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成渝的理解和支持

    “什么?你是说你准备拿那十万块钱去炒股?还瞒着家里边?”成渝一听刘洵的话,差点惊讶的从驾驶座上跳起来。()

    “不要这么大反应嘛。事实就是这个样子啊,我小姨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一直在美国经商,和我说起过股市的事,八角口那边的黑市我也研究过的,现在国内的股市因为关于改革的大辩论,整体处于低潮期,但是我对国内的形势有着更乐观的估计,保守派这次应该要落于下风了,对股市或许能够形成一定的刺激,所以,高买低卖,这个时期插进入,应该能够赚钱的,成渝姐,你应该不会不帮忙吧?”说着刘洵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你个小孩,懂得研究什么便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成渝微微拢了拢耳边的头发,不经意流露的风让刘洵脑子里忍不住出现了两人初见面她上半遮半掩的摸样。

    “国内因为苏联政变引起的关于改革的大辩论现在还一直在进行着呢,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就那么肯定股市一定会涨起来?再者说,哪知股票会涨,哪只股票要跌,这些都是在赌博,赌太大。而且,这么一大笔钱瞒着家里边来,我感觉不太好吧!十万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股票这东西不比其他,我对它多少知道一些,八角口那边的股票黑市不正规,买卖的不是上市的股票,那边的买卖,完全是一种赌博式的,若是亏了的话,可能亏的一干二净,风险还是太大了些,再说,你小小年纪便心赚钱的事干吗?”

    “小小年纪便不能赚钱了吗?我是小财迷好不好,可不是成渝姐这样的小富婆!”刘洵在最里边嘟哝着,也不大声说出来。事实上,若是有着其他的手段能尽快完成资本的积累的话,刘洵也不大喜欢资本手段,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那可不是刘洵的梦想。要不是其他快速积累资本的手段都不怎么干净,刘洵也不怎么想到股市里边去掺和,国内的证劵市场,在那个年代可真是一团糟,没有一点的市场秩序。

    他倒是没想到,成渝对股票的事还有了解,不过对于成渝的反对态度他自然也早有预料,心里边已经准备了好几的说辞。()

    “反正这十万块钱对我来说是额外的惊喜,也算是意外之财了,现在拿到八角口去炒股,赚了自然是好事,钱这玩意儿还是多多益善的好。至于亏了,那就当交学费了,便当咱们没有杀了那三个通缉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笔钱。成渝姐你或许不知道,我后是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这十万块钱,就当是创业基金了,反正我现在年龄还小,失败了还能从头再来,省的后教学费,若是成功了,自然便有了启动资金了。”

    “企业家?你后想要经商?”大概对于刘洵的想法感觉有些诧异,不过成渝似乎还是有些犹豫,一直皱着眉头开着车,不过过了两三分钟似乎便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皱着的眉头也松了下来,把车子停在路边不再往前开。

    “小洵,要不这样,这十万块钱算我投资……”

    不过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刘洵打断了,“成渝姐该不会是想说赚了算我的亏了算你的吧,若是那样的话还是算了,成渝姐也太小看我了。得,就当我从来没有和你提过这件事,我想成渝姐应该不会去找我爸高密吧。”

    不过虽然刘洵口中带着调侃的语气,心下却是有些感动,十万块钱毕竟不是一笔小钱,成渝大概认为他是想获得实践经验,便想给他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条件,让他不用担心赔钱吧,要不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你呀,这么倔,刘局要好多年的工资才有十万块呢!”

    看着刘洵面孔上的执着,成渝忽然想到了刘洵当初宁愿冒着风险也要从歹徒手中救下自己的事来,当初他心中大约也是这么坚持的吧,心中叹息了一声,成渝脸上忽然露出微笑来。

    “怎么样?成渝姐想通了?”刘洵探过头来。

    成渝不客气的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个爆栗,“我决定了,既然你要玩,那咱们就玩大的,十万块钱也太小家子气了点,看你这么有信心的样子,你成渝姐我也是个小财迷,一样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我看呢,你出十万,我出二十万,炒股你负责作,就当学习了,赚了的话二一添作五,赔了共同承担风险就是了。”

    见刘洵动动嘴还要说话的样子,成渝赶紧瞪起眼神装出凶巴巴的样子,“就这样,不许讨价还价。”

    “成渝姐,我是在想着,你是不是像跟着我占便宜,我可是很有信心赚钱的……”

    事实上,刘洵原本的意思便想把成渝也拉下水,既然有赚钱的机会,自然要大家一起赚,八甲口股票市场每天交易量很大,几十万块钱进去里边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也不会引人注目。

    他倒是没想到成渝会自己提出来,搞的他肚子里边还憋着好几的说辞没有用出来,当然,成渝提出来的意思是为了帮自己分担风险,大约也想给自己一些鼓励吧!倒是成渝不动声色的便能拿出二十万来,似乎还仅仅是为了陪自己玩闹,越发的让刘洵猜测起成渝家里边的况来。这二十万,完全是配合自己玩闹的意思,能拿出二十万来玩闹的人可不多。

    “说什么呢,讨打……”

    解决了成渝这边的问题,接下来自然两人串通好各种细节,省的在别人面前露了马脚。

    不大一会儿郑强也打过电话来,开车过去接到郑强之后,三人随意找了一家饭店要了个包厢,然后便商量起事来。

    事实上,在见到了成渝本人的时候郑强便没有疑惑了,再加上成渝亲口的确认,郑强对刘洵之前说的话算是彻底的相信下来,毕竟,涉及这么大数目的钱,十六岁的年纪总是不大容易取信于人,成渝这个重案组的英雄就不一样了。当然,在听到成渝把本金从十万提高到三十万的时候,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有些震惊,这年头,万元户都还是个稀罕玩意儿,更别提直接拿出三十万的现金去炒股的人了。

    成渝倒不愧是干警察的,按照事先和刘洵商量好的那说辞把事定下来之后,,还签订了一份比较正式的书面合同,里边对郑强的月薪也提高到1200元,百分之一的收益分成也写了进去。

    当然,现在的成渝和郑强显然还意识不到,这百分之一的分成到底有多少。刘洵倒是从成渝执笔的那份合同里边看出不少东西来,看来成渝姐的家中,肯定有人是经商的啊,成渝应该经受过那方面的熏陶。

    签了合同,事便这样正式的敲定下来,而刘洵是希望能尽快到八角口扫货的,虽然股市这会儿处于低潮,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缓过劲来慢慢上涨,而且国内最不缺乏的便是有胆量赌的人,历来也不缺少有眼光的人,所以还是尽快趁着这个机会大量购进股票,省的股票价格涨起来之后要花更大的代价。

    既然刘洵心急要急着扫货,他们商量之后便把到八角口的时间定在了后天,也就是国庆节,到时候三个人一起到八角口去看看。

    当然,郑强今天就要带着五千块钱的现金先到八角口去踩点,到八角口安扎下来,做好长期呆在那儿的打算。

    郑强也是雷厉风行的主,合同签好了,定下事来,当即就准备做大客到八角口,刘洵对他只有两个交代,第一是要尽快的安顿下来找好落脚点,第二便是摸清楚那边的况,把大部分股票的行都记录一下,大致的摸个底,这点尤其重要,千万要搞清楚那儿的行

    见刘洵说的头头是道,安排事也井井有条,成渝和郑强倒是对这小子有些佩服起来,少年老成,说的便是他这般的人物吧。

    不过若是他们知道,前世今生两世的人生刘洵都从来没有见识过八角口的股市的话,不知道这两人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

    送走郑强之后,刘洵也没了别的事,便让成渝把他送到了一中,不过听刘洵说他要去学校,成渝还盯着他使劲的看了一会儿,直到看的刘洵心里边毛毛的,这才开口,“原来某人还知道自己是学生啊,我怎么听说某人刚刚开学便旷课大半个月不去学校,都被校会上点名批评了,小洵,不知道你们一中有没有这会事?”说着咯咯的笑了笑,“唉,也不知道这某人说的是谁,不乖乖的好好学习,在外边瞎混什么。”

    刘洵苦笑一声,“得,成渝姐,算你狠,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不用长河拆迁吧,好歹咱们也共患难过……”

    PS:求收藏,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