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假冒港商

    曹杰伟被江大魔女一句话差点给憋出内伤来,头也不回的拉了港商便打丰离开,不过他对港商也留了个心眼,没有和港商说这几个人有背景的事。

    只看到江雪妩那个军A3打头的车牌,他知道这事不适合自己捅出来,兴许被打落了牙齿自己得吞回肚子里不说,还要有些别的后遗症,不过到底年少气盛,曹杰伟自己不想去捅刘洵这个马蜂窝,那便由这个港商去试探试探到底是哪路的神仙吧。

    哼,想必堂堂香港过来的港商豪客,总不会对这种险些丢了xìng命的事(情qíng)忍气吞声,只要稍微到胡上都等市领导面前lù个口风就好,出了这样的事,市里边总归要给港商一个交代,市政府一大票的字员都被绑在港商的项目上边,一门心思想着港商的投资,若是不去给港出头才怪,曹杰伟倒像看看狗咬狗两嘴毛的mō样。

    “哼,刘洵,你等着”曹杰伟在车上使劲的握了握拳头,嘴角也不自觉的流lù出yīn狠的笑容来,他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这副表(情qíng)被前座的港商从后视镜中尽收眼底。

    等曹杰伟离开之后,东海大桥上的四人忽然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刘洵边笑边对江雪妩竖了竖大拇指“真他妈的解气,妩姐刚才的话,太霸气太解气了,不愧是女中豪杰,我看曹杰伟要被气出内伤来,对了,妩姐,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江家的人了?”

    成渝嗔笑着在刘洵肩膀上拍了拍“不许说粗话,不过刚刚真的很解气啊,尤其是妩姐最后的那句话,我看那曹杰伟的脸sè都变青了,不知道有没有吐血。”

    江雪妩似乎大姐头看小弟的眼神从上到下把刘洵给打量了一番“不错不错,刘洵有长进,刚刚就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哼哼,这种人,就该这么收拾。

    那啥,刚才我口误,你不是我们江家的人,而是高家的人。”说着忽然恶作剧般的把高黛儿往刘洵(身shēn)边一推。

    刘洵略微有些尴尬的一笑“黛儿,刚才那姓曹的开车没有伤到你吧。”“哼,人家才不要你装模作样的关心。”高黛儿说着傲jiāo的把小

    脸扭到一边不去看刘洵,不过想到刘洵刚刚给自己出气的mō样,还是忍不住有些小甜mì,他,是因为自己才那么疯狂把大皇冠给撞到东河下边吧,哼哼,他,这算是紧张自己吗?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

    “看看看,黛儿的脸红了,我们的京城小魔女,怀(春chūn)了……………”江雪妩毫无形象的大呼小叫着,她倒是忘了,高黛儿只是小魔女的,她却是大魔女。

    “刚才还真是惊心动魄,我在旁边看的都是心惊(肉ròu)跳,生怕你手一抖就把对方给人道毁灭了,东河桥那么高,掉下去肯定没有活路。”

    成渝说着可(爱ài)的拍了拍xiōng口“对了,刘洵,如果那小子最后关头若是不从车上下来,你是不是也要把车给推到东桥下?”刘洵微微一笑“哼,他如果真能坚持住不下车,那倒是个人物,我倒要高看他一眼。不过可惜,他没有这么的胆量和气魄。”

    刘洵说着稍微顿了下,脸上嘿嘿的笑起来“再说,成渝姐,我哪有杀人的胆量,刚刚拼的就是胆略和魄力,看谁先熬不住,我就赌他看重自己的生命比那辆车重要,比他的脸面重要。反正车掉下去了,如果他在车里,死掉的可能xìng比较大,事后我却未必被判死刑,对他来说不合算,他是生意人,肯定先考虑合算不合算。嘿,其实他只要再多坚持一秒只怕我就要停下来了,我可没胆量把有人的车给撞下去,可惜啊,他不敢赌这一秒,要是赌了,我倒真要高看他一眼。”

    三女默然,成渝心中暗道,你刚才分明就是一副要置人于死地的mō样,哪有半点的犹豫,旁人哪能看得出来你不敢把对方连人带车给推下去,那曹杰伟指不定还在庆幸自己提前一秒下了车呢。

    江雪妩笑的huā枝招展“不知道那姓曹的听到你这句话,会不会真的被气的吐血了。”

    娄黛儿也憋着笑,就是不给刘洵正脸看。

    让人奇怪的是,这四人,谁也没有去担心刘洵把那辆几十子的皇冠给推倒东河桥下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来。无论是高黛儿还是江雪妩、

    成渝,三女谁也没把所谓的横河曹家放在眼中,至于刘洵,哼高黛儿的tuǐ上和胳膊上被擦破了点皮,问题不是很严重,几人也就没准备去医院,到成渝家中包扎一下就好,成渝和江雪妩都是〖警〗察,自然常备伤药,几人便准备驱车到成渝的公寓中。

    上车的时候刘洵还特意的围着吉普转了两圈,仔细的看了看刚刚和皇冠接触过的保险杠,除了掉了点*之外,居然没有发生一点的形变“啧啧,妩姐,你这车不愧是改装过的军车,真结实,抵得上一般的防弹车了,以后看谁不爽了,直接开着撞上去,铁定不用担心自己的车受损。”

    “喜欢的话妩姐送你怎么样?”江雪妩半抚着额头的秀发,一副mí死人不偿命的mō样,高黛儿却是一副某人是乡巴佬的不屑mō样,成渝只是捂着嘴看着几个人笑。

    “额,那啥……”刘洵可不敢把江矢魔女的话当真。

    上了车的时候刘洵才想起来,被曹杰伟这么一打岔,自己正事还没做呢,真是晦气,赶忙问起江雪妩港商的事(情qíng)。

    江雪妩撇了撇嘴“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呢,亏得我们黛儿mō黑也要赶来昌平市给你送材料,某人还出口伤人。”

    “好了好了,我都给黛儿道歉了不是?”刘洵赶紧腆着脸笑了笑。

    “那也要黛儿原谅某人才行,黛儿,你说是不是啊。”成渝揶揄了一句。

    “哼……”高黛儿高昂着小脸。

    江雪妩好笑的看了一眼,这才微微的出了一口气“刘洵,这些骗子碰上你小子也是活该倒霉,你那双眼睛也不知道怎么长的,似乎天生就能识破骗子,上次在美国的黑杰克如此,这次的港商还是如此。

    “嘿嘿,那妩姐是确定了,那些人真的是假港商?”江雪妩这么一说刘洵立马来了兴致,虽然之前便有好几分把握,不过国际刑警组织的确认更有说服力,听江雪妩的意思,似乎一句确定了那些人的(身shēn)份。

    江雪妩点了点头“基本可以确定,那伙人应该是假港商的,我把你给我的那些照片发到国际刑警组织请以前的同志帮忙查档,这一查果真查出来一些东西,也不知道你小子之前没有证据怎么就能认定对方存在问题。”

    江雪妩说着把一叠传真的材料递给刘洵“哼,为了你小子,这次又违反纪律了,自己看吧。”

    “反正妩姐为了他违反纪律也不是第一次了。”成渝忽然调侃了江雪妩一句。

    刘洵也没有注意到,江雪妩在听到这句调侃的时候居然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脸红,只不过车厢中的人这会儿注意力都不在这上边。

    刘洵拿过那份材料看起来,材料不少,也亏得江雪妩这么短的时间便搞到这么多,不过里边的材料内容和刘洵的猜测却有些出入,因为刘洵给的那些照片里,属于诈骗团伙的人,不是刘洵猜测的那个矮冬瓜,反倒是那几个考察团的人以及那个妖娆(身shēn)段的女人,至于这个矮冬瓜似的胖子港商,明面上的(身shēn)份却是合法的,至少目前还没有发现劣迹。

    就这份材料上边所言,以那个长相妖媚的女子为首的骗子集团,主要活跃于东南亚的国家之中,在这些国家进行过多次诈骗,香港和澳门警方都有在通缉,至于到大陆来行骗,这大概是第一次。

    而看到这份材料,刘洵也明白了,为何曹家和市里边的领导都被骗过去了,感(情qíng)这个胖子港商,明面上的(身shēn)份还真能把人给糊弄过去,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港商,再加上还随(身shēn)携带者三千二百万港币的存折,让别人想不相信都不行。

    看着材料,刘洵会心的笑了起来,他倒想看看,胡上都那些人看到这份材料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当然,他更加期待的是,想要看看明天的时候曹杰伟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可不认为曹杰伟会就此揭过这件事。

    而横河曹家的第三代在昌平市被人恐吓甚至受到生命威胁,还损失了一辆价值近百万的大皇冠,这件事总不会在昌平市没有一丝bō澜,东河下边的大皇冠的残骸,只怕到不了明天就被人发现了,整个昌平市,挂着五个八的大皇冠,也只有曹杰伟这一辆了。

    嘿嘿,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搅混水,到底能把昌平市的政局搅乱成什么样子,不过总归不会让胡上都这些人好过就是了,这人和自己老爸不合,他得势了,刘晓军可就没好(日rì)子过了。

    到了成渝家中,成渝拿出自备的药酒和棉签,江雪妩却挤兑着让刘洵给高黛儿清理伤口和上药。

    当然,这个自然无所谓,只是包扎伤口罢了,高黛儿扭着头不理刘洵,刘洵被江大魔女挤兑着把胳膊上的伤口给清理好了,不过,高黛儿破皮的可不止是胳膊,似乎,她的tuǐ上也被擦破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