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处理办法之不平等条约

    脑海中不断的闪耀着两人的小内内以及七零八落的罩,刘泽鼻血上涌,当然充血的可不止是鼻子,狼狈的从卧室里边出来之后这小子才发现,自己的下体貌似还处于高高隆起的状态,倒不知道是晨勃还是一晚上都处于如此亢奋的状态,不过刚刚起时候与两女之间无意识的摩擦让这小东西现在现在还不愿意低下头来,依然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摸样。

    刘洵不住在那张牙舞爪似乎要顶破内裤的小东西上边轻轻弹了一下,暗叹,这玩意儿的不雅之处刚才应该也被两女看在眼中了吧,不住又是尴尬的苦笑一声,倒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小东西安静下来,莫不成还要到卫生间里边那一堆卫生纸自己解决?

    无奈之下,刘洵只得先穿上衣服裤子,又拿浴巾遮住那里的丑态,却在脑袋里边回忆起自己为何和她们睡在一张上。

    不过想了好半天刘洵也只记得,在自己帮成渝两人洗完澡后,然后脑子里边乌七八糟的想到宁艺璇又想到了陈佩婉,然后迷迷糊糊的似乎被江魔女拉了一把,然后自己就躺在上睡着了。

    至于睡梦中有没有做什么事刘洵却是不知道了,不过刚才他偷眼打量了一下,两女罩虽然不齐整,内裤却好端端的上,想来应该没有发生最严重的事吧。

    不过又是苦笑了一声,虽然没有到最严重的那个地步,可现在的程度也差不多了,人家两个黄花大闺女,自己是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似乎就只差那一步了。

    好不容易等着下体的不雅之处消失了,刘洵还想着出去买点早餐回来吃,不过一开门却被里边的两女听到了声音,江雪妩还以为这小子要畏罪潜逃,直接在卧室里大喊大叫的开口威胁他,要是他敢出去就如何如何的,刘洵只得摊摊手无奈的回来坐在沙发上等着审判的来临,心中暗叹,自己只是想出去买份早餐啊。

    无聊的等待着,刘洵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即将面临的审判,一直过了大半个小时,两女才磨磨蹭蹭的从卧室里边出来。

    这会儿两人都换好了衣服,而且都是那种很厚实的衣服,连脖子都被遮的严严实实的,还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摸样。

    “成渝姐,妩姐,你们两个不用穿成这个样子吧,我又没有透视眼,不要像防色狼一样防着我吧。”

    “哼,还敢说自己不色狼,想想你昨晚做的好事。”江魔女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刘洵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倒不失魔女的派头。

    “不许口花花,你先解释昨天晚上的事,解释不通,哼哼……”成渝也故作凶巴巴的说道,不过配合着那通红的小脸,怎么看怎么有种妩媚的味道来。

    “就是,先说你为何把我俩的衣服都脱了,还三个人睡在一张上,有没有对我和媛媛做什么不轨的事。”

    “呃,那好吧,我就从头开始说,昨天晚上,首先你们找我拼酒,然后两个都喝醉了,事先申明啊,是你们两个自己喝醉的,不是我灌醉的。”

    “哼,见女孩子喝酒都不知道劝劝,有你这样的男人吗?”

    刘洵心中暗暗苦笑,姑,是您老人家自己抢着要和我拼酒吧,劝都劝不住的,再说,老子前世是男人,这一世却是成色十足的男孩。昨天晚上倒是有机会成为男人的,可惜被自己错过了大好的机会啊,不过这话他这时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你们两个喝醉了,我也醉的差不多了,然后你们两个被郑哥和我送回来,郑哥一个人先回去了,然后妩姐便吐了一地,上和成渝姐上都有,”说着刘洵看了江雪妩一眼,那意思显然是说“都怪你”,江雪妩似乎也知道自己吐了,这次倒没有插嘴,只是把脸转过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尴尬了。

    “你们两人上都占了呕吐物,我就帮你们两个在浴室里擦洗了子,自然是要把衣服脱了的,不过你们放心哈,我可没有趁机占什么便宜,然后后来咱们三个为何睡在一起,你们问我,我还不知道问谁呢。”

    刘洵说着无奈的摊了摊手,“昨天我喝的可比你们两个喝的都多,我脑子到现在还浑浑噩噩的呢,哪知道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儿,至于昨晚我对你们做没做什么,你们两个自然心里边清楚的,这就不用我说了吧,事先说明啊,我可没有乘人之危。”

    “还敢说没有乘人之危,哼,昨晚趁着我和媛媛喝醉了就偷看我俩的子,手脚还不规矩,还,早晨还做出那样的事来。”

    “拜托,妩姐,莫非你们两个吐了一地,让我坐视不理?你们总不至于认为我是那种对朋友不管不顾的人吧。呃,那啥,我还是男孩子的,你和成渝姐大可不必在意此事的。”

    “什么?”江雪妩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几个分贝,“你是男孩子,我和媛媛便不是女孩子了?被你小子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哼哼,总之你要负责任。”

    “负责任?”刘洵傻眼了,“妩姐,这,这怎么负责任啊,你该不会是要我娶了你们两个吧。”

    “美的你,你倒是想的比梦的还好。”

    江雪妩不屑的皱了皱可的小琼鼻,然后拿出一份东西来递到刘洵的面前,“哼哼,只要你签了这个东西,我和媛媛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要是不签,哼哼,你知道后果的。”

    说着又露出在高卫面前那种小恶魔的表来,刘洵立马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赶忙看起手中的这份一看就是临时写出来的东西。

    不过一看之下刘洵立马就傻眼了,“妩姐,不需要这样吧,这,这分明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吧。”说着还把求助的眼光看向成渝,不想成渝也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摸样,不搭理他的求助。

    “哼。”江雪妩鼻子哼了一声,“这是我和媛媛共同的决定,你都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了,只让你签这份东西算是便宜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江雪妩说着,那艳的红唇忽然朝刘洵的耳朵靠近,“刚才摸的爽不爽?以后还想不想摸?”

    刘洵下意识的便点了点头,不过又赶忙摇了摇头,摇头之后才发现,似乎自己做的这两个动作都不太对啊,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抬头便看见江雪妩那似笑非笑的脸,赶忙又低下头来看手中的不平等条约,心中却暗叹,魔女就是魔女啊,说话都是魔十足的,不过这次可算是自己理亏,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落到魔女手中,活该自己倒霉啊。

    再看看手中的那份不平等条约,这分明就是让自己给两人当牛做马,什么随传随到、逛街拎包付账之类的都是小儿科,里边甚至包括自己要帮两人购买女用品之类的匪夷所思的条约,刘洵数了一下,足足有三十多条,写了满满一页,大概两人刚才在卧室里边就是在密谋这份东西了。要是真的签了这份东西,那自己一世的英明可就真的要毁了。

    “妩姐,不签可以吗?”刘洵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怎么,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了?哼哼……”

    刘洵立马傻了眼,江魔女这态度,我靠,再看成渝,似乎也认可江雪妩的说法,刘洵不在心中暗叹,这个世界到底肿么了,江魔女的那些匪夷所思的折腾人的条件也就罢了,连成渝都认同了,这不是太疯狂了吗?

    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刘洵还是签了那份可谓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谁让自己昨晚真的占到了不少的便宜,当然,经过他的争取,某些太过于苛刻的条约被删除,不过饶是如此,最后剩下的也有整整二十条,也不知道江魔女的脑袋是怎么想的,居然能想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来,刘洵敢肯定,这绝对是出自江魔女的手笔。

    刘洵和江魔女讨价还价的时候,成渝似乎也被那些个匪夷所思的条约弄的满脸通红不大好意思坐在旁边,便出去买了三份早餐回来,等她回来的时候刘洵两人已经签好了,江雪妩还煞有介事的一式三份,每人保存了一份。

    吃早餐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钟,大约是穿的衣服太厚了的缘故,两人都把刚才捂住了脖子的外脱下来,不过刘洵的眼神一飞过去,两人便下意识的捂了捂领口,然后三人间便多了些莫名其妙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江魔女还好,起码能佯装表面的镇定,成渝就不行了,每每和刘洵的目光对上就不由自主的想到早晨自己嫩之处被刘洵的大手挤压的变形的摸样,想到刘洵下体高高的凸起之处无意识的碰到自己瓣的颤栗,总之便是想到许多羞人的东西,然后一碰触刘洵的目光便下意识的脸红,然后赶忙把目光转到一边。

    至于刘洵自己,他其实也尴尬的紧,占了这么两个大美女的便宜,还真不好吃干抹净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和成渝之间自那次绑架之后便生出来许多默契和亲近,至于江雪妩,现在也算是朋友了,可是这种事,月发生在朋友之间却越是难堪。

    刘洵现在倒是佩服起自己昨晚的定力来,在这种跟惑之下居然没有犯错误,如果昨晚自己真的一不小心提枪上阵了,那后三人之间还不知道要如何相处。

    所以,早饭后刘洵随意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自然也没有听到他走后江雪妩在房间中放肆的笑声,更不知道发生在江雪妩与成渝两人之间关于他的对话。

    ps:求推荐票,大家就用推荐票表达下希望推倒的愿望吧,票票越多猫猫就知道大家的愿望很强烈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