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刘洵也嚣张!!!

    “妩姐,我们是不是应该过去,让刘洵算了吧?他这样,好危险的样子。”高黛儿这时候倒没了小魔女的mō样,一副担忧再表(情qíng),生怕刘洵不小心把车推到东河里。皇冠车倒是小事,关键上边还有一条人命,出了人命就是大事了。

    “活该”亨,黛儿,你可不用忘了,刚才曹杰伟差点撞到你出了大事,刘洵这是帮你出气呢,不用管,他有分寸。”

    成渝也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高黛儿“黛儿,某人这可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我们的小黛儿不应该高兴才是吗?”

    “切,才不是呢,我是小魔女,人家才不要理我呢,他刚才的话你们又不是没有听到。”

    高黛儿嘴上说着,不过三人的眼睛却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刘洵开着的大排量吉普和曹杰伟的皇冠,那儿,正上演着一幕惊心动魄的战争,皇冠车,离东河桥的外沿越来越近了,尾部延伸出去的部分越来越多。

    “成渝姐,你说他在车里边能看到对方的车轮到什么地方了吗?我们是不是要过去劝劝他,要不,要不算了吧,我都不计较了,真的。”

    “难得呀,我们京城继本大小姐之后的小魔女,居然肯原谅别人的冒犯了,看来我们的黛儿,对某人还真是担心啊。”江雪妩依然在调侃着,不过三人其实都把心提在嗓子眼里,生怕刘洵脚下一抖,油门稍稍一大皇冠车肯定瞬间就掉下东河桥,三人的脚步不自觉的便往刘洵那边走过去。

    刚才港商受不住压下下车的时候曹杰伟原本还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软蛋,现在却轮到他自己了。

    他倒是想在车上多撑一会儿,赌刘洵不敢把他的车撞下东河,不过看这对面驾驶座上面目表(情qíng)的刘洵再看看依然坚定不移的在前移的吉普车,曹杰伟表面上硬撑着口中却已经开始念念有词的祈祷“他会停下的,会停下的,他知道杀人的后果,他下一秒就会停下的……”

    可惜的是刘洵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或者说听到了也未必在意他的话,吉普依然坚定不移的推着大皇冠往前走,大半个后备箱的部位都延伸到了东河桥的外围空出,一副誓要把皇冠推下东河桥的mō样。

    等到桥(身shēn)边的栏杆被完全的撞断,听着破碎的栏杆掉到东河桥下摔的粉碎的声音,看着皇冠的后轮已经到了东河桥的边缘上,只差一步后轮便要滚下去,对面驾驶座上的刘洵却依然是一副面目表(情qíng)的踩着油门的时候,曹杰伟终于到了心理承受的极限,再也受不了这种无形的煎熬大叫一声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下来。

    下了车,曹杰伟心惊胆战的站在离皇冠不到一米的距离喘着气,他甚至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上,皇冠的整个后轮便脱出了桥体,皇冠车的车(身shēn)也倾斜起来,摇摇yù坠,翘起的车门差点刮到刚刚下车的曹杰伟。

    “刘洵,你他妈停下来,快给我停下来……”

    曹杰伟趴在吉普车驾驶座的旁边用力的拍打着车窗,现在停下来找个拖车过来便能把皇冠给拖上来,他可不相信刘洵会疯狂的毁掉这近百万的车。

    不过曹杰伟显然不了解刘洵所想,他的话还没说完,刘洵便轻轻一踩油门,原本还有半截车(身shēn)在桥面上的皇冠,被吉普轻轻一撞便再也支撑不住,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重物坠地的声音,挂着五个八车牌号的皇冠就这样掉下了近十米高的东海桥,落在河chuáng附近的石滩上。

    皇冠车掉下去之后曹杰伟听着那巨大的动静,愣了十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意识到之后,曹杰伟立马疯狂起来。

    刘洵却好整以暇的把吉普车倒到停车位置上才从车上下来看那云淡风轻的mō样,似乎他刚刚撞到桥下的不是丰田今年刚刚推出的价值好几十万元的第九代皇冠,而似乎是一只街上流浪的野狗一般。

    “你叫曹杰伟是吧,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刘舟,怎么样,曹公子对我刚刚的做法可还满意?”刘洵说着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衣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曹杰伟怒极反笑,手伸过去就要抓刘洵的衣领,不过被刘洵一把推开差点跌坐在地上,心头却更加的愤怒,尤其是旁边还有三个大美女在看着,更是挂不住脸。

    “小子,你等着吧,你闯大祸了,你还不知道你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吧,我来告诉称,你刚刚的行为涉嫌谋杀来昌平市投资的港商,还涉嫌谋杀我,横河曹家的我,哼”等着吧,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曹杰伟说完便想掏出大哥大来给他舅舅胡上都打电话,想到自己刚刚到手的新车便这样被毁了,他的心在滴血。

    不过伸手一mō之后曹杰伟才想起来,自己的大哥大还放在皇冠上边没有拿下来呢,想到自己刚刚上手还不到两个月的崭新皇冠就这样被推下东河桥摔的面目全非,曹杰伟忍不偻心疼的抽气,心下暗道,总要让刘洵背后的刘晓军和周瑞青付出足够的代价,自己的这辆皇冠,不会白白毁掉的。

    旁边的港商倒是及时的给曹杰伟递过大哥大来,这矮冬瓜似地港商,这会儿脱了水一般,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恢复过来一般,犹自看着桥下皇冠的落点,这会儿见曹杰伟下了车接过大哥大,他似乎被刘洵刚刚的行为给吓到了,想离的刘洵远远的,一直往出去走了好一截才停下。

    曹杰伟接过大哥大便要拨号,几个数字还没拨完便被赶过来的江雪妩劈手夺过大哥大,看也不看一眼直接便扔下来东河大桥,刘洵看着暗暗心疼,江大魔女不愧是魔女啊,做事都是这么霸道,那大哥大好歹是几万块呢,您老人家哪怕留着给我用也好,不用丢到桥下去吧。

    这小子却不想想,论霸道论浪费,谁能比得上他,刚刚一言不发便把对方价值几十万的车给撞到了东河下边,一个大哥大比起皇冠来可贵多了,你小子还不是不眨眼的便撞下去了?

    “你叫曹杰伟是吧?”江雪妩好整以暇的理了理头发,也不管曹杰伟吃惊的张开着还没有合上的大嘴,这小子大概还没有从江雪妩把他的大哥大扔到桥下的这个潇洒的动作中解脱出来,犹自在愣神,江雪妩直接指了指吉普车军GC打头的车牌号。

    “好好张大你的眼睛瞅瞅这车牌号,你可记清了哈,冤有头债有主,看看到底是哪辆车和你发生的过节,别想报仇找不着正主,哼,横河曹家,倒是好大的名气,你回去不妨告诉曹天德,就说你的皇冠是我们江家的人撞的,我倒要看看看他曹天德有没有胆量到京城找我要赔偿。”

    江雪妩说完,那秀气的鼻子还冷哼了一声,瞬间把她魔女的魔xìng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曹杰伟好像才刚刚从被夺掉大哥大还被扔了的壮举中反应过来,江雪妩的这个动作,比刘洵刚刚把他的黄光撞到东桥下的震撼还要大。

    回过神来,曹景行顺着江雪妩的手指一看,这一看,这小子的眼神立马就懵了。

    曹杰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pì)孩,也不是只知道玩乐泡妞的纨绔子弟,相反,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要把曹家也不会放他在昌平市独当一面。

    那军a3开头的车牌号,只一看他便知道,那是总参的军牌,而且那么靠前的号段,若是在总参没有极强的影响力可不会随随便便(套tào)到别人的车上,挂这种车牌的人,不是总参出(身shēn)的人便是家中有人在总参高层,又或是和总参有极强的关系,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一个横河曹家能惹得起的。

    对方是在拿(套tào)牌咋呼自己?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便被曹杰伟给压下去了,如果对方的牌照是假的,即便现在镇住了自己,回去之后自己找人打探总会查出来的。

    那,那便是说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曹杰伟内心中暗自嘀咕,不过这似乎也不大可能,刘家最大的背景,顶多就是锦江市市委〖书〗记周瑞青,和总参可扯不上什么关系。

    “。产,刘洵,不管如何,你今晚的行为惊吓到了港商和我,如果因此影响到了港商在昌平市的投资,看你爸如何和昌平市的领导交代。”说着撂了狠话便准备离开,没走两步却被江雪妩叫住。

    “我说,曹公子是吧,你那辆破皇冠在东河下边躺着,说不准晚上就被哪个捡破烂的给捡走了,曹公子现在要不要拍个照留念什么的,说不准(日rì)后便再也见不到了,对了,我还带着相机呢,曹公子如果没有相机的话我可以借给你使用,就不收曹公子的钱了。”江雪妩说着还作势要去给拿照相机的mō样。

    曹杰伟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不过也没有回头,匆忙下了东河桥,拉上港商打的便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