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姨要回国?

    ()    ( )    “那你,你也要小心……”

    刘洵心中一暖,“我知道的,小姨你就放心。”

    那边沉默了一下,“小四,要不小姨回去陪你,你一个人……”

    刘洵愣了下,“小姨你最近不是在和苏联那边做贸易吗,有空回来陪我?”

    电话那头咯咯的笑了两声,“谁让我是你最亲的小姨你是我最亲的小弟弟,生意可以以后再做,不过这侄子和弟弟可是只有一个。再说,出来这么久,我也想回去看看了,你可是好久没见到小姨了。”说完倒是自己先笑了起来,两人之间年纪相近,偶尔也玩玩姐弟相称的把戏。

    “是啊,好久没见到了,小姨也长成大美女了。”

    “贫嘴,对小姨都敢口花花了。”说着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上次小姨你还让我叫你婠姐的,小姨不会忘了。”

    “你,你敢叫试试……”

    “婠姐……”

    电话这头的刘洵口中调笑着,脑中却陷入了沉思,其实在接起电话的时候他脑中就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来帮助小姨脱离前世的命运,小姨前世的时候,大概也就是91年的这段时间出的事,那会儿自家刚刚出了变故,小姨在国外的生意盘子也出了变故,被人骗了个精光,算算时间,其实应该就是今年的这一两个月的,自己既然重生过来,自然不能让这样的杯具继续发生在小姨的上。

    无疑,刚刚周裴婠说起回国,这可是好事,如果小姨回国的话,那样不就可以暂时的避免那次的跨国商业诈骗了吗,省得自己再费心思去应对跨国骗局。等到过一段时间自家和外公那边的事都解决利索了,那样即便是小姨在外边全亏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外公在的周家,倾塌不了。

    不过心中这样想着,开了口却变成另外一番言语,“小姨,你要是回来的话你在国外的公司怎么办啊,我上次可听说你最近刚刚从舅舅那边搞到了几百万的资金,准备大干一场呢。”

    那边的周裴婠捂着嘴惊呼了一声,“我们家小四也知道关心这些事了,不简单啊,小姨怎么记得你最不喜欢经商的事,上次你舅舅念叨让你后跟着他干的时候你还摆谱呢。()”顿了顿,“还有,我从三哥那儿拆借资金的事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你外公都不知道的。”

    刘洵尴尬的笑了一声,赶紧用上次打电话时不小心听到的借口糊弄过去,前世的时候在周家出了变故之后他才知道,小姨和小舅那次在资金上边的借调便是外公都不知晓的,要不也不至于后来给人打了个措不及防。那些事,只要事先知晓,总有应对的额办法的。

    “对了,小姨这次回去,我们家小四想要什么礼物呢?让小姨好好想想,对了,你小舅的公司有一辆进口车的配额,小姨做主给你一辆怎么样?”

    刘洵心中赶紧偷笑了一声,自己还没怎么着呢,小姨便已经决定抛下美国的一摊子商业跑回来了,倒是省了自己再费心思找借口,不过进口车的事他也只能苦笑一声了,“小姨,我才十几岁好不好,驾照都不让考的,再说,您老人家敢给,我也要敢要才成啊,我爸妈肯定不答应的,再说,小姨也不是大富婆,等到小姨后成了华尔街的女巾帼再买也不迟。”

    “那小姨便是为了给小四你买车,也要在美国好好搏一把啊,对了,小四今年也十六岁了,在学校里边,有没有心仪的女孩啊,要不小姨回去的时候给你带些送女孩子做礼物的物件?”说着轻轻的调笑了两声,其实也是知道刘洵现在心里边估计还有压力,帮他缓解呢。

    倒是刘洵听了之后不领,“小姨说什么呢,我怎么记得,小姨小时候曾经说过,等我长大了要嫁给我的,婠姐不会忘了。”

    那边的电话里边沉默了一下又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贫嘴,小四还是快快长大……”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才挂断电话,挂了电话之后,远在美国的周裴婠却是已经决定了,在安排一下美国那边的事便回国来的。

    挂过电话之后,刘洵心中不住泛起几丝甜蜜的感觉来,想起前世和小姨的点点滴滴,想起这一世小姨终不会红颜早逝,心中不由升起几丝幸福感来。

    不过不知为何,和小姨打完电话,刘洵的手却不由自主的在键盘上边。

    91年的时候昌平市已经有了程控电话,手摇电话机开始逐步被取代,成渝家中的电话便不是手摇电话机,刘洵一手握着听筒脑子里边有些愣神,另一只手却下意识的拨过去了一个电话号码,拨通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下意识的拨了外公家的电话,刚想着掐断,电话里边便传来略显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

    电话那头刘洵的外公周瑞青接过电话先是爽朗的笑了一声这才开口,“我们家小四了不起啊,连外公都好生佩服。”顿了顿才继续说,“还以为你做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准备和外公打一声招呼呢,怎么样,我们的小英雄?”

    听着外公慈祥却稍显调侃的声音,没想到外公也会如此说话呀,心中却在暗叹,前世的时候,自打周家经了变故之后,便再也没有听到过外公如此爽朗的笑声了,这也让刘洵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一定要改变自己亲人的命运。

    心中想着事,却忘了应答电话,直到外公连续呼喊了几声刘刘洵才回过神来,却从外公刚刚的话里边听出来些别的东西,“外公,您,你都知道了?”刘洵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不过细想也是,自己做下了这么大的事,父亲和外公通一下气商量对策才是正常反应,想来父亲心中大概也有些打鼓,想让政界常青树的外公帮忙参谋参谋。

    “我们家小四,还真是了不得呀!昨天你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我们家小四还能手刃两名穷凶极恶的歹毒,了不起啊,了不起,有你爸当年在老山的风范。”周瑞青在电话里边感慨了一声,“小四,和外公说说,是不是现在还在后怕?别怕,这事自然有外公和你爸给你做主,李家那小子,哼,莫不成他李向奎和刘东锣还真以为我们周家的人就那么没脾气?”

    刘洵心下一暖,一贯有儒者风范的外公也难得露出几丝杀气来,却是为了自己。

    “当时有些害怕,不过看那两个歹人做着人神共愤的事,还商量着谋害我爸,反正不拼命我和我爸都要倒霉,当时就想着豁出去了,也没有去管什么后果,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杀了两个歹徒,事后胆汁都吐出来了。”

    隔着听筒依然能感觉到外公在那边对自己的关怀,刘洵顿了顿又道,“外公,这件事对我爸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我爸和我都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两个歹毒是我杀的,想把功劳给了在场的重案组的刑警。”对于能不能把自己完全给摘出去刘洵还是很关心的,他可不想自己杀人的事人尽皆知,那对他的生活可就不大妙了。

    周瑞青在电话中轻笑了几声,“我们家小四现在也学会想问题了,有长进。不过这些事你就不用去关心了,安心在外边住几天,外边的事很快就会解决掉的,你呀,这次可是给你爸和外公长脸了。”这么说着,周瑞青心中却在想着,李家的人,应该蹦跶不了几天了。又在暗想,这几年自己对刘晓军的支持是不是少了一些,让他现在在市局只是一个副局长。

    刘洵自然不知道外公心中的打算,不过既然外公现在也知道了这件事,那就完全不需要自己去心了,外公的政治智慧可不是自己能比得上的。前世的时候,也是遭了小人的暗算,这才失了前蹄。

    又和外公聊了几句,耳听外公变着法子说话来想要减轻自己杀人后的心理压力,刘洵心中更是暖流汹涌,虽然自己现在的心理状况已经不需要调整,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外公对自己深刻的关怀。原本警察开枪活杀人之后都有专门的心理医生来辅导的,不过现在刘洵的状况不方便给外人知道,只能自己慢慢调理了。

    又和外公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他倒是有心提醒外公提防小人的暗算,提醒外公在接下来的思想大碰撞中要认真考虑站队的事,可是却无从开口,从不好告诉外公算命的告诉自己未来要发生的事。不过挂过电话之后,刘洵已经在心里边考虑,如何巧妙的让外公意识到自己想要提醒的东西。

    挂了外公的电话之后,不久刘晓军又打过电话来,却是告诉别轻易的离开成渝的屋子,杀了两名歹徒的事也不准和别人说。

    这些东西刘洵自然是知道的,目前为止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自己、成渝、老爸、外公、小姨,都是可以信任的人,想来都会把这件事永远的拦在肚子里边的。不过从刘晓军略显严肃的语气中刘洵还是听出来了,和李向奎的碰撞,大概已经开始了。

    临了刘晓军又告诉刘洵,重案组这几天案紧张,成渝也不回家了,吃住都在局里边,让刘洵自己照顾好自己。

    刘洵心中暗喜,看来大概被老爸找到突破口了,想来李向奎和刘东锣,他们得意不了多久了,又和刘晓军说了一声陈这么个绰号,让他调查一下,或许和这些人有关。

    刘洵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假装昏迷的时候,那个疤脸可是准备把自己的菊花给陈享用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