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涨疯了 上

    “12月1号转眼便车,这一天,整吓一沪市人潮涌动。

    沪市证交所上午九点半开市,但是这天天州蒙蒙亮的时候,沪市的证交所外边便云集了大量的股圌民,沪市三大证券公圌司“申银小“万国小“海通”门前全部人如潮涌,连四周交通为之堵塞,更有甚者,海通公圌司竟然因铁栏杆被挤坏而不得不关闭交易。

    刘询他们把主要战场扎根在万国证券公圌司,他们的宾馆便是在万国附近的,除了之前几天郑强在三家至今轮换着疯狂购股票,这几天,他们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把经历全部集中到万国上边。

    从大早上开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开始在证交所外边云集着的众多股圌民中弥漫开来,即使是呆在宾馆里边,刘询等人都能感觉到沪市证交所上方飘((荡dàng)dàng)和酝酿的兴圌奋和激动的浪潮。

    高圌潮发生在八点四十五的时候,就在那个时间点,邓公南巡最后一站到达沪市,并在万国证券公圌司再一次表明了他对股票的态度之后,邸公的讲话之后,这股(热rè)潮被股圌民给掀起到了巅峰。

    等到邓公被人护送着从后边撤离之后,原本还压抑寂静的证交所外围,在沉寂了几秒钟之后忽然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和呼声,然后,沪市证交所便在大家的期待中开市了。

    郑强早就被刘询给安排到证交所前边占位置去了,而刘询自己拿着州刑到手的股票行(情qíng)显示请在宾馆中仔细的查看每支股票的走势。

    江雪妩她们都耐不住寂寞,带着高黛儿和高齐三人齐齐往证交所杀去,每斤,人还从刘询这边支取了五万块钱要去买股票,这钱算是借刘询的,按照江雪妩的话说,必须要去过把瘾,这群姑(奶nǎi)(奶nǎi)要去,刘询只得让保卫人员里边的四斤,跟着她们,要不,证交所人潮涌动,也要防着出了乱子,只留下四个保卫人员留在宾馆中,就住在刘询隔壁的(套tào)间里边:”

    成渝姐不去那边过把瘾?这和机会可是难得的很,错过了今天(日rì)后可未必有机会见到:”

    刘询心中其实更想感慨的是股圌民的疯狂程度,心里边想说的是,过了这周,自己大概便再也不会到股市的游戏中了吧。

    成渝摇了摇没有说话,她内心未必便不下去证交所里边见识见识,其实也是有些好奇的,不过只有刘询一个人留在宾馆,她鬼使神差的便也留下来。

    对这斤小男人,她内心中总有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自打两人共患难的之后便产生了待到三人(裸luǒ)圌睡过后就更甚了……”

    九点半证交所州州开市,还没过五分钟郑强便打过电圌话来,有些语无伦次的道“1询少,涨……”涨疯了……”

    郑强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他内心中着实激动无比,说起话来都有些结结巴巴的,花了两分钟才给刘询说清楚,原来,证交所九点半一开盘,大盘直接跳空开在1研)点的高位上,比前一天的涨幅高达1X之多,原本便轰动如潮的股圌民都怔了一下之后,证交所的气氛更加的疯狂了。

    刘询强圌压下心头的激动,看来果然不出所料,沪市如记忆中的那样一飞冲天了,只是稍微有所不同的是,另外一个时空,沪市开发股价的这个时间点稍微推后几个月,而且邓公在开市前也没有临场发言,涨幅比这个也略低一些,不过这要大趋势不变就好。

    刘询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样,开始指使郑强什么都不要管,只管疯狂购圌买今天股市出现的五只新股。

    其实在早晨郑强出发前刘询便对他做过交代,今天不要管股票价圌格,只管购进刘询给出名字包括二纺机在内的五只新股,按照刘询的打算,在前四天完全没有出手股票的打算,等到第五天的最高峰的时候再出手,现在只管买入。

    接下来的时间刘询便一直在看着大盘的走势,成渝现在多少也明白一些股票,而且心中也好奇的很,便和刘询坐在一起看,不过股票行(情qíng)显示器只有一点点大啊,两人一起看,自然不可避免的便靠的很近。

    (套tào)间里边的暖气打的很足,两人穿的都井较清凉,挨的近近的看着刘询手中那个小小的显示器,他甚至都能闻到成渝(身shēn)上那股淡淡的处子特有的清香,忍不住便有些心猿喜马,(身shēn)圌体不经意的往成渝(身shēn)边靠了靠,隔着衣服,刘询明显能感觉到对方的(身shēn)圌体瞬间僵硬了一下,却没有躲刘询的靠近,这算是默认接受吗?

    大盘依然在不断的上涨,前市开盘旧分钟,睁新股均在面额的几倍价圌格买盘单挂,但成交稀落,大家显然都很看好新股,不止是刹询有这样的眼光,只有二纺机以凶元成交田股,这笔单子便是郑强买入的。

    开盘后的前刃分钟成交集中在老股,新股只作试探(性xìng)申报,而1且老股票中除申华电工,普遍下挫,舟括刘洵大量买进的豫园商城的股票,都有小幅度的下挫,而且在不断的下挫。

    成渝知道刘询单单在豫园商城这只股票上边便投入了近一百万资金,手握近五万股的股票,手中还握着大量其他的老股,可是现在老股却普遍下挫,成渝不免为刘询有些紧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替刘询感到紧张。

    这下挫之势一发便不可收拾,居然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与之前预估的出现了不小的偏差,看到惊险处,成渝也紧张的使劲抓圌住刹询的手,两人的(身shēn)圌体却是越靠越近,隐隐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却都煎意的没有去避开。

    待到十点钟的时候老股终于开始反弹,有了小幅度的上涨,成渝这才忍不住的舒了一口气,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和刘询两人现在的姿圌势似乎有些不妥,她半个(身shēn)圌子几乎贴近到了刘询的怀里边,自己的两手紧紧圌抓着刘询的两只手,而刘询的右手却从她的腰侧环绕过去,两手拿着显示器,正好把成渝圈在自己怀中,成渝差不多大半个(身shēn)圌子都贴着刘询,隐隐能感觉到对方(身shēn)上炽圌(热rè)的气息。

    偷眼看了看刘询,见他似乎正专注的看着显示器,似乎并没有圌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圌势有些暧昧,成渝在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好没有被他发觉。不过,不过,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呢?成渝心中犹豫了,是不是要一把推开他然后自己跑回去另外一件屋子里?

    可是,如果他误会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办?

    成渝开始纠结了,心里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却没有立庶从刘询怀中脱出去的想法,总感觉,自己就这样贴近他,总能找到那和让她觉得可以依靠的气息

    成渝却不知道,刘询这小子这会儿比她还纠结,被这么一个(身shēn)材成熟的大美圌女贴在怀中,他一个(性xìng)成熟的大男人怎么会没有感觉,只不过这和温香圌软玉抱满怀的感觉颇为享受,自然便故作不知了。

    只不过,这小子发现自己就这么半搂着成渝,鼻尖轻嗅着对方(身shēn)圌体上的清香,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脑子里更是时不时的跳出那天三人(裸luǒ)圌睡时候自己见到的风(情qíng)。好吧,还好有宽松的裤子挡着不会触圌碰到成渝,刘询只能使劲用手中的股票行(情qíng)显示请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了

    到十点钟的时候豫园商城的股票终于开始反弹,新股股价全部标出,交易量开始增大,到十点二十分的时候,沪证指数到达够峰,到达1强,比开盘刃分钟时的臣口G足足高出皿4点,豫园商城的股票,很快便一下子反弹到了每股Z0元以上的高价,也就是一百面值的豫园商城股票,此煎市值引四元,刘询手中有五万股的豫园商城的股票,单单这些股票现在若是出手便值千万出头的价圌格。

    刘油看的心中激动无比,照这样的趋势下去,五天之内到达自己记忆中的数据是几位有可能的,看来自己这次果真是要赚大了,激动之下,(身shēn)圌体的动作便稍微大了一些,不过这一动弹可就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默契,刘询(身shēn)上某个不雅的凸起部位居然不小心碰到了成渝。

    早已二十出头的成渝哪里不明白碰圌触到她(娇jiāo)圌软(臀tún)圌缝的那个物事是什么,立马便如受惊的小鹿般从刘询怀中跳起来,然后满脸通红,头也不回的跑自己房间去了:

    就询暗暗苦笑一声,对着下圌体的小帐篷暗道,老兄,你太急切了吧,转而不去想其他,专心的关注起股市来:

    前市结束的时候,豫园商城的股票坚圌(挺tǐng)在二百三十的价位上,刘询站起来直了直腰,就这么端坐着看了两三个小时,例有些腰酸背疼的感觉,心里边却是在狂喜,看来大趋势还是相同的,即便有些小变化应该也是无碍的,那样看来,自己这次的投资是做对了。

    刘询还想着打电圌话叫下边的人送饭上来,却见成渝貌似气鼓鼓的拿着一份饭走进来,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然后看也不看刘询一眼便走出去了。

    刘询暗笑,这算是什么意思……”

    下午后市开盘的时候,老股齐冉刷的开始上涨,其中尤以豫园商城为最,整个后市一直在飙升,而且飙升的速度相当的快,到后市收盘的时候“四面值的豫园商城的股票,价圌格已经[百度贴吧首发]在劲0牙”也就是每股劲牙”单单这一天的涨幅便让刘询赚疯了。ps:三更来到,求订阅,求推荐票1推荐票很不给力!!!

    感谢传说中的胖子龙、鸭、俊羽、龙星(欲yù)的月票,感谢二月四1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