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教育地产(月初求推荐票)

    刘洵刚刚这么一说,周培东也来了兴趣,也不再去谈海南楼市的问题,而是顺着刘洵的语气说起碧桂苑来。

    他现在倒是越发的佩服起自己这个外甥的眼光来,不为别的,单单就因为刘洵这几天在股市上,几乎对每天的涨幅和落幅都能把握住,这不是天才般的眼光是什么?既然刘洵连远在东海市的碧桂苑都知道,想必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而隔着这么远自己这个外甥为何要了解这个此时来看并没有什么前途的商业地产?显然,刘洵之前关注过这个项目,而且不是一般的感兴趣,那必然是这个项目有利可图了。

    “二舅现在对碧桂苑感兴趣了?嘿,二舅想听那我就随意的说说。咱们先这么说吧,就目前来说,国内现在的别墅群很少,更何况是高达4000栋的别墅,那就更少了,所以国内几乎没有成熟的商业案例可以供我们来借鉴,这也是碧桂苑首期别墅滞销的原因。我最近一直在看小姨从美国寄回来的一些商业书籍,里边有不少的经典案例,这些案例再结合国内的况,我倒是有了一些想法。比如想碧桂苑这种大型别墅群,借着邓公南巡的风潮,国内估计又要掀起新一轮的地产,借着这股东风,若是我们采取点不错的营销措施的话,还是大有可为的。”

    刘洵说着还故意顿了顿,等的周培东都焦急了这才开口。

    “营销手段多种多样,具体到别墅群上边我们就要下一些特别的功夫了,例如吧,我们可以把教育和地产营销结合在一起。”

    “教育和地产?这两个东西风马牛不相干的,怎么结合?”周培东露出疑惑的神色来。

    “亏二舅你还自诩为地产开发商呢,看来对地产的理解并不透彻啊。二舅你不是在东海那边搞地产吗,有空不妨到东海那边的私立贵族学校好好参观参观,然后再研究下这些私立的贵族学校周围的地产况,到时候就明白我说的话了。说白了,这种别墅区入住的都是富人,面对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有了一定社会地位和经济底蕴的特殊阶层,对这些阶层的人,我们要让他们感觉到他们的独特地位,让他们感觉到他们入住之后能享受到比其他地方更好的待遇,这才能让他们心甘愿的购房。我们完全可以以教育启动房地产,以学校为依托,并在别墅区组建五星级会所、俱乐部等社区配场所,在碧桂苑开创了教育地产的先河。”

    “教育地产?”

    刘洵刚刚说出来,周培东立马被这个新颖的名词给吸引住了,刚刚刘洵开始说话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以为然,毕竟商界有些东西没有经历和阅历是玩不来的,在地产界虽然他玩的不大,不过自视却是很高的,被刘洵奚落,心中自然不大高兴,不过刘洵刚刚一开口,周培东立马便改变了心中的看法。

    刘洵刚刚说的底细,那完全是一副业内行家的派头,看起来根本不像个高中生,而像是个在地产界浸多年的老手。而且刘洵刚刚提到的教育地产让他有很大的兴趣,他是一个对经营地产很有心得的商人,也是很有野心的人,刚刚刘洵说的这个新颖的名词,立马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所谓教育地产就是在地产项目中引入学校来提升项目附加值的一种开发模式,当然,国内现在还没有出现这种模式,暂时来说就算是我首创吧。”

    刘洵在心中恶意的想着,既然碧桂苑这种大机会都跳到自己眼前了,那教育地产的先河便让自己来开创吧,想必杨玉强这时还没有意识到碧桂苑的转机在哪儿。虽然刘洵不知道前世的时候杨玉强是如何解决了碧桂苑此刻面临的资金链危机,不过现在既然被自己撞上了,这块肥断然没有放过的借口,他的教育地产就被自己先借来用用吧。

    “教育地产,二舅可以这样来理解,”刘洵边说边拿过一张纸来在上边勾勾画画。

    “教育地产其实就是由开发商出地、出资金,在校舍、设备等硬件上投资,并负责硬件设施的维护管理;然后由学校出师资,负责常教育教学管理。”

    “二舅你可以看到,此种办校方式的好处显而易见,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其实就是开发商与学校达成最优资源组合。作为开发商,我们完全可以把教育作为产业看待,这样一来将会把办校放在与地产开发同等重要的位置,学校也是很乐意合作的。而且由我们开发商出资兴建校舍,然后交还给当地教育部门管理,教育部门肯定是乐见其成的。这几年教育部门为满足社会益增长的对高质量教育的需求,大概也愁的满头包,二舅若是引进这种模式的话,首先便卖了教育部门一个好,他们是会积极推动这种模式的。”

    刘洵说着又停下来,他看到周培东已经拿过笔在纸上似乎在记录着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会心一笑,可以放慢了语气。

    “其实最后才是重点,之前的那都不算。我们兴建教育地产,其实业主最终会成为最大受益者,他们能够在别墅区享有最尊贵的优先权,能满足他们作为精英阶层的一些心理。当然,这个优先权自然是我们来规定的,例如作为小区的业主子女,我们可以规定两个方面的优先权:一是收费优惠,二是优先入学或降低录取分数线等,让入住别墅群的业主们占有优质教育资源,为下一代赢得成功的先机。”

    刘洵刚刚说完,周培东便陷入沉思的神色来,说实话,刘洵刚刚这一番关于教育地产的论述,给了他很大的震动和启发,他在地产领域本就算是极有眼光的人,刘洵刚刚说的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自然是一点就透,而且他想的远比刘洵说的要深的多,他想到的是,如果这种模式真的可行,真的能够在国内推广这种模式的话,作为开创了这个模式的先河人物,自己也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相比之下,到海南淘金与这个比起来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怎么样?二舅觉得我的想法如何?”

    “天才式的思维!”周培东只说了这六个字的评价,“小四,怪不得有人说小富勤劳出大富天成就,就你这脑子和眼光,不去经商确实屈才了,随随便便几句话便让人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啊,就说刚刚这个教育地产……”

    周培东还没说完便被刘洵打断,“这么说二舅你是认可我这种模式了?”

    “嘿嘿,那自然是认可的,我没有见过比这更好的模式了,而且现在我们把这种模式用于别墅区的开发,后完全可以引入到一般的小区里边……”周培东说着又有滔滔不绝的架势,看来刘洵刚刚这一番话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那二舅现在对碧桂苑有兴趣了吧?”

    “自然是有兴趣。”周培东兴冲冲的说了一句,不过说完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便拖拉下来,“可是有兴趣也没用啊,老杨的碧桂苑,我现在可没实力接盘子,只怕加上你那一千六百万也够呛。”不过说着又反应过来,“也不是只有碧桂苑能兴建大型别墅群项目,我们完全能够另起炉灶来推行这种模式,小四你看怎么样?”说着满脸期待的看着刘洵的意见,他现在对自己这个外甥的看法越来越重视,心中对周瑞青之前对刘洵的评价越发的认同起来。

    刘洵却是摇了摇头,“既然有碧桂苑这么好的资源我们干嘛要另起炉灶啊。”

    在刘洵看来,碧桂苑的成功可不仅仅是因为教育地产这种较为超前的方式,还包括时机、地理等各种各样的因素,现在另起炉灶的话,有些时机便赶不上了,而且类似于德顺那儿的那种好地方全国也不见得有多少。

    “那你的意思是?”周培东眼中有些疑惑。

    “我可没说让二舅你一个人接盘子啊,碧桂苑的盘子大,这没关系,刚才你不是说连浩天也有兴趣吗?二舅完全可以找他来一起合作嘛,只要别让老杨事先觉察到你们的企图而狮子大开口就好,反正他急着到海南淘金去,我们就当是急公好义予之他所求了。”

    刘洵刚说完周培东便使劲的拍了下大腿,“对呀,你不说我怎么就把这小子给忘了,是小子的实力也不简单,而且前段时间还对碧桂苑表现出兴趣来着,就是那儿盘子太大了。”

    说着嘿嘿笑了笑,“而且若是搞教育地产的话,这小子还能出不少力呢,他家里在教育体系的能量还是很大的,到时候推动起来也方便一点。”

    刘洵也愣了下,没想到连浩天家里边的关系是在教育部门的,之前只知道他是商人,看派头应该是实力不小的商人,也知道是京城的,具体却是不知道的,没想到他家里边恰好是在教育体系,这样的话对于搞教育地产确实方便了不少。

    之后周培东便坐不住了,先是给老杨打电话问了他是否还有意打包出售碧桂苑的项目,确定了之后又给连浩天打电话约他明天过来聊聊,之后便拉着刘洵在沙发上谈论起教育地产来,这一说便到了凌晨三点钟,要不是刘洵上下眼皮打战,只怕周培东还要兴致勃勃的继续说下去。

    当然,两人谈论的时候,刘洵大都是高屋建瓴的提出一些想法来,周培东却能结合这些想法具体的用到作中,具体而细微的事刘洵基本是不知晓的。

    周培东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心里边倒是暗暗松了口气,若是这般年纪便事事都知晓的话,那就不是人而是妖孽了,相比之下,倒是天才式的商业构思倒更加让人能够接受一些,毕竟有些人在某些领域天生便有天分,比如周裴婠在金融领域,对于资本的运作之类的事,便是哈发的导师都要惊叹其才能的。

    周培东却不知道,刚刚的那一番谈话,其实也有刘洵自己藏拙的想法,要不,有些东西说出来就过于惊世骇俗了,总不能让自己在别人的印象中成为生而知之者的那种。

    PS:月初第一更,恩,和众书友汇报下,目前已经确定了,猫猫下午开始全站强推,定于本月6号上架,也就是四天半后。

    由于不是月初上架,所以猫猫木有了全勤,竞争月票榜也木有优势,本月又是大神云集,所以猫猫在这里就厚颜请求各位书友了,喜欢本书的朋友们,猫猫希望大家能尽量给猫猫留一张保底月票,猫猫上架会用更新换月票的办法来回报大家,还希望大家能够支持猫猫,别让猫猫的月票成绩太难看了。

    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