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风起云涌 中

    ()    ( )    直到这时,李向奎对市局的诡异气氛依然仅仅是怀疑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人生最大的危机即将来临,并没有意识到儿子一步走错会造成多大的后果。(.duKankan.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就在李向奎这边还在疑惑的时候,刘晓军这边却已经有所突破。

    根据刘洵口中提供的线索,刘晓军判断李谅极有可能吸毒而且参与了毒品的销售环节,于是重案组那边对旷课在外的李谅进行了重点监控,让他喜出望外的是,监控了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果真发现李谅有吸毒的迹象,而且在一天之内便与一中临近几条街的迪厅、舞厅、夜总会里边售卖摇、头、丸等软毒品的毒品贩子都有过至少一次的接触,监控还发现了与李谅在一起厮混的几个富家子弟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吸毒状况,而且都是从那小子手里边拿货。

    事实上,刘洵当初提供这个线索的时候,是基于前世的时候,李向奎落网李谅最终进入戒毒所来推测的,并不知道这时的他有没有染上赌赢,不过对于李谅参与贩卖摇、头、丸的事却是知晓的,那会儿刘家出了变故之后李向奎在市局大权独揽,有他老子护着,这小子前世的时候做事不知收敛,搞的天怒人怨……

    刘晓军确认了这个状况之后,决定马上采取行动,这会儿倒是不忘在心里边感慨一句,自己这个儿子,果真是福星啊,随便说两句话都能够派上用场,自己之前倒是把重案组的主要力量放在其他途径来入手的,哪知最终还是从儿子提供的线索上边事先找到了突破口。

    这会儿的刘晓军越来越确认,昌平市存在的毒品贩卖网络,应该与李向奎脱不了干系,之前的他和李向奎即便是有工作上的矛盾,不认可李向奎的工作水平和他的工作原则,可是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李向奎会参与贩毒,为贩毒分子提供保护伞。

    不过有了这样的怀疑,接下来在没有完全掌握况之前,就不方便直接对李谅采取行动以防打草惊蛇,也不便拉网式的行动让李向奎察觉,只能秘密突击审查。

    在李家父子还在家中想着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的时候,重案组这边已经在刘晓军的指挥行啊连夜秘密抓捕了几个目前为止掌握的最大的大鱼开始了突击审查,等到天大亮的时候,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目标最终都指向了甜蜜蜜练歌城的老板陈彪,绰号陈,可以确定,昌平市市面上的毒品,十有是那边出货。

    刘晓军对这个陈有所耳闻,九十年代搞娱乐场所的,没有几个底子是干净的,陈早年便是昌平市的大混子,即便是这会儿在偌大的昌平市也算个人物,当然,他最出名的还是有些变态的取向。对陈参与毒品贩卖的事刘晓军也早就有过怀疑,只不过几次在甜蜜蜜的突击检查都没有发现状况让他很是失望,现在看来自然是李向奎的通风报信了。

    刘晓军也没有忘记,儿子打电话的时候特意让自己注意查查这个人的底子,说这个人和绑架自己的几个人有关系,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有关系那么简单,昌平市的毒品网络以及自己儿子被绑架的事,果真和这人和李家都脱不了干系,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大的鱼牵扯进来。

    天将将亮的时候,一夜未睡的刘晓军顾不上休息,赶忙把自己这两天来得到的消息向刘东锣汇报,汇报完又总结了几句。

    “饶局,根据咱们这边掌握的况,已经初步可以断定,昌平市存在一个巨大的贩毒网络,这个网络以甜蜜蜜练歌城的老板陈为首,以练歌城为据点,为祸昌平市多年,就初步掌握的报,李向奎李副局长与这个网络,存在着某些密不可分的联系,隐隐充当着保护伞的角色,而根据从其子李谅上掌握的况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李向奎,极有可能直接参与了贩毒,至于后边还有没有牵扯到其他的……”

    刘晓军没有往下说,不过饶长水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如果这个贩毒网络是李向奎在后边提供保护伞的话,能牵扯到的人,自然是与他关系密切的政法委书记刘东锣了。能牵扯到刘东锣的上,也无怪乎饶长水在确定李向奎涉案之后抑制不住的有些兴奋,他和刘东锣可是斗了好些年了。

    事实上,在刘洵枪杀歹徒的当天,刘晓军和重案组的人一起处理完烂尾那边的后续工作后,就此事对饶长水进行了单独汇报,除了把刘洵杀歹徒的功劳归到了成渝名下之外,余下的包括自己警枪被盗成渝被策划绑架都据实做了汇报,并隐隐暗示了李向奎参与其中,之后才在饶长水的批示之下暗中调用重案组的人手查案,也是有了饶长水在市局中遮掩着,这才让李向奎一时没有发现端倪。

    闭着眼睛微微沉思了十几秒钟,饶长水睁开眼睛,“晓军,我看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涉及到我们市局的副局长,事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市公安局能兜得住了,也不会仅仅局限在我们内部不扩散,我们要马上去找钟市长汇报况。”顿了顿,“对了,叫上你家小子和重案组的小成一起过去,他们两个被绑架过,也要向市里边汇报。哼,绑架市公安局领导的儿子和重案组的成员,这种穷凶极恶的事,要严惩才行,要追查到底。恩,钟市长这会儿大概还在家里边,我们直接到龙泽丽苑的小去,我先给钟市长打电话,你去叫你家的小子和成渝。”

    龙泽丽苑那边的小是市里边主要党政领导的家属大院,除了历届人大政协退下来在市里边养老的老干部之外,大部分的市委常委都住在那边。

    ……

    “什么?要我去和市长汇报况?”刘洵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诧异的看着刘晓军,“老爸,你们该不会一天半就摸清楚况了?重案组的效率真不简单,你们已经抓到了李向奎的证据了?”

    刘晓军也不搭理刘洵的抱怨,扯着他的胳膊就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解释,“李向奎的况我们掌握了一些,虽然暂时还不能指证他在背后纵人蓄意绑架你和小成,不过我们确认了一些其他的况。”这两天的努力初见成果,眼瞅着为儿子报仇在即,刘晓军难得有好心为刘洵解释,

    “市里边的毒品网络,大部分控制在陈的手里边,可以确认李向奎为其贩毒提供了保护伞,还不能确认他是否直接参与了贩毒,不过陈在市里边也算一号人物,无论是要对陈还是对李向奎采取行动,都不是市局能做主的,要请示市里边的领导才行。而且,要采取行动也要迅速,免得夜长梦多,我们也不能指望市局的事能瞒过李向奎多久,刘大勇三人死亡的事和成渝以及你脱离危险的事,不见得能完全遮掩过去,迟早会被人发觉泄露出去,自然要尽快采取行动。”

    刘洵做恍然大悟状,这些东西他自然也能想明白,不过问题马上就来了,“老爸,不对,这种事涉及到市局的副局长,不是应该找一把手汇报况吗?怎么直接找市长汇报?照理说,饶叔应该直接找市委书记汇报才是。”

    说完探头见老爸专心开着车一副不愿搭理自己的摸样,便自问自答起来,“嘿嘿,这大概是涉及到市里边更上层的斗争了,饶叔倒是懂得利用机会。”

    “别瞎想,什么机会不机会的,直接向钟市长汇报也是符合组织的工作程序的,再说,这把火,还不知道要烧到哪儿呢,你个毛头小子,懂得什么东西,这可不是会打枪就能想明白的。”

    “嘿嘿,”刘洵笑了两声,“谁说我不懂了,这把火不管烧到哪儿,饶叔总不希望事局限在市局内部不扩散,那里边能有几个小鱼小虾的,一个李向奎可不值得他大动干戈。嘿嘿,要是有机会让这把火烧大了那自然最好,指不定就能把市里边哪个领导给烧着了,我可是知道,饶叔这两年和政法委的刘书记可不大妙啊。”

    刘晓军诧异的看了刘洵一眼,“就你脑子里边的弯弯绕多,什么时候对体制里边的事说起来也头头是道了,倒像是比你老子我还脑袋清楚的摸样。”

    他自然知道饶长水要直接向市长而不是市委书记汇报的原因,更知道他们想借机把火烧到政法委书记刘东锣的脑袋上,可是这话从儿子口中用成年人的语气说出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刘洵腆着脸笑了两声,“老爸你脑子一根筋刚直被人戏称为刘屠夫,儿子可不和你学,这大院里边迎来送往的见多了,自然懂得的就多了。”

    “连你老子也敢打趣了,讨打!”口中这么说着,心中却隐隐有些欣慰的感觉,看来儿子经了事,果真长大多了,至于什么刘屠夫的绰号,还是越战那会儿在老山立功被人叫出来,之后到市局工作顺便就带到了市局来。不过瞧他在市局办案多年落在他手里边的犯罪分子,称呼一个刘屠夫倒是也不为过,倒是和刚直什么不沾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