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再见成渝(求收藏,求票票

    “一个月一千?”听到刘洵说的待遇,郑强脸上抑制不住的现出惊讶的神色来。()

    月薪一千,放在这个年代那可是了不得的工资,郑强之前在厂里边做保安队长,不大不小也是个官,可是即便那样,他每个月工资最多的时候也不到六百,倒是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开口便是一千。至于那什么百分之一的分成他反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也没觉得几个月能赚多少钱。

    “郑哥觉得怎么样?若是觉得工资少,咱们可以继续商量。”刘洵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郑强使劲的皱着眉头,“这倒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不说咱们两家的关系,刘叔刚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你若是有事需要帮忙,便是没有钱我也要帮忙的.只不过你也知道,我在部队里边,学会的便是打打杀杀的东西,炒股这种事太新鲜了,我怕我玩不来啊,而且,你为什么找上我?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相信我?以刘叔的人脉,找个信得过的人应该比较容易吧。”

    事实上,这才是让郑强诧异的原因,虽然刘晓军和郑山岳交好,之前和他也见过几次面,不过刘洵和他可是第一次见面便准备托付如此重要的事,听刘洵刚刚的口气,似乎到时候让自己在八角口扎根,钱自然也要放在他的手上的,这么大一笔钱给第一次见面的人支配,怎么看都有些草率了。

    刘洵微微笑了笑,“炒股这事简单,也不需要郑哥你做决定,我和成渝姐会用电话和你联系,告诉你买哪只股票,风险我们来承担,赚了赔了都不关你的事。”

    “至于为什么找郑哥你,一来我爸和郑叔叔是战友,两家关系亲近而且知根知底的,二来便是信得过郑哥你的人品,至于这信任从何而来郑哥你就不用管了,这第三嘛,自然便是郑哥的手了,八角口那地方鱼龙混杂的,动辄便有抢劫之类的事发生,要带着大笔资金在那边长期扎根下来,没有好手可不成,郑哥在特种部队呆了六年,手想必不会差了。再者说,嘿嘿,以郑哥的手,离了部队回到社会上边,但凡心里边存点不良的心思,嘿嘿,郑哥你懂我说的话,市局里边我看也没几个人能对付得了你这种水平的特种兵。()”

    郑强犹豫了一下,“我,怕是不行吧,那么大一笔钱……”

    郑强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刘洵却听得出来,他已经有些意动了,“郑哥要是再不答应,我就当郑哥嫌我给的钱少了。”

    “没没没,”郑强连忙解释,“不过,我是说,我给你帮忙就是了,钱不钱的什么就算了,这些年刘叔可没少帮我家,若是我帮个忙还要那工资,那不是寒碜人吗?”

    刘洵赶忙摇头,“别别,郑哥,咱们一码归一码,我爸是我爸,我的事是我的事,再说,这钱也不是我付给郑哥的,而是成渝姐给呢。再者说,若是让你陪着我们去一次两次那倒好说,也不会和你提钱不钱的,不过我们的打算是需要让你在八角口扎根下来至少两三个月,那可就不仅仅是帮忙了,你也要为家里边的生计考虑。”

    关键时刻自然还是不忘把成渝推出来封住他的口,一步步的劝说。

    “那,这件事你不用征求成警官的意见?”显然,刘洵刚刚言语里边的误导已经成功的让郑强把成渝当成了整件事的主导,这会儿倒是越发的意动起来。

    “成渝姐让我来物色人的,我就可以决定下来,要不这样吧,郑哥若是不放心,明天的时候我把成渝姐叫出来,你们两个也交流一下,到时候我们就把事给定下来,估摸着这两天就需要郑哥你开始工作了。”

    “那,那我就先试试看,”虽然答应下来,不过郑强脸上犹豫的意思刘洵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要是不成的话,你们再另外找人。”

    刘洵点了点头,不过似乎又想起来什么,“郑哥,这件事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最好和你家里边也别说,不过要让你在外边呆两三个月,和家里边怎么解释?”

    郑强笑了笑,“这倒不要担心,你也知道我在那边得罪了厂长,厂里边是呆不下去了,也不能在家闲着,这次出来原本就准备在外边找活干的,现在倒是省的我出去找工作了。”

    刘洵也点点头,看来郑强是答应下来了,解决了一桩事,刘洵心中暗暗感叹,这人选自己已经定好了,接下来,就是到八角口捞钱了。

    吃过晚饭饭之后,刘洵还抽空给周裴婠打了个电话,这会儿纽约恰好是早晨,电话里知道她已经开始着实清理公司的账目之后,刘洵也只是微微放下心来,却依然有些担心,不确定小姨到底有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已经下了决定,若是国庆之前小姨那边还没有查出来实质的东西的话,那定然是敷衍自己了,到时候他便要亲自到美国一趟。

    晚饭过后,郑山岳和刘晓军两人都喝的酩酊大醉,郑家父子当天自然无法回去,便在刘洵家里边住下家中三个卧室,周慧雯自己睡一个,刘晓军和郑山岳睡一个,刘洵和郑强睡一个。

    既然定下来让郑强代替自己出面,那就先要让他了解一些股市的东西了,总不能一窍不通。

    刘洵便从最粗浅的东西捡一些和他说,好在八角口的股市不是正规的市场,只是一个股票黑市,交易起来相对来说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的规则也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不过饶是如此,还是让郑强听的一个头两个大,倒是对刘洵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少年有些佩服起来,心中还在感慨,怪不得刘叔叔放心把十万块钱给人家支配,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也不敢揽这瓷器活。

    不过他可不知道,刘晓军让刘洵支配的意思,只是让他把钱存到自己的户头下边,可没想着让他拿这钱去炒股,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把钱没收了,估摸着他连股票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所以刘洵才千方百计不惜搬出成渝来也要瞒过家里边。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刘晓军和周慧雯都要赶着去上班,郑强虽然要留在昌平市,不过早晨也坐着刘晓军的车去送他爸离开,临走前刘洵给他留了成渝的大哥大号码,让他送完人之后便打这个电话联系。

    至于刘洵自己,反正已经旷了十多天的课,虱子多了不怕痒,索便继续旷课,也趁着今天和成渝串通好股市的事

    给成渝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她最近几天休假不上班,恰好有空,刘洵便约她出来,不过成渝让他在家里边等会儿,她自己过来。

    电话挂了不大一会儿之后,一辆车便停在楼下,刘洵打开车门进去,“成渝姐,市局都给你配车了,了不起啊,一级警司好像不给配车吧。”说着笑了笑,“对了,这几天重案组似乎很忙吧,成渝姐怎么反倒在休假?”

    这几天专案组在审理李向奎和刘东锣的案件,市局也没有闲着,按照李向奎和陈的交代,顺藤摸瓜,市局这此是要毕其功于一役,顺着这条线一举端了这条贩毒网络,所以,市局的刑警这几天忙的够呛,都在忙这件事,刘晓军在市局和专案组之间两头跑,重案组的人就更忙了,作为重案组的出院,照理说成渝也应该很忙才是。

    “你不说这个还好,一提我就来气。”成渝说着也是一副气呼呼的摸样,“哼哼,你爸也是,明摆着过河拆桥嘛,那三个歹徒好歹我也击毙了一个,现在案明朗了,就一脚把我踢出去重案组,这休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局里边哪有我的事,去了也只能看着别人干的火朝天。”

    “带薪休假还不好啊,别人要是从三级警司跳级为一级警司,不知道多高兴,再说,重案组也属于高危的职业,不太适合女孩子干,只怕成渝姐家里边也不同意你继续在重案组吧,还是从事技术工作和文职工作比较好。”

    被刘洵一下子猜中了原因,成渝想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低眉顺眼的,“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我家里边的原因?”

    刘洵笑了笑,“成渝姐家里边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主,怎么会放心你这样一个滴滴的女孩子在重案组,兴许之前你调到重案组就是瞒着家里边偷偷摸摸来的,没出什么事还好,家里边不会多说什么,上次咱俩出事,家里边要放心你继续在重案组才怪。成渝姐家里边大约也不一般,给市局吱声把你换个岗位还不容易?成渝姐你就不要抱怨了,别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不过说实话,刘洵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成渝家里边是干什么的,只是从一些细节上边推断,成家应该很不简单才是,或许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

    “对了,小洵,你一大早找我干嘛?”

    终于说道了正事,刘洵便把他准备大八甲口股市炒股的事以及需要成渝帮忙在郑强面前掩饰的事给他说了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