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篇文章引起的风暴

    当天晚上,周瑞青署名的《放大胆子加快步伐深化改革》的文章便上了新华社的内参,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摆到了某些人的书桌前,同时,人民报、羊城晚报、齐鲁报、党报党权威杂志上边也都发表了这篇文章,不同的是,发表在公开媒体上边的文章是不署名的。{xiaoshuoyd/.com 首发文字}

    按常理来说,一篇倾向于改革派的文章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国内当前关于改革的辩论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每天支持改革派的文章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学者们,每天在报纸上边大打口水仗,每天都有双方反驳对方的文章,所以,有这么一片关于深化改革的文章似乎也不足为奇,不过这篇文章若是出自一个副省级的官员手中,那影响自然就不同了。

    虽然公开媒体上边的文章是不署名的,不过早有神通广大的媒体人弄清楚了到底是谁写的这篇文章,虽然他们限于体制的约束不好直接把周瑞青的名字给暴露出来,不过适当的隐晦的暗示一下却是要做的,不要暗示的很明显就是了,这样一来,自然便在民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事实上,这篇文章里边,主要提到的内容也没有多少,只是把刘洵当初的杂乱的观点给变成了一篇锦绣文章罢了。先是系统的叙述了改革开放多年来取得的成果,忆苦思甜,然后便提出了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观点,认为要向发展看齐,深化改革,解放生产力。

    到后边,文章里边还隐晦的提到了关于意识形态争论的问题,隐晦的指出,中国要想发展,就要尽快的结束关于意识形态的争论问题,彻底的解决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要不的话,改革始终存在较大的隐患,甚至对非公有经济的地位也稍微提到了一些。

    这篇文章,放在当时来说是相当激进的,八月份苏联刚刚发生政变,虽然现在还没有宣布解体,不过国内关于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却已经达成了共识,只是在改革开放的问题上存在不同的态度,不过目前来说,还是保守派占据上风,毕竟,有苏联的前车之鉴。

    周瑞青在文章中提到的,通俗的讲,便是要被带上改革派的帽子。

    这个年代,大概便是改革派的人也未必能猜到邓公到底有多大的魄力,只有见识过南巡讲话的人才能透过那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讲话看到邓公在改革和发展上边的决心。{/\.shouda8\.com 手、打\吧.首.发}

    不过刘洵知道邓公不久之后会发表南巡讲话,别人可未必知道,这不,某些人便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文章发表的第二天,锦江市市长李功涛便在政府的工作会议上隐晦的指出某些同志在对待改革的态度上过于激进,之过急,没有从苏联的变故上边去反思,没有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

    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有提到昨天发表的那篇文章,不过在座的哪个不是在官场里边打滚多年的老油条,自然知道他是在说周瑞青,而且还不仅仅这样,在下午的常委会上边李功涛还借机对周瑞青发难,虽然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果,不过也算是明火执仗的宣战了,原本在常委会上处于中间派的人,下午的态度似乎就有些动摇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省里边的宣传部便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专项文件,锦江市市政府立马做出回应,配合着修改八五计划纲要。

    这些事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关联,不过政治敏锐的人都能猜到,这是冲着周瑞青发表的那篇文章去的,省里边也有大佬出手了。

    据说,从昨天开始到今天,省长朱利民已经在多个场合表示过,某些同志态度不够端正、步子过于激进,这某些人说的自然便是周瑞青了。当然,这也仅仅是个传言,至于到底有没有这会儿事,别人却是不得而知了。

    刘洵在家里边一边翻看着今天的的晨报和报,一边笑着对周裴婠和周培东道,“外公和我昨天就说,今天的辽北和锦江会很闹,看来果真不出我们的所料啊,这不,才一天时间就跳出来这么多人,这些个牛鬼蛇神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小四,你外公这次上内参的这篇文章,似乎不太妥啊,外边的风声不太对,似乎说朱省长都有意见了,会不会你写的那篇文章有问题?”周裴婠微微蹙着眉头,她知道那篇文章的初稿是出自刘洵之手的。

    “爸昨天发表的文章是小四写的?”周培东难以置信的问了周裴婠一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刚才听周裴婠的话才反应过来。

    刘洵呵呵一笑,“我只是提供了最初的一些观点给外公参考,润色之类的都是外公自己来的,嘿嘿,外公一辈子大行中庸之道,现在却是想要张狂一把了,外公今年都六十了,离退休也没有几年了,若是这几年在政治生涯上边不能有所突破,那中的东西后也没机会实现了,外公就是看中了这次的机会才出手的,小姨和小舅你们两个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顿了顿,“锦江市里边市委和市政府不是一条心,可不仅仅是市里边这样的,省委和省政府更不是一条心,朱利民和秦立文也斗的厉害啊,你们看看上午省委和省政府下发的文件,一个要让放大胆子深化改革,一个却要给改革泼冷水,让我们反思苏联,这都把矛盾摆到了桌面上,可见省里边的矛盾,现在也已经到了白化的阶段了,省长朱利民和外公向来就不对付,找着机会自然要给外公找点麻烦,当然,省委书记心中可不是这样想的。”

    事实上,处在刘洵外公的这个位子上,想和省长处好关系都难,作为副省级城市又是省会的市委书记,周瑞青本来就不是省管干部,而且这个位子上,和省长也是形成竞争关系的,能和平相处才怪,至于和李功涛之间,也不仅仅是一二把手之间的矛盾那么简单。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刘洵说着又的笑了笑,“李功涛这会儿蹦跶的倒是欢,上蹿下跳的不亦乐乎,你们说,若是他现在知道中纪委和总参已经对他展开了调查他还有没有兴致去找外公的麻烦?我倒是想看看他被中纪委带走的时候,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一副脸色。”

    周培东赞同的点了点,现在的他,对于流行偶尔口出惊人之言也没有什么惊讶了,知道了李家父子和境外洗钱组织和报组织有牵连之后,便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倒是在刘洵说过之后,忽然对着周裴婠露出愤愤的表

    “李功涛这老狐狸倒是端的是好算计,爸的这篇文章虽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心中大概正高兴了,哼,若是咱们没有察觉到他在美国布下的谋,爸现在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去,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刘洵在一旁没有说话,心中却知道,前世的时候,外公似乎是出于派系的关系,发表出来的文章和现在发表的这篇完全南辕北辙,和邓公南巡的内容几乎是完全的背道而驰,站错了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秘书失误的原因,原本在报纸上应该不署名的文章被署名发表了出来,后给引来了无尽的麻烦,李功涛事先又布置了包括美国的算计在内的一系列谋,这才把周瑞青赶到了二线。

    今天闹的可不仅仅是锦江市,周瑞青和李功涛已经明火执仗的把矛盾摆到了桌面上了,常委会上边充满了火药味,而且,暂时看来,似乎还是李功涛这个二把手隐隐占据上风的摸样。

    省里边就更是风起云涌了,似乎因为周瑞青和李功涛的关系,一贯老谋深算的省委书记秦立文也不甘寂寞,选择了在这个时机和省长朱利民磕上了,当然,相比于市里边的火药味十足,省里边的斗争表面上看去便有些温脉脉了,只是省委和省政府在同一天之内出台的不同倾向的文件让人能看到这里边也是刀剑飞舞厮杀惨烈。

    省里边的斗争放到了台面上,下边自然也不甘落后,你的圈子我的圈子,都各自为战,单单在这一点上来说,是走在了全国的前列,起码国内的其他省份,现在关于改革的问题,还暂时局限在民间。

    除了政府这边的动静,媒体上边就更加的闹了,之前媒体上的全国大辩论大多是来自于民间自下而上的辩论,由于中央没有表态,很少有官方参与其中,而周瑞青的这篇文章,无论是从文采还是从激进程度上来说,在改革派的文章里边都是数得上号的,现在又隐隐传言这篇文章是出自副省级官员之手,于是,报纸上边关于改革的辩论更加的猛烈起来。

    刘洵手里边现在就拿着一份人民报,上边的一篇文章,几乎把周瑞青的那篇文章给批驳的体无完肤,看着却不似是出自民间之手,看来,终于有人忍不住的出手了啊,不过出手才好,跳出来的人越多,周瑞青最后的收获才越大。

    PS:貌似后天下新书榜,大家给力点哦!求收藏,求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