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与周瑞青的交流(求票)

    周瑞青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刘洵已经自己下厨做好了几个人的饭菜,倒是省了小保姆的事

    “爸,怎么样?”一见周瑞青进门,周培东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他对这件事可是担心的紧,倒是刘洵能沉得住气,多少能够猜到一些东西。

    “哼……”周瑞青对着周培东哼了一声,“看你干的好事,你倒是给我说说,那笔贷款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瑞青一贯不喜欢以权谋私,周裴婠和周培东虽然经商,不过他一般是不会过问的,更不会替他们出面打招呼,所以周培东经商也不在辽北省,而是跑到了东海,除了直系亲属回避经商的原因之外,便是周瑞青不为他提供政治助力只能远走东海了,心中也未尝没有怨气。

    这次周培东的那笔贷款给别人拿了小辫子,不用说,肯定用到了周瑞青的名号,六百万的款子也不是小数目。

    “爸,这不没事吗?再说,那笔钱本来也没有什么内幕交易,不过是相互给个面子罢了,我这次也是大意了,给那姓李的下了。”

    周瑞青在家里边除了对周裴婠比较温和,对两个儿子一贯严厉的,这会儿严肃的发问了,便是周培东也要小心的应对。

    “没事?有事你还能坐在这里?等到你知道出事了,那就什么都晚了?相互给个面子,说的倒好听,可口白牙的,几乎没有抵押就把贷款给了你,你倒好,合同都不看就签了。出了事,你也不要指望我给你擦股,哼……”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着拿着一堆复印件摔到了周培东的面前。

    “爸,我这不,这不也是那会儿小妹急着用钱吗?也,也没想着会出问题,哪想得那姓李的那么狡猾,合同里边还藏着这些东西,那笔钱,当初也没想着会还不上来着。”

    “爸,当初是我和二哥开口的……”见周瑞青有生气的迹象,周裴婠也帮着解释。

    “哼……”周瑞青脸色还不是很好,待到转到刘洵脸上的时候才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次倒是亏了小四了,”叹了口气,“要不,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会不会给搞的晚节不保。”

    说着又转向周培东,“老二,你经商,我不赞成,可也不会反对,赚多赚少那是你的能耐,可是有一点,这经商和做人一样,都要坐的端行的正。我知道你不满我不过问你的失去,不过我在这个位子上也是风口浪尖之上,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等我犯错误,你呀,一不小心就被别人抓了把柄,这次要不是小四即使发现了李家父子参与在里边,咱们就要被打个措手不及了,李功涛老谋深算,肯定不会让我有庇护你的机会,甚至我自己都要搭进去,你,你后好自为之就是了……”

    “爸,我……”

    “算了,别说了,以后有空多和你大哥交流交流,政治上边的凶险,你也要长点记,和小四也多学学,要是有小四这警惕心和洞察力,也不至于签了这份漏洞百出的合同,恩,抽空就把那笔钱给银行还回去吧。”

    “爸,小四说过段时间再还钱,省的打草惊蛇了。”周培东试探的说了一句。

    周瑞青抬头看了刘洵一眼,“你对这些弯弯绕倒是清楚的紧,怎么样,后有没有从政的想法?外公我呀,还能照拂你几年。”倒是默认了刘洵的说法,让周培东过段时间再还钱。

    刘洵赶忙摇了摇头,“我这也就是旁观者清罢了,可不是从政的那块料子。对了,外公,秦书记怎么说?”

    “你跟我进来书房,我在秦书记家里吃过了,你们自己吃饭吧。”说着便起向书房走去,只留下周培东和周裴婠,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洵跟在后边进了书房,却让他们两个在餐厅吃饭,周裴婠没有多想,周培东却明白,自己这个外甥,已经被老爷子视为可以交流的人了啊,老爷子的书房,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去的,便是他们这些子女也很少进去的,要不这会儿也不会让他呆在外边了。

    “外公,李功涛和朱省长是不是……”

    刘洵没有说完便被周瑞青打断,“不要胡思乱想,不要乱猜,话也不要随便说。”说着又从文件包里边掏出来一份材料,刘洵看了看,便是他之前看到过的那份,不过上边已经被圈圈点点出来很多东西。

    “秦书记也难啊,要是这上边的猜测是真的,辽北省就要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了,之前昌平的刘东锣案,一个政法委书记参与到毒品网络之中,已经是耸人听闻,给昌平市乃至辽北省都抹了黑,若是李功涛真的不干净,那……”

    周瑞青没有往下说,刘洵却明白他的意思,若是李功涛真的参与到境外洗钱或是报组织,那大概是近几年来国内最大的案件了,搞不好,不止辽北省要给捅一个大窟窿,只怕中央都要给捅破了天。

    “秦书记的意思是?”

    刘洵试探的问了一句,其实他倒是知道自己不该问这些东西,该说的外公自然会和他说,不过官场上忌讳很多,即便是自己人之间说话,有时候也不好说的太露骨了。不过从刚刚周瑞青把他叫进书房这个细节,刘洵便明白了,外公现在已经基本能把他当做成年人来看待了,起码在某些问题上,他已经有了和外公交流的资格。

    周瑞青沉默了一下,缓缓说出了中纪委这不出意料的三个字之后,又说出了两个让刘洵目瞪口呆的字,“总参。”

    “秦书记好魄力。”

    愣过神之后,刘洵口中赞了一句,心中却知道,事涉副省级高官和国外报组织,这已经不是捂盖子不捂盖子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大事,秦立文自然知道权衡轻重,他要是不下这个决心,周瑞青甚至可以绕过他直接把事捅到中央,到时候他这个省委书记就被动了,倒不如现在争取主动还能勉强掌控局面。

    周瑞青说出了总参刘洵便不再多问,开始的时候还担心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现在既然总参插手,以总参的报能力,自然能获得更多的东西,江雪妩提供了黑杰克可能的份,总参只需要证实便可,李功涛若是有问题,那肯定会被查出来,对总参的能力刘洵是不会怀疑的,打蛇,还是一棍子打死的好。

    “对了,外公,你的那篇文章在内参上边发表没有?”

    刘洵提到那篇文章,周瑞青的脸上也露出些笑意来,“就在今天已经发表了,终稿你也看过,不止是内参,有几家媒体上边也会发表,不过内参上边署名,报纸上边就不署名了。”说着叹了口气,“发表这种看起来比较激进的文章,不知道多少人会惊讶的掉了下巴,没成想,老来倒是轻狂一把。”

    当然,让周瑞青下定决心发表这文章,还是因为李功涛父子的影响,要不大概是否在内参上发表都不一定。

    仅凭现在的资料便差不多能肯定李家父子要牵扯在这次的事里边,没了李功涛的肘制,周瑞青便少了后顾之忧,很多以前不方便表露的东西便能够大胆的表露出来,反正现在改革与否还没有定论,偶尔有些不合适的言论也是难免的,只要少了李功涛这个对头,就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事了。

    前世的时候周瑞青之所以栽倒在这上边,可不仅仅是因为站错队的关系,还因为李功涛从算计周裴婠开始的一系列后手,这一世被刘洵提前察觉到,这些后手自然无用武之地,还很可能成为李家父子的催命符,周瑞青便少了后顾之忧。

    刘洵心中暗叹,外公内心大概也是锐意进取的人,不过这么多年在官场,早就被磨平了棱角,这次有机会借着这篇文章轻狂一把,大概也是他内心执政理念的宣泄吧,他倒是能够明白为何只在内参上边署名报纸上边却不署名,现在中央的态度模棱两可,对改革的事还没有定论,周瑞青居高位,自然不能在这种时候成为媒体舆论的潮头。

    说白了,他这个地步的官员,一言一行都不能随心了,这也是刘洵不太愿意从政的原因。

    “等着吧,明天会很闹的,李市长可是坚定的保守派,对于改革的态度一向是不赞成的。”周瑞青说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来。

    刘洵也会心的笑了笑,李功涛可未必知道他现在就要大难临头了,周瑞青在政治上边一贯表现中庸,李功涛想抓把柄也抓不住,这次在在全国舆论偏向于保守派的时候周瑞青却锐意改革,李功涛不抓住机会上纲上线才怪,周瑞青说的闹大概就是指这个了,当然,作为辽北省的省委常委,肯定还意指省里边的某些人也说不定。

    不过锦江市的一二把手着实有些不合常理,一般来讲都是年轻官员锐意改革,年老者思想保守,现在却是年近六十的周瑞青锐意改革,反倒是年方五十的李功涛成了保守派,不得不说有些奇怪。

    PS:猫猫不太会管理书评区啊,谁若是有管理书评区的经验,还有大把的时间能泡在网上,就自荐申请吧,起点的斑竹好像还有奖励的哦!

    求收藏,求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