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触目惊心(求收藏)

    “小姨,国内即将兴起的这场大辩论,兴许还有可能引起苏联局势的变化,我看苏联境内现在是越来越不安定了,或许离解体已经不远了,小姨还是尽快的把手中的卢布换成黄金石油这些硬通货吧,卢布在国际市场不被认可,放在手里就是一堆废纸,只能趁着苏联国内现在还算安定的时候,尽快花出去,别当苏联解体了,卢布就烂在手里边了,稍微吃一些亏都是可以接受的。”

    对于这点刘洵还是担心的,他可不想价值五千万美元的卢布转眼变成了一堆废纸。

    “你就这么笃定苏联会解体?”周裴婠饶有兴致的看着刘洵,在此之前刘洵就一直表现出兑卢布的兴趣,而且很笃定的认为卢布要大幅度贬值、苏联一定会解体,就像他认为国内改革派最终会胜利一样。

    不知道为何,看着满脸自信的刘洵,周裴婠不知不觉间在心里居然生出几分异样的感觉来,赶忙强压下去,“再者说,那笔钱现在只是挂在公司账上而已,只能说名义是是我们的,实际上一大部分却是那个黑杰克的,毕竟那是人家牵头的,没有他,你小姨我可没能耐从苏联搞出这么大的一笔款子来。”

    刘洵笑了两声,“小姨今天和专案组的人说话时还没听出来吗,国家的人大概已经在美国对李辉和黑杰克实施了人生的控制。那笔钱明面上来说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小姨的公司质押出来的,他只不过是穿针引线的作用罢了,只等国家把这两人引渡回国,那样那笔钱就彻底的归你了,到时候小姨就真的变成小富婆了。小姨不是一直想到华尔街那个风起云涌的市场里边去试试手吗,有了这九千万卢布,少说也能出四千多万美元来,小姨再把那个转口贸易的公司卖了,差不多也能凑出五千万美元来,放到华尔街也勉强能拿得出手了。”

    顿了顿,刘洵又笑了笑,“我们现在应该庆幸的是,黑杰克的这笔卢布贷款似乎并不是为了算计小姨的公司,而是把小姨的公司当做了自己的公司来作的,大概在他看来,小姨的公司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所以所有的手续都是小姨你的公司出面的,嘿嘿,现在不知道他有没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想法。就是不知道,这个黑杰克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对苏联解体卢布贬值具有强烈的信心而准备投机卢布。”

    “贫嘴。”

    不过对刘洵说的周裴婠其实还是有些意动的,因为苏晓彤的关系,她对自己的那个贸易公司已经生出了排斥感,不再想经营了,华尔街也一直是她的梦想,这次似乎确实是个好机会。

    而且,那笔卢布,确实是用她的公司质押的,明面上来说和黑杰克一点关系也没有,虽然是他牵头的,不过大概真如刘洵说的那般,作这笔贷款的时候,黑杰克便把周裴婠的公司当做了他自己的公司,要不也不至于一且手续都是周裴婠的貌似公司,他自己手中却没有一点依据,这笔贷款只要周裴婠的公司不落入他的手中,那看上去便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起码明面上是这个样子的,等他被捕了,那实际上也是这个样子了。

    然后刘洵便和周裴婠兴致勃勃的交流起来如何把这一大笔钱在苏联换成黄金和石油等硬通货,再拿到国际市场换成美元等等,刘洵对这种业务不是很熟练,不过周裴婠做的就是这种生意,倒是有不少的办法,就是有些办法麻烦些,需要花不少时间,刘洵给周裴婠的原则却是,能快则快,哪怕吃点亏也可以接受,他可是知道,现在离苏联解体已经不远了。

    晚上周瑞青回家先和刘敬询说了说国内即将爆发的大辩论,再次感慨了一下这小子的政治眼光,昨晚刘洵的看法,果真便应验了,让他不服老都不行,然后叹了口气,和刘洵说起李功涛的事来,现在也没有必要避讳刘洵了。

    “初步查明李功涛通过黑杰克之手流入境外洗钱组织手中的金额,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点五亿的规模,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啊,初一看到这个数据,不仅是我被吓住了、秦书记被吓住了,中纪委和中央的人都被吓住了,还以为后边多数了一个零。”

    “这么多?”

    刘洵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之前的刘东锣案,涉案几千万便已经是国内有数的大案特案的,没想到李功涛涉案金额如此之高,虽然早在知道黑杰克和境外洗钱组织有关的时候刘洵便知道他贪污的不是个小数目,不过乍听到这么大的金额,还是很吓人。

    “这还仅仅是目前已经查明的,未查明没有账目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或许,或许李功涛只是出面人吧,也许背后还有着一个更加庞大的利益集团也说不准,刘洵如是的猜测着,不过这话刘洵自然不好说出来,想必对此事,外公、秦书记以及中纪委的人心中自有定论,也不需要自己多嘴。

    “李功涛的秘书杜森81年82年的时候曾经在美国呆过约有半年多的时间进行培训学习,大概就是那段时间被以黑杰克为首的组织盯上并且腐蚀。杜森回到国内不久后便做了李功涛的秘书,之后便为李功涛和黑杰克两人牵线,把李功涛在国内贪污腐化的黑钱交给黑杰克到国外洗白,然后几经辗转放到李辉的名下。时至今,已经长达六年而没有被人发现,我和秦书记都很惭愧。李功涛的儿子李辉在国外留学和花费都是黑杰克在掏腰包,杜森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向黑杰克出卖一些政府的机密消息,李功涛对此事或许之或许不知,不过目前确定,他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个报网络当中。我们的报人员在美国已经秘密控制了黑杰克,而且沿着他这条线,顺藤摸瓜一举从他口中获悉了这个报网络中多个报人员。”

    说着叹了口气,“让人触目惊心的是,黑杰克控制的这个报网络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国内官员的秘书,目前已经确定的便超过十个人,有嫌疑的也有十多个,杜森在这些人里边是级别最高的,简直是触目惊心啊。”

    “总参的人大概都要被这些蛀虫给吓一跳吧!”

    刘洵也感慨了一声,不过对这些蛀虫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人家威,总有人愿意参与到报网络当中,刘洵便记得,前世时候还曾经有两个少将级别的军队高官叛逃事件,更有直辖市公安局局长到外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之类的事,零散几个高官秘书被国外报组织腐蚀,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要不是这次你们偶然发现,这些蛀虫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被发现,中纪委和总参大概都有给你请功的想法了。唉,三十多岁的正处级官员,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周瑞青感叹了一声,杜森现在才三十出头,放在国内的官员的正处级里边,确实算是年轻有为了,没想到却被报组织腐蚀了,这和一般的贪污**质完全不同,这是危机到国家安全的大事件,通俗的用一个词就是汉

    “对了,外公,李功涛案你和秦书记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毕竟李功涛是锦江市的一把手,二把手出了问题,一把手很多时候也是需要承担责任的,秦立文作为省委书记总领全局,一个失察的责任是逃不了的。

    周瑞青沉默了一下,“我是三年前调到锦江市和李功涛搭班子的,李功涛是朱省长一手提上来的,秦书记在辽北省的时间也不长。”

    周瑞青没有明说,不过刘洵还是知道了他要表达的意思,李功涛涉案是从八十年代初就开始的,外公和秦书记调来的时间在那之后,而且此次案件还是由外公和秦书记两人捅到中央的,两人已经占据了主动,不仅不会有任何的麻烦,反倒会有些收获。

    毕竟,这种案件与一般的政治角力和派系斗争不同,这是放在整个国家层面上的,虽然是揭盖子,倒也不至于太招人记恨而树敌一大片。

    而且,刚刚周瑞青隐隐提到了李功涛是朱省长提拔上来的,刘洵便明白,或许朱利民在这次的事件里边要受到一些牵连,即便是事与他没关系,也要推一个替罪羊出去。

    “李辉和黑杰克什么时候引渡回国?与境外报组织有牵连,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周瑞青似笑非笑的看了刘洵一眼,“你是担心中纪委在国内的动作太快,他们在国外听到风声漏网了吧,这个不必担心,有总参的人出马,不至于办不好这么点事,至于美国政府那边,就更不用担心他们使绊子了。”

    “我这不是想给小姨出气吗?他们想要欺负小姨,总要付出代价的。”刘洵腆着脸笑了笑。

    “你呀,自打那次绑架之后,就出奇的聪明了……”

    ps:能看到这里的书友,基本说明本书还是对大家口味的,让大家能看得下去,所以,木有收藏的童鞋,就顺手点一下收藏吧,顺便再求一下推荐票,票票太少了呀,点推比不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