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初见杨玉强

    等他们到了东海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几个人在火车上呆了整整31个小时,可把人折腾坏了。

    他们都不喜欢吃火车上供应的盒饭,于是乎,几个人在火车上都吃泡面吃到恶心,不过倒是让刘洵怀念起大学时候天天在寝室泡面的时光。

    那会儿他和郭晓东两个人吃泡面吃了整整半个学期,后来几乎到闻着味儿就能分辨出是那种牌子的方便面的地步。

    郭晓东,想到这小子,刘洵又感慨起来,那也算是自己在大学为数不多的真正的朋友之一吧,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在干嘛,两人后还能不能再见面。

    想起那会儿两人只要有人心不好,便随便找一间人数不多的教室去上课,然后听到中途时候再明目张胆的离开教室,然后被激怒的老师下课后必定要点名,嘿,这招百试不爽,也搞的联大天怒人怨,两人后来都被称为联大的无良二人组,连老师都有不少认识了这俩小子,刘洵第一次认识陈佩婉也是这样认识的。

    唉,刘洵微微叹息了一声,倒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在干吗,有没有已经勾搭上了某个熟女。刘洵可是知道郭晓东这小子绝对有着痴恋熟女的癖好,大学时候找女友,非学姐不要,连一个语外教都被他勾搭上过一段时间,他来的语也是在那段时间突飞猛进的,嘿,这小子的第一次也是在比他大了足足有六岁的女人上结束的,大概也是那次让他彻底的喜欢上了熟女的风采。

    使劲把脑袋里边的想法甩出外边,暗叹,自己这一世还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郭晓东,遇到,遇到那个让自己痴恋一世的女人……

    他们要在东海住一晚上,第二天才能乘车到德顺。

    位于东南沿海的东海省果然要比内地繁华好多,五羊市作为东海省的省会自然更加不同凡响,占据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比内地又多了好几年的发展机会,这会儿早就繁华起来,远不是内地的那些城市可以比的,倒不愧为中国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之一,话说,这个年代的沪市比起五羊市来,差距是相当大的,远没有五羊市这么繁华。

    刘洵还记得,有个人美国人在91年的时候,从东京旅游过后来到沪市,感慨的说道,本的发展像是战后五十年,中国却像是战争刚刚结束,他那会儿要是站在东海市五羊市,肯定不会这么说的,沪市真正的发展,还要到邓公南巡之后才发展起来。

    不过几个人在火车上都被折腾的够呛,便没有逛五羊市的心思,尤其是单秀玲,老是被连浩天和高卫两人取笑,搞的她很是无奈,又在国外见过大世面,自然不会对五羊市如何的惊叹,随行者也没有几个人是没见过世面的,所以,包括刘洵在内的一众人都没有逛逛的心思,下了火车便找地儿先安顿下来,第二天早起直接坐大客到德顺。

    五羊到德顺,大客只要四个小时,出了德顺的长途站,这边早有几辆车在外边等着来接他们,他们提前知会过杨玉强,不过看着杨玉强安排的那几辆车,刘洵无语的叹了口气,这卖相,也着实太差了点吧,像是刚从工地里刨出来的。

    这边杨玉强也一农民相的迎过来,满脸笑容的过来打招呼,不过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后那破烂车上,他也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倒没有多说什么,几人切的打过招呼后,周培东又介绍了单秀玲和高卫。

    刘洵站在一边默默的观察着这个十几年后有可能手握千亿财富的男人,不过这时候的杨玉强,上着实看不出什么让人心折的东西。

    杨玉强的量颇高,看起来足有一米九的摸样,站在一起比周培东足足高了半个头,年龄应该比周培东稍微小一些,三十出头的摸样,皮肤黝黑,材偏瘦,十足的农民相,和其他的包工头没有什么区别,上的西装很不合体,看起来似乎大了一码的摸样,质量自然也称不上上乘,估摸着应该是临时在街上买的。头发也有些杂乱,胡子倒是挂干净了,眉宇间的憔悴和疲劳却是无法掩饰。

    这是刘洵第一次见到杨玉强,不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地地道道的农民,上透着股说不出来的精明和圆滑,不过他现在这副摸样,实难让人想象后世拥有的成就,此刻的他,充其量不过是个包工头罢了,而且是一个看起来即将破产的包工头,虽然说这个包工头有些魄力和小聪明,不过和另外一个时空,在地产界指点江山的地产大鳄实在扯不上联系。

    杨玉强过来的三辆车,两辆看起来便是那种常在工地跑,卖相很不好的破桑塔纳,另外一辆是面包车。

    刘洵和周培东、连浩天三个人跟着杨玉强坐上了第一辆车,高卫、高齐和单秀玲坐第二辆,剩下的随行人员都挤面包车。

    “这位小兄弟是?”

    杨玉强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和他上了第一辆车的刘洵,在他看来,无论是高卫还是单秀玲坐第一辆车才合理,刘洵这个少年人挤上了,让他想不诧异都不行,刚刚的时候只以为刘洵和高齐一样都是跟着出来长见识的,周培东没有刻意介绍他也便没有去问,不过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个样子啊。

    “这是我外甥,刘洵。”周培东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去,也没有多说什么,杨玉强虽有满腔疑问,也不好多问。

    车子一走开,杨玉强便扯开了话痨子。

    “周哥,不瞒你,兄弟我最近出镜着实不怎么样,你瞅瞅这车就知道了,你也看得出来,这可不是我老杨故意怠慢你们这些贵客,实在是,唉。”

    杨玉强说着叹息一声,说起碧桂苑的事来。

    刘洵他们也这才知道,感碧桂苑现在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首期建成的别墅滞销,资金无法回笼,建筑商、建材商和银行那边却都催的很紧,碧桂苑的资金链,现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全靠贷款撑着,杨玉强他们几个包工头,原本用来撑门面的两辆车也折价给了建筑商来抵账,不过银行现在也三天两头催的急。

    这些东西是瞒不过去的,周培东他们要是真的有心接受碧桂苑,自然会了解这些东西,所以杨玉强倒不妨放在明面上来说事儿。

    “也不瞒周哥,碧桂苑现在虽然撑的艰难,不过我总是觉得只要撑过这段时间,总会有起色的,我对这个项目很有信心,对内地房产也有信心,要不当初也不会舍了全部的价投到这上边。嘿,不过天意弄人啊,现在,其他几个合伙人一听你们有意接盘就不跳仗起来,搞的我也有意脱手了,他们几个已经准备近期抽资金到海南发展了,他们要是抽了资金,我一家就更加撑不下去了。不过眼瞅着海南那边越来越火爆,不进去捞两把我也实在不甘心,总守在这穷乡僻壤,实在没什么意思,倒是不知道你和连老弟的意思是……”

    “呵呵,我们这次主要是过来看看,先看看,看看再说,浩天对碧桂苑没啥兴趣,倒是对你在碧江和桂山拿下的那大片的土地有兴趣,之前就和你说过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这次也是被我鼓捣过来的,先看看。”

    周培东这时候自然不会实打实的说,七分真三分假,总不会让别人先看到他们的底牌和目的,现在的况是杨玉强急着出手,他们对于是否接盘却还没有定下来,所以着急的是杨玉强一方,能撩拨的他们越是心急,他们在谈判中占据的主动地位自然越好。

    中午的时候在德顺最大的酒店里边给他们接风,除了杨玉强之外,另外的四个合伙人都过来了,清一色的包工头,清一色的愁眉不展。

    国人历来喜欢在酒桌上说事儿,几杯酒下肚事便谈成了,这几人杯来盏往的都在相互试探着,不过那几个包工头,一看和杨玉强便不是一个水准,无论是说话还是待人接物又或是察言观色,都比杨玉强逊了好几筹。

    刘洵没有上主桌,也没有喝酒,而是坐在边上看着周培东和杨玉强以及连浩天三人的表演,高卫在酒桌上也不活跃,闷葫芦一个,商业上边的事,倒确实是完全由连浩天出马,他几乎不管事。

    倒是单秀玲的表现让刘洵眼睛一亮,这个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足够求知的害怕老鼠的女强人,这会儿在酒桌上才终于亮出了她女强人的本色,对各种应酬试探,回应皆是绝妙无比,看起来便是在商场打拼多年的厉害角色,一个包工头色迷迷的瞄了两眼便被不动声色的挤兑了几句,还不得不喝了三杯酒赔罪,让刘洵直喝彩。

    秀玲姐,绝对的强人啊,和那天晚上的柔弱表现,迥然不同。

    倒是结账的时候刘洵还有所发现,他发现,碧桂苑的处境,果真不是很妙。

    在德顺兴建四千别墅的大项目,在德顺肯定不是无名之辈,可是碧桂苑的老板在这儿吃饭居然不能签帐而是现金结账,可见处境果真不怎么样啊,连这样的酒店都不买账了,刘洵现在倒是有些奇怪,另外一个时空的杨玉强到底是如何解决了碧桂苑此刻的资金问题,虽然后来通过教育地产兴建国际贵族学校而解决了滞销问题,不过眼下的资金问题却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PS:今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