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与警花姐姐同居?

    ()    ( )    “先不回家?”虽然有些诧异刘洵思维的缜密,不过还是赞许的点了点头,他暂时也不大想让刘洵的老妈也就是周慧雯知道这事,而且发生了这种事,刘洵暂时不出现也是好的,方便他做事,“也好,你就暂时住在外边宾馆里边,市局下属的招待所人多眼杂的不大好,到西池宾馆。()”

    刘洵赶忙摇了摇头,转头对成渝道,“成渝姐,你家里边方便,要不我到你家里边躲几天?”

    成渝愣了一下,不过点了点头,“我在昌平的房子也是一个人住的,你去了也闹些。”转头对着刘晓军道,“刘局,要不小洵就先到我家住几天,等到事水落石出了再回家,反正我那边也没什么人。”

    “这,不太好。”刘晓军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有些意动,让刘洵一个人住宾馆他也有些不放心,虽然儿子表现的有些成熟了,不过依然不大放心他住宾馆的,而且宾馆其实也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自己总不好把他放在市局的招待所里边,不过若是住在这个重案组干将的家里边自然是好的,他也放心。

    成渝赶忙摇头,“小洵去了好的,再说,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也要报答一下的,我一个人住着也没啥意思,小洵去了好,刘局您就放心。”

    犹豫了一下,刘晓军这才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让小洵先到你家里边住几天。”转而又对刘洵说道,“这几天学校我会帮你请假的,以后,以后……”

    “爸,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去游戏厅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样,够懂事的?”

    刘晓军乐了,“看了经了这事也不算是什么坏事,起码懂事多了。也好,你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这事多少能让你成熟点,以后,以后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刘洵沉默的点了点头,忽然又说了句,“老爸,这次的事,不会让你夹在中间然后让饶叔叔和刘东锣扳腕子。”

    饶叔说的是昌平市公安局局长饶长水,刘东锣是市里边的政法委书记。

    这两人之间的龌龊也是早有的,刘东锣原本是市里边的政法委书记,虽然也是市委常委,不过排名很是靠后,实权也不怎么样,被排挤的厉害,好不容易等到市局的局长病退了,上下活动一番有机会兼任了市局的局长这个肥缺,哪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鸡飞蛋打,上边空降下来个局长饶长水。为了这个位子,他在省城整整跑了一周,头也磕了礼也送了,甚至在昌平市都放出了风声,最后却是什么也没捞着,还把脸给丢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便这样结下来,之后又有过多次的小矛盾,这会儿,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是公开化了。

    饶长水也是从军中退役下来的,和刘晓军之间天然亲近,至于李向奎自然便是政法委书记刘东锣的人了,各自的圈子很是明显。

    刘洵有这么一问,自然是说,他老爸和李向奎之间的博弈,会不会导致刘东锣与饶长水的全面开战。

    当然,他另外的一层意思却只有自己明白,只有经历过一世的人,才知道表面上道貌岸然的政法委书记,私底下做了多少的龌龊事,要不是之后李向奎的意外倒台,也牵扯不出他这个昌平市隐藏的最大的蛀虫,黑势力最大的保护伞。只不过现在刘洵还不好直接把这些东西说出来,但是若是有合适的机会,自然要好好利用下,前世的时候对自家落井下石的,也没少了这个政法委书记的手笔,要不刘晓军也不至于几近于去职。李向奎,他不过是个马前卒罢了。

    “重案组的同志要过来了,笔录这边的事我让小成给你弄一份,你就不必与他们打照面了,人多嘴杂不太好,你自己先走,小成还要留着,这边的事还需要你出面。”

    刘洵应了一声,准备出去外边等会儿,不过成渝叫住他把自家的钥匙和住宅地址给了他,直到刘洵走远了才似乎想起了什么,跺跺脚想要追上去,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心中暗暗的祈祷,“他不会看到的,不会看到的……”

    且不说烂尾这边,刘洵出了东关之后叫了个摩的自己送到了成渝说的地址,一边转动着钥匙一边在心中暗道,“自己这算不算是与警花姐姐同居呢?”

    恩,进去之后客厅里边收拾的整齐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空气中透着一股女孩子特有的清香。装修的很有品位,家具和小物件都显的很大气而雅致。

    “成渝姐的生活还精致啊。”刘洵感叹了一声。

    不过在打开了某间屋子之后,之前的结论瞬间被推翻,这,这都是什么东西啊,那个,那个蕾丝边的黑色的,是小内内吗?还有那个罩罩,以他“阅尽天下A、片心中自然”的境界,自然一眼便看出那是D罩杯的。

    这,这,还有那没叠起来的被子,下边隐隐露出半截黑丝的丝袜,还有那边的阳台上晾着的,全是蕾丝边的小内内和大罩罩。

    莫非,莫非这是警花姐姐的卧室?可是,可是……

    不过有这些东西可以养眼也是不错的,平常就当预防近视。

    恩,对,预防近视。刘洵在心中给自己找了个合理的理由,这个年代,那可是为了革命保护视力的年代啊。

    肆无忌惮的在花花绿绿的小内内中大饱着眼福,以刘洵这厮脸皮的厚度,自然不会在乎成渝回来之后恼羞成怒的样子,好在这小子还是很知道自制的,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更没有那种拿那些感的物事撸两下的想法,话说,作为丝袜美腿控的他,对上的黑丝很有……

    好有的蕾丝边,好有的黑丝。

    大约晚上六七点钟得时候刘晓军的电话打到了成渝家的座机上边,告诉他晚上重案组有些事,成渝回来的可能会比较晚,让他自己弄饭吃,不过听着电话里边老爸唠唠叨叨的声音,略感亲切的时候,刘洵却是又想起件事来可能对刘晓军有帮助。

    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和刘晓军说说,“爸,我发现,李谅,他抽的烟和一般的烟不大一样,好几次还让我抽他的烟,不过你也知道我不沾烟的,所以一直没有抽过,不过和他一块玩的,基本都抽烟,而且抽的烟和李谅那小子的一模一样。而且,他手里边有摇、头、丸,上次叫我去迪厅的时候还神秘兮兮的给我瞅过。”

    电话那边的刘晓军沉默了一下,“小洵,你确定李家那小子,抽的是那玩意儿?”

    刘洵也犹豫了一下,“我猜应该是,他是有烟瘾的,几乎每隔一两节课就要抽一支,不是耍酷的,是真抽,上次见到他从云烟的盒子里拿出苏烟来,样子也和普通的苏烟不大一样的。据说,那片的半大少年,基本都从他手里边拿货。”

    “恩,我知道了,你自己弄点东西吃去。”顿了顿,“在别人家里边和自家不一样,守点规矩。”

    其实刘洵也不是很确定李谅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染上了毒瘾,不过前世的时候李谅确实是有毒瘾的,在李向奎倒台之后也被送到了戒毒所,只是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染上的毒瘾。至于摇、头、丸的事却是确有其事的,刘洵清楚的记得,李谅在前世的时候是忽悠他吃过那东西的,好在只是一颗,没有出了啥大问题。不过只凭着摇、头、丸可抓不住什么把柄,那玩意儿,九十年代的时候随便找个迪厅都是一大把,几十块钱一粒,要多少有多少。

    不过不管李谅在这个时代是不是染上了毒瘾,把突破口放在他上都是没有错的,,无论是自己老爸的配枪丢失还是自己在游戏厅失踪被绑架,怎么看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李向奎有问题,从他这个儿子上,或许也能发现疑似蛛丝马迹。

    其实有时候刘洵倒是怀疑,这个李谅是不是也像自己一般是重生回来的,要不怎么会有那样的心机,小小年纪便开始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的,仔细想想,前世的时候,自家的倒霉,这小子要占主要功劳。不过想想似乎也不可能,想来自己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么,就让某些人的命运,随着自己的到来而改变。

    这一世,我要让父亲的官途不再坎坷,不再有小人的暗算!

    这一世,我要让外公认清形势不要站错队伍而黯然归隐。

    这一世,我要让老当益壮的爷爷不再意外离世。

    这一世,我要让小姨不再被商业伙伴欺骗而赔尽家产黯然魂销。

    这一世,我要让舅舅不再因为被人算计而锒铛入狱。

    这一世,我要让前世的敌人统统打酱油。

    这一世,我要让前世错过的一切美好重新归来。

    这一世,我要……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