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昌平市的官场震荡 中

    ()    ( )    李向奎的这份材料可不得了,稍微露出了些风声立马在昌平市引起了巨大的震

    “砰……砰……”刘东锣的家里边,暴怒的他连着摔了两个最喜的茶杯还没有平息下心中的怒气,不过这会儿,与其说是怒气,倒不如说是恐惧,是害怕。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在饶长水拿着那份材料进入龙泽丽苑的时候,昌平市不少手眼通天的人便已经有了些消息,多少知道了点东西,虽然未必知道那份材料的内容,却知道李向奎的材料里边牵连到了不少的人。

    这些手眼通天的人里边,他刘东锣作为市委常委之一的政法委书记,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有获得消息的渠道。

    作为政法委书记的他本来就容易在公安系统里边插手,公安和政法不能完全说是两条线,而且,早年他为了自己兼着市局局长的位子,便在市局埋了不少的钉子以方便他控制市局,李向奎是最大的那一颗,却不是唯一的一颗,那些个隐秘的钉子,这会儿自然便派上了用场,在刘晓军拿到材料不到两个小时,刘东锣便从自己的渠道知道了这个消息,知道了李向奎顶不住压力交代出不少东西来,也由不得他不害怕不恐惧。

    刘东锣可没想到李向奎在临死之前会反咬一口要和他两败俱伤,之前两人之间已经有了默契,李向奎把罪责全部担下来,那样自己就能够继续隐藏在幕后安然无恙,兴许风声过去之后还能再扶植一个陈继续之前的财路,而李向奎担下了责任,自己自然要承下他这个的。

    刘东锣他第一个没算到的就是市局在甜蜜蜜抓捕到了李谅,第二件没算到的,便是市局对北山公园别墅区的搜索行动,正是这两件事让李向奎绝了任何的希望,这才要和刘东锣两败俱伤戴罪立功,之前的他也是打算不和刘东锣两败俱伤的。

    刘东锣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市局的人是如何怀疑上北山别墅区的,他和李向奎到那边都是异常的小心,一年也不会去几次,从未想到那儿居然会被人发现。

    现在的他已经知道,在饶长水进入龙泽丽苑的时候,刘晓军已经带人再次扑向北山别墅区,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是冲着自己的那两栋宅子去的,这不让他有些面如死灰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想想不到这些人是如何知道北山的秘密,这会儿的他倒是后悔起来,为何没有把那些钱放到银行里边却听信了李向奎的话而放在北山的别墅里边。()不过他比李向奎好的地方是,北山的别墅,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自己的头上来,一切都是李向奎出面办理的,自己也没有在那边留下什么和自己有关的痕迹。

    嘿嘿,不过他可想不到会有刘洵这么个变数的出现。既然有这么个变数,那就注定了他们这些作恶的人要杯具了,北山没有他的直接证据,可不代表李向奎没有对他留一手。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虽然感觉自己在劫难逃,不过到了这时候他依然不愿意放弃,暂时他也只知道李向奎提交了一份不利于他的材料,具体内容却不是很知晓,不过官场上的事从来就不是那么简单,最后翻盘的也不是没有。

    想了想,现在想要保下自己,也只能找王书记了,市委一把手王中和与市长钟卫民不和,这在昌平市都是老梗了,饶长水到龙泽丽苑自然是去找钟卫民而不是王中和的,想动他的,也是钟卫民一系的人马,想要从钟卫民那边保下他,自然只能让王书记出马了,想来王书记大约是想要把影响限制在昌平市内的,若是市委常委涉案,那作为一把手的市委书记也是要受到牵连的。

    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市局那边对他的况掌握到了多么详实的地步,更不会想到,李向奎和他合作也会事事留一手,留下了他诸多的把柄,那些把柄,可不是市委书记便能够保下来的。

    ……

    这边的刘洵正开着车子载着周裴婠回家,既然陈和李向奎已经落网,那么他自然也不必躲在外边,自然想回家看看,回到自己十六岁却要强忍着在外边呆几天而不能见到母亲,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种煎熬,好在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副驾驶座上边的周裴婠看着刘洵时不时的贼兮兮的瞟两眼自己前的两片湿痕,不恼羞的叫了他几声臭小子,刘洵自然是得意的笑个不停,看到如此鲜活的人在眼前,总能让他内心忍不住的高兴愉悦,也有心思打趣小姨几句。

    到了半路的时候刘洵倒是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关心一下市局的案进展,怎么说也和自己有些关系。

    虽然根据人生读档之前的经验,他确认北山公园是李向奎和刘东锣的贼窝,前世的时候,这两人落网之后,北山别墅区的秘密也曝光了,刘洵还特意去参观过,自然确定饶长水签了的搜查令就是李向奎藏钱的地方。可是自己重生而来似乎也改变了一些东西,也不能完全的肯定证据就在那里边,所以,在没有确认之前,他自然也不敢百分百的肯定,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这小子现在还不知道市局那边的况,更不知道今天晚上,昌平市会有多少大人物彻夜难眠。所以,稍微想了想,还是拿起车中放着的大哥大打了刘晓军的传呼号。

    “吆,我们家小四出息了呀,大哥大都用起来了,这么抖。”

    “这是成渝姐的,这几天暂时给我用用,小姨在国外用的可比这个先进多了,”说完才又拍了拍脑袋,小姨哪知道成渝是谁啊,“成渝姐,就是这次和我一起被绑架的重案组的刑警,我能脱险还多亏她帮忙呢,我这几天暂时也住在她那边,恩,这次击毙通缉犯的功劳也要算到她的头上来。”

    周裴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成渝?这么名字这么听着有点耳熟,似乎什么时候听说过,而且,大哥大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重案组的刑警能买得起的,不过这会儿她自然不会多问这些。

    几分钟后刘晓军便打过来电话来,“爸,你们那边的况怎么样,在北山别墅区的收获如何,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次倒是亏了你小子无意中听来的报。”

    隔着电话都能听出老爸话筒中的笑音,想必是收获不小了,不过限于市局内部的办案条例,自然不好多和刘洵说具体的东西,只能粗浅的说了一些便挂断了电话,最后倒是让他带着周裴婠快点回家,他妈已经在家中等着两人了。他可不知道刘洵假公济私的从市局开了辆车出来,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同意,他可不知道自家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开车。

    “怎么样?”挂了电话,周裴婠望着刘洵关心的问了一句。

    “小姨你就放心,我爸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嘿嘿,恶人自有恶报,老爸他已经在北山掌握了详实的证据,李向奎顶不住压力已经供出来刘东锣了,这会儿饶长水正在钟卫民那边汇报,嘿嘿,看着,昌平市的官场,这次铁定要大震了。”

    “震?你是说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次要出大事?”刘洵这么一说,周裴婠也感兴趣起来,到底生于政治家庭,对这种事天然敏感,一句话就能判断出来不少东西。

    “昌平市的毒品网络这么大,可不仅仅是一个市局的副局长就能罩得住的,况且说这几年缉毒大队也不在李向奎手中,我爸虽然没有细说,不过我想刘东锣涉案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不会仅仅是金钱交易,或许直接参与到了毒品网络之中。嘿嘿,刘东锣是市委书记王中和的人,王中和是土生土长的昌平派,钟卫民空降过来这么长时间一直打不开局面,不说渗透市委,便是政府的局面都未必能掌控得了,这次有机会打下一个市委常委,对钟卫民来说可是打开局面的大好机会。而且,涉案常委,若是刘东锣涉案过深,他王中和也是要承担责任的,不管这么说钟卫民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王中和大约是想把事限制在昌平市能够处理的范围内,钟卫民却希望闹大点,看着,不出今晚,钟卫民肯定带着饶长水进省里边,说不准我爸也要跟着去。”

    周裴婠可的皱了皱鼻子,脸上露出些惊愕的神色来,“不简单啊,我家小四什么时候对体制的这些弯弯绕也这么了解了,上次在锦江,你小子可是信誓旦旦的和你外公表示自己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这会儿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的,不会是借别人的话。”她可不相信这种话是刘洵说出来的,这么大年纪,哪能把市里边的事看的这么透彻。

    “哪有啊,小姨就这么不相信我的水准。”说着露出一副受了打击的摸样,“再说,人总不会一成不变啊,小姨之前还说过要给我做童养媳呢,就不兴我也长大。”

    “臭小子,贫嘴。”几丝红晕陡然间爬上周裴婠的脸上,秀气的小拳头也在刘洵上恼羞的捶打起来,“让你乱说,让你乱说,哼哼,回去就告诉你妈,看我姐不撕烂你的嘴。”

    “别别,我现在可是司机,小姨你可别乱动,再说,这可是小姨你亲口说的呢,可不是我胡编乱造,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候小姨说的每一句话,尤其是那句。再说,这话我妈和外公他们当初都听到了呢。”

    “你还说……”

    “嘿嘿,婠姐……”

    “不准叫……”

    刘洵和周裴婠年龄相差不大,打小就亲近,小时候还经常睡在一张上边,那会儿看古装剧里边的童养媳和丈夫睡在一张上,周裴婠便信誓旦旦的在周家宣布,后要做刘洵的童养媳,惹的大家哈哈大笑。

    那时刘洵六岁,旁人只是当做笑话听了,不过对刘洵来说,即便是当时不懂是什么意思,那句话却深深的印入了心中,一直到周裴婠彻底的消逝于世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