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寻找突破口

    ()    ( )    这天晚上,刘洵在成渝的家中,对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小内内发下自己重生以来的宏大愿望,不过发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肚子饿了,好在成渝的家中备了不少食材,前世习惯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他自然照例上演家庭主妇,做足了两个人的饭菜,自己美美的吃了一顿又在冰箱里给成渝也留了一份。()

    然后,然后他就在成渝的房间里边,躺在她的上睡着了。

    这一天他经历了重生,又经历了一番生死搏杀,心神早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一躺下便进入了梦乡,直到成渝大半夜回来敲门的时候才醒过来,成渝把钥匙给了他,自己却是没有钥匙了。

    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打开了门,“成渝姐,重案组忙这么久啊,那边的事解决了。”

    成渝的脸上明显有些喜色,有些小女人的摸样,随口便说起来后来发生的事,自己因为击毙歹徒的事而得到了整个重案组的承认,虽然这个消息暂时还处于保密阶段不能暴露出来,不过重案组内部却是承认了她的份,不再像刚调来那样只是个打酱油的。虽然那三个歹徒有两个是刘洵杀的,但是她也杀了一个,而且是最有价值的那个。

    “小洵,还要多谢你呢,那三个歹徒,有两个可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我……”

    到底是重案组的人,接受过特殊的训练,杀人后的不良反应到这会儿已经基本消除,倒是对刘洵越发的感激起来,若是那是没有刘洵出现,成渝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最终要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她更感激的是,那时候刘洵没有等到两个歹徒提枪上马便出手了,没有选择最合适的时机以至于险象环生,至于刘洵为何这样做,心思玲珑的她自然是知晓的。而越是知晓,她对这个少年便越是感激。

    不知怎么,想着想着,她却是想到了自己拿卫生间给刘洵包扎伤口的糗事,想到了自己衣不蔽体的时候被刘洵饱了不少眼福,想到还透着自己体温的内衣包扎在刘洵的伤口上边,想到包扎伤口时候自己的高耸之处与他若有若无的摩擦,想到他握着自己的手鼓励自己开枪,于是乎,我们的警花姐姐脸上越来越红,耳根子隐隐有些发烫,心里边也升起了一丝不可捉摸的羞人想法。()

    这会儿的成渝已经又换上了一全新的警服,虽然不知道警花姐姐的脸上为何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便满脸通红,不过刘洵还是下意识的瞟了眼今天被撕开的地方,以他的目测,那绝对是标准的32D,而且,那里边的内衣,还有一部分包扎在自己的胳膊上边……

    成渝从沉思中想过神来,意识到刘洵的目光落点之处,脸上陡然又是一红,不过马上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小洵,你,你没有进去那间屋子?”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卧室。

    “那间?”刘洵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成渝姐,我刚刚就在那间屋子里睡觉啊,不过,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啊……”

    把手提包往刘洵上一仍,成渝风一样得跑进自己的卧室一把关上门,这才靠在门上拍着脯长处了一口气,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答应他住在自己家里面呢?自己这算不算是引狼入室?要知道,自己那些感的内衣,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边的时候才清凉的穿着的,便是自己母亲都没有见过这些内衣,可是,可是现在,一条条的蕾丝边,全部外边的他给看光了,他……

    想着想着,成渝脑子里边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来,他才这么大,看到这些感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做出那种,那种邪恶的事来。

    这种想法一冒出来便再也压不下去,源源不断的开始涌入成渝的脑海中,重案组出的她,脑子里边甚至已经开始勾勒出某些邪恶的画面来。

    不会的,不会的,成渝在心中暗暗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他可能也许大概不会这样做!

    不过现在却顾不上想着些,匆忙去收拾起上那一推花花绿绿的东西来。

    刘洵要在这里住几天,她的这些私密的东西可不能这样胡乱的摆放了,在自己的上还隐隐能看到人躺过的痕迹,不过这不是重点,最让她咬牙切齿的是,她发现,自己枕头上的那个罩罩上边,隐隐有些湿迹的样子。莫非,莫非他真的,真的做出那样的事来?成渝大脑一片空白,失神的拿起罩罩来仔细看了看又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还好还好,似乎是口水。

    这小子,该不会这么大的人睡觉还六口水,成渝对刘洵无语了。意识到是自己的思想邪恶了,成渝终于放下心来,不过不知为何,心里边无故又涌起几分失落来,莫非,莫非自己的那些衣服还不够感,莫非对他没有一点吸引力?

    哼,死小子!

    不得不说,女人的思想还真是奇怪……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成渝又在旁边给刘洵也收拾出一间屋子来,拿了一崭新的鸭绒被给他,然后明确的指出,以后那儿便是他的小窝了,不能进入自己的卧室,自己在卫生间的时候不能进入,自己洗浴的时候不能打扰……

    不过她的话却在半个小时后就破例了,还是她自己让刘洵破例的。

    “小洵……”

    “成渝姐,你洗澡也要叫我呀,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搓背,乐意效劳。”

    里边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忘记拿换洗的衣服和浴巾了,你,你帮我从门缝里递进来。”

    刘洵连忙应了一声,有这种好事自然要抢着做的,“乐意为警花姐姐效劳。”说完便再次光明正大的走进成渝的卧室。

    三分钟后,“成渝姐,内衣你要哪一啊,这里花花绿绿好多的。”

    光明正大的重新打开成渝刚刚收拾起来的一堆小内内,刘洵无耻的对着浴室喊话。

    此刻的浴室里边,成渝早已经羞的五体投地了。

    仔细想想,自打自己和他遇到便一直处于这种尴尬的样子,自己被那两个歹徒撕开衣服便不提了,自己错把那女人月事用的私密物事在他面前拿出来准备包扎伤口弄了个大红脸,接着又把贴内衣撕下来的布料给他包扎,再然后自己不经过整理的香闺又被他躺在上看了个干干净净还留下了印记,这会儿没成想洗澡却还要他帮忙给递内衣和浴巾。

    话说,以往她一个人住在房子里,哪有这般麻烦,向来是洗完之后着满地跑的。

    “成渝姐,你倒是说话呀,给你拿哪一?”

    “就是,就是那淡粉色蓝色卡通图案的那个……”

    卡通图案,满脸黑线中。

    ……

    “我怎么给你递进去?成渝姐,你倒是开个小缝啊。”

    “你,你闭着眼睛,闭上眼睛递进来。”

    “我闭上了,警花姐姐开门。”

    ……

    三分钟后,浴室的门裂开一个小缝,一个脑袋从门后冒出来,然后和刘洵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几秒钟,这才反应过来他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忽悠自己呢,“啊”的一声尖叫,一只雪白的手臂从门后探出来,抓住刘洵手里边的衣服又飞快的缩回去关上了门。

    不过她虽然动作迅速,但是惊鸿一瞥已经刘洵看到了不少真材实料,直到浴室门关上之后这小子还在回味无穷。

    伟大!

    白皙!

    滚圆!

    弹软!

    八字真言隐隐在脑海中环绕。

    出了浴室之后成渝迅速的躲入自己的卧室里,也不带搭理刘洵,这小子倒是脸皮厚实,一点也不为刚才的举动尴尬和自责,凑到紧关着的卧室门上边喊了几句成渝姐晚安,这才到自己的小房间里边睡觉。

    上的一被子也新收拾出来的,也不知道成渝以前有没有用过,不过上边倒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知道是被子的味道,还是少女的清香,心俱疲的刘洵在那淡淡的香味中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他自然不知道,在他进入梦乡的时候,隔壁的成渝却经历了自己二十年以来的第一次失眠,还是因为一个男人或者说是男孩而失眠。

    躺在上,成渝的脑中不可抑制的开始回忆起今天一系列事件的画面,有自己失手被擒的,有自己险些的,可是更多的画面中却都充斥着一个少年人的影,有他为了自己不受辱而死命拼搏的,有自己拿出私密物事的尴尬,有他的胳膊无意中触碰自己高耸之处时的麻痒,有刚刚浴室门边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羞怯……

    想着想着,脑海中刘洵的画面越来越多,居然隐隐压制住了她因为今天险些又亲手杀人的心理影,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分燥来,来回在上滚了两圈交叠了几次大腿依然不能压下那种燥的感觉。

    那晚上,成渝有了人生的第一次失眠,那晚上,成渝第一次做了那种大学时候闺中密友说起的羞死人的梦,梦中……

    ……

    PS:离新书榜的距离还差一截哦,熊猫在努力,大家也要帮忙支持哦,收藏、票票,就砸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