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意难平(求收藏求三江票)

    刘洵和周裴婠大约在接待室里边等了有十五分钟苏晓彤才被带过来,专案组的人取了手铐之后便退出去了而没有停在里边做记录,这也算是给他们的特殊待遇吧。

    苏晓彤和卡顿两个人对这个专案组来说只是个边缘人物,其实便是无关紧要的人物,专案组也不会重视这两人。

    他们首先涉嫌的便是在周裴婠的转口贸易公司的财务上做假账从而非法挪用了二十余万美元,这乃是第一桩,其次便是涉嫌预谋商业诈骗了,苏晓彤和黑杰克串联以黑杰克为首的几个贸易合作方,并利用他们两人在公司里边独掌大权的便利,准备在不久之后利用商业诈骗来空周裴婠的贸易公司,从而顺利的把公司转到黑杰克的名下,他们则获取一定的报酬。黑杰克对于此事供认不讳,而且证据确凿,所以这两人不就要移交给检察院量刑了。

    其实,由于周裴婠的转口贸易公司是在美国的,所以这种案件一般来说应该由美国方面接手,不过美国这次因为黑杰克被查出来的事而理亏,中方在这件事上边也表现的足够强势和硬气,在这种小事上边美国自然也就没有过于纠缠,直接让中方接手此案,连卡顿都被直接带回了中国。

    刘洵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苏晓彤,前世的时候也只听过她的名字而没有见过真人,他其实早想见见这个人了。

    初见,似乎比照片上的摸样还要漂亮三分,即便是脸上难以掩饰的憔悴也没有让之逊色,可惜刘洵知道这样的面孔下掩盖的是一副什么样的蛇蝎心肠,自然难以生出好感来,更不会有什么欣赏的感觉。

    “为什么?”

    这是周裴婠见到苏晓彤的时候的第一句话,“晓彤,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伙同外人来算计我?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促使你背叛我的。”

    “初中高中你交不起学费是我帮你解决,高中毕业你想出国留学是我帮你联系,毕业了你不想回国工作,是我把你安排在那个位子上,我一直把你当做最信任的人,公司的财务全权委托你,你和卡顿是公司里边除了我之外权力最大的人,并不是因为你的能力能够胜任那个职位,只是我当你是朋友,我如此对你,你便是这样回报我?今天过来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对坐的苏晓彤开始时候只是沉默着听着周裴婠的质问,等周裴婠话音落了之后,忽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周裴婠,你今天是专门来看我的笑话来的吧,我知道,你就是想要看看我的下场来嘲笑我,也对,你是谁啊,你是堂堂锦江市市委书记的女儿,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有你的好老爹在,这么个小小专案组的大门哪能拦得住你啊,你要是想看我的笑话,谁能挡得住?”

    “苏晓彤,我不是来看你的笑话,也没兴趣看你的笑话,我只是想问你,你这么做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便是这样对待我这个朋友的吗?”

    “为什么?”苏晓彤冷笑一声,“你说是为什么,凭什么你有个好老爹,从小什么都不用发愁自有别人给你做好,我却要初中就要出去打工赚学费?你自以为心肠好要在别人面前彰显你的悲天悯人来帮助我,我才不需要你可怜不需要你施舍,你凭什么来帮助我?凭什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摸样?”

    “你怎么会这么想?”周裴婠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晓彤,“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我那时也一直把你当做朋友来对待,只是看你家中困难才出于好意帮你的,不是施舍,不是可怜,只是单纯的想帮助一个朋友罢了,却不想我把你当朋友,你却,你却……”

    “小姨,她不过是给自己找理由罢了,若真的自尊心那么强烈,阶级意识那么浓重,当初有何必接受你的帮助?不过是心存愧疚为自己做的错事找借口罢了,这种人我们何必搭理。”

    “我心存愧疚?笑话,我凭什么心存愧疚,也是,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人自然是不屑于搭理我们这种人的。”

    苏晓彤对着刘洵冷笑一声,“自从高中的恋人告诉他和我相恋三年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接近周裴婠之后我就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失望了,哼,想她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又怎么会和我们这种人做朋友?不过是假假意的虚假客做给别人看罢了,我早就看透了。周裴婠,你以为你施舍我几分我便不知道你的邪恶用心吗?哈哈,我就是恨你们这些生来便高高在上的人,嫉妒你们,所以我要毁了你们,你没想到吧,卡顿之所以这样做是我勾引他的,早在一年前老娘就和他上了,这小白脸以前一心想追你,没想到老娘一勾就上手,之后合伙和他从公司账目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抽走钱,你果真像傻帽一样什么也不知道,还一样的信任我们。”

    苏晓彤说着已经有些歇斯底里起来,面目也开始越发的狰狞,不知道怎么,刘洵觉得她现在的样子有些糟蹋了那副还算精致的五官。

    “你没有想到吧,李辉也是我联系上的,老娘只陪他睡了三晚上那小子就被迷的找不着北了,我一说我的想法,和他一拍即合,我就是要毁了你的公司,毁了你的一切。黑杰克那老鬼也不是好货,要不是老娘陪他睡了那么多天,那笔贷款能轮到你的公司?我就是恨你们这些人,就是想看到你们变的一无所有,看你们还如何悲天悯人来设施自己的善心……”

    啪……

    看她说的越来越离谱,刘洵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你自己不是个东西也就罢了,不要把别人都相信成你那种自私自利的玩意儿,不要给自己内心的丑陋找任何的借口,你口口声声说不要小姨的施舍,却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我小姨对你的一切帮助,然后心机深沉的隐藏起来想要毁去小姨的一切,你扪心自问,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苏晓彤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良心?那玩意儿有几两重?能填饱肚子?能让人吃喝不愁?能让人有一个生来不用发愁的好老爹?周裴婠她算什么,她凭什么和我比,凭什么我学习比她好,高中时候的班长每次都是她?凭什么我比她长的漂亮她却收到的书比我多?凭什么我唯一喜欢的男孩在骗去了我的子之后却告诉我他只是为了接近周裴婠?哈哈,你们不过是作为胜利者来这儿摆你们的高姿态罢了,周裴婠,我不会让你看笑话的,告诉你,我就是恨你,就是嫉妒你,就是要毁了你,我不后悔……”

    “小姨,她已经疯了,我们不要理这个疯子。”刘洵轻轻揽住周裴婠有些发抖的子,示意专案组的工作人员把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苏晓彤带下去。

    “我从来不知道她是这么想的,我只以为我对她的帮助能帮她改善家里边的境况,她,她……”周裴婠语气虽然还算平静,眼角的湿润却出卖了她内心的激烈活动,可想而知苏晓彤刚刚那番话对她内心的冲击。

    刘洵温柔的拭去周裴婠眼角的泪水,“她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大概是以前的生活环境让她的内心世界已经扭曲了,三观早就不正常了,我们不要去管这个疯子。”

    周裴婠往刘洵的怀里边缩了缩,“小四,你陪我到北山扫墓吧……”

    ps:求收藏,求三江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