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股市之惊心动魄 中

    江雪妩和成渝虽然并不知道刘洵是基于什么做出的判断,不过这并不影响刘洵的决定,她们两个是事先便说好的,她们只能建议刘洵,却没有决定权,最终的决定权是要放在刘洵手上的,所以虽然心中一直担忧股票价格在第二天会跌下去,两人却也不会去干涉刘洵的决定。

    好在第四天股票价格依然涨势喜人,每隔半个小时传真过来的价格单上边能够清晰的看到,所有刘洵圈定的股票,全部都以一种骇人的速度往上涨,这黑市里边又没有所谓的涨停板之类的限制,涨到天了也没事儿。

    她们两个现在是越发的佩服起刘洵的眼光来,虽然受南巡讲话的影响,整个股票市场都很火爆,涨的一塌糊涂,可是涨幅最大的却是刘洵收入囊中的那几支股票,涨幅次一些的股票也被刘洵买进了不少,单单这份看股票的眼光便能够足够的说明很多问题了。

    到了第四天晚上的时候,郑强传过来的价格单上边显示,最高价的股票价格终于飚过了一比二十的天价线,其他的股票也基本过了一比十六。

    刘洵看过价格单之后,会心一笑,终于就要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了,时机到了,该出手了。不过对明天的收获,还真是期待啊,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桶金究竟能够赚到什么程度。

    “成渝姐,妩姐,我看咱们明天就准备出货吧,我当初判断股市的这个度只能维持五天,到第六天或许就会滞涨,第七天就要开始大幅度的降价了。咱们手中的股票存量太多,一下子抛出去的话或许会影响市场价格,而且太引人注目,所以要分期分批徐徐出手,我看咱们最好从明天中午过后便开始出货,然后争取在后天的时候全部出手,我估计大后天的时候或许就要开始大幅度的降价了。”

    昨天的时候江雪妩和成渝还闹腾着要出货,今天刘洵提出出仓的时候两人却出奇的沉默下来,这两人,饶是她们的家世不简单也不怎么看重钱财,可是现在面对着上千万的巨款两人还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而且这算是她们自己参与赚的,和拿家里边的钱是两码事,自然就更加的患得患失。

    让她们纠结的是,仅仅从昨晚到现在刘洵手里边的股票便升值了近五百万。

    一天五百万的进账,饶是江雪妩和成渝那样的出,两人也有些被吓住了。

    话说,当初两人投钱给刘洵运作的时候只是抱着玩票的想法,成渝也不想打击刘洵的积极,这才支持的,哪想现在真会有如此收获,虽然是刘洵在作,她们两个基本插不上手,买进卖出的时机和股票种类都是刘洵在决定,但是她们看着财富一点点的增加也很有满足感,很有成就感。

    “媛媛,你说咱们要是昨晚就决定了出货,那今天是不是就意味着咱们要少赚五百万?”江雪妩说着两眼冒着金星,这种自己参与进去的赚钱和家里边的钱,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成渝也两眼放光,“是啊,多等一天便能够增加五百万的进账,这买卖,太划算了,小洵,你确定大后天开始股票就要降价吗?我们能不能稍微等等,等一两天再出货?”

    显然,昨晚到今晚五百万的进账,彻底刺激到这两人了,有些不想出货了。

    “不行,我判断是五天,那就肯定是五天,明天必须开始出仓。”刘洵说的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

    “你得意个什么劲,看把你能耐的……”江雪妩小声嘀咕了两句,却也没有反对刘洵的建议,在股票上边刘洵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权威来,别人都插不上嘴,可是饶是这样,江雪妩自己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自己在刘洵面前为何莫名其妙的就没了说话的底气,这可不是她以往的做派,以往的时候,便是不占理的时候谁又敢轻慢于她。

    一旁的周培东其实也在为刘洵患得患失,那可是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利润啊,抵得上他打拼的这几年的全部家业了,他自己都有些揪心了,回去之后和周瑞青说了这件事之后,周瑞青皱着眉头想了想,对着周培东道,

    “培东,你不如这小四啊,在多等一天便有可能多收获五百万的巨款这样的惑面前,这小子就能把持住,能坚持自己最初的判断,但是这就尤为不简单了,虽然不知道这种判断是怎么做出来的,但是单单这份镇定,这份自制力便应该能够说明很多东西了,小四,有大才啊……”

    刘洵自然不知道周瑞青对他作出的评价,要不的话,这小子指定得汗颜死,他可是明白自己的判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那是因为他比旁人多了一份记忆。

    决定了出货之后,第二天的时候,一行人便带了股票开了两辆车朝八角口行去,除了刘洵、周培东、江雪妩和成渝四人之外,周培东特意用周瑞青的关系调来了四个保镖护驾,刘洵注意到这四个人腰间都鼓鼓囊囊的,猜想应该是带着家伙呢,悄悄问了周培东才知道,这四人根本就是现役的在职军人,带着的武器除了四把手枪之外,车里边甚至还有两把微冲,便是周培东自己的那个司机都是在职的武警。

    江雪妩和成渝也都带着配枪,今天他们带着的股票,那可是价值一千多万的,谨慎些倒是正确的,不过看到成渝的警枪刘洵却是感慨,这年头警枪的管制确实不怎么严格啊,江雪妩和成渝也不知道如何就申请出配枪来,还有不少实弹,看来回去要和老爸好好建议一下才是。

    一行人上午十一点左右就到了八角口,郑强看上去对刘洵的决定也犹豫的,现在股市价格依然在节节上涨,完全看不到下跌的趋势,似乎再观望一下便有可能多获得几百万的利润。不过他到底是部队出,执行命令的态度却是没得说,刘洵下命令让他准备开始出货,他立马便开始筹划执行起来,一点也不打折扣。

    成渝和周培东最后一次劝刘洵观望观望,见刘洵态度坚决,也只得叹口气作罢,周培东却是感叹起来,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眼光来投资股市,刘洵找他借钱来买股票到现在,前后也不超过半个月的样子,投资回报率足足有百分之二十,真是比抢钱还快啊。

    郑强在这边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对八角口早就摸清了,也踩好了点,他每次只交易一种股票,讲好价格便回来取股票,然后车上的四个保镖中的两个就会在怀中揣着枪跟着过去保护,江雪妩的配枪也让郑强随携带着,交易完之后郑强把钱带回来交给刘洵,车上留两个保镖保护,郑强继续出去找人交易。

    好在现在的股市是买家比卖家多,倒是不愁卖不出去,只是这种涉及大笔现金的交易总不会那么快速,八角口没有银行,所以支票汇票什么的,在这儿全部不好使,这儿只认现金,全部是现金交易,涉及到这么大的金额,所以,一直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六支涨幅到一比二十以上的股票才被全部交易完毕。

    “这就是那一堆烂纸片换来的?”周培东指着车上蛇皮袋子里装的百元大钞,还犹自有些不能确定,不说是他,便是江雪妩和成渝也有些难以置信的摸样,只有刘洵看上去作为镇定,当然,也只是表面上的镇定罢了,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之前虽然已经确定了,但是只有实实在在的把钱握在手中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是真实的。

    交易完了那几支价格最高的股票,眼瞅着天就要黑了,刘洵毫不犹豫,立马便让大家开始往回赶。

    单单这六支股票便卖出了一千一百万的现金,车上这么多钱总让人放心不下,自然要赶回自己的地盘上才放心,好在一路上也没有出什么事,一直到了锦江市进了滨河小区,几个人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这一路上可把我担心坏了,提心吊胆的,生怕半路跳出来劫道的。”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成渝姐,你摸摸这儿看,全是汗水。”

    江雪妩咯咯的笑了笑,“刘洵,你怎么不让我来摸摸?来来来,给妩姐摸摸看,看看小洵洵湿成什么样子了。”

    呃,小洵洵,这种叫法立马让刘洵一的鸡皮疙瘩,相比之下还是前几天的小洵子更容易让他接受,虽然听起来有太监的嫌疑。

    一千一百万的现金,全在蛇皮袋子里装着,即便都是一百一张,加起来也好几百斤重,郑强倒是力气不小,连扛带拎的就把那些蛇皮袋子拿到了成渝在锦江市的小别墅里边,周培东先回去了,保镖却是给留在这边。这种特殊部门出来的人,倒也不怕他们见财起意杀人掠货什么的,放心的很。

    ps: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