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港商

    刘洵他们赶到富丽华的时候,市局的人已经在外围布控完毕,二十多个〖警〗察在警戒,外边倒没有民众冲击,不过富丽华内部却很(热rè)闹,酒楼外边算满了各式各样的车,似乎昌平市全部的小轿车都集中到这儿了,里边也是人声鼎沸,几乎昌平市有些名气的有钱人全部集中到这儿了。

    刘洵他们到来的时候,正听到那港商用极富煽动xìng的语言在描述着赛马俱乐部的前景,这港商的一口港式普通鼻倒是味道十足,有时候还需要旁边的人帮忙给翻泽,其他人才能理解。

    “我们公司在东海省的中海市已经计划筹建一个赛马俱乐部,目前正在洽谈之中,昌平市是我们在大陆即将建立的第二个俱乐部。我们的考察发现,昌平市是极为适合修建赛马俱乐部的,而且,(日rì)后我们公司还会源源不断的投资昌平市,我们要把昌平市打造成为另一个香港,要让赌马竞赛在昌平市成为支柱产业,大家我明白,这个项目,是一项利益极大的的投资,看过这份项目投资的便能够知道盈利预期了。

    “经过我们和昌平市市政府的多次洽谈,市政府始终认为我们我们有必要出让部分利益给广大昌平市的商人,所以才有了这次参股大会,事实上,我们公司并不缺乏资金,我带的投资款项已经到账,足够前期工程的建设,但是,因为这个俱乐部是要建在昌平市的,(日rì)后少不了和大家打交道,再加上市政府的硬xìng要求,我们公司,为了和大家共同富裕,这才忍痛拿出来5的股份给广大昌平市的商人来。”

    “至于入股方案就不用多说了,各位手中的纸张上边已经有写的,由于股份有限,所以想先到先得,股份认购将在从今晚起,三天内结束掉,yù购从速。而且,我们和市里边也商量过,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能够被我们的投资行为惠顾,我们将限制,每个人最多只能购买十股,也就是价值六万元的股份。”

    那港商的话语声刚刚落下,围绕在四周的人便人声鼎沸起来,这里几乎集中了昌平市最有钱的那一群人,现在听了那个港商的话,都被对方描述的盈利前景给吸引住了,所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会儿的人,对外边来的外商港商。都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再加上人家带着几千万的过来,也不会想着人家会坑了他们那几千几万的,自然便更加的信任了。

    这年头,投资轻纺之类的,要收回投资,少说也要两三年,像刘洵这样赚钱一夜暴富的毕竟还是少数,所以,对方描述的一年收回投资,两年翻番,那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当即便有人在竞相询问着入股事宜。

    有些心急的,生怕股份太少轮不到自己,当场便拿出现金来,喜滋滋的把钱交给市局几个〖警〗察护卫着的两个打扮妖娆的女郎,然后签下一式三份合同。

    刘洵拿过一份印刷精美的宣传单看了看,这才了解了这个港商所谓的赛马俱乐部。

    这个赛马俱乐部,其实就是复制了香港那边的俱乐部的形势,在俱乐部建成之后,将在俱乐部举办“赌头马有奖平分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盈利。

    俱乐部会对进入观看赛马的人都收取一定数目的入场券,例如每人十元等。当然,这只是俱乐部的一个盈利方案。大头却还在他所i阳模仿香港澳门那边的赌马赛。

    赛马的时候会举办赌头马的大庄,无论是谁,看中一匹马,把代号写在上面1撕下副券投入票箱,便是“赌马”了。

    这其实是源自于香港的赛马俱乐部的玩法,按照这个港商的说法,他将按照香港那边的办法,把入场券利润额的百分之六十五用来发奖,由猜中头马的人平分,这样的话,高额的奖金必然能够吸引到大量的人进入俱乐部观看赛马和赌马,为俱乐部积攒大量的人气和赢利点。

    除了猜中的人分的钱,剩下的自然便是经营赛马俱乐部的人的利益了,等到俱乐部影响力大了之后,还可以通过场内广告盈利、企业冠名、选择赛马做“马主”等各种与赛马有关的项目获利。

    按照这个港商的说法,几千万的投资,不用一年下去便能够回本,来年便能够投资翻倍,而由于市政府的胡市长的坚决要求,他的公司才破例放出来25%的股份来便宜昌平市的商人。这25%的股份暂定为2500股,每股6000元,也就是把25%的股份作价1500万人民币的价格。

    刘洵心头鼻笑,这个港商倒是好手段,唬人的话倒是一愣一愣的,先是拿短时间内的盈利预期来吸引众人的眼光,然后又通过每人限购十股这种yù擒故纵的手段来打消别人心中的顾虑,这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啊,看那港商对别人参股的(热rè)(情qíng),这可不像是被市政府((逼bī)bī)迫之下才做出的决定。

    刘洵可不相信胡上都会这么好心,为了广大昌平市的商人着想,不惜得罪港商也要对方出让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以目前的(情qíng)况来说,明显是港商的地位要更加强势些,政府的话人家可未必需要理会。

    而对所谓的赛马俱乐部,刘洵其实知道的更多,这两天在德顺,刘洵还见到了不久之后就要在中海举行赛马大赛的俱乐部老板,铁定和眼前这个圆滚滚的港商不沾边。

    国内现在几乎没有赛马俱乐部,国内第一场由中海赛马俱乐部举办的赛马要在一个月后才在中海市开锣,而五羊市在三个月后也会举办一场盛况空前的赛马邀请赛,可惜在刘洵的记忆中,这次的邀请赛由于实在太火暴了,政府担心滋生出地下赌博业,便没有再举办第二场。

    在刘洵的记忆中,这个年代,虽然南巡之后国内已经比较开放了,但是如果这个赛马俱乐部举办的竞赛叫做“赌头马有奖平分赛”的话,这个项目只怕不能立项吧,思想开放也需要一段时间,上边的人,怕是还不大愿意见到这种资本主义sè彩浓重的东西过早的出现。

    刘洵还的记得,二舅周培东的那个朋友,也就是在中海市搞赛马俱乐部的老板提起过,他的这个项目之前便是因为这个被卡脖子了,最后还是投机取巧的换了个方式,把赌马改成了猜马,叫做“赌头马有奖平分赛”这才立项成功。

    五羊市那届声势浩大的赛马邀请赛过后也是因为上边有人说过影响不好这才没有第二场的,连东海省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都要谨慎对待,刘洵可不相信打着赌马招牌的赛马俱乐部能够立项成功。

    “爸,这个港商的投资,是不是除了西郊的地皮不出钱之外,市政府还要负责解决一部分资金压力帮助其从银行获得贷款?”刘洵忽然问了一句。

    “政府那帮人,哪个不是见钱眼开的主,人家给他们入股的机会,又不用拿真金白银出来,这贷款他们总要给解决的,要不凭什么让他们入股。”刘晓军没好气的接了一句。

    “那对方是不是还要求带资建设?”

    饶长水在旁边冷笑一声“市里边几家有实力的建筑公司都被拉拢的入股了,人家(日rì)后还要投资数亿建造高尔夫球场,带资建设倒是小

    率,他们还要额外的垫付押金的。”

    刘洵一乐,果然不出所料啊,这分明就是后世常见的骗子手腕嘛。

    九十年代之后,招商引资成风,有些不法分子便利用这个机会假冒港商来华骗钱,那时候信息严重不对称,国内官员对商业的了解也不够,对招商引资又过于迫切,中招者可谓众多,而且政府为了面子上好看,有时候明知道被骗了还要忍气吞声的捂盖子,媒体上边很少有这方面的报道,所以知道的人也不多。刘洵也是因为当初在社科院整理过诸多的资料,所以见识过不少的骗子手法。

    眼前的这个港商所用的手段,恰是刘洵曾经见过的之一,所以,一见到港商用出这种拿股份换钱的手法刘洵便乐了,这分明是几年后开始流行的行骗手段嘛,倒不想现在便有高人用出来了。

    一般来说,这些假冒港商骗钱,不外乎丹种手段,带资建设、骗贷款卷钱一走了之,骗人入股、非法集资等等,都是他们惯常用的手段。

    当然,最惹刘洵怀疑的便是这个港商对待钟卫民的态度了,眼前的富丽华,以胡上都为首的一帮子的市政府的官员都在给港商压场子,市委方面的人却很少见。这个赛马俱乐部,建成之后总归要在昌平市赚钱的,得罪市委〖书〗记可不是他们这些商人应该做的,即便是在市长和市委〖书〗记之间有所偏向,也不应该把钟卫民给得罪死了,这么做,可不大利于俱乐部(日rì)后在昌平市扎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