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富丽华很热闹

    高黛儿tuǐ上边擦破的地方终究还是没有脱下kù子让刘洵给上药,被江雪妩不屑的取消为一个有心没胆,一个有胆没心,不过江雪妩给高黛儿上药的时候,刘洵这小子是在一边看着的,啧啧,那大片的白腻,他似乎这才发现,高黛儿小妞的tuǐ也是很细很长的……

    等刘洵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在成渝那边耽误了不短的时间,他到家的时候刘晓军还在家中等着他没有入睡,当然,其实是等着刘洵手里边的那份材料,刘洵之前便打电话告诉了刘晓军这件事。

    进了客厅,只把那份国际刑警组织传过来的材料大致看了一下,刘晓军立马便确定了这伙港商是骗子的(身shēn)份,虽然为首的矮冬瓜不在这份材料之中,不过整个港商团队,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港澳警方通缉的人物,这足够说明问题了,矮冬瓜不在材料上边,那说明他极有可能是幕后的人物,兴许还是一条大鱼。

    刘晓军也不敢怠慢,港商的事(情qíng)牵扯甚多,除了涉及到大笔的钱财之外,还牵扯到昌平市市政府一大半的官员,市政府下属的直属机关,一大半的都参股,再加上下午声势浩大的股份转让事件,其实已经牵扯到了很多人的利益。

    所以,虽然已经大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刘晓军也不敢怠慢,他还是立马便给饶长水和钟卫民都挂了电话,钟卫民自然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也意识到了似乎他的机会来了,马上让刘晓军带着那份材料连夜便赶到市委一号院去找他夜谈,这可是关乎他政治生命的大事件,这些(日rì)子以来,他也算是受够了那个港商的鸟气胡上都利用外商投资,联合昌平市的官员挤兑的他这个一把手反倒没有了立足之地。

    等刘晓军走了之后刘洵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忘了把自己今晚的壮举告诉老爸,不过随即摇了摇头,既然港商都是假的,那自然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横河曹家“哼,他们还是为自己担心吧,高黛儿那小妞可不是好惹的,胳膊和tuǐ上虽然仅仅识破了点皮,总归要有人付出代价。

    当然,刘洵原本以为,曹杰伟和那个矮冬瓜港商,今晚便会奈不住寂寞,让胡上都去给他们出头他还想着,到时候钟卫民和胡上都凑在一起,再加上一个假冒港商,到底会有多(热rè)闹,不过倒是没想到,他老爸刘晓军到钟卫民家中去一晚上没有回来,他自己在家中也一夜安然无事,似乎昨晚东河桥上边的事(情qíng)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任何人准备来找他的麻烦,不(禁jìn)心下暗奇莫非曹杰伟和港商都准备忍下这口气?要知道,自己昨晚差点把两人吓的尿kù子,外加一辆近百万的车,这口气可没那么容易咽下去的。

    刘洵可不知道,曹杰伟已经被江雪妩当场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个车牌号给镇住了,当晚回去之后,曹杰伟便让家人帮忙查那个车牌号的主人到底是谁的,在没查清楚之前,他肯定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至于那港商似乎也从曹杰伟事后诡异的反应之中察觉到了什么,没有强出头,所以刘洵这天晚上才能睡个好觉。

    不过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昌平市才多大点的地方那么一辆豪华的大皇冠躺在东河桥下给摔个稀巴烂,想不引人注目都不成而这辆皇冠,几乎是曹杰伟的代名词,所以,消息马上便传开了,刘洵在第二天天刚méngméng亮便接到了刘晓军的电话。

    “臭小子,东河桥下边的那辆皇冠是不是你做的好事?”

    刘洵听出刘晓军话里边没有严厉的意思,听语气便知道他心(情qíng)是大好,估计已经取得子什么突破xìng的进展。

    “爸,政府的反应真是后知后觉啊,昨晚的事(情qíng)今天才传到你的耳朵里。…,刘洵半眯着睡眼开着玩笑,倒是奇怪,老爸居然不先批评自己一顿,也没有问自己缘由,这可不是刘晓军的作风啊。

    “你呀,就不能消停点,钟〖书〗记和胡市长都在富丽华等着你过来说明(情qíng)况。…,说完刘晓军便挂了电话,让刘洵马上到富丽华去。

    刘洵低头看了看表,才早上六点多,也不知道是谁在这会儿把事(情qíng)捅到了胡上都那儿,他居然一大早便跑到港商下榻的富丽华来解决这件事,至于钟卫民和自己老爸嘛,想必是一夜没睡吧。

    等刘舟赶到富丽华的时候才不到七点钟,富丽华外边却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市里边的一到六号车,几乎全在。

    钟卫民的秘书在富丽华的门口把刘洵引进去的时候,恰好听到胡上都在港商下榻的(套tào)间里边指着刘晓军在教训着。

    “刘晓军,你是咱们昌平卒的公安局局长我是怎么管理治安的?你怎么教育你家孩子的?小小年纪便是一派纨绔作风,才十几岁便敢起了歹心,连港商都敢谋杀,你这个局长,我看不称职。”

    “胡市长,这大帽子还是不要乱扣的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看你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刘洵半眯着眼睛走进来,一句话便给胡上都呛过去,对这个人他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不过是个政治投机分子罢了,十足的小人一个。

    “你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刘晓军家的好儿子,怪不得昨晚那么胆大,你给我说说,谁教你这么说话的?谁让你这么说话的?这里是你撤野的地方吗?我们昌平市是一个能给外商创造良好环境的地级市,不是盗匪横行目无法纪的地方,我建议,对刘晓军的儿子刘洵立案调查。”

    钟卫民却不合时宜的敲了敲桌子“胡市长,我看这不大合适吧,事(情qíng)不是还没有搞清楚吗?”

    “有什么不合适,有什么不清楚,东河下边的那辆皇冠还不清楚吗,莫不成要让杰伟和李先生都坐在那辆车里边才清楚?要他连人带车撞下去才清楚?”胡上都现在对钟卫民说话也是毫不客气,倒像是他才是一把手。

    刘洵自顾自的走到沙发上坐下“胡市长,我爸在家怎么教育我就不需要你插手了,不过昨晚的事(情qíng)嘛,我看你还是好好问问你外甥的好,别弄的收不了场,至于这个所谓的港商李先生嘛,呵呵,胡市长可得好好的张大眼睛瞧瞧了。”

    (套tào)间里边几个人,有六个是昌平市的市委常委,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刘洵,这,这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人吗,有人敢这么和胡上都说话吗?

    钟卫民却在一边适时的接过口“胡市长,昨晚的东河上的事(情qíng)暂且撇过一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qíng)需要我们来解决,事实上,根据我们的调查,以李先生为首的港商团队,实际上上一伙活跃在东南亚各国的骗子团伙……”

    钟卫民没说完便被矮冬瓜港商打断“NO,NO,钟〖书〗记,你搞错了吧,我是来昌平市投资的外商,我来是受到曹家人的邀请,是为了昌平市的发展,如果你们不愿意让我在昌平市投资,我可以立马带着我的团队撤走。我知道你和胡市长之间有矛盾,但是请不要把矛盾牵扯到我的(身shēn)上,对于昨晚刘局长家的儿子对我造成的惊吓,我保留追究责任的意见,但是请钟〖书〗记不要污蔑我。胡市长,你来看看,我是带着诚意来昌平市投资的,但是……”

    他这么一说,倒像是钟卫民因为港商对他和胡上都的区别对待而扩大打击面打击报复。

    “钟〖书〗记,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说出去是要负责任的,李先生是招商局的同志和曹家合作一起找来的外商,怎么可能是骗子?我们昌平市的发展,是离不开像李先生这样的人的支持的……”

    “胡市长,你说的这个我自然是清楚的,不过关于李先生他们的设分,实际上我们已经取得了国际刑警组织的备案,我现在可以肯定的说,李先生的港商团队中,三分之二的人员都是港澳警方通缉的骗子团伙,我们也与港澳方面的警方取得了联系,他们的人在下午就要到达。”

    “这不可能,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莫非横河曹家的人就这么值得我们昌平市的人信任?”

    刘洵不yīn不阳的来了一句,大家这才似乎想到,关于港商,这是曹家的人牵线的,说是能够确认(身shēn)份,市政府这边也通过曹家确认过,但是凭什么曹家就不可能被骗?

    “钟〖书〗记,你这是污蔑,我要撤资,胡市长,你也看到了,钟〖书〗记并不欢迎我在昌平市的投资,而是找借口想要赶走我,我看这儿已经不大适合我来投资了,我要马上离开……”

    “不不不,李先生称大概还没有搞清楚(情qíng)况,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是活跃在东南亚的骗子团伙,港澳方面的警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下午便能到达,在他们到达之前,我们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你的人(身shēn)〖自〗由的。”刘晓军微笑着说了一句“我已经让重案组的人控制了你的团队中所有人的活动范围,在港澳警方到达之前,你们暂时不能离开了。”

    “NO,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没权力这样做……”

    矮冬瓜的脸上,瞬间变的煞白,便是胡上都都能看出不对劲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