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悲催胡上都

    出了这等事(情qíng),富丽华在场的六个市委常委再也没心(情qíng)去管刘洵和曹杰伟之间昨晚的事(情qíng),心思全部放在了港商的(身shēn)上。

    这六个常委,除了钟卫民之外,其余的五个,都是听闻了昨晚港商和曹杰伟在东河桥上受惊的事(情qíng),所以一大早的便被胡上都叫过来给压惊的,现在,港商投资的事(情qíng)是昌平市的头等大事,所以虽然有些不(情qíng)愿,他们还是赶过来了,对刘洵这个肇事者自然有怨气的,他们却不想,一大早在富丽华,居然听到市委〖书〗记钟卫民曝出假港商事件。

    他们都是市委常委,总不会认为钟卫民是在拿这种事(情qíng)和他们开玩笑,既然不是开玩笑,那钟卫民的话自然不应该是空xué来风了,这种事(情qíng),如果乱说,那可真是要承担责任的。

    刘晓军很快便让市局的〖警〗察对富丽华布控的时候,不过看到那肚子圆滚滚的李姓港商在见到〖警〗察控制了他们的人(身shēn)〖自〗由的时候那煞白的脸sè,现在,便是傻子都不知道不对劲了,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老油条,如果心中没鬼,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是哪儿来的?

    于是乎,这些人立马便察觉,只怕,钟卫民说的未必空xué来风,李胖子这个所谓的港商,兴许真有些问题呢,意识到这点,胡上都的脸sè瞬间变的苍白,连带着政府那边的官员,一个个都是脸sè煞白,港商的事(情qíng),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shēn),政府直属机构的人,几乎一大半被牵扯在里边,如果港商出了问题,那他们这些人的问题便大了。

    不过,胡上都心中却也未必便没有存着侥幸。这个港商是自己外甥从香港牵线的,应该不可能是假的吧?胡上都在心中自我安慰着。

    “李先生,今天你就安心的呆在这里吧,我钟卫民在这儿保证,如果是我们市委的工作失误造成了李先生的损失,我钟卫民,愿意为此承担政治责任。”

    钟卫民的话说的铿锵有力,胡上都听着却是脸sè一白,他知道钟卫民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如果港商是真的,那钟卫民自然要为他刚刚的话来承担责任,可如果是假的,那就需要他胡上都来背这责任了,毕竟,港商从引子到牵头,都是他胡上都一手在负责的,他不担责任谁担?

    官场上永远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一大早大家还在议论着大皇冠被撞下东河桥的事(情qíng),还一个个描述的绘声绘sè的各种版本在众人之间流传,可是到了上午九点钟,大家开始议论的话题便换成了冒牌港商的事(情qíng)。

    皇冠掉下东河桥的事(情qíng)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说说笑笑也就罢了,不过港商的事(情qíng)与昌平市的很多人都是息息相关的,孰轻孰重自然不会给搞反了。

    消息最初也不知道消息是从哪儿流出去的,总之,还不到九点钟的时候,关于冒牌港商的事(情qíng)便在昌平市的某个阶层里边传播开来,只用了不到一个两个小时的时间,早上发生在富丽华的事(情qíng)便传播出去了,大伙似乎都知道了港商极有可能是假冒的事(情qíng),而富丽华被市局层层布控不让外人接触似乎也间接地证明了这一点。

    这下可不得了,就在昨天的时候,港商李胖子还在富丽华大肆的描述着赛马俱乐部的前景,胡上都这个市长还在富丽华坐镇,而就在昨天的时候,还有人提着大把的现金在富丽华和港商签订了股份转换的合同。

    这些人大多都huā了六千到六万元不等的钱,获得了一股到十股的赛马俱乐部的股份。

    这年头,万元户都是稀罕物,六万块自然不是一笔小钱,而且,被邀请到富丽华的,基本在昌平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能拿出六万元入股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一般的人。

    这些人在知道港商有可能是假冒的之后,那还得了,六万元被骗了,那可不是小数目。

    于是乎,从早上九点钟开始,胡上都的电话便响个不停,上午的时候,差点被打爆了,或者应该说是,从早上九点钟开始,整个市政府的电话,一上午都响个不停,电话中,几乎千篇一律,全部在询问港商事件到底是真是假。

    政井的人哪知道李胖子这牟港商到底是真是假,连胡上都都不确定,自然无法给人做出满意的回答。

    这可不得了,昨天huā钱朝港商购买股份的钱数高达五六百万,涉及到的昌平市的商人更是高达数百人,这些人或买了一股或买了数股,

    总之他们都huā钱购买了股份,如果港商是假的,那还得了?

    这些人,在昌平市代表着绝大部分的利益群体,他们要是闹起来,那还了得?这和一般的群众xìng事件可不一样,这些人,都是在市里边有着一定影响力的人,或者有些根本就是市里边的官员被港商说动了,让家里人拿着钱去入股。

    到上午十点的时候,便开始有人陆续聚集到了市政井,要求胡上都给个答复给个说法。

    胡上都现在还烦着,哪能给这些人什么答复,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最后的结果如何,自然只让他们耐心等待,这些人社会地位非同一般,人家朝胡上都要答复,胡上都还不能让市局的人过来赶人,只能耐心的安抚这些人的(情qíng)绪,告诉他们,下午的时候就会有结果。

    无法从政府这边获得答复,这些人自然不会满意,他们是拿了真金白银过去的,可不希望就这样打了水漂。

    有些人便想到了,港商是曹家的人牵头引进的,现在富丽华被市局控制住不让外人进去接触港商,但是可以找曹杰伟啊,有人不小心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其他人立马便反应过来,对啊,不应该找曹家的人吗,这港商,可是曹家和政府联合作出的担保。

    于是于,原本聚集在政府的人,到了中午时分,哗啦啦的一大片便朝着曹杰伟住的地方拥过去讨个说法。

    胡上都这时候还在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假的,千万不要是假的,如果港商是假的话,那他这个负责的市长是要承担责任的,而且此次的事(情qíng)影响巨大,可不是想捂盖子便能捂住的,他之前为了把政绩捞在手中,都把项目提前上报了省委,再加上昌平市有如此多的政府机关和商人参与,哪能捂住。

    到了中午的时候,胡上都更加的烦躁了,因为他甚至接到了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电话,两个辽北省的一二把手,都不约而同在问他昌平市的港商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的这个项目,在整个辽北省的外资引进中,数额都算是比较抢眼的,秦立文和朱利民之前都关注过,这下,胡上都可不好收场了,对两位大佬的责问,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应付着,心里边却在咒骂着把事(情qíng)捅到省里边的人不得好死。

    事(情qíng)到了这个地步,对胡上都来说,其实已经是异常的危险了,对他来说,如果港商是冒牌货,那基本便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要结束了,顶多干满这一届,上升的路子算是彻底给堵死了。

    胡上都之前在锦江市做常务副市长,和一把手周瑞青便有着工作上的矛盾,再加上他政治投机失败,来昌平市当市长已经是在暗贬了,他把全部的政治生命都压在引进外资上边,只要这次外资引进成功了,昌平市一大半的主要官员都会被他绑在自己的战车上,那样的话,即便钟卫民是一把手,也会被他压的抬不起头来,政治生命获得第二(春chūn)指(日rì)可待。

    之前的他从来没有去想过港商会是骗子这种(情qíng)况,现在的他不得不去考虑这个后果了,如果港商是骗子的话,他几乎能够想到,被他绑在战车上的人,一大半要恨死他了,剩下的估计也是离心离德,他在昌平市,肯定是要成为孤家寡人的,那些个被骗的商人,包括几大建筑商等,几乎代表着整个昌平市的商人群体。

    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在港澳方面的〖警〗察赶到昌平市的时候,胡上都最后一丝侥幸再也没有了。

    港澳方面的警责不仅带来了对以李姓港商为首的骗子团伙的通缉令,同时还带来了大量这些骗子团伙在东南亚行骗的证据,至于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不能确定的李姓港商的(身shēn)份,现在也被香港警方彻查清楚,李胖子正是这个骗子团伙的首脑人物,只是以前的时候一直没有暴lù出来,现在第一次在大陆行骗便原形毕lù,不得不说,他们运气很不好。

    在香港警方的叙述中,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伙以李姓港商为首的骗子团伙在东南亚国家之中可是大大有名,这伙人犯罪高智商化,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他们在东南亚行骗,已经持续了长达六年之久,累计骗取的钱财也高达几千万港币之多,在香港警方的通缉名单上边也是名列前茅的,当然,这也是李胖子为何能拿出三千万港币的存折来取信昌平市市政府,他们这几年累计骗取的钱财,除去huā销,大约也就是这个数了,也算是被一网打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