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股市狂飙

    周培东提起刘洵鼓捣的股票,周瑞青和周培民也都来了兴趣,近来发生的事已经证明了刘洵的眼光和判断,他们也想知道,被刘洵寄予了厚望的股票到底如何,要知道这小子前前后后在里边投了一百万。一百万,放在这个年代,还真不是个小数目。

    见他们说起股票来,刘洵立马便喜上眉梢,这小子一贯不喜形于色,现在确实高兴的不得了。

    “嘿嘿,你们绝对想不到这次能赚多少,这次股市也算是托了邓公南巡的福气了,邓公南巡之前市场上不少股票的价格就涨了一比二左右,邓公南巡讲话出来的当天,市场上所有的股票价格都全线狂飙,我手中握着的股票,不少价格已经被炒到了一笔五甚至一比六的高价。”

    “一比六?”刘洵刚刚说完周培东便惊呼出声,“我的乖乖,那你岂不是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就赚了四五百万?四五百万,这比抢钱还快啊。”

    周培民和周瑞青原本还不明白刘洵说的一比几是什么意思,不过周培东的惊呼声倒是提醒了他们,让他们有了个直观的判断。

    “赚四五百万,有这么多吗?”周瑞青也来了兴趣,虽然在这个位子上,他对钱财这些东西不是很看重,不过刘洵一个十几岁少年短短几天狂赚五百万,便是他想不惊讶都不行,几天赚四五百万,不说放在那个年代,便是在如今这个年代也绝对是惊世骇俗的事

    刘洵笑了笑,“刚刚二舅估计的数目差不多,我手里边的股票总共花了一百万买进的,按照郑强今天传回来的各支股票的价格,我计算了一下,这些股票现在的市值,大约在五百二十万到五百四十万之间。”

    “那你小子还真赚了四百多万?”周培民也惊讶起来,把头转向周培东,“老二,你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吧?”

    “你还不知道我那小破公司一年能赚多少?又不能打着老爷子的名头在外边,自然赚不了多少。嘿,不能和这小子比,要不能气死个人,你说我,我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的东跑西跑,虽然不用求爷爷告,可是一年赚个一两百万就算不错了,这小子倒好,拿点钱过去,翻翻手便是四百万的进账,真是比不了啊。对了,小四,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手手里边的股票?”

    “嘿嘿,四百万可不是我的目标,二舅,我的野心可不止这么点的,现在可不是出手的好时机啊。”

    “要适可而止,”周瑞青脸色稍稍严肃了些,“我虽然不是经济学出的,不大懂股票,不过这种东西无根无萍的,现在因为邓公南巡而火爆起来,但是缺乏基础,稍微过几天就维持不住现在的度了,到时候莫要都折损在里边才是,你自己也说过这事击鼓传花的游戏,总归不要最后让花落在自己的手里边才是。”

    刘洵嘿嘿笑了笑,“外公,这些东西我都明白,我对这东西研究好久了,八角口股市的火爆,现在就是靠邓公的南巡讲话撑着呢,邓公南巡的时候参观了沪市的证交所,而且针对股票和证劵专门说了一番话,你们来看看就明白了。”

    刘洵说完拿过一直放在手边的报纸酌字酌句的读了起来,“‘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总之,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读完放下报纸,刘洵微微笑了笑,“邓公这段话算是给股票正了名,这下好了,大家再不用怀疑股票上市的事,有些人便难免有这个错觉,以为黑市手边流通的股票全都都有机会上市了,这才让股票价格飞涨。而且越有人想要买入,想买的人便越多,然后价格飞涨,越涨还越有人要抢着买,这便是国人了,越多人买,便会让其他跟风的人失去理智跟着抢购,最后极有可能造成抢购的风潮。不过只需要短短一段时间,这个度就会降下来,到时候大家就会理的思考,明白这些股票不可能都能够上市的,然后价格便会开始回落了,虽然不可能被打落到原点,不过也不可能高的很离谱。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到价格涨到顶峰的时候再抛掉手中的股票。”

    周瑞青和周培民若有所思,周培东倒是急切起来,“那你倒是说说,怎么能够判断出来价格是不是涨到了顶峰?”

    刘洵笑了笑,“这个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二舅你便知道了,我对股票涨上去的价格心里边有个预估,对目前股市度维持的时间也有个大致的判断。”

    “你怎么做出的判断?怎么知道股票最高能冲到多少钱?早了出货亏钱,晚了出货亏的更厉害,你小子怎么能恰到好处的判断出来?”见刘洵说的信心十足的摸样,周培东便有些好奇。

    “那二舅觉得我为何对改革派的获胜这么有信心?”刘洵反问了一句,周培东便没有多问。

    “二舅,要不你两个保镖,这几天咱们一起到八角口看看潮涨潮落吧,你不是一直好奇小姨梦想中的华尔街吗,八角口也算是资本市场一个小小的缩影了,这几天估计便能够让人感受到血腥的味道。”

    周培东点了点头,周培民也凑趣起来,“社科院那边反正无聊的紧,我也跟着去看看吧,看看你这个小财主是如何捞钱的,看看你的眼光到底有没有你描述的那么厉害。”

    周瑞青倒是感叹了一声,“既然你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便按照你的想法来吧,其实我倒是认为有赚头就好,不要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也未必要到制高点抛货,能早出货就尽量早吧,赚了那么多,你小子也该知足了。”

    “呃,外公,我心中有数,再者说,也不可能等到制高点才抛货的,手里边握着那么多的股票,总要徐徐出手才行,出货也需要一段时间。”

    “你心中有数便好。”

    “爸,你对他倒是放纵,这可是涉及到好几百万啊,这小子才十六岁吧。”周培东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老二,有能耐你也在十六岁的时候去赚个几百万试试?”周培民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周培东。

    “那还是算了吧,”一听周培民的话,周培东马上便偃旗息鼓,“大哥,我和这妖孽不能比啊……”

    “有你这么说自己外甥的吗?”周培民说了一句,自己心中却也在嘀咕,才十六岁就这般的厉害,可不就是妖孽吗。

    ps: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