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弈棋谈改革(求收藏)

    “老周,培民今天在党报上的那篇文章你看过了吧,和你在内参上的文章观点很相似啊,而且做出了不少的补充,你们父子两个在这件事上边倒是难得的意见一致,以往可是很少见的,我记得他打小便喜欢和你争执,我看他不从政只研究,倒是受了你的影响。”

    秦立文说的培民便是刘洵的大舅周培民,是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副所长。

    周瑞青听了也笑了笑,“他打小便有主意,和我意见多有不合,不过我在内参上的那篇文章,说来倒是出自小四的手笔。”

    “小四?”

    刘洵应了一声,“秦爷爷,我在外公家小字辈里边排第四,小姨她打小便喜欢叫我小四,大家便这样叫习惯了。”

    “那秦爷爷也叫你小四吧,呵呵,老周说那篇力改革的文章是出自你的手笔?你这般年纪,少有对这些感兴趣的吧。”周瑞青说那篇文章出自刘洵之手,秦立文也来了兴趣,想来周瑞青也不会那这种事骗他来抬高刘洵,想必是确有其事。

    刘洵点了点,外公刚才如此说,想必是不介意秦立文知道此事,刘洵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

    “最近一直在观察苏联和国内的事,上次在外公家中胡乱写了些东西,倒不想外公也同意里边的观点,便拿去做了一篇锦绣文章发表了,要是知道外公会把我胡思乱想的观点拿去发表,我可不敢写出来。”

    “胡乱写写?胡思乱想?你这小子呀,年纪轻轻便知道藏拙了,有失少年人的锐气啊,呵呵,你可知道你胡乱写写的东西这些子在媒体上激起了多大的风暴?老周,你可不要把你的中庸之道硬灌输到人家的脑子里,少年人嘛,有些锐气才是,不能像我们这些中老年人一般暮气沉沉啊。”

    说着又转头看刘洵,“会下棋不会,和秦爷爷来杀一盘怎么样?”

    刘洵点了点头,“象棋围棋都会一些。”

    “那便象棋吧。”秦立文想来也不认为刘洵这般年纪的少年人在围棋上能有多高的造诣。

    刘洵和秦立文两人在象棋上边的棋力都不弱,不过这小子开始时候还层层布局绵里藏针,“老周的那篇文章里边说这次或许是彻底解决国内意识形态争端的好时机,这也是你的观点?”

    刘洵点了点头,“邓公表现出来的魄力总会让我们目瞪口呆的,我考虑的东西不多,邓公一向对发展经济有独钟,在改革开放上的手腕更是魄力十足,改革走到如今的地步已经出现了瓶颈,不解决意识形态的争端,会给国内后的发展埋下隐患。再说苏联的问题和东欧剧变这两件有可能影响到国内改革的事,其实细细想来,发生在这两个地方的政变,在国内并没有萌发的土壤,国内的矛盾不可能激化到苏联的那种地步,矛盾集中的焦点其实集中在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利益分派的问题。观邓公在改革开放上的魄力,或许这次会一句解决这次存在的争端也说不准,至于资产阶级自由化虽然应该警惕,却也没有必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秦立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虽然到了他这种级别内心自有自己的一想法,不会轻易的被别人影响到,不过不得不说,刘洵短短的这一段话,很有说服力,这段话若是从周瑞青或是周培民口中说出来的话他还不奇怪,可是让刘洵这个毛头小子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而且一本正经的大谈邓公的魄力,怎么看怎么有种滑稽的感觉。

    接下来两人倒是话少了些,专心下起棋来,周瑞青和周裴婠在旁边也不插话。

    棋中盘刘洵却一改刚才老谋深算的棋风,采取了兑子的战术,一个换一个,不大一会儿硬是把棋盘上给换的空的,下了不到二十分钟秦立文便抛了棋子笑了起来,“老周,他这是说我刚才不该说他失了锐气啊,不过少年人嘛,本来便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有些年轻人的朝气才好。围棋也会吧,看你下象棋的摸样,围棋应该也差不离,来来来,咱们再下一盘围棋。”

    秦立文开口,刘洵自然只能作陪,旁边的小保姆已经把围棋拿过来,周裴婠帮着摆好,周瑞青在一边饶有兴致的观战,两人摆开阵势便厮杀起来。

    这次刘洵倒是拿出来真正的水准,他前世小时候便学过围棋,打过一段时间谱,后来才因为各种事荒废了,之后也是在家庭变故之后跟着大舅在社科院学习的那段时间从重新拾起来,若说水准的话,应该比业余四段稍高又不足五段的样子。

    秦立文的水准大约有业余三段的样子,棋风刚烈,大局观极强,刘洵敢肯定他若是多花些时间打谱的话,水平肯定不是现在这么高,不过为省委书记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放在围棋上,只能闲暇时打发时间了。

    下这盘棋的时候刘洵倒是着实花了一番心思,为了照顾秦立文的面子,直下的风起云涌跌宕起伏,到最后才以微弱的半目优势取胜,最后点目时还装模作样的摸了摸额头的汗迹,“秦爷爷有业余四段的水准吧,差点以为就要输了。”

    秦立文输了棋心中倒是高兴的很,爽朗的笑了几声,中气十足,浑不似六十多岁的老人,“四段没有,比三段稍强吧,呵呵,有年头没有输过围棋了,当年和你外公下棋,你外公是有名的臭棋篓子,让他三子都要输两目,你比你外公强多了。少年人有这副棋艺,花了不少功夫吧,不过心思还是少花些在这上边,我们这些老年人才用来打发时间的,像那种文章,多写几篇才是。”

    接下来倒是宾主尽欢,吃了个便饭之后刘洵便告辞离去,秦立文在窗口看着周瑞青他们驾车离去之后才低声感慨了一声,“老周这个外孙,不简单呢!”

    他倒不是看出刘洵在围棋上边的手脚,只是观刘洵的棋风便能看出来他是少年老成思维缜密层层布局,现在他倒是不怀疑李功涛案最初是由刘洵发现的端倪。而且看刘洵的言谈也浑不似这般年纪的少年人,远不是一个少年老成这样的词能概括的。

    从湘怡苑出来,刘洵让司机把车停在一个饭店旁边要下去吃饭。

    “怎么了,刚才在秦书记家没吃好?”周瑞青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洵。

    刘洵腆着脸笑了笑,“外公,人家可是省委书记,在省委书记家里边吃饭哪敢放开肚子吃饱,我现在连三分饱都没有。”

    “刚才下棋的时候可没见你怯场,还能和秦伯伯侃侃而谈呢。”周裴婠接了一句,“对了,你的棋艺什么这么厉害了,小时候学的不是荒废了吗?刚才对秦伯伯让棋没?”

    “呃,被小姨你看出来了……”

    刘洵这才记起来,自己这个小姨可是下细棋的高手,计算能力超级强大,要不也不会把志向放在华尔街这种资本市场上边,自己刚才也是用了强大的计算能力才下到那个地步的,估计被周裴婠看出来一些端倪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