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姨归国

    ()    ( )    在抓捕的过程中,很是作弄了一番李向奎,把这个前世陷害自家的罪魁祸首气的晕倒险些吐血之后,刘洵的心中才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那从前世积攒到今生,将近二十年的怨气才泄出去大半。()

    险些被绑架的成渝自然也不忘找机会恶心李向奎一番,任谁遭遇了那样的事之后,便是再心平气和也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成渝也不像表面那样没有杀伤力,自然不会给李向奎什么好果子吃。再加上重案组的人本来对李向奎就不感冒,成渝作为重案组的一员被李向奎暗算,重案组的其他人自然便有几分同仇敌忾的心思,这下可算有李向奎受的,重案组里边,从来就不缺少整人的司手段,不过是区别对待罢了。

    这边把李向奎押送到市局突审之后,刘晓军带着重案组的人又马不停蹄的秘密前往北山公园的别墅区执行秘密搜查。

    事实上,在请示了钟卫民对李向奎进行批捕的时候,饶长水还同时秘密签发了对北山公园别墅区的搜查令,嘿嘿,这个搜查令签发的可不一般。

    北山的别墅区那可不是简单的地方,那是在昌平市是除了龙泽丽苑之外,另外一个相对比较特殊的地方。

    龙泽丽苑的特殊之处在于那儿是昌平市权力的最高峰,是市委大院,市委的常委以及退休的老干部基本都住在那边,也就是说,昌平市最有权势的那一小撮人都住在那儿,而北山公园的别墅区居住的,却是昌平市最富裕的那一小撮人。

    如果说龙泽丽苑是昌平市权力的象征的话,那么北山别墅区就是财富的象征了。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边说,北山别墅区,比龙泽丽苑还要神秘一些,因为不仅仅是普通人,即便是昌平市上层的人,也很少有知道北山的有些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虽然有些资料是公开的,不过还是有那么两三栋显的很是神秘,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真正的主人是谁。

    刘洵在早晨钟卫民家中装作无意间和几个人说起北山别墅是那几个亡命之徒会合的地点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对那几栋产权不是很明朗的别墅产生了怀疑,事实上也确实有那样的可能,若真的是怀疑中的那个人的话,这种可能是极大的,不过因为北山别墅区的特殊,饶长水自然也不好仅仅因为刘洵的几句话就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去搜查那个地方,要知道,北山别墅区那个地方,搜查出了结果倒还好说,要是没有搜查出结果,那就不太妙了,铁定会得罪一大批人的,住在那个地方的人,那倒是跺跺脚昌平市就要抖三抖的存在。()

    不好直接搜查,不过饶长水和刘晓军也没有放弃刘洵提供的这个线索,尤其是刘晓军,他可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着实给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呢,所以,市局这边还是秘密派人监控、走访、调查,而且通过一些资料的排查以及车辆出入记录,倒是也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所以饶长水才在请示了钟卫民之后,这才对北山公园的两栋存在巨大嫌疑的别墅签发了搜查令,带队行动的依然是刘晓军。

    对饶长水的做法刘洵自然是撇了撇嘴,看来饶叔也不简单啊,饶长水搞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不会仅仅是为了李向奎这个副局的,若是逮不着大鱼,那这次行动就有些雷声大雨点小了。不过事事让他家老子顶在前边,出了功劳自然少不了他饶长水的,不过闯了祸却要刘晓军来背黑锅,倒是知道明哲保,不过总的来说,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刘洵对饶长水的印象都还是不错的,虽然偶尔有些投机行为,不过都是为官者的常态,倒也不是很惹人厌。

    就在刘晓军带队赶往北山别墅的时候,刘洵也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市公安局,他跟着重案组只不过是为了见见李向奎,为了出一口恶气罢了,现在出了气,他自然不能影响市局的人办案。当然,这小子也是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去做,要不,他肯定乐意在监控室里边观察审讯室的李家父子的丑态的。

    不过比起看李家父子的下场,刘洵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因为就在今天,小姨周裴婠终于要从美国飞回来了,而且不是飞往锦江的外公家,而是在北京转机后,直接飞往昌平市来看刘洵。

    小姨亲自从美国飞回来看他,可把这小子乐坏了,回到市局的时候离飞机降落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刘洵就迫不及待的从市局里边假公济私的开了一辆暂时不出任务公务车到机场。

    嘿,刘晓军马上就要风得意是局里边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小衙内要借辆车,他们自然也乐得做人,路上总不会有交警去拦下市局的警车查查看开车的到底是不是警察。

    昌平市的机场是八十年代,市里边求爷爷告才好不容易修建起来的一个小型机场,平里的航班也不多,刘洵到了之后离飞机降落还有一个多小时,便无聊的在在警车上等待起来,脑子里边也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前世记忆中小姨在生命最后的凄美的容颜来。

    除了父母之外,在刘洵心中,小姨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两人年龄原本就相差不大,没有沟通的代沟,而且刘洵打小就与小姨亲近,小时候两人还经常睡一张呢。

    人生读档之前,小姨的事,是他那辈子最大的憾事之一了,前世没有机会改变小姨的命运,这一世,上天却给了自己机会……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北京到昌平的飞机终于到来,倚着车门的刘洵等了已经有一个多小时,这会儿正无聊的抽着烟,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机场的门口等着小姨出来,他来的有点匆忙,接机牌也忘了带一个,不过昌平市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倒也不怕接不到人。

    不过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小姨出来,倒是他倚着车门抽烟的姿势,看着有一股奇特的忧郁的气息,不得不说,这小子现在的面孔还是具有一定的欺骗的,虽然才十六七岁,不过材颇为高挑,即便是面相有些嫩,也被叼着烟卷的姿势和面孔上的气质给掩饰过去了,后边依靠这的那辆公务车又似乎隐隐的在说明着不俗的份,总之,他现在的这副摸样,在女孩子心中还是颇有市场的,那忧郁迷离的眼神气质,引的路过的几个女白领频频侧目,更让这小子有些无语的是,不远处几个空姐正在相互打趣着要不要过来找他要一个联系分式,让刘洵颇有些哭笑不得。

    正当刘洵看着对面几个空姐打趣着推出一个要过来搭讪的时候,冷不防肩膀上被人猛的拍了一下,“臭小子,胆子不小啊,都学会抽烟了,被你妈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你呢,姐夫当年可是在我姐的强势压迫下才戒烟的,你小子倒好……”

    “小姨!”刘洵有些惊喜的喊了一声,看着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自己旁的小姨,也不顾周裴婠和周围路人的脸色,一把就把周裴婠抱进了怀中。

    “小姨,你以后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搂着周裴婠,感受着怀中那真实的存在的感觉,刚才还有些惊喜的刘洵似乎立马就绪失控起来,口中也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

    而同时,被刘洵突然搂在怀里边的周裴婠脸上一脸惊讶,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外甥为何一见到自己绪会如此的失控,不过被刘洵紧紧的搂在怀中,她却能感受到刘洵对她那深深的依恋,和一种毫无道理的担忧,似乎便如他刚刚无意识的喃喃自语一样,担忧自己从他的世界之中消失,而那种感,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强烈。

    不得不说,女人是一种直觉很恐怖的动物,这是刘洵人生读档后第一次完全意义上的绪失控,这次失控,也让周裴婠的直觉清晰的把握住了刘洵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感

    “别怕,小姨不会离开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小姨都会永远陪在你边……”

    这时候的周裴婠也没有多想,只把刘洵绪的失控归结于他初次杀人之后积累下来的心理压力上边,却永远了不会知道,刘洵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失控,是因为他对周裴婠的感,那是从前世一直延续到今生,周裴婠当年把周家的倾倒归咎于自己的上,最后服食大量的安眠药而去,那是刘洵前世心中永远的执念,自家和外公一家虽然因为变故而没了荣华富贵,可毕竟,父母以及外公、舅舅们都健在,独独惊采绝艳小姨却英年早逝,活着的人,不管再如何辛苦,总归让人有些念想,独独最亲近的小姨却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了,这种执念一直延续了将近二十年,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再一次见到小姨,终于让神经已经异常强大的刘洵也忍不住有些绪失控。

    说实话,即便是现在怀中就搂着周裴婠,刘洵依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生怕这是一场梦,梦醒来,一切依然是幻影,所以他只是下意识的抱进周裴婠,越抱越紧,直到听到周裴婠略微窒息时的呻吟声才有些回过神来,看着被自己抱着有些踹不过气来的小姨,刘洵赶忙放开手,“让小姨看笑话了……”

    不自然的转过头摸了摸眼角,竟然隐隐有些湿润的感觉,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周裴婠,刘洵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发誓,小姨,你就放心,这一世,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再也不会……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