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姨的商业

    ()    ( )    等到刘洵开着车回到家中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侧黑,太阳刚好落山。()

    从早晨几个人一起进入龙泽丽苑到现在,恰好是一整天的时间,可是对昌平市官场上的某些人来说,这可不是单纯的一天,这一天,无论是对于刘洵一家还是对于李向奎、饶长水、刘东锣、钟卫民、王中和这些人来说,都是不平常的一天,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嘿嘿,只怕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意识,这场即将破风而起的官场大浪,其实最初是由这会儿看似人畜无害的十六岁少年引起的,而且一直在推波助澜的让其发展。

    “小婠来了呀,晓军刚刚打电话说你要来家里,我还以为你他玩笑呢,美国那么远,哪是想回来就能回来的,这熊孩子,还让你专门从美国跑回来。”

    “姐!”

    刚刚进了家门,周慧雯和周裴婠打了句招呼接过带回来的底细便一把扭住了刘洵的耳朵,“你这臭小子,现在终于知道回家了,这几天钻哪儿疯去了?家都敢不回来了,我看你这胆是越长越肥了。”

    “妈!”刘洵略有些激动的叫了一声,也不管周慧雯还对他黑着的脸和已经伸向了鸡毛掸子的手,一把就抱住了她,“妈,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再也不离开……”

    “这,这孩子这是怎么了?”被刘洵抱着,周慧雯也有些手足无措,两只手伸着不知道往哪儿放,这么过了十来秒钟,似乎想到了什么,右手倒是顺势摸了摸刘洵的额头,“这孩子,不是发烧了,小婠,你去找找体温计过来。”

    刘洵不有些哭笑不得,酝酿起来的绪也被打消了大半,明明是激动的过分,却被老妈怀疑烧坏了脑子,让他太无语了。

    倒是周裴婠看出来了,刚刚刘洵见到自己姐姐和自己两个人的时候绪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而且见到自己的时候,似乎更加的激动,那种激动,是发自内心的感和激动,而且眼神中还隐隐有些无助的神色,那种神色,让周裴婠看着也为之心痛。

    她不知道刘洵的内心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这个样子,不过想来是和那次被绑架有关,这么想着,倒是对李向奎父子越发的厌恶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能给那父子俩判斩立决,看向刘洵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充满了母的光辉。()

    被老妈一句话“脑子发烧了”差点给憋出内伤的刘洵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拿着和老爸事先串联好的说辞把周慧雯给糊弄过去,等他老妈确认自己没有发烧进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才悄然对周裴婠笑了笑。

    “小姨,我被绑架的事暂时就不要让我妈知道了,我和我爸都不想让她担心的,所以就不要和她说了。”

    周裴婠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想了想,“虽然暂时能瞒过去,可是我姐她迟早会知道的,李向奎犯案不是小事,到时候兴许会传开,特别是在机关大院里,议论声肯定少不了,可不是咱们几个就能瞒过去的。”

    刘洵也苦恼的揉着额头,“瞒一天算一天,过的时间长了,在让她知道就不会太激动了,李向奎的案件,无论是省里接手还是市局处理,都会限定在一个范围内,或许会依法判决他们,不过公布出来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市局副局长绑架另一名副局长家属和重案组刑警,这传出去的影响可不好,估计这个桥段会被含糊过去的,总之能瞒着多久是多久。”

    “对了,小姨,你突然决定从美国回来,你在美国的那一摊子的生意怎么办,刚才你糊弄我妈的那一对我可不管用,商业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我记得小姨你好像是在做转口贸易。”

    “你什么时候对小姨经商的事这么感兴趣了?”周裴婠诧异的看了刘洵一眼,以前可不见刘洵这么有兴趣的。

    站起微微理了理额头的头发,几丝顽皮的头发不听话的从耳边飞到额前,客厅中半透亮的微黄色光芒映照在那张完美的脸颊上边,瞬间让刘洵有些失神。

    “小姨你就给我说说嘛!小姨做的转口贸易,我觉得很有意思呢,小姨你的公司好像是对口苏联和北美地区。”

    “以前还以为你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呢,上次你小舅让你后去帮他,你还一副拽拽的理不理的摸样,这会儿倒是这么急切。”

    刘洵腆着脸笑了笑,“对了,小姨,苏联最近动不安的,你们的公司最近应该不景气才是,怎么还筹措资金。”

    他开始动着脑子一步步的把话头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引去,前世的时候,小姨的转口贸易公司便是在和苏联的一桩贸易之中被合作伙伴与交易对象联手暗算,最终把整个公司都搭了进去,可惜当时的苏联的整个社会都动不堪,最终也没有了解清楚整个内幕,这会儿有机会,刘洵自然要好好了解下。

    哼,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前世的时候他们暗算小姨,就不要怪自己也坑他们一把了。

    “苏联现在确实不太安定,不过所谓富贵险中求嘛,小姨的公司那点规模,扔到华尔街连小浪都翻不起来,也太不甘心了,总归要冒点风险才是,你小姨我呀,骨子里边还是有着冒险的天的。”

    这点刘洵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周裴婠是举世闻名的哈佛商学院MBA毕业,不过她这个工商管理硕士,最喜欢的却是华尔街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可惜缺少原始资本的积累,想挤进去华尔街可不容易,不是单单有天分和梦想就行,所以初期只能靠做转口贸易积累资本,不过短短几年间便白手起家做起一家市值数百万的公司来,也端的是惊采绝艳,不过天妒英才,等到有心进入华尔街的时候却遭人暗算。

    “小姨你这次从小舅那边筹措了几百万的资金,加上国外的公司,是不是要玩一把大的?不过,我觉得小姨你还是悠着点,稳扎稳打的好。”顿了顿,见周裴婠眼神有些诧异,又接着说下去,“最近苏联那边的形势乱七八糟的,国内关于苏联那边的新闻很多,我最近也在关心这方面的新闻,我看啊,苏联只怕是顶不住了,偌大的苏联,嘿嘿,只怕……”

    “你是说苏联要解体?”周裴婠脸上漾着看不透含义的笑容,这会儿是九月份,苏联8月19发生的政变,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似乎行走在解体的边缘,又似乎还能继续支撑下去,外界也有着不少的猜测,刘洵所说的观点,并不能说是现在的主流观点。

    刘洵点了点头,“据我观察,苏联被和平演变已经不可避免,其内部的腐化已经到了极致,再加上国内外的影响,我看不出两三个月,苏联这个庞然大物大约就要不复存在了,所以,小姨最近和苏联那边的贸易,我看还是缓一缓的好,总比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好。”

    周裴婠微微皱着眉头,她这时候瞄准苏联的市场,其实一方面是基于自己冒险的天,不甘于转口贸易的小打小闹,想借着苏联的混乱局面大赚一笔然后就进入华尔街,另一方面却是受到自己几个合作伙伴的建议,一致建议联合起来趁机在苏联做大。

    不知为何,看着此时颇有点指点江山意味的刘洵,鬼使神差的便和他说起公司的事,倒是一时之间忘了这小子目前仅仅是个高高上高一的高中生,一些涉及到机密的事也没有什么隐瞒,刘洵也细细的听起来,对于转口贸易,他原本就不陌生,倒是对小姨的信任有些感激。

    不过听着听着,刘洵的脸上从最初的严肃到慢慢放松,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让周裴婠都有些莫名其妙,周慧雯还诧异的从厨房里边探出头来看了两眼。

    “小姨,你是说你们搞到了三千万卢布的长期高息贷款?”刘洵的声音忍不住有些颤抖,只有来自于前世的他,才能够了解这笔贷款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啊!”周裴婠有些奇怪,不知道刘洵听到这个消息为何如此激动,“我在美国的公司因为做转口贸易,而且规模过小,所以一直和几个公司在合作,最近趁着苏联局势混乱,大家准备联手做一笔大的,扩大在苏联的市场,可惜资金规模不足,从你小舅那儿凑了几百万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索便从苏联贷款。”

    “小姨你是说,你们为了扩大在苏联的贸易规模才从苏联得到的贷款?不过三千万卢布,即便是90年卢布兑换美元从0.6比1降到了1.8比1,不过那可是也接近于两千万美元,而且还是长期高息贷款,小姨你的公司规模顶多两三百万美元,照理说是无法获得这么多的贷款,除非涉及到内幕交易。”不知为何,欣喜的同时,刘洵心中隐隐有些诡异的感觉。

    周裴婠倒是没想到刘洵对苏联货币的汇率如此了解,说的兴起,便也解释起来,“这三千万卢布的贷款其实是几家公司共同出马贷出来的,不过为了方便贸易,名义上是属于我的公司的,暂时在我的名下。而且这笔钱本来便是用于拓展在苏联的贸易渠道,再加上其中一个合作伙伴在苏联很有门路,而且利息很高,这才能贷出来的,至于中间的过程和花费我就不大了解了。”

    刘洵点了点头,苏联后期的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公开的资料上边讲述的,实在是太过于小儿科了,在苏联的银行里边若是有关系,只要舍得花钱,不要说三千万卢布,便是三亿卢布大约都有机会贷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