,只不过之前被掩饰着没有被发现,这次听说高黛儿受了“欺负”二话不说,这小子连夜便从德顺出发到横河去了。

    按照这小子的想法,原本他是想亲自去把曹杰伟的大皇冠给砸了,再顺手把那小子给揍成猪头的,却不想刘洵过于剽悍,当场便毁了曹杰伟的车,这可不成,他自认为即便自己经商不如洵少,这踩人总应该踩的更爽点。车被刘洵毁了,他就要做更大的动静来给高黛儿出气。

    于是乎,这小子立马动起了心思,然后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横河一家规模不小档次不低的夜场名叫帝豪,是曹杰伟在背后经营的,他二话不说,也不知道从哪儿纠集了一批军痞,连夜便赶到了横河进了人家的俱乐部。

    到了帝豪,这小子原本还寻思着要找个什么借口来借机发飙的,却没想到,他在帝豪里边不小心打破了对方一个烟灰缸,对方张口便要2000块赔偿,这下好了,这分明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嘛,好吧,现成的借口都送上门来,都不用他去刻意的制造,嘿嘿,估mō着高齐还在心中感jī着对方给了自己这么好一个借口。

    于是乎,据不掏钱的高齐被对方武力威胁之后,这个名叫帝豪的高档夜场,不到半个小时便被上百个膀大腰圆的军人给围了。

    这些人都是接了命令过来的,知道有人能给兜得住事(情qíng),自然无所顾忌,然后一人拿着一个锤子和工兵铲之类的东西便进了帝豪,除了留了一半人在外边警戒不让闲杂人等进去之后,五分钟对帝豪完成了清场,然后这些个剽悍的军人便从帝豪的一楼开始砸上去,一直砸到三楼,能砸烂的东西,基本都给砸了个稀巴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