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装逼不成反被草

    刘洵却没想到,自己刚刚把照片传给江雪妩,才几个小时那边就有了结果,现在她们三个已经驾车赶往昌平市了。

    那个港商,果真有问题啊,刘洵心中暗想,要不江雪妩也不会着急着来昌平,不过他可不知道,急着来昌平的可不是江雪妩,而是另有其人。

    大约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刘洵接到电话便从依然(热rè)闹非凡的富丽华出来,赶过去迎接江雪妩,富丽华这会儿依然是人声鼎沸,虽然天sè已经完全的黑下来了,港商和市政府的胡上都以及曹家的人都撤走了,不过那个妖娆(身shēn)段的女人却依然在在这边,继续收钱签合同,还有市局的人专门在这边保护着,防止那么多的现金被眼红的人起了歹心。

    刘洵粗略算了一下,从下午到现在,这伙港商收到的愿意入股的份子钱,高达三四百万之巨,这还仅仅是一天,不知道明后两天还会疯狂到什么程度,刘洵暗叹一声,如果不是自己发现了端倪的话,或许这些钱就要被骗个一干二净了吧,倒要看看,那时候的胡上都和曹家人会是什么样的嘴脸。

    从富丽华出来,刘洵赶过去他们约定见面的东河桥,到了之后却发现高黛儿这小妞亭亭玉立的倚着车门“黛儿,你不是要回北京吗?怎么又来昌平了?”

    ……哼哼,刘洵,怎么,不欢迎本大小姐吗?算你识相,还知道过来迎接本大小姐“哼哼,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做本大小姐的男朋友?”

    “额,小磨女,你能不能不要折磨我的神经了要不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我哪点,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刘洵你……”

    高黛儿手指指着刘洵,原本撅着嘴一脸得意相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俏丽的小脸上充满了委屈的mō样,仰起头想对刘洵说什么,终究却还是没有说出来转(身shēn)捂着脸便跑开了,转(身shēn)的时候,刘洵分明看到,那眼角反(射shè)的晶莹之处,分明是挂着一片水雾,刘洵心头微微一颤。

    “刘洵,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刚刚说的话太过分了吧,黛儿知道你这边有急事紧张你,这才催着我们紧赶慢赶的才赶回来一路上还是她开的车,你,你怎么可以一见面对她说这样的话。”江雪妩黑着脸教训了刘洵一句“还不赶紧去追回来,出了问题为你是问。”

    莫非,莫非那小魔女真的喜欢自己,不可能,这不可能,小魔女怎么会喜欢自己,若说是成渝还差不多不过看刚刚高黛儿的反应,似乎又间接的证明了江雪妩的话。

    正当刘洵脑子里边还浆糊般的纠结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陡然听到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那声音,不是高黛儿这个小魔女的声音又是谁。

    这下刘洵和江雪妩、成渝三人都急眼了,听那惶急的声音,定然是出事了,三人赶忙朝不远处跑过去,等他们跑过去的时候恰好看到曹杰伟从他那辆风sāo的大皇冠上边探出头来,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说着轻佻的话,而高黛儿则跌坐在三边的路牙子上,脸上挂着泪珠却倔强的撅着小嘴。

    刘洵跑的最快,看到这一幕还以为高黛儿被撞到了赶忙抱过高黛儿“伤到没?伤哪儿了?、。

    这小妞这会儿脸上正挂满了眼泪,仰着头不看刘洵,使劲盯着曹杰伟却是一句话不说。

    “怎么样,小妹妹,我刚才的车技不错吧,放心,我知道不会碰到你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坐坐哥哥的皇冠?”曹杰伟说着还炫耀似的指了指那道几乎擦到高黛儿(身shēn)边的摩擦出来的黑线,似乎在宣扬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车技,然后又扬了扬手里边的车钥匙,表明自己高富帅的(身shēn)份。

    “革尼玛”刘洵憋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会儿江雪妩和成渝也赶过来,现场简单明了,一看便明白,是曹杰伟这小子为了在高黛儿面前炫车技而高速行驶过去,车子虽然没有碰到高黛儿,但是刹车的时候反光镜刮到了高黛儿的衣服,虽然没刮到(身shēn)体,高速行驶的车却也把高黛儿给惊吓的摔倒在路牙子上。

    “你叫刘洵是吧,恩,我认识你,认识下吧,我叫曹杰伟,这是你马子吗?那感(情qíng)好,不过或许马上就要成为我的了哦,还有旁边这两位美女,请问怎么称呼,有没有兴趣坐坐我的皇冠?”

    “坐尼玛个毛”刘洵见高黛儿似乎只是被吓到了,(身shēn)上没有什么伤,不过曹杰伟不顾行人众多的夹街上边炫起了车技,还差点撞到了高黛儿,这会儿还一副轻佻的mō样,刘洵的脾气右马便上来了,再加上刚才因为高黛儿的事(情qíng)还有些心绪不定,刘洵转(身shēn)让成渝和江雪妩搀着高黛儿,他自己则抢过江雪妩还挂在手上的钥匙,一言不发的跑回去发动了那辆大排量的军牌车,轰起油门便朝着大皇冠开过来。

    这下可把坐在皇冠上边的曹杰伟给吓了一跳,这才知道,感(情qíng)那辆扎眼的牛r军牌车是那女人的,而且看刘洵就那么直闯闯的朝着皇冠开过来,丝毫没有踩刹车的意思,也完全不管车上还坐着两个人。

    曹杰伟倒是有心把车闪开,不过几十米的距离转眼便到,他只来得及把车发动好的时候,刘洵的车头便和他的车头亲密接wěn了。

    “刘洵,不要……”

    同样的话从不同的四个人口中喊出来,江雪妩三女自然是担心刘洵冲动之下真的把曹杰伟这个曹家的第三代给撞下东河大桥,曹杰伟则是在担心自己的小命。

    好在两车相碰的时候刘洵的车已经减慢速度停下来,所以并没有引起震dàng,两车的车头之间还保持这十公分左右的距离便要撞到了。

    见刘洵的车停了下来,曹杰伟赶忙拍了拍xiōng口,还以为刘洵只是想吓唬下他,不过刚才那一幕,差点把他的hún都给吓出来,真以为刘洵会开车不管不顾的撞到他的车上,那辆军牌车的结实程度可不是他的皇冠能比拟的,撞到一起不免车毁人亡,不过被毁了的车只会是皇冠,亡了的人也只会是曹杰伟不会是刘洵。

    刚才可不仅是他,便是江雪妩三女都被刘洵的行为吓的huā容失sè,那一刻,可没人认为刘洵会在最后关头停下车来,连江大魔女都是一头冷汗,这要是真的撞上去了,那便是谋杀了,曹家的第三代若是给谋杀了,可不是谁便能随随便便抹干净的。

    “草你”曹杰伟把脑袋从车窗探出去准备说点什么,粗口都没爆完,没想到刘洵也打开了车窗,只是面无表(情qíng)的说了一句”“滚下去……………”

    然后曹杰伟便惊恐的看到,那辆大排量的军牌车居然又被刘洵发动起来,而且不是倒车,而是便顶着他那辆大皇冠的车头,慢慢的把皇冠往后推。

    曹杰伟的车本来便停在东河大桥的边上,车尾便朝着东河桥下,看刘洵这架势,可不仅仅是要吓吓人这么简单。

    “你……你别乱来……你要干什么………停车,快停车……”

    曹杰伟探着脑袋在车里边语无伦次的喊着,刘洵却不搭理他,只是踩着油门,一步步的把皇冠往东河边上推。

    车里边这时又探出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来“你你是谁我要给你们市长打电话……疯子……快停下……”

    感(情qíng)那港商也在车里边坐着,曹杰伟知道刘洵认识港商,以为港商在车中会让刘洵有所顾忌,哪知道刘洵依然是一句“滚下车。”然后执着的开着车,一副不把皇冠推下东河誓不罢休的mō样。

    曹杰伟傻眼了,港商傻眼了,那边站着的三女也傻眼了。

    高黛儿刚才只是被惊吓的摔倒了,倒没有什么大伤,这会儿已经能够站着了,这会儿看刘洵这么疯狂的mō样,江雪妩和她都忍不住就要跑过去劝刘洵,却被成渝一手一个给拉住,只用眼神示意她们不要去干扰刘洵。

    曹杰伟和港商都以为刘洵再胆大包天也不敢把他们两个就这样推下东河去,要知道,东河桥虽然只有七米高,但是就这么坐在这里被推下去,不死也要残废,他也不想在刘洵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人面前低头,便撑住气铁青着脸就是不下车。

    等到皇冠车的后沿接触到桥(身shēn)边的护栏的时候,曹杰伟井于忍不住了“刘,刘洵,你不用冲动,你知道你这是干什么吗?我是横河曹家的,胡上都是我舅舅,如果我出事了,你会给你外公和你爸带来麻烦的……………”

    这小子现在已经sè厉内茬了,刘洵却不搭理他,只是面目表(情qíng)的踩着油门握着方向盘,等到耳边听到桥(身shēn)边护栏断裂的声音的时候,他们终于知道,这小子是玩真的,不是吓唬他们呢,车上的肚子圆滚滚的港商先承受不住那样的心理压力,打开副驾驶座,(屁pì)滚尿流的从车上下来,口中还一个劲儿的叫着“疯子……疯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