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风起云涌 下

    ()    ( )    半路上又接上了成渝,这才和饶长水会合一起往龙泽丽苑那边去,倒是成渝上车的时候看了几眼前排的刘洵,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飞起几道红霞来,让刘洵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接上了成渝之后天才大亮,大约七点钟的样子,市委和市政府都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饶长水大约已经在电话中和钟卫民沟通好了,不用等到上班,直接到龙泽丽苑的小去汇报。()

    车子什锦龙泽丽苑的时候,刘洵还在心中感叹,时隔多年,自己终于又勉勉强强能触及到这个市里边的权力最顶端了,想前世的时候,即便是自家未落魄之前也极少有机会进龙泽丽苑的小的,落魄之后更是完全没有机会了。倒是没想到,这一世不过几天而已,就有机会踏入这片号称昌平市权力最高峰的龙泽丽苑。

    钟卫民家是市委的二号,秘书把他们几个迎进去之后便听到里边的话声,“恩,你们几个过来了,你在电话里边说市局的副局长李向奎可能牵扯到市里边的毒品贩卖的网络里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属实不属实,这种事可不能随便说。出了纰漏,你们是要承担责任的”

    饶长水微微搓了搓两只手,半边股沾着沙发,手里边让钟卫民的秘书递过去一份临时整理出来的材料,“根据我们掌握的况,十有便是这样,当然,具体的工作是刘副局和小成警官他们发现的。”

    钟卫民这才转头,像是才发现了钟卫民他们三个一般,却是先和成渝打起了招呼,“这便是立下了大功劳的小成警官,哈哈,是我们昌平市的大英雄啊,市局有你这样的刑警,怕是也要以你为荣。”

    “成渝姐姐可厉害了,我爸说她是重案组的霸王花呢,是她把我从三个歹徒手里边救出来的。三个歹徒都不是她的对手。”钟卫民说这话,刘洵在一边插了一句。

    少年人总有偶有不守规矩的时候,即便是钟卫民说这话,不过他插这么一句话倒不会让别人觉得唐突和不妥。

    刘洵倒是从刚刚钟卫民对成渝的态度上边看出来一些东西,之前就猜到警花姐姐不是一般人,现在看来,果真不是一般人啊,俩市长都要卖面子。()

    钟卫民转头看了看刘洵,又看了看刘晓军,笑道,“晓军,这就是你家小子,有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这会儿咋一下都有些认不出来了,呵呵,上次到锦江的时候周书记还念叨着你家小子不去看他呢,我看你们刘家呀,这真是虎父无犬子,下次再到周书记家拜访的时候,我可要把你家小子也拉上,省的周书记再念叨。”

    刘晓军自然匆忙应是,刘洵却在心中小小的郁闷了一下,你又不知道小爷杀了两个歹徒,这虎父无犬子从何得来,要说虎外公无无犬外孙才是。

    刘洵的外公周瑞青是省会锦江市的市委书记,锦江市是副省级的城市,周瑞青比一般地级市的一把手要高半级,而且还是省委常委,虽然在省里排名不是很靠前,不过也是省领导,钟卫民自然要夸奖刘洵两句的。

    刘洵乖巧的叫了一声钟伯伯,也没有生硬的叫钟市长,借机也好好的打量了一下钟卫民。

    钟卫民材高大,面相却很是儒雅,在刘洵的记忆中属于那种典型的学者型官员。在人生读档之前刘洵也面对面的见过几次,不过印象不是很深刻,而且,在他的记忆中,貌似自家出了变故之后,饶长水和钟卫民这两人在官场上也不是很得意,在政法委的刘东锣被查处下台之前,这两人在昌平市里边也被排挤的厉害。

    接下来自然先是刘洵和成渝模糊的描述了他们各自被绑架以及脱险的事,这个事先已经商量好了,那边的现场也经过处理,自然不会出了纰漏,况且,说出实外人也不见得相信刘洵能够杀死两个穷凶极恶有着命案的歹毒,功劳归到成渝上恰好。

    在说道警枪被盗的时候刘晓军还插嘴对着钟卫民做了一个简短的检讨,检讨是自己的疏忽才让敌人有机可乘盗走了警枪,不过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自然不在这上边。之后刘晓军又把他这两天和重案组的人一起发现的线索逐一向钟卫民汇报,过程中倒是完全的把刘洵从中摘了出去,就像他仅仅是一个被迁怒绑架的孩子而已。

    钟卫民一边对照着材料一边在书房中听几个人的汇报,不过越听眉头皱的越是厉害,之前饶长水在电话中说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案涉及到昌平市的毒品网络和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会儿听到事涉及到绑架市公安局领导的家属、绑架市公安局重案组的刑警的程度,不住面色也有些变化,这都属于影响很重大的事,而且影响异常的恶劣,再加上材料中的线索都把矛头指向了李向奎这个副局长,背后似乎矛头还隐隐有些指向,也由不得他不重视。

    大致说了一遍之后,刘晓军也大致分析了一下动机,“钟市长还记得不久前市局的缉毒大队和重案组破获的毒品大案。”

    “当然记得,四点五公斤,在全国来说都属于大案了,这件事在省里边的反响都很大,市局递上来给请功的报告也发到了省里边。”

    “根据我们的推测,他们绑架我家小子,是因为在案件破获之前我们抓到了他们团伙中一个叫三子的人,由于背了好几条命案,不久就被枪毙了,估摸着他们是为了报仇。至于绑架重案组的小成警官,大概就是为了那四点五公斤的毒品了,由于案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暂时毒品还没有上交,由重案组的同志负责,具体就是由小成警官和另外两个刑警负责的。”说着看了成渝一眼,“他们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主意打到了小成警官的头上来,也亏得小成警官临危不乱功夫出色,这才击毙了歹徒救出我家小子,我还要对小成警官说声谢谢呢。”

    一旁的成渝脸色不自然的红了红,只有作为当事人的她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应该说是刘洵救了她才对,不过现在自然要把功劳归到她的头上。

    “丧心病狂,简直是丧心病狂,绑架家属,为了毒品绑架警察,昌平市出了这样的贩毒团伙,出了这样的官员,那是在给整个市委市政府抹黑。昌平市朗朗乾坤,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事发生,这有我们政府的责任。”

    顿了顿,等气缓了缓,钟卫民才又说道,“我看事不宜迟,也要防止对方听到风声畏罪潜逃,我看市局有必要先对甜蜜蜜练歌城的老板采取措施,把那个陈给控制起来,突击审查,就从甜蜜蜜下手,从陈上往下挖,就不信挖不出这些丧心病狂的蛀虫来。”

    又停顿了一下,“要往深了挖,待会你们先会市局布置,对李向奎此人虽然暂时还不宜采取措施,不过市局可以先重点监控,防止畏罪潜逃之类的事发生,我要先和王书记汇报况,看看是否有必要和省里边沟通。”

    刘洵暗赞,人家这话说的才叫滴水不漏,说的倒是不少,不过这一摊子话里边,就那句“要深挖”和最后一句“必要时和省里沟通”才是重点。

    他这么说,那就是要揭一揭盖子了,而不是依照惯例查到副处级或者处级就适可而止,他总不方便把让市局扩大打击面的话直接说出来,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让人不要把目光仅仅局限在陈或是李向奎上,嘿嘿,往省里边汇报,那自然是涉及到市领导一级的人才需要和省里边沟通,区区一个李向奎可没有和省里边沟通的必要。

    这边定下了基调,之后自然就准备各自执行去了,临了了刘洵又貌似恍然般的加了一句,“我在被绑架的那会儿,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他们说事后要在北山什么别墅什么的会合,反正他们说了个地点,不过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具体的也没太听清楚,成渝姐姐或许也有听到呢,也许对你们的行动有帮助。”

    成渝不知所云的摇了摇头,表示她没有听到,钟卫民、饶长水和刘晓军却都眼睛一亮,同时喊出来,“北山公园的豪华别墅!”

    “我说什么来着,刚刚还说你家小子是虎父无犬子,看看,现在就应验了。”钟卫民笑着对刘晓军说。

    北山公园的别墅小区是昌平市最豪华的小区了,开发的时候考虑到成本和市场,只有聊聊几栋,价格最便宜的都在百万以上,至于房主是谁却一直众说纷坛,在九十年代初期,商品房还没有什么市场,百万的房价,在那会儿算作是天价了。

    别人不知道那儿的房主是哪些人,刘洵却是知道一些的,在刘东锣落网之后,北山的几栋豪华别墅的主人才暴露出来,其中两栋是刘东锣的,一栋是李向奎的,刘洵前世还特意去参观过,至于刚刚的话自然是胡诌出来的,这会儿有机会,自然要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信息暴露出来,又让人感觉不是很突兀。

    “我看你们市局对北山公园也可以展开排查,不过不要大张旗鼓,暗中进行就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