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奔赴沪市(三更求订阅)

    “就在和杨玉强那边答好了合同的第二天,刘洵便离开币德顺,从五羊做飞机赶往沪市。这会儿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月石号了,距离沪市证交所放开股价只有四五天的时间,这种关键时麾,刘询自然要赶过去亲自督阵的,郑强现在几乎一天三个电话的催他赶紧过去,这种大事,刘询也知道马虎不得。

    德顺这边他留下了五百万,余下的钱,刘询都预备着在沪市股市搏杀的时候用,反正杨玉强他们的钱到口月旧(日rì)的时候才支付,碧桂苑这边的交接也需要一段时间,暂时有他这五百万撑场子便足够了,周培东和连浩天两人抽调资金也需要一段时间,刘询倒是希望,自己这几天在沪市花出去的越多越好,花出去的越多,几乎就代表赚回来的越多。

    不过刘询从德顺出发到沪市的时候,(身shēn)边却多了个小尾巴,也就是高齐。

    周培东和高卫、连浩天、单秀玲四人现在忙的都脚不沾地的,碧桂苑这边有大把的事(情qíng)等着他们,单单交接便够他们几个人忙的了,刘询虽然是大股东,却是个甩手掌柜,一切都交给他们几个,这几个人自然没空搭理高齐,高齐便有些无聊了。

    (诱yòu)加上这小子这几天和划询聊的(挺tǐng)投缘,对妈询的眼光和见解也很是佩服,这会儿一听刘询要离开德顺到沪市去,这小子直觉便觉得刘询有大动作,便赖死赖活的要跟着一起去长长见识,刘询拗不过便把他也带上了。

    不过下午出了沪市的机场之后刘询便立马后悔了,因为洲出机场,他便看到高黛儿和江雪妩这两个大小魔女,成渝也亭亭玉立的站在一边。

    江大魔女似乎早就忘记了三人(裸luǒ)睡时候的尴尬事件,这会儿正叉着腰趾高气扬的仰着头看着从机场出来并一脸惊诧的刘询。

    江大魔女的(身shēn)材原本就高挑,这会儿穿着高跟鞋,足以让任何一米八以下的男人羞愤的自杀,再加上那妖娆的魔鬼(身shēn)段,引的路人频频侧目,刘询目测,有好几个自觉本钱雄厚的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有上去搭讪的趋势了。

    高家小魔女也有样学样的摆出和江雪妩一模一样的姿势来,除了长的稍微矮一些,(身shēn)材稍微逊色些,(胸xiōng)部规模差了些,(臀tún)部翘起的没有那么多之外,两个魔女,几呼是一个模子竞出来,一样的魔(性xìng)十足,两人像姐妹花般的一齐做出傲(娇jiāo)的摸样乘,趾高气扬的叉腰看着刘询慢慢行。

    除了两个魔女之外,成渝自然也是不能被忽略的,只不过一(身shēn)清淡打扮的她和两叮,魔女的趾高气扬可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站的距离离江雪妩也有两三米远,看到刘询的时候脸上还不自然的闪过一丝羞红,大约是又想到了那晚的荒唐事。

    有些东西或许醉后醒来便不记得了,可有些东西却会记得清清楚楚,例如她就模模糊糊的记得她和江雪妩两人在(床chuáng)上似乎相互做过什么荒唐事,还说过什么荒唐话。

    刘询边向江雪妩走去,一边回头使劲瞪了高齐一眼“.让你小子出卖组织:”

    只看乒雪妩她们三个(身shēn)边的行李箱便知道,她们也是州州下飞机不久的,要是内部有人通报消息,哪能把时间掐这么准,不用说,肯定是高齐这小子了,除了他,便是周培东都不知道自己到沪市去做什么的:心里边却在高升的吼叫,要是只要成渝姐而没有那两个大小魔女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qíng)。

    高齐无奈的对刘询摊了摊手“.询少,黛儿姐和妩姐我可得罪不起,她们问起你的行程来我哪敢不说实话。”

    好吧,刘询也无奈了。

    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和江雪妩、成渝两人打过招呼,江雪妩看着刹询一面无奈的表(情qíng)便暗爽,对于能让刘询无奈的事(情qíng)她都是非常乐意去做的,倒是成渝,似乎直到现在还不能坦然和刘询处之,两人目北碰撞的时候总是不自然的先把目光转开。

    刘询也这才知道,原来昨天的时候高黛儿和高齐打电话,这小子得意的炫耀准备到沪市的事(情qíng),一不小心便说漏嘴了,立马引起高小魔女的注意,追问之下,高齐哪敢隐瞒,便透露出好多事(情qíng)来。

    他这一说不要紧,高黛儿之前便听高卫说起过刘询不到两个月之内拿一百万在股市赚了一千多万的事(情qíng),高黛儿虽然脸上一禹不屑的摸样,心中却对这个同龄人也是异常的佩服,当然,有几丝不服输也或许。

    这会儿听说刘询要到沪市的证交所大显(身shēn)手,这小魔女哪坐得住,立马便叫嚣着要到沪市去涨月识,这小魔女知道了,江大魔女自然也便知道了,江雪妩一听和股票有关也来了兴起,对于刘询在股市上边的神奇表现她自然不想错过,也不知道怎么,现在对和刘询有关的事(情qíng),江大魔女都不经意间便多了很多的关注,于是乎,她立马便拉上成渝也要到沪市来,至于市局那边的工作,自然有的是办法糊弄过去。

    于是,在刘询从德顺出发的时候,她们三个也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朝着沪市杀过来,她们三斤,下飞机,只比刘询两人早十五分钟。

    既然来了,刘询自然也不能把这几人赶回去,有美女在(身shēn)边养眼还是不错的,虽然三个美女里边有两个魔(性xìng)十足,刘询也只能无视了。

    等帮成渝拖着她们三人带的行李箱,然后刘询才看到郑强这小子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跳出来抢着拿过行李箱,感(情qíng)这小子早就来了,就是不知道洲才躲在哪个角落看着呢,嘿.对江魔女的魔(性xìng)他可了解甚深,刘询没来他自然不会先跳出来和江雪妩见面。

    恰好之前刘询让郑强在沪市这边租了一辆车,以方便他们这几天在沪市的事(情qíng),这会儿俐是派上用场了,也幸好郑强租的是面包车,放下他们六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一上了车江大魔女立马便兴奋起来小询,赶紧给妩姐说说,这次在沪市的证交所是不是还像八角口股市那么爽,是不是拿一百万投进去便能赚出两千万来?哦,不对,你小子现在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有一千多万了,是千万富翁了,我的老天,要是这么算的话,那你小子这次岂不是能赚出接近两亿来?”

    洲才外边有外人她还克制着没有具体问,现在上了车,立马便有诣滴不绝之势,成渝和江黛儿也都竖起耳朵露出好奇的摸样来,俐都变成了一群好奇宝宝了。

    刘询无奈的摇了摇头“.妩姐,你好歹也芜做过国际**的人,不该只有这点见识吧?沪市的证交所和八角口的黑市怎么会一样了?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xìng)的,再说,赚钱的比例也不是您老人家那么计算的。”

    主二询说着把头转向开车的郑强“1郑哥,这几天收获怎么样?”虽然之前郑强每天都打电话和他汇报,但是有些东西在电话里边自然不好说的太清楚。

    郑强苦笑了一声”沪市的证交所倒是比八角口大了好多,两者之前确实没有可比(性xìng),可是股市最近一直很火爆,所以每天卖出的股票是很少的,而买家也多,我过来这边也呆了有一周的时间了,一直在证交所里边疯狂的收购股票,不过即使这样,到昨天的时候才洲洲把询少给的那三百万花完。”

    刘询之前给了郑强一百万,后来花完之后又给郑强支取了两百万,也就是说,现在刑州买入了三百万的筹码。

    除了留在德顺的五百万之后,刘询现在可((操cāo)cāo)纵的资金还高达八百万之多,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这会儿进入沪市的股市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有些迟了,不过刘询还是微微有些失望,要是能在口月1号之前把手里的八百万都换成股票那该多好,下周便是沪市最后的繁荣了,以后的五个月内,沪市大概会如另一个时空那般一路低迷下来。

    不过想想刘询也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了,沪市证交所在这个年代,(日rì)交易量还很小的,容不下大笔的资金在里边倒腾,能买进三百万已经[百度贴吧首发]不少了,自己也不能太过贪得无厌了,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己涌进去的资金量太大,说不准就会影响到股市原本的走向。

    郑强在离证交所最近的宾馆里边包下了两个大(套tào)间,原本是给另外的人准备的,现在其中一个只能用来安置江雪妩等人了,这三人也没有提前打过招呼,自然没有给她们准备的房子。而且离口月“(日rì)越来越近,证交所附近的宾馆全部爆满,订不到房间了,也亏得刘询提前让郑强订了两个挨着的大(套tào)间以及郑强自己的标间。

    把行李箱放下之后,几个人便迫不及待的来到郑强的房间里边。

    江雪妩几人对郑强一直随(身shēn)带着的那个保险箱可好奇的很,据郑强说他这几天买的股票便都装的里边,为了保险起见,箱子这几天几乎也不离(身shēn),便是上厕所的时候都带着,股票这会儿在国内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她们几个之前大概也都没见过呢,自然好奇的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