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美国土地证

    等到见特克斯打的离开之后周裴wānan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洵“小四,你该不会是想用这种方式骗开他吧,这人是有名的牛皮糖,被缠上了大多也不介意huā200美元去买那么一份无所谓的土地证,不过这人在华裔商圈之中,也算是臭名昭彰了,一般的聚会是不会放他进去的。”

    刘洵却是摇了摇头“小姨,我可不是想骗他走开,是真的对那种土地证书感兴趣的。”

    周裴wān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刘洵“小四,你该不会真的想购买那种土地证吧,那东西我之前见过的,那份土地证书,虽然制作精美,也具备美国的法律效用,但是每份只拥有美国五十个州每个州一平方英寸怕土地,其实不具备什么实际价值的,都容不下一只脚,你要是对美国的土地(情qíng)有独钟,小姨在美国给你买(套tào)房子或者牧场吧。”

    刘洵摇了摇头,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小姨,我虽然未必喜欢那份那份土地证书,可是那玩意儿却也未必就像你们想的那般鸡肋,或许又是一个机会。不过,小姨刚刚可是承诺了会给美国给我购置房子和牧场的,我现在便开始惦记着了,只等小姨付诸行动。”

    周裴wān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件事却放在了心上,房子,自己要给他在美国买一(套tào)什么样的房子呢?潜意识中,周裴wān还是希望能够经常见到刘洵的,可是两人现在朦朦胧胧的状态她又不愿回到国内……………,

    半个小时之后,一处开放式餐厅的雅座上,刘洵和特克斯再次见面了,这厮现在有些jī动过头。

    说实话,就在见到刘洵的一刻钟之前他还是异常忐忑的为了自己的这项营销构想,他几乎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身shēn)家以至于现在,出行都要打车,以前的他,好歹也号称百万(身shēn)家的。但是现在却是窘迫异常,就像现在他此刻在这儿定下一个雅座的huā费,若是被刘洵耍了的话,他就又要勒紧kù腰带几天了。

    三人在雅座坐下,刘洵先从特克斯手中拿过了一份那所谓的“美国土地证”。

    单从外表上来看,这份证书制作的极为成功,印制精美,与美钞一样的绿sè格外喜人,外表用树脂膜覆面,再配以胡桃木底板,铜钉掷入应该说,这份土地证书是一件完善的工艺品,很漂亮,当然,

    这样一件工艺品,肯定不值200美元的价格,20美元都不值。

    土地证书上边加盖了火漆金印,明确受美国法律保护,也就是说,拥有这份证书确实可以在美国的五十个州各拥有一英寸的土地,虽然这仅一英寸的土地无法真正开发和利用。

    “特克斯先生,可以说说你为什么会发明出这么一种土地证书呢?

    我的意思是说,这份证书上边拥有的土地所有权,总共加起来也放不下一个人的一双脚,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了,你为什么认定这能(热rè)销呢?如果特克斯先生能够说服我,或许我能够帮你解决问题呢。”

    刘洵说话的时候很有艺术感,抑扬顿挫极具亲和力感染力看起来便像是久居上位者发号施令一般,而他今天戴着的眼镜好穿着看起来也像是少年有成的成功人士,再加上周裴wān这个华裔商圈中大有名声的美女的衬托,就更加的有派了。

    在特克斯看来刘洵略显神秘,但却不怀疑刘洵所具备的能量单单一个周裴wān便能够打消他所有的怀疑,对于华裔商圈,他有着足够多的了解,知道这个在华尔街都小有名气的女人,更知道在国内似乎还有不俗的背景,而周裴wān是挽着刘洵的手臂出现的,足以说明刘洵的(身shēn)份不俗。

    此刻见刘洵果真对土地证起了兴趣,特克斯大喜“亲(爱ài)的刘,您听我细细解释,我想您一定会喜欢上这种土地证的。”

    接下来听着特克斯的解释,刘洵才明白,原来,明年,也就是1992

    年便是哥伦布发现美洲的500周年了,美国甚至全世界到时候会举办大型庆祝活动,他的这项策划…便是受到这个的启发。

    当然,他最初也只是想纪念哥伦布的,于是huā了他跑遍美国全部50

    个州,在每个州购买一英亩土地制作了这种美国土地证书,每份拥有50

    个州中每个州的一平方英寸土地,证书那类似于工艺品的精美外观还是他huā了大价钱请人设计的,上边有画的哥伦布的头像及纪念词等。购买者只需要买一份美国土地证书,就可以在美国50个州都拥有一平方英寸的土地。持有证书的人对土地享有〖自〗由进出、赠与、转让、继承等权利,开发建设权除外。

    刘洵对度量衡还算了解,一英亩,大约4046平方米左右,但是若是换成平方英寸那就海了去了,足足有627万平方英时之多,也就是说,他购买的土地,足足可以让他制作627晚份这样的土地证书之多。

    不过在美国的每个州购买四千平方的土地,五十个州便是二十万平方了,即便是他选择的都是很便宜的土地,但是投入肯定不会少了,土地在哪儿都不会很便宜的。

    可惜的是,他制作的这种精美土地证在美国并不受欢饮,他huā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在美国对各界人士来兜售这种土地证,除了友(情qíng)购买的之外,便是他死缠烂打的结果了,销售(情qíng)况很不好。

    他又转而把目光瞄准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人(身shēn)上,可惜,他第一次在华裔商圈中尝试与人合作便被认定为兜售者而被驱赶,之后的名声越来越不好,他也过的越来越窘迫,以至于现在的生活全靠着卖出去的几百份土地证书在支撑着。

    特克斯说完之后极为期待的看着刘洵“亲(爱ài)的刘,不知道您认为我的这次策划如何?”

    “特克斯先生,我必须承认你的这个想法极有创意,很有创新精神,在历史上应该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刘洵微笑的说着,忽然顿了顿,语气一转“但是,特克斯先生,你凭什么认为这种土地证能够销售出去呢?就你刚才所说,这种土地证,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华裔商圈中的销售都不是很好,或者说是很难销售出去吧,我并不认为营销手段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似乎市场并不认同你的发明。”

    特克斯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如何解释,任他说的天huā乱坠,但是这份土地证书目前来说没有销量,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刘,你听我解释,这份土地证书做出来,到目前为止才两个月的时间,我暂时只在美国和华商圈中尝试过销售,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到国外去尝试销售,比如,神秘而古老的〖中〗国,我愿意寻找刘先生一起合作,一起来销售这份土地证书。”特克斯说完炯炯有神的看着刘洵。

    “特克斯先生,我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吧,到我们认识为止,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为什么你这么快就决定找我合作呢,又或者说,

    这项看起来前景不是很好的项目,你认为我会答应下来吗?”刘洵饶有兴致的看着特克斯。

    特克斯喝了一杯*啡润了润喉咙“亲(爱ài)的刘,您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听我说完我全部构想的人,之前的人,都认为我是在异想天开,而且您也是第一个承认我的这个策划极具创新精神,虽然您未必看好我的这个策划…,但是对于您对我的认同,我是很感jī的,所以我愿意和您合作,一起努力来实现我的这个营销计划。”

    特克斯说着,脸上忽然充满了自信“而且,我始终认为,我的这次策划必将获得成功,至于刘,像您这样的大人物的时间都是异常宝贵的,肯定不会随意和我这样的小人物来浪费时间,但是现在我们在这边已经呆了有两个小时之多,虽然您自始至终都不看好我的策划,但是您一直听的津津有味,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我的这个策划引起了刘先生的兴趣?”

    “或许我只是闲着无聊来听特克斯先生讲笑话的。”刘洵有些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他倒是想不到,自己在对方心中已经成为了神秘的夹人物,称呼都是“您”这样的尊称。

    “亲(爱ài)的刘,我认为这并不好笑,我能够感觉到刘先生对这份土地证的兴趣。”特克斯充满了自信,满脸笑容的说道,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光辉的未来。

    “特克斯先生,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我对你天马行空的策划…便是赞美,哦,对了,这份土地证,可以送我吗?”刘洵说着扬了扬手里边的那份证书,周裴wān则招呼shì者结账。

    特克斯可没想到刘洵刚刚还tǐng有兴趣的,转眼便要离开了,这可不符合他的预期和猜测,他一直以为刘洵对他的这项策划很有兴趣,是想找他合作的,但是刘洵刚刚的态度,让他满腔的(热rè)(情qíng)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

    “亲(爱ài)的刘,哦,为什么要这么快的离开呢,我还要很多想法没有说出来,我们还有很多东西可以交流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