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北山扫墓 求收藏求三江票

    周裴婠口中的北山不是墓园,也不在锦江市,而是在离锦江市有四十公里远的一个县城,那儿也不是刘洵外婆的墓地,而是周裴婠亲生父母的墓地。

    从很小的时候刘洵便是周裴婠和自己母亲不是亲姐妹,不是外公外婆亲生的女儿,而是外公当年一个老朋友的女儿,这个老朋友夫妻两人在十年动乱的时候都受到不公正的迫害,便让周瑞青代为抚养尚年幼的周裴婠,这夫妻二人最后没有熬过动乱时期便去世了,周瑞青便把周裴婠当自家女儿养,不过每到清明的时候,周裴婠还是要去给她的亲生父母上坟的,这在周家算是不公开的秘密了,便是刘洵都知道,而且省市的官员里边知道的也不少,只不过大家不会当面提起此事罢了,周家的人也把周裴婠真真正正的当做是自己的亲人。

    苏晓彤刚刚歇斯底里的发疯让周裴婠也没了再见卡顿一面的兴趣,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去北山扫墓,虽然她内心中对亲生父母的印象不是很深,不过心烦意乱的时候,却总想到那儿扫墓顺便静心想一些事,临走时周裴婠避过刘洵,犹犹豫豫的找来刚才给刘洵送资料的那个中纪委的同志。

    “周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被刘洵称为刘哥的人有些奇怪的看着周裴婠,不知道找自己来做什么。

    “我是想问问,像苏晓彤和卡顿这两个人,如果量刑的话会判刑几年?”

    “哦,原来周小姐是想问这个啊。”那刘哥笑了笑,只以为周裴婠是心中对苏晓彤和卡顿两人的背板不忿,“周小姐只管放心,他们两个人不仅涉嫌做假账挪用公司钱款,还牵涉到商业诈骗以及其他的事,总归不会判轻了就是了。”

    其实也不用周裴婠开口,涉及到实权副省级官员的子女上,他们这些专案组的人也不会轻率了事的,要不,周瑞青那边便交代不过去。

    “你误会了,我是想问问,专案组能不能减轻对他们两个量刑,毕竟,他们的预谋的商业诈骗还没有开始实施……”

    正说着,刘洵正好从厕所回来听到这句话,脸色有些不好看,“小姨,每个人都要为他们犯下的过错承担责任,我们不做恶人可也不当滥好人,她若是但凡有一点良心刚才也不会说出那番伤人的话来,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让我们为她求?”

    说着又转过头,“刘哥,对于苏晓彤和卡顿,我们不会刻意的为难苛责他们,可也不会对这种人抱有什么同心,刘哥你们秉公执法便好,不必考虑我们的想法。”说着拉了周裴婠便从宾馆里边出来。

    周瑞青的市委一号车今天变成了刘洵的专属坐骑,把司机赶下车,刘洵自己坐在驾驶座上,扭头看着副驾驶座上泫然泣的周裴婠,刘洵有些心疼的把周裴婠的肩膀往自己肩膀上靠了靠,“小姨,想哭就哭吧,不过这种人,真的不值得我们同的,小姨你应该想想,这次幸好我们偶然发现了他们的谋,若是没有发现的话,他们的谋一旦得逞。”

    周裴婠眼角溢出几滴泪珠,“我真的没想到晓彤会是这样的人,以前的时候她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

    “小姨,人总会变的,而且人心隔肚皮的,又哪里能知道人家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不过经了这样的事,小姨对这种人为何还抱着同的心想要帮她?再者说,这次的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若是对苏晓彤两人的量刑轻了,其实便是打了外公的脸,官场凶险,若是被别人把爪子伸到自己上而不一巴掌给打回去,只会让别人觉得软弱可欺,后对付起外公来便肆无忌惮了。”

    周裴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让她有些心力憔悴,肩膀却也顺着刘洵的意思不由自主的靠在了刘洵肩膀上,心中暗叹,这个少年,终于成长到能给自己依靠了,真想看到他指点江山的摸样……

    “刚才苏晓彤的话已经让我对她彻底死心了,不过毕竟相处多年,总想对以前的关系做个了断,便想着最后帮她一次,从此便一了百了不相往来了。”说着展了展眉,“不过既然你不想小姨这样做,小姨自然是依你的意思。”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语气太柔和了,话说出来总觉得有些撒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周裴婠有些慌乱的从刘洵肩膀上起来,脸色微红,不过正发动车子准备出发的刘洵却没有看到这一幕。

    从锦江市到北山四十公里的路,虽然路况不大好,不过刘洵开车也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周裴婠父母的墓地在北山上,不是公墓,而是农村盛行的土葬,便在半山腰一个种满了苹果树的果园中,当年下葬的时候她父母两人还属于反革命分子,连墓碑都没有,只是草草下葬,现在的墓碑还是十年动乱结束的时候周瑞青给立的,刘洵和周裴婠两人走了大半个小时才到了墓地。

    墓地大约也时常有人打扫,很干净,刘洵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小时候他跟着周裴婠便来过,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好几个人在外边等着,周裴婠一个人进来上坟的,这次倒是让他也跟着进来了。

    等刘洵把周围生的不多的几根杂草拔掉,周裴婠已经上坟扫墓完毕,不过却怔怔的站在墓碑前不动弹,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刘洵也站在一边不去打扰,直等周裴婠发愣了小半个时辰才醒过神来。

    两人从墓地所在的果园出来的时候,刘洵见周裴婠的脸上有些伤感,不心中一酸,只以为她是想到了亲生父母想到了闺蜜的背叛,轻轻揽了揽周裴婠的肩膀,“小姨,你还有外公,还有我……”

    “说什么呢。”周裴婠理了理被山风吹散的头发,语气有些嗔。

    大约是山顶天凉,从果园出来的时候肩膀微微发抖了一下,刘洵马上便把自己的外脱下来给周裴婠披上,周裴婠体滞了一下,也没有拒绝。

    “小四,刚才父母坟前我想了很多事,有些事没有想通,却也想通了许多事,人总是要长大的,小姨活了二十多年,倒不如你成熟,我想啊,我明天就出发到美国去,处理了那笔卢布之后就把公司转手现进入资本市场,成为华尔街的女强人。”

    “这么快就要走?”刘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边的案件不是还没有完结吗?小姨不等等看他们开庭?”

    周裴婠微微笑了笑,“还看那些干什么,知道了就好,也没什么可斤斤计较的。”说着叹了口气,“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我这次险些被骗,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你小姨我呀就要进入华尔街大展手成为华尔街的女强人了,怎么样,是不是说两句祝福的话。”语气倒是比刚才的轻松许多。

    “小姨,你……”

    刘洵也听出来了,周裴婠刚刚说话虽然语调不高,看上去很轻松的摸样,不过语气却很坚决。虽然不知道小姨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却也无从反对,他倒是希望周裴婠早点把手里边的卢布花出去,可是并不希望小姨这么快的便离开自己到美国去,这些事,大可交给别人来办理,不必自己亲自出面。

    刘洵对周裴婠的感很奇怪,有前世延续了近二十年的思念和怜惜,有亲人之间的那种感觉,有小时候延续至今的依恋,却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前世或许有,却不是很强烈,然后便随着小姨的离世而埋藏在了内心深处一直被压抑着,直到重生而来再一次见到周裴婠,这种埋藏了压抑了近二十年的感一下子便爆发出来,而且来的是那么猛烈,那么让人措手不及。

    若她不是自己的小姨那该多好,望着山顶夕阳微黄的光芒照耀下的周裴婠,刘洵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刘洵自然不知道,他在如此想着的时候,周裴婠的心中也正在纠结着。

    她这么快的便想要到美国去,有受了苏晓彤刺激的关系,更多的却是她想避开刘洵,想远离国内,想找事来让自己忙碌起来而不要去理会躁动的内心。

    从那次她从美国赶回来见到刘洵之后便感觉到了刘洵对自己的依恋中透着的那种莫名的感,是那么的烈而火爆,更让她无奈的是,她和刘洵打小亲近,再加上最近一系列的事一直是刘洵陪在她边,她的内心中也有了那种该死的感觉。

    察觉到了这种莫名的感受,周裴婠便知道自己不能和刘洵呆在一起了,两人若是再在一起,不是他先忍受不住便是自己先沦陷到里边,虽然两人便没有血缘关系,可是那种感……

    使劲的摇了摇头把自己内心中莫名的感驱逐出去,周裴婠紧了紧刘洵披在自己上的外,心中不涌起一股甜蜜的感觉来,真是很体贴很温柔又能给人依靠的小男人啊,如果,如果自己不是他小姨的话该多好,随即赶紧把这种想法从脑子里边驱逐出去……

    ps:猫猫号召大家投三江票票了,被第一名远远的甩开,貌似新书榜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滴,猫猫莫非是万年老二的命?有三江票票滴书友都到三江板块支持一下猫猫哦!再顺便求下推荐票,点推比差距太大啊,推荐票很不给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