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善后处理

    ()    ( )    不大一会儿刘晓军便从里边出来,诧异的看着车门前的儿子,他已经知道了前那个中三枪亡的刘大勇是成渝击毙的,屋子里边的两个却是自家儿子击毙的,不过那两人都是一枪毙命,而且伤口都在眉心,虽然说看开枪的距离都是三五米的样子,不过这抬手一枪便打眉心,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打出来的,倒是有些自己的风范。()

    被自家老爸问起枪法来,见成渝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出格了,不过也只能用以前老爸带着自己去过几次市局的内部靶场以及跟着爷爷扛枪进山来糊弄了。

    有件事刘洵是记得的,自己考上一中的时候,那个暑假老爸带着他去过几次市局的靶场过瘾,打了几发子弹,而在九十年代还没有枪的那会儿,他爷爷家里边有两条猎枪,刘洵回去看爷爷的时候时不时的也跟着爷爷扛枪进山玩,也亏得有了这么两件事儿才能让他糊弄过去,要不可解释不了自己那还算不赖的枪法。

    “对了,刘局,”成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小洵他刚刚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杀了人,想把击毙歹徒的功劳都算在我上。不过这可不是我让他说的,是……”大概是怕刘晓军误认为自己要抢功劳,成渝忙着解释了两句,不过还没解释完就被刘晓军制止了。

    刘晓军诧异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这小子什么时候转了子,以前可是很出风头的,这次击毙了两个歹徒,不宣扬一下可不是他的风格啊,至于成渝抢功劳之类的他却是一点也没有怀疑,不过还是接口道,“他怎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不过,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个功劳还是记在你上的好,他这小板,可担不起这份功劳的重量。”

    见老爸的目光看过来,刘洵只得苦笑一声,“老爸,你说我一个高中生,被别人知道我杀了两个人,即便这两个人是歹徒,可是同学和老师怎么看我呀,以后还敢不敢和我一起上课一起玩,倒不如把这功劳给了成渝姐,这样也解释得通,省得别人说你这个副局长让儿子夺手下的功劳啊。”

    顿了下,看刘晓军脸上露出了笑意,这才接着道,“不过还有一个问题的,这三个人都是用老爸你的配枪击毙的,而击毙罪犯的人是成渝姐,这有些解释不通啊。()”

    刘晓军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小成是重案组的人自然是可以持枪的,至于怎么解释,自然是她发现了疑犯踪迹,请示之后不及到枪库领枪,便从我手里申请了配枪,然后以犯险击毙疑犯,还救出了被绑架的你,回去之后补一份材料就好,现场也需要稍微整理下,只要把你从里边摘出去就行了。”说着拿过成渝的大哥大,拨通电话通知重案组的人来处理后续,重案组是他直接管辖的,用起来自然放心。

    刘洵赞同的点了点头,暗道,原来自家老子也是会徇私的啊,不过这种事也不能算是徇私,毕竟是把自己的功劳让给别人的,不过马上又想到一个bug,“爸,可是还有一点解释不过去啊,你的配枪是被别人偷出来再转移到这几个人的手里边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如何落在他们的手中,肯定有人可以拆穿我们的。”

    “拆穿?”刘晓军摇了摇头,“能拆穿的,也只有偷枪的人了,他敢拆穿吗?”说完看了刘洵一眼,“你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这些抓住的?也不知道我的枪是如何丢的?”

    刘洵疑惑的摇了摇头,这会儿自然只能装了,前世的他没有经历过被绑架的桥段,自然不知道事是如何发生的,至于警枪如何丢的,前世的时候倒是隐隐有些猜测,只不过这会儿只能装傻充愣了。不过刘晓军当着成渝说这些话,不知道是不大注意这些还是把她当成自己人了,不过经了这事,不是自己人也要变成自己人了。

    “早上你睡懒觉,李家那小子到家里叫你去上学,你妈那会儿也出去了。”顿了顿,等刘洵反应过来又接着道,“你今天旷课的事我也打电话问过了,都说你和李家那小子还有另外几个人一起到东关的游戏厅玩去了,之后被一个人叫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刘晓军没有点出来,不过刘洵却明白了他话里边的意思。

    果真是李谅那小子,前世的时候自己便有所怀疑,刚刚老爸的话,却是间接的证明了自己的判断,而且,听老爸的意思,无论是警枪被盗还是自己被绑架,这里边都是另有隐啊。不过既然自己重生了,而且已经改变了一些事,接下来自然要对某些人的命运改天换命了。

    “爸,要不击毙歹徒的事依然算在成渝姐上,至于警枪的事,暂时我们先含糊着应付过去,反正重案组是老爸你管着,这种杀人立功的事想要含糊过去也容易,想必也不会有人细究的,老爸你也别伪造那什么材料了,省的我们后麻烦。”

    刘晓军微微笑着看了刘洵一眼,终于明白为何刚刚自己会感觉到儿子有些变化了,听到这话却是有些明白了,儿子这是成熟了呀,知道全面的考虑问题了,不过没想到经了这么一遭的事能让儿子成熟起来,也算是得天之幸了。

    感觉到老爸赞许的目光,刘洵又接着道,“成渝姐击毙歹徒的事,这个别人自然说不出什么来,不过那警枪的事虽然盗抢的人未必敢暴露出来,却也未必不会借着这个搞事,应景的事说不准就成了破绽了,倒不如我们先含糊着,既然老爸你的配枪被盗之后落到了这伙人手里边,而我也落在这些人手里,若是说盗抢之人与这些歹徒间没有什么龌龊我是不相信的,顺藤摸瓜总能找到些东西,我们暂时含糊这警枪的事,这边的事也尽量限制在重案组的范围内,反正重案组有保密条例,不必事事公开,只要隐瞒一段时间,然后暗中顺着这条线调查问题,总能查出些东西的,到时候连着盗抢和陷害我的事一并清算,我就不信他能做的天衣无缝不露出破绽来。”

    刘洵洋洋洒洒的说完这么一番话,却见成渝和刘晓军都诧异的看着自己,想来是暗叹他的心思缜密。

    事实上刘晓军之前便有这样的想法的,只不过当着刘洵也不好说出来,又或是不想和他明说,倒是没想到刘洵会自己想明白这些事,自己这个儿子,确实是成熟了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以前的他,哪懂得这些弯弯绕的。

    至于成渝,她现在也明白,无论是盗抢还是刘洵被抓,都与刘晓军提到的李家的小子脱不了干系,至于这李家的小子是谁,稍微一想她边明白,铁定说的是李向奎和他的儿子,她虽然刚刚调来重案组一个多月,但是对于市局里边刘李之争的事却是多有耳闻的,只不过却是没有想到,李向奎为了政治倾轧,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先是指使儿子利用和刘洵熟悉的关系盗抢,然后又陷害人家儿子到歹徒手里边险些被杀死,这哪是政治倾轧,这分明是除之而后快啊。

    至于刘洵,他说出这番话也是有依据的,前世的他便隐隐猜到警枪丢失的事或许和李谅那小子有关系,只不过是没有证据罢了,刘家巨变之后,那李谅对自己也是翻脸不认人的,至于李向奎,那更是落井下石而后快了。至于对李家的事,刘洵却因为从前世的穿越而另外知道些东西,知道李家在下一届市委书记到任的时候被查了个底朝天,牵扯进去好多事而锒铛入狱。只不过这种事他自然不好表现的未卜先知而告诉刘晓军,只能在言语里边暗暗提点了几句,想必若是铁了心查的话,定然是能够发现一些东西的。

    他自然不知晓,他老爸刘晓军这会儿却是铁了心的要查一查李向奎了,他这次算是犯了刘晓军的忌讳,平里工作上的矛盾也就罢了,不过这盗警枪就有些下作了,更不该的是,他不该对刘洵这个独子下手,上边尚且祸不及家人,李向奎这么做,可为了大忌,犯了官场上边的大忌,若是成功了也就罢了,自然是刘家一门永世不得翻,刘晓军和刘洵甚至可能死,而且最后刘晓军的老丈人发怒了也只会把帐算到刘大勇一伙人上,却是不会怀疑他李向奎的。

    只不过这会儿既然刘洵侥幸逃过一劫,那说不得他就要动动李向奎了,就是刘洵说的那样,既然和刘大勇这样的人有牵扯,顺藤摸瓜总能找到写东西的,重案组的能力还是不用怀疑的。

    “对了,爸,我妈还不知道这边的事?”

    刘晓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嗯,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妈说。”

    刘洵举了举左臂,“你看我这样子,给我妈看见了指不定多担心呢,而且我妈那人藏不了心事,若是让她想到和李家有关,指不定怎么对他们横眉冷眼呢,要不我这几天就先不回家乐,在外边避避风头,等到老爸你查清楚了事,或是这件事风平浪静了我再回家去,我不在家,也能暂时麻痹敌人嘛。”

    PS:票票何在,收藏何在,熊猫需要大家的支持到新书榜上风光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