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八角口股票黑市

    ()    ( )    这边的刘洵,回到卧室之后,这小子脸上的表却有些掩饰不住的惊喜。()

    刚刚刘晓军一提股票市场,刘洵对八角口的记忆就清晰起来,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是因为那个地方在几年之后被改名为东城办,划入了昌平市的范围内,后来人都习惯称为东城办,倒是把原来的名字给忘了。

    八角口的股票市场,严格来说应该算是黑市才对,没有什么规范,那儿也是国内最早期的股票市场之一,在94年之前,一直办的红红火火的,因为地处两省交界,吸引了两省大批的人携带现金前来交易,算是两省内最大的股票黑市了,在国内或许都能排的上号。

    其实那儿交易的并不是真正上市的股票,而是很多待上市企业发行的内部股权证,没有在公开市场流通的资格,这些企业大多是省内划定的预备上市的公司,公司在内部便发行了不少内部的股票,有些效益并不是很好的企业,干脆把这些内部发行的股票折价作为工资补发给员工。

    事实上,这些待上市的企业,并不是每个都能上市的,谁上市谁不上市,都是待定的,最后都要视况而定,若是成功上市了还好说,凭借原始股票自然能够大赚一笔,若是不成功那就悲剧了,到时候,手里边的股权证那可就真的变成一堆一文不值的废纸了。

    也正是因为各种不确定和可能存在的高回报率,这才有了八角口的黑市,用来交易这些员工手中的股权证,这个年代的人,大多对股票的认知还很少,大多数的工人并不相信别人口中鼓吹的一些东西,在他们看来,还是拿在手里边实实在在的钱才是真的,这个股权证,对他们来说颇有些空中阁的意思,大多数工人并不愿意等待那似乎看不到希望的高回报,而是想把手中的那张薄薄的纸换成实实在在的钱。

    事实上,在八角口、交易的股票,便是这些内部发行的股权证,一张纸外加份证复印件,简单的很,而这些股权证也并没有在市场上流通的资格,大家都在炒,也是在赌运气,赌自己买到的股票最终能够上市,到时候这些原始股就值钱了。

    想到这儿,刘洵立马便有些兴奋起来,到八角口炒卖股票,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自己现在手里边只有十万块,进入做实业连门槛都迈不进去,倒不如拿着这笔钱到八角口炒卖股票积累起原始的资金,手里边有了大量的资金,那刘洵脑袋里边的很多商业梦想就能够实现了。()

    让刘洵更加兴奋的是,现在进入黑市里边炒卖,其实时机恰恰好,现在恰逢苏联剧变,国内关于改革的争论还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类似于股票和证劵这些新鲜的玩意儿自然便遭到了质疑和打击,员工对于能否上市,越发的怀疑起来,原本极有可能上市的公司,现在上市的时间似乎也被无限期的推迟了,所以,现在这时,应该说恰是股市最低迷的时候,比黑市更开的时候还要低迷。

    八角口的黑市刚刚开的时候,对股票完全没有概念的员工,最初甚至用1比0.8这样的低价卖出了手中的股权证,之后不少股票都被炒到了1比1.5甚至1比2,仅仅这样的涨幅就让不少炒家大赚了一笔,不过现在国内股票市场,无论是公开市场还是非公开市场,都整体低迷,黑市交易的价格自然就跌落回来,让不少高价囤积的人哭无泪。

    不过在刘洵的记忆中,股票市场的这种低迷只是暂时的,不会持续多久,苏联解体的不久之后邓公就进行了意义非凡的南巡,而随着邓公南巡讲话的发表,随着邓公肯定改革,提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股市的这种低迷自然不会持续下去,当然,更重要的是,邓公南巡的时候说了这样的一段话,给股市打了一剂强心针。

    邓公南巡时候有这样一段话,“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便是邓公的这段话,算是肯定了股票的地位,给这些东西定了,也直接的推动了国内企业的上市,当然,更重要的是,却是让国内类似于八角口这样的股票黑市以及公开的证券市场,疯狂的上涨了一把。

    当时的那种疯狂程度,可着实把许多人给吓了一跳,好多人都没有意料到邓公会在南巡中给股票正,所以自然想象不出股票会飞涨到什么程度,不少在那个时间靠着炒卖发了大财的人也想象不到,股票会疯狂的涨到那个地步,他们算是搭了一把顺风车。

    炒卖股票,自然是要低买高卖才能赚大钱,在刘洵看来,现在正好是整个股市最低迷的时候,这个时机插入进去恰恰好,而这会儿,离邓公南巡,也就是离股市疯涨仅仅有几个月时间,那种高回报率,做梦都能让人想疯了。

    在此之前,八角口黑市的股票,最高的涨到1比3的交易价格,不过随着苏联的政变,又被打回来原型,甚至降低的更低的价格,大家对能否上市没有任何的信心。所以,他们绝对想象不到92年1月份邓公南巡之后,黑市炒卖的股票,会暴涨到1比10甚至1比二十的高价。若是用1比1的价格收购,那就是十倍甚至二十倍的回报率。

    当然,这种高价自然不会永远的维持下去,只是持续了有不到五天的时间便降落下去,降到了1比3、1比5这样的价格。

    刘洵虽然对八角口股市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不过多少能够记得几支涨的很疯狂的股票,那绝对是超级丰厚的回报率。辽北省后来一个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当时便是在八角口积累起了原始的资本,他的发家史也被人们称为传奇,甚至选入了商学院的教学案例,当时刘洵还拜读过他的传记,所以对于他发家的股票还有些记忆,这时候自然要利用起来。

    于是乎,带着对八角口黑市的憧憬,刘洵强压下心中的兴奋,终于在十二点之前睡着了。

    第二天起吃早餐,刘洵还在策划着如何让自己的十万块翻番,再翻番,然后给自己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再完成自己的商业梦想,他倒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找到一个积累原始资金的途径,而且是如此的快速和便捷,是如此的高回报率。

    刘晓军临走前倒是不忘背着周慧雯偷偷的提醒他把那笔钱到银行开户存起来,刘洵现在已经有了一代份证,自然可以到银行开户的。

    当然,这十万块钱的事,到现在还背着周慧雯呢,李向奎和刘东锣的案件影响太坏,都是秘密审理的,很多事外边都不知晓,周慧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家宝贝儿子被绑架的事,对李向奎伙同歹徒绑架刘洵的事,机关大院里倒是也有些传言,不过自然被刘晓军给糊弄过去,以至于她这个当妈的到现在还被瞒的死死的,还以为那些是以讹传讹捕风捉影的底细。

    瞒过去了那件事,自然的,那十万块钱的事也不能让周慧雯知道了,这父子俩倒是默契的紧。

    吃完饭被老妈催促这去学校,刘洵这才慢慢悠悠的起往学校去,在站台等公交车的时候他还在心里边想着,什么时候跑到八角口把自己底下的那十万块钱变换成股权证,然后就等着翻一番,翻两番,然后出手。

    不过等他实际考虑起事的时候,倒是又发现一些问题来,这件事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未必有那么容易了。

    昨天他可是听父母说起八角口的混乱来,抢劫之类的事频频发生,自己一个嘴上没毛的半大少年带着十万的巨款到那种混乱的三不管地方,那不是给那些个亡命之徒们送钱吗?而且自己的年纪,似乎也不适合直接出面进行这种大额现金的交易。

    看来,还是需要一个人代替自己出面啊,刘洵在心中暗暗的叹息了一声。

    这个人不仅要能被自己完全的信任,而且还要会和人打交道讲价格,还有混过世面有些见识,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手要不错,要能长期在八角口那个混乱的地方厮混而不被人给劫了,他的手和阅历一定要能够做到自保,不被抢不被骗。

    符合条件的这样一个人,那可着实有些不好找啊,放在前世,那也属于高素质的人了。

    而且这种事也拖不得,刘洵可不知道邓公南巡的时间会不会提前了,所以,还是要尽早交易到手才好,这样的话,这个人也要尽快的找到。

    刘洵心中暗暗下了决心,看来自己要尽快找个好帮手才行,实在不行,也只能自己亲自出马了,总不能因为怕狼怕虎的就错过机会,不过说实话,刘洵对自己那半吊子的功夫可没信心,若是爷爷愿意亲自出马保驾护航的话道是不错,顶多自己到时候在市局找几个手不错的人做兼职的保镖。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